张熙堃Progressive
关注/following 11 粉丝/follower 4
1299
0
2016-5-17 关注了一个用户
毕业于体育系,自学建筑
2016-4-09 关注了一个用户
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毕业,从事四年建筑设计后辞职开始家具设计,于2010年创立了独立设计品牌木智工坊。不追逐潮流,致力于探究设计的深度、独立性与内在价值,设计经典而实用的家具。
2016-4-06 关注了一个用户
建筑摄影师,2002年入行,2015年创业至今,常年合作企业:万科、中海、华润、金地、中粮、世茂、远洋、碧桂园等房地产公司,建筑设计公司:豪张思、mo+.作品展示:www.ebnz.net
2016-3-05 关注了一个用户
2016-2-25 评论了一个回答 居然使用了知乎体~谢邀……
谢东哥这么大牌的人物邀请,实在有点受宠若惊。 怎么说呢? 引用一句话,真正的比稿是为了以后不比稿。(大家想要的设计市场的样子)  我想说话题中的一个点,就是竞标比稿很多人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你得给标底费啊。  引用一组来自知乎的数据“建筑设计行业产能严重过剩,2008-2014年,建筑设计从业人员从60万增加至162万人,企业数目从8517增至12174家,甲级资质从1413个增加至3249个。建筑设计行业新的洗牌不可避免。” 再缩小范围,单说2014,15年。 这两年很独特,先是各种大院降薪裁员,转战二线三线地区。一夜之间,似乎所有的项目都提了速,所有项目变得又臭又长,相当大数量的设计院都挣扎在生存边缘。越要生存就越只能通过低价格来取得这些贫穷的项目得以生存。设计院越是挣扎,甲方从中就越是拥有选择的权利。然后,就是今天的局面,非常的快速。 前几天,我投了一个招收不到10人的位置,查看了一下简历数目,接近8000份。  到目前为止,单纯比稿实际上还看不出什么问题。设计市场本来是需要竞争的,也许严格意义的比稿是没问题的。  但是问题进入复杂市场就出现了,设计方为了竞争生存要价越来越低,所以,出现了我们常说的“去餐馆吃饭,难道要找好几家都给你做好一份,然后尝尝那个好吃再给哪个钱么?”的情况。甲方尽可以不给参与者钱,依然有人会做……先“来碗打卤”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这是一个市场层面上的问题,比稿这个词里面依然有问题,也在创造着问题,建筑设计已然踏上走向恶性循环又不得不走的道路。  接下来就是不得不说的政治问题。21世纪初,似乎所有有点名气的设计师发现了一块也许能够实现在资本主义社会无法实现的想法的土地,中国,这个集中央集权,经济实力又同时处在大跃进之中的国家。所以,库哈斯早一步实现了他的终极理想,CCTV,扎哈找到了可以立刻走上时尚领域的台阶,当然,还有学会顿悟与竞争的安德鲁,在中国下了一连串的“蛋”。只是比喻而已,很多项目都很出色,没有恶意。我想说的是背后的原因,只要有光彩的建筑,就有了政绩,有了政绩就可以……所以,有时候想中标似乎只要拿下一个人就好。 比稿比的不是设计好坏,很多时候变成了合某人胃口否? 为了拿到项目,不择手段也可。 当大家从不得不一线转战到二三线的时候,已经被这种所谓的关系逼到角落里,“来碗打卤!”有时候就算比面都贵,大家还是妥协为了以后会有项目可做。 竞标是一块大肥肉,只是如今上面寄生了无数的蛆虫,病毒,细菌,诸如,分包,陪标等等等等,但我想说单纯的比稿似乎是公平的,但是需要法律约束,需要公众意识,道德意识等层面的问题来保护好大家的产权和劳动付出。  扯远了。 我们怎么做? 年前看到都市实践事务所的一个项目,先做城市设计研究,然后政府根据都市实践的研究报告来招标。 项目很成功。 看过刘晓都的一个演讲,里面有一句话:“在中国建筑师能做的很少很少”,但他们如今已经做的很出色。为我们找到一条很好的路,我想他们那个项目的角色才是建筑师应有的。 比稿的初衷本应该是来保护建筑师。 肉不要喂了蛆虫吧
