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世伟,教授级高级建筑师,建筑学硕士。1975年出生。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建筑专业设计研究院第十四建筑专业设计研究室室主任,中国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总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关注/following 0 粉丝/follower 1906
8425
0
摘要/abs.:
我们这群人,天天做设计已是捉襟见肘的狼狈了,何况是写书。这个事儿本身就充满了身份、能力、目标和价值的错位感,我们只能保证的是它能真诚地反映我们这群人的职业状态。由于写作能力有限,更有加班画图、出差赶路忙碌的缘故,总是无法兑现合格的文稿。有幸得到xxx团队的支持,细致、耐烦的编辑、排版,使得这些作文能有书的格局,无论是在文本结构还是在视觉演绎上,使该书具有了可以读的条件和可以看的趣味。感谢xxx,感谢你们的支持和鼓励,让我们这些理科生们仿佛有了作者的信心,有了说话的动力。 我们这些建筑师大多是理工出身,由于自身的局限很难摆脱工具性的工作和思维习惯,面对业主你是服务行业,满足他需要的就是好的,就这么简单!可是就是这么个简单工作却被我们中个别人儿越干越复杂了,搞出一堆多余的困惑,想不开理还乱!凌乱的原因并非是美丑问题,因为你早晚会发现所谓建筑美学评价在当下已经失去了意义,甚至走向了反面。在面对社会价值和理性基础动摇的时候,美不美就越发没有说服力,没有了情感和真话的建筑学的美也只是工具性的粉饰和涂抹。你有时是个粉刷匠;有时是个造梦者;偶尔也会客串个帮凶。没有了人味儿的建筑只是脱离建筑之道的空洞器物!于是我们理科生们就会问这个问题:好建筑的标准在哪里?!在这个时代这个标准尤其不靠谱且漫无边际!错乱的价值、沉重的历史以及很嗲的文化远远超乎任何一个理科建筑生的脑容量!于是,我们就这样开干了。最好的项目就是直接为个人业主做设计,无论是哪人儿,他的需求是真实的,虽然一般不懂专业但有很强烈的自我实现意识,对设计师比较尊重。一般的地产项目比如住宅区和商业体等相比政府的项目会简单些,这并不是说工作量和烦恼程度的问题,而是政府项目包含最大的公共性和公共利益,建筑设计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工具和帮凶,纠结得很。特别是目前的行政体制下,官员的急功近利甚于私人企业的唯利是图,破坏性更大,尤其是在新城建设和历史城市保护方面。建筑师们的对应方式也是不同的,一个建筑师团队需要有对付各类型项目和业主的能力和各种业主对话的技巧。无论如何,多样性的方式反而是最安全的,权利和资源过渡集中可能造成的“毕其功于一役”才需要警惕。
建筑●十四室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