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11 项目5027 室内523 家居及产品158 文章2337 方案1327 摄影726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98 所有作品10978 所有图片147,426
1398756600468188.jpg
袁野,李久太,南旭,华清安地建筑设计事务所/唐山地震遗址公园 0303
微博:转发 5 评论 0

封面照片
袁野,李久太,南旭,华清安地建筑设计事务所/唐山地震遗址公园 0303
image © 袁野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袁野

 

纪念之路:

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概念设计国际竞赛一等奖作品介绍

MEMORIAL ROAD :

INTRODUCTION OF THE FIRST PRIZE OF TANGSHAN EARTHQUAKE MEMORIAL PARK IDEAS DESIGN COMPETITION

一、竞赛情况

1976年7月28日凌晨发生在唐山的里氏7.8级地震,是20世纪世界十大灾难之一。地震夺去了24万人的生命,整个城市夷为平地。为了铭记这场人间浩劫,纪念地震中遇难的同胞,中国建筑学会和唐山市规划局于2007年5月-7月共同举办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概念设计国际竞赛。本次竞赛共收到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276套有效方案,经过激烈的角逐,本方案获得一等奖,并被确定为最终实施方案。

竞赛基地位于唐山市南湖区域内,该区域原为百年老矿-——唐山矿的采煤沉陷区。1996年始,唐山市开始实施可持续发展的南部采沉区生态环境治理工作,目前正在将该区域改造成城市绿地和公园。本次竞赛中需要保护的地震遗址——唐山机车车辆厂铸钢车间建于1959年,在唐山地震中几乎全部倒塌,只剩断垣残壁,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遗址位于面积约40公顷的基地西侧,紧邻铁路。基地南侧为岳各庄路,北侧为民房,东侧为厂房。基地西侧的现状主要由遗址所在的唐山机车车辆厂厂房和管理生活用房组成,东侧为几十家工厂的临时厂房和苗圃。设计内容即是对这个约40公顷范围的用地进行概念设计(基地范围见右图)。竞赛文件要求在对遗址进行完整保护的前提下,合理布置凭吊纪念空间和休憩空间,并提出对罹难纪念设施的概念设计方案,同时,处理好新建筑——地震纪念馆及地震科普馆与遗址和公园环境的关系。

竞赛组委会提出本次竞赛的宗旨是:体现对自然的敬畏、对生命的关爱、对科学的探寻、对历史的追忆。

二、  提出问题和解答

任何设计都是提出问题和解答问题的过程。通过仔细分析,我们认为应该主要在以下3个问题上提出独到的解决方案即:

·如何处理地震遗址和基地现状

·如何体现纪念性

·如何处理好建筑和景观的关系

1、理解基地:充分利用基地现有条件,最大限度保留震前建筑及景观,保护遗址,使真实的历史呈现;分析基地自身和周边条件的特征,找到设计出发点。

对于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地震遗址,我们采取“不动”的策略,使得遗址原封不动的保留下来。同时在实地调研过程中,我们又有新的发现:遗址旁的旧厂房主体结构也是震前的建筑,地震中曾遭到一定的破坏,但没有完全倒塌,经过震后紧急加固修缮,又重新投入生产,直至今天依然在使用。基于“地震中未倒的建筑也是遗迹”的认识,我们决定把这两座未倒的但经过修复的遗址划入保护性改造的范围。这样,地震对建筑所造成的不同程度的破坏,以及一直被忽略的震后重建的历史,以对比的方式和废墟在同一空间呈现出来。

基地中另一个需要重点考虑的元素是几条废弃的铁轨和周围的树木。这些铁轨实际上并没有完全废弃,直到公园建设之前一直是南厂的破损机车停放地,其中一条700多米长的铁轨是震前铺设的,地震力所造成的铁轨弯曲变形清晰可鉴。这条铁轨以及他两侧高大的杨树是基地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景观元素。

除了尽可能完整保留地震前留下的遗迹,我们认为还应该有选择地保留地震后建设的痕迹,包括植物景观、建筑、设施和道路。于是基地上原有的主要建筑的基址和主要的道路机理保留了下来,在此基础上将新的景观元素“种”在旧的基址上,并利用原有道路肌理设计新的道路系统。这里也不能忽视对细节的关注,如消火栓,电线杆,地形上微妙的变化等,对于景观设计而言,任何现状条件都是有价值的。

总之,设计之前就要对整个基地和周边环境进行细致的考察,哪些应该保留和保护,哪些应该改造,还有哪些可以创造性的再利用,从而有重点有层次地利用基地现有的条件,深入挖掘这些条件潜在的设计机会,赋予这些现场“遗物”以意义,并符合整体设计思想的要求。这是一个重新发现的过程,实际上是设计的开始,也是整个设计过程的重点。

2、表达纪念性:纪念功能和纪念意义的统一

纪念作为一种人类表达情感的行为往往通过物质形式将纪念功能和纪念意义统一起来,在记录历史的同时,传达一种深层次的情感:记住过去并面向未来。纪念公园的设计需要满足以下纪念功能:忠实记录这场灾难和逝去的24万生命,哀悼死难者,给生者以凭吊和沉思的场所。同时在纪念意义上要使公园具有纪念的氛围,给参观者以心灵的震撼并引发思考。这就要求营造一种纪念的场景,能符合个人和群体的复杂情感需求,并具有一种历史的深度。在设计中,我们力求纪念功能和纪念意义的统一,以求恰如其分地表达纪念性。

