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409 项目5186 室内585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390 方案1383 摄影785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12 所有作品11394 所有图片155,046
040512153152001
规划:东便门明城墙遗址公园/标准营造(standardarchitecture)
微博:转发 29 评论 2

封面照片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标准营造standardarchitecture官网

 

  

关于东便门明城墙遗址公园的规划设计

  (文章来源于标准营造standardarchitecture官网,作者张轲/张弘/Vinita Sidhu)

  说到北京的旧城改造,就往往意味着讨论的内容不会仅限于任何一个单一学科的范围之内。事实上,象东便门明城墙遗址公园这样一个项目,就给标准营造提出了分别属于建筑设计、景观设计、文物保护和城市规划与设计等各个学科的问题,建筑师甚至加入了关于对待历史合理态度的讨论。

  项目的地段大约有1.5公里长,其中包括北京唯一现存的相对完整的明代城墙以及东便门角楼,要求建筑师规划设计一个以城墙为主体的遗址公园。建筑师认为市政府提出这样一个项目在北京的城市改造过程中是有重要文化意义的,这一地段,从位置上说,是一个北京旧城与外界转换的门槛,而坐火车进入北京站之前首先可以看到的标志性建筑就是东便门的角楼;从历史的角度看,这里又是可以反映北京市城市发展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关键部位。

  自然,建筑师面对的最直接的问题便是如何对待残缺不全的城墙遗址,于是很快就有人提出要以各种方式、用各种材料恢复城墙,而建筑师却没有带着一个事先想好的形式来开始规划设计,建筑师对摆出一个夸张的姿势不感兴趣,对给城墙进行美容手术也不感兴趣,因为建筑师并不认为这个项目提出的仅仅是怎样创造一个物体,或者怎样把一个物体变成另一个物体的问题。

  建筑师的切入点是对于场所的解读:记忆、材料、人们的生活以及可能性。这些元素之中记载着丰富的历史层面,然而这些元素,由于处于这样一个由不同的行政区和国家部门分管的城市角落,正在逐渐地消失,因此建筑师的问题归结于如何把这些元素重新编织到北京不断变化的城市肌理中去,以及如何运用事件把各种活动编织到这个地方去。在规划设计中,与其去重建城墙假造历史,建筑师更愿意去唤醒记忆,展现历史的层面;与其在城墙上添加永久性的结构,建筑师更愿意为将来留下各种可能性;与其去制作一个漂亮的风景,建筑师更愿意让历史本身的魅力在这里自然流露。

  从这些原则出发,建筑师认为对城墙除了实施必要的保护措施及结构加固之外,不要对它做过多的粉饰,大量的精力应该放在城墙周围的规划设计上。建筑师把遗址公园分为五个区域:西段城墙北侧为老北京南城根文化区,西段城墙南侧的现代雕塑公园,中段为北京站出口广场区,东段为东便门角楼区,和角楼北面的城墙遗址公园纪念林。这些区域都为不同的活动提供了空间,而城墙本身作为一个共同主题,把这些区域连成了一个整体。

  老北京南城根文化区的规划主要是基于以下原因:建筑师认为,对于城墙的保护,不仅仅限于对墙体本身的维修和保护,更重要的是对城墙所构成的特有文化氛围以及它所限定的特有空间形式的保护,因此建筑师除了提出对西段保存较完整的城墙进行加固维修外,还拓宽了红线范围,规划设计了这一文化区。此区以城墙为背景,建筑多为一层院落式,功能上作为茶馆、戏院及现代画廊等,可以成为周围居民乃至整个城市市民及旅游者体验老北京城墙根历史文化氛围的独特去处,同时,这一区域的经营收入,可为城墙和公园的维护提供有效的经济保障。另一个对于保护的认识是:保护不代表隔断,相反,使用是最好的保护,因此建筑师不赞成紧贴城墙设立机动车道,在这段城墙下建筑师规划了步行道,并在这段城墙的顶部开辟了类似于"梁陈方案"中的城墙顶部公园。

