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45 项目5073 室内551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2 方案1337 摄影743 视频224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48 所有作品11082 所有图片149,255
140048040499410-baizijiayi-songzhuang
彭乐乐,北京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百子甲壹宋庄工作室 0510
微博:转发 8 评论 3

封面照片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北京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

 

2003年,宋庄小堡村领导带我看了一块高压线下的荒地,希望我给个主意,我说这里聚集了这么多艺术家,就做艺术园区吧。这块地夹在两条三十万伏高压走廊之间,面积四百亩,有意思的是中间有一个一百亩地面积的水塘。北京水少,规划时我把水塘作为一个可以依托的自然环境,水塘南岸靠近道路的一侧,做成一组由美术馆和画廊区组成的公共区域,环水塘东、西、北三面做成艺术家工作室区。当时我过于理想,想把艺术区建成一个艺术、建筑和生活方式的乌托邦和试验田,所以我有意请了除画家外,还有音乐家、电影人,当然还有建筑师来盖自己的工作室。

2006年,彭乐乐在宋庄设计了好几个艺术家工作室和画廊,我喜欢她的工作和建筑的方式——在尊重客户功能需求的条件下,充分理解环境:包括艺术家工作室区域的特殊性;土地即郊区以及水塘等;以及自然即北方相关的气候环境。所以我把一块临水塘的地留给了彭乐乐,是希望有一个好的建筑能让房子和水塘相映成趣。

这块建筑基地的特征:面积将近2亩,由东向西长50米,由南向北长25米。东侧临水,基地距水面高差6米,南北两侧相邻都是工作室,西侧是入户村级路。百子甲壹工作室建成于2011年,总建筑面积589平方米,占地309平方米,只占基地总面积的四分之一。我喜欢这个设计的理由:一是他们把“多留地少盖房”作为设计的初衷,体现出对土地的尊重。二是尽可能突出环境——尤其水塘这个景观对建筑以及生活在建筑里面人的重要性。三是整个建筑有种中国园林的意味。四是空间处理的开放感觉。

“百子甲壹”的大门,开在靠近基地西侧的村级路边,院落由西向东形成五“进”空间,先上后下,起伏跌宕逐渐向水塘下跌:第一“进”,进入大门是个小院子,地平面略高于门外路面,是停车、库房、锅炉房以及人员进出的缓冲空间。小院迎面是一道类似传统照壁的花墙,阻隔了人的视线。第二“进”,人们通过花墙照壁由两侧——北侧是台阶,南侧是缓坡,无论拾阶而上,还是沿坡缓行,绕过花墙,眼前豁然开朗,居然一派“田园风光”:整个院子以弯弯曲曲的田埂为界,划分成几十块“田地”,花卉菜蔬,五颜六色,加上林荫绰约的七棵果树,颇有一点农家意味。透过果树的掩映,就是院子第三“进”的主建筑了,为了突出院子的开阔,有意把地上的建筑体积缩小,其余的隐藏在地下,地上部分是25米面宽,6.9米进深,3米层高的长方形工作室,屋顶挑檐和地面——即作为地下部分的屋顶挑檐,形成两条平行直线,夹在中间的是三面落地玻璃,而挑檐部分自然成为环绕建筑的一圈室外走廊,这个设计不但使得院子外的“田园风光”映照在玻璃上,由于室内顶部涂成深色,又让建筑内部向外形成一个开放的视野,尤其进入建筑内部,向东看去,俯视加广角,整个水面尽收眼底,仅仅一百亩的水塘,似乎感觉浩浩瀚瀚地向我们涌来,正如彭乐乐说的“我想让水面漫上来,我想让水面漫到园子,想让水面漫到屋面。”这种空间的开放感,让我想到拙政园的“远香堂”,但“百子甲壹”向外借的是真正的自然景观。

