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072 项目4985 室内491 家居及产品157 文章2335 方案1321 摄影711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39 所有作品10902 所有图片145,696
102604 南华国际大厦/蒋滢&何健翔 标题 照片
空中离盒——南华国际大厦/源计划(建筑)工作室
微博:转发 15 评论 0

封面照片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源计划(建筑)工作室

 

设计时间:2008-2010

当代中国城市建筑设计不可避免地面对城市空间质变后的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人们赖以生存的城市建筑空间被极度的压缩,社会现状与传统之间出现巨大的断裂;与此同时,标榜商品和权力的超大尺度空间肆无忌惮的切割和拉伸城市,旧有的空间价值随之瓦解。城市于是变得史无前例且无比粗燥的混杂:传统城市机理迅速消解,宽广的道路和空洞的广场充斥,城市表象和内容的分离。

建筑面临着自身的两难——它既无法退回到原有的城市尺度逻辑,但又难以逾越刻板和过分简单化的城市规划条文。这种状况将导致两类建筑结果:一类是彻底退化为纯粹的空间商品,只遵循商品逻辑的资本机器;第二类是“升级”为一个空间视觉的符号,而不关注建造本身的权力躯壳。建筑学需要如何走出现有的困境?建筑师在这两难的境地中可以采取何种设计策略以延续专业的价值?

在南华国际大厦项目的设计中我们尝试了“离析”的空间策略。物理和化学的“离析”法通常指利用混合物中不同成分自身性质上的区别予以分离。“离析”不需要太多的外界干预,比如利用液体混合物中几种成分比重的区别,静置使之分层离析。南华项目高层塔楼在垂直方向的空间分层正是这一现象的建筑借鉴。传统的高层建筑乐于将其中的混杂功能隐匿于一个完整的表皮之下,让人难以探究包裹在表皮中的内容;而南华国际的建筑设计却将混合的内容静置分离,使其呈现出本体的特质。

建筑设计开始于极其简单的形体:36×36米的正方形平面,楼高117米,所有建筑功能被塞进这个15万多立方米的长方体中。原本相对混杂的功能在垂直方向进行“离析”——办公空间和公共(观景)空间被清晰分离——竖向生成两个纯办公楼层的方体和三个透明的公共楼层。两个办公方体——集团自用办公部分和出租办公部分——被悬置于开放的透明楼层之间。三个公共楼层为环绕中央结构核心的全景空间,在建筑的不同高度上引入城市景观。三个楼层的内容自下而上分别为在塔楼底部12米净空的入口大厅(包括北向出租办公入口和南向南华集团入口)、中部在70米空中南华集团的接待和展示空间以及塔楼顶上100米空中南华集团高层聚会的开放式花园空间。

为了获得真正的全景空间,塔楼通过四次结构转换。塔楼中央的结构核心贯穿整个建筑高度,外圈结构柱在三个公共楼层则往里收进6米,两个办公方体仿佛悬挂于结构核心上。开放楼层的外表皮是单层的高透超白全玻璃幕,消除一切对景观视野的阻隔,并强化办公方体的悬浮。办公方体部分的表皮为双层幕墙:内层是与结构柱外皮持平的低辐射中空玻璃墙幕,外表皮是单元式铝合金遮阳隔栅网;两层幕墙之间是供清洁和维护用的工作马道。整个建筑外立面仅呈现两种建造材料——阳极氧化表面处理的铝合金和高透白玻璃,清晰地表达了垂直方向上的建筑逻辑。

铝合金幕墙单元的大小为1.5×3.6米,其构造方式依然明晰地体现整体建筑的逻辑性。1×4厘米截面的实心铝合金型材十字相交,交点处由25×25厘米的铝合金铸造的十字形构件扣紧而成为牢固的整体单元。幕墙单元将在工厂加工完成再运抵现场安装,以保证单元尺寸的精确性。四个建筑立面共由约3000个单元构成,总重量为约600吨。约40万个亮银色的具有传统花隔窗意味的铝质十字构件把大楼塑裹成一个清白简明的“银”质城市景观!

图片及文字来源:源计划(建筑)工作室

相关POST
何健翔/蒋滢——源计划(建筑)工作室创始合伙人
由两位留欧归来的青年建筑师所创建的源计划(建筑)工...
jsmaqian5 等1人赞过
2015.12.01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