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20 项目5045 室内537 家居及产品159 文章2338 方案1330 摄影732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31 所有作品11011 所有图片147,905
99839 九间堂C1型别墅/俞挺 建筑材料 标题 涂料及抹灰 照片 玻璃 金属
俞挺/九间堂一期c1 0081

封面照片
俞挺/九间堂一期c1 0081
image © 蔡峰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俞挺

 

获奖:中国建筑协会创作大奖1949-2009

诗园同构

在中国,诗歌的类型和模式的数目是有限的,在设计中,基本形式也是有限的。在有限的形式下表达最大的意境,这是将设计以诗的形式挥洒出来。设计师先限定设计的结构,正如诗人选择五言还是七言,绝句还是律诗一样。预先设定体裁,这是一个的院子围合一个简单常见的L形。L形作为一个纯粹结构而被突出。这个结构选择是有偶然性的,而不是事先预知或者推演出来的。

设计中的叙事性被摒弃,将空间以连续的场景如同卷轴展开地组织在一个简单形式结构之上,同时严密的连续的空间场景是人在视觉运动中所产生的流动空间意识。一个片断和场景以视觉上的具体形象表现抽象的和遥远的事物,通过各种想象的象征来达到对形而上的追求。“诗人和画家们在表现形式上达成了共识,他们将景物,季节和人类活动等同看待。”

日常生活中赏玩的场景被以一个小小的结构单元溶入到大结构之中,这些结构包含了人的视觉直感以及听、触、嗅、味的综合体悟。还有个人的小偏好、活动和季节,并依托空间而存在。“我们对待空间就有点像我们对待性,它存在但我们不去讨论它。”这些小结构以不同速度形成节奏感组织与大结构之中,代表生活的不同含义和不同的幸福感。从而使得单纯的大结构具有了一种抒情性。“张之于意而思之于心”深化为象外之象。这是生活形象与设计者内心体验和情趣的相契合。所谓“意象欲出,造化已奇”

设计师努力将诗歌的意境追求在形象思维机制上达到审美意识(意)与审美对象(境)的同一与和谐。这种思维图式与我们的经验密不可分,强化我们的体验人生的思维悟性,扩大表现现实感情的思维张力,将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升华到审美的情感意志,使设计大到主客一体的境界。这似乎是天人合一罢,至少天与设计师在这个设计中有某种相默契的愉悦联系(也许非所有人罢)。

C1的设计是在一个严格规定的框架内享受形式操作的自由,设计师克服对材料和手法的炫技性表达的欲望,透过隐含的形式主义趣味以及象征主义的表达,而力求产生一种深刻的精神影响力。

所有众所周知的传统的材料和做法也被摒弃了,古典园林中视觉要素被抽象成最简单的美学印象。而建造方法和细部完全是现代的,只是这种现代的手法第一次作为从属的辅助而存在于一个意境营造活动之中,并在设计的审美活动中可以被忽略。现代的技术与形而上的追求没有冲突,设计师以为最好的状态是物质生活水平达到平均,而精神生活则保持了地方性和互动的创造性。

所有的小结构是主观感受的需要自然而然出现的。不具有客观的理由。在大体裁下的小场景之间不具有逻辑的必然性,甚至是不连贯的跳跃的。对设计师而言,这些小结构的诞生是自然而然的。甚至也可以是变化的。可以是被修改的。小结构之间不具有时间或者空间的必然相关,只是生活中的一些举例,一些并置的事件,一些场所的形式罢了,不具有唯一性,不同的心情、季节,面对这些小结构具有不同的感触。但小结构都是设计者抑或后来居住者的某些感受,这些感受与幸福和形而上有关系,表达的只是生活事件的真实性和历史延伸性,以及生活自身涵义的内涵及其价值罢了。然而这些小结构的组织又不完全杂乱和无序,因为设计师无法克服根深蒂固的美学习惯,即在心中习惯性的对对位和对仗关系的爱好,这些小结构总是出现在设计师认为合适的位置之上,更具有直观性。设计师狡猾地认为,这些小结构是以词语及诗歌的形式主义方式结合在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大的体裁之内,这样“艺术的品质得到了最满意的提炼”。身在其中的人在浑然忘我的时候,这些小结构以及组织这些小结构的大结构也是可以被忽略的,“立象以尽意”但最终“得意而忘象”啊!

相关POST
俞挺——Wutopia Lab创始人,Let's Talk创始人,城市微空间创始人,旮旯联合创始人
俞挺,博士,教授级高工,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Wutopi...
2013.01.22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