引入遇难者纪念墙和纪念之路:一条通向地震遗址的“纪念之路”和总长近400米的纪念墙把水体和树林分开。这条新的线性元素与旧的线性元素——废弃铁轨分别贯穿基地南北和东西两个方向,并在交叉节点设立纪念馆和科普馆,从而把整个基地分为四个部分:遗址区,水区,林区,和铁轨区。我们希望通过不同类型的景观并置和强烈对比实现空间和场景的戏剧性变换,并在此基础上体现纪念性。

墙的一侧,大面积的水体和坡地呈水平开阔的形态,凸显纪念墙在高度和长度上的巨大尺度。纪念路尽端的遗址废墟在宁静水面的倒影中,突出了它在整个公园的核心地位。墙的另一侧是树的海洋。四排高大的杨树和墙体平行种植,强化了这条主轴,并形成高耸深远的空间透视感。刻满名字的黑色花岗岩墙体“切割”了整个基地,以最“暴力”的手段,强化了基地东西方向纵深的特征,恰当地定义了主入口的位置,并给公园的纪念活动以明确的方向感。同样,这也是最“不暴力”的手段,最大限度保持基地的原有特征和完整性。纪念墙的景观屏蔽作用,纯化了墙体两侧的景观元素。一面开阔辽远,一面密不透风,通过墙体之间的缝隙渗透少量景观和人流。当人站在纪念主路上仰视纪念墙上的名字时,能从墙体顶部看到后面高大杨树的树梢,风掠过,沙沙的声音,仿佛呜咽。

需要说明的是,在最初的方案中,纪念墙是由两堵平行的“玻璃”墙组成,墙体两侧的风景被两层透明的膜所分割,参观者可在墙间穿行。玻璃墙反射着人和周围的景物,生者的目光和身影,阳光的投射与折射,玻璃后面的树林和水池,这一切凝聚在刻有死难者名字的玻璃墙上,所有图像叠加在一起,在天空和大地之间,犹如幻像,即真实又迷离。遗憾的是,出于技术上、管理上等多方面的因素限制,尤其是对于“纪念性”在理解上的差异,最终导致在深化方案的过程中,玻璃墙被更容易被接受的黑色剖光花岗岩墙所替代,原方案单纯有力的概念性大打折扣。

景观的隐喻和陌生化:“一沙一世界”,“一草一木皆有情”。在这样一个需要表达丰富且细腻情感的场所里,除了通过仪式性的尺度和空间处理体现纪念性,景观的隐喻和陌生化也是绝不能忽视的。隐喻是无法言说的,一棵树所引发的情感力量可能是任何语言都望尘莫及的。陌生化的处理让平凡之物出于不平凡的场景之中,令人诧异之时,引发联想。通过隐喻和陌生化,一些景观细节上的微妙处理以及其所造成的景观效果更能让人感到心灵的震颤:

大片的树阵和开阔空间中孤植的树

石缝中长出的小草

铁轨两侧碎石中的花丛

水底的黑色卵石

弯曲延伸的铁轨飘浮在水面上并最终消失在水中

飘落的树叶

挂在黑色墙体上的水滴

隔水相望,此岸彼岸

… …

正是这些平凡景物的不平凡处理,被赋予了纪念的意义。这种纪念性更意味深长,发人深省,让人在惊鸿一瞥中,体会生命与自然的本质。

3、建立建筑与景观的对话

地震纪念馆与科普馆是地震公园中的关键建筑,由于其位置紧邻遗址,如何处理其与遗址和周围景观的关系成为该设计的重点。过于自我的形态会与废墟的形态发生冲突,过于谦卑,也会减弱该建筑自身应有的特征。于是我们规定了以下原则:

·建筑不应高于废墟的平均高度

·形态应单纯有力,符合整个公园的纪念性特征

·在功能上与纪念墙和纪念路统一考虑

·在空间和视觉上与景观发生对话

在这些原则的基础上,纪念馆和科普馆被设计成两个长方形的盒子,一个“埋藏”在地下,另一个“漂浮”在空中,两个馆在地下连通。纪念馆紧邻纪念墙,顺纪念墙沿坡道向下进入纪念馆。科普馆底层通透,使得其北侧的铁轨区和南侧的广场在空间和视觉上贯通,当参观者从铁轨区穿过低矮幽暗的架空层向充满阳光的遗址广场逐步走去,视觉上渐渐明亮而开阔。当走出架空层,废墟、广场、水面和天空以完全不同的尺度突然呈现,会使人的情绪在压抑多时后瞬间得到释放。在纪念路的尽端,参观的人群可以选择进入纪念广场,也可以选择乘电梯上到科普馆的屋顶。我们把科普馆的屋顶设计成一个巨大尺度的 “花台”,让参观者在烂漫的屋顶花海中能俯瞰整个纪念公园和地震遗址,并期望人的情感在这里达到高潮。

在这里,建筑和景观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在对话中建立了统一的空间系统。看似对立的建筑与景观通过戏剧化的方式展现了一种张力,互为因借,相得益彰,纪念性的主题因此而升华。

三、结语:

鲁迅先生曾写过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即使我们真的忘却了那场事件和带来的痛楚,也不会忘却这篇文章给我们的深刻记忆,这就是纪念的价值。人类会把情感寄托在物质的形式上,并在特定的时间和场合通过这种形式宣泄情感,同时强化记忆,与人的遗忘本性相抗衡。我们需要这样一个纪念公园,需要把每一位死难者的名字刻在墙上,需要给已经习惯平淡生活的人们以心灵的震撼,更需要展现生命的顽强和生活的希望。希望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的建成,能实现我们的愿望。

相关POST
袁野——中国中建设计集团(总部)副总建筑师、建筑专业院总建筑师、袁野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袁野及其团队的主要设计领域为公共(文化)及教育类建...
microartisan ikuku 等2人赞过
2014.06.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