2016-2-24 关注了一个用户
2016-2-24 回答了马海东的问题
谢东哥这么大牌的人物邀请,实在有点受宠若惊。怎么说呢?引用一句话,真正的比稿是为了以后不比稿。(大家想要的设计市场的样子)我想说话题中的一个点,就是竞标比稿很多人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你得给标底费啊。引用一组来自知乎的数据“建筑设计行业产能严重过剩,2008-2014年,建筑设计从业人员从60万增加至162万人,企业数目从8517增至12174家,甲级资质从1413个增加至3249个。建筑设计行业新的洗牌不可避免。”再缩小范围,单说2014,15年。这两年很独特,先是各种大院降薪裁员,转战二线三线地区。一夜之间,似乎所有的项目都提了速,所有项目变得又臭又长,相当大数量的设计院都挣扎在生存边缘。越要生存就越只能通过低价格来取得这些贫穷的项目得以生存。设计院越是挣扎,甲方从中就越是拥有选择的权利。然后,就是今天的局面,非常的快速。前几天,我投了一个招收不到10人的位置,查看了一下简历数目,接近8000份。到目前为止,单纯比稿实际上还看不出什么问题。设计市场本来是需要竞争的,也许严格意义的比稿是没问题的。但是问题进入复杂市场就出现了,设计方为了竞争生存要价越来越低,所以,出现了我们常说的“去餐馆吃饭,难道要找好几家都给你做好一份,然后尝尝那个好吃再给哪个钱么?”的情况。甲方尽可以不给参与者钱,依然有人会做……先“来碗打卤”的情况也屡见不鲜。这是一个市场层面上的问题,比稿这个词里面依然有问题,也在创造着问题,建筑设计已然踏上走向恶性循环又不得不走的道路。接下来就是不得不说的政治问题。21世纪初,似乎所有有点名气的设计师发现了一块也许能够实现在资本主义社会无法实现的想法的土地,中国,这个集中央集权,经济实力又同时处在大跃进之中的国家。所以,库哈斯早一步实现了他的终极理想,CCTV,扎哈找到了可以立刻走上时尚领域的台阶,当然,还有学会顿悟与竞争的安德鲁,在中国下了一连串的“蛋”。只是比喻而已,很多项目都很出色,没有恶意。我想说的是背后的原因,只要有光彩的建筑,就有了政绩,有了政绩就可以……所以,有时候想中标似乎只要拿下一个人就好。比稿比的不是设计好坏,很多时候变成了合某人胃口否?为了拿到项目,不择手段也可。当大家从不得不一线转战到二三线的时候,已经被这种所谓的关系逼到角落里,“来碗打卤!”有时候就算比面都贵,大家还是妥协为了以后会有项目可做。竞标是一块大肥肉,只是如今上面寄生了无数的蛆虫,病毒,细菌,诸如,分包,陪标等等等等,但我想说单纯的比稿似乎是公平的,但是需要法律约束,需要公众意识,道德意识等层面的问题来保护好大家的产权和劳动付出。扯远了。我们怎么做?年前看到都市实践事务所的一个项目,先做城市设计研究,然后政府根据都市实践的研究报告来招标。项目很成功。看过刘晓都的一个演讲,里面有一句话:“在中国建筑师能做的很少很少”,但他们如今已经做的很出色。为我们找到一条很好的路,我想他们那个项目的角色才是建筑师应有的。比稿的初衷本应该是来保护建筑师。肉不要喂了蛆虫吧
马海东 等1人赞过
评论需先 登录
2016-2-23 关注了一个用户
关心粮食蔬菜,热爱建筑设计
访客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