  现代雕塑公园位于西段城墙的南面,城墙的主体和马面为现代雕塑的展示提供了理想的空间和背景,这里建筑师测绘了每一棵树的位置,并提议保留它们。此区的景观不加修饰,与南城根文化区形成明确对比,从而找回了"城里"和"城外"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空间关系。

  东便门角楼区中由于角楼的存在,可以为各种文化艺术活动提供一个独一无二的历史背景,此区可兼作北京文化艺术节的场地之一。这里的城墙由于地面上基本看不见,建筑师建议在南面沿城墙基础挖掘一至两米,露出城墙的位置,并且形成有起伏的地形。这里挖出的土方,可以在城墙和车站之间堆起小坡,从而减少火车的噪音污染。城墙的基础为各种艺术表演或艺术装置提供了很好的平台。这里建筑师不赞成在基础上建造一个永久的结构,比如说玻璃城墙,但建筑师并不反对临时性的建筑,这样,全世界的艺术家都有机会在这里一试他们的想法:钢板城墙、织物城墙、水城墙或者是数码激光城墙。建筑师不愿限制任何可能性,建筑师希望创造一个人们可以对历史进行多重解释的平台,也希望给不可预料的艺术创新留有余地。

  北京站南出口及广场从建筑和规划角度给建筑师提出了各种问题:如何解决城墙与站前广场的交叉问题?如何组织车站和遗址公园的人流和车流?而北京站的南出口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建筑?虽然北京站的南出口还不是一个近期的项目,但这些问题在公园的规划中是不可回避的,因此建筑师再次超出了竞赛要求的范围,规划和设计北京站的南出口以及站前广场。在地下,建筑师把车站与城市地铁线连接起来,规划了很宽的地下过街通道,这样,大部分乘客可以从地下进出火车站,通过地铁连接到城市各个区域。在地面上,城墙与车站之间是带状的站前广场,沿着南面的大道建筑师规划了一个很长的出租车停靠站,而在二者之前建筑师在城墙上设置了一个合适宽度的开口,这样乘客穿过城墙进入火车站,或者穿过城墙进入城市都变成了一种特殊的体验。在车站的西面建筑师还规划了一条与车站西侧和地下车库相连的机动车道,这样建筑师就避免了在车站和城墙之间修建一条道路,从而在整个遗址公园里形成了一个连续的步行系统。

  北京站南出口的建筑是一个简洁的几何体,这样,站在厚重的城墙和废墟后面,它就成了一个纯粹的背景—轻描淡写的、透明的、抽象的,而这些城墙的片段,在这样一个背景前,就多了一些现代雕塑的感觉—沉重、沧桑、引人思考。

  城墙遗址公园纪念林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此处可以种植适合北京气候的油松和白皮松。在已经遗失的城墙基础的地方,建筑师铺上碎石以标出城墙位置。另外,为了加强此区与其他区的联系,建筑师拓宽了火车桥下的连接通道。这一区相对安静自然,为周围的老年人提供了一个修身养性的理想场所。

  在整个遗址公园的景观设计上,建筑师不赞成添加不必要的新元素,比如说喷泉或过分复杂的树种和绿化等,因为这些元素或许可以组成漂亮的风景,却会干扰对于历史文化内涵的发掘和展现,从而使这一城墙遗址公园失掉了它本来的意义。

  遗址公园的建设应该归功于市政府创造性地发起了这个项目;也应归功于所有的评委,由于他们对旧城改造和文物保护的深刻认识,在各个方案中选择了建筑师这个既没有风景图片,也没有写实的渲染图的方案;更应该归功于决策者的专业眼光,那些在时间、场所和文化中形成的有特殊意义的东西才有了被重新发现的机会。

相关POST
张轲/张弘/侯正华/Claudia Toborda——标准营造(standardarchitecture)合伙人
标准营造standardarchitecture,1999年由张轲、张弘、...
2014.10.21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