最有创意的设计,是第四“进”、第五“进”的私人空间,它隐藏在“田园院子”的背后,向水塘方向下沉3.9米,人们只有进入工作室,或者走到东边走廊时,才可以俯视到整个私人生活区。与工作室的整体性相对比,私人空间强调的空间小而多,五六个似乎是单体的小房,高高低低,错错落落,并由此形成的三四个小院,也是大大小小,开开合合,似有一种江南小筑的味道。为了让每一个独立“小筑”的体积更完整,设计强调单坡瓦顶的面积投影和每一个建筑体相等,四周没有挑出,只有大小头瓦的直接收边。尤其单坡的灰色瓦顶,选用了北方农村最常见的干槎瓦铺法,在形态上更接近水波纹,并与水面浑然一体。而水漫上来的感觉,正是通过庭院模仿波纹的小青瓦铺地和中远景真实的水纹波动,与屋顶波纹在视觉上的连续“传送”中造成的。

如果要进入私人生活区,必须由工作室内的楼梯才能上下,这种“不方便”的设计,同时成为一个把工作室的公共性,与生活空间私密性相区别的独特方式。通过工作室的楼梯下去,就是工作室延续到的地下部分,作为一个起居空间,上承工作室,下启三路独立的小型“单元”空间,而每一小型“单元”的空间既独立又相通。同时,每一组小“单元”的不同组合,既形成有开有合和变化多端的塘边小院和天井,又让每一个独立的小“单元”与相应的室外院落、水塘和天井取得内外关联。如彭乐乐说:“这里以独立明晰的方式来组织空间,目的是让空间界限消失,混淆室内和室外,双向融合室内和室外空间,让我们享受每一个独立空间之间的‘建筑空间’或者叫‘关系’。界限消失恰恰是靠一个一个明确的空间来界定,消失的是内和外,上和下。当然,我们在确定的组织空间架构的前提下,还需要靠细节来实现完整。比如我自己使用的一组房子,包括卧室、卫生间、更衣室、茶室都是出于我的需要,我需要在不同的空间看到不同的外界,这样我才能够获得安慰。我要特别强调这其中的茶室,所以将茶室轻挑起来,其余的每个房子都是砖墙直接落地,只是因为在设计中茶室是 ‘漫在水里’的,它是临水园子的核心,也可以称之为‘亭子’。”“房子除了体积之间的关系,还有房子和院子之间的关系,还有空间和家具之间的关系,还有空间和植物之间的关系,还有工作室和生活空间的关系,当然还有人和房子之间的关系。只举一个小例子,茶室旁边的那棵石榴树和茶室的位置,大小关系,不仅体现了它的茶室特征,还改变了茶室视觉上的尺度。尤其是对于小尺度的房子,和植物的关系很重要。所有因素都在发生关系,关系带来体验的丰富和变化。而作为建筑师的我们不要把自己混杂在关系之中,只有把自己脱离出来,才能面对这个微妙关系。因此这个房子就是通过最独立的空间方式营造了没有界限的空间关系。”

有人说:“房子需要经营,经营房子就是经营生活的一种方式,对生活有热情的人就能让房子变好,哪怕是差的设计。”房子象植物,需要人打理才会长好,不同人的打理,也会有不同的长势。一个建筑建成以后的使用,会越过设计阶段的功能与美学,房子究竟和生活发生怎样的真实联系?日常生活中的房子究竟是怎样的,作为“百子甲壹工作室”的设计者同时也是使用者,当然彭乐乐知道怎样来回答这个问题:“记得大概是七月份的上旬,早上六点多,有一天我莫名早起,按习惯走进卫生间,那一刹那的感觉,可以用光芒四射来形容。从卫生间东边窗户——也是我躺在下沉式浴缸里,透过东边的那扇高窗,看到竹梢缝隙透过的一束晨光,正巧落到水池不锈钢的水龙头上,不锈钢表面将这个光线再次折射,变成一圈一圈的光晕,那种感觉让我的心情顿时就‘光芒’了。那天以后的一段时间,我天天把闹钟定在六点,只是为了感受那一束晨光。这是刚住进来的喜悦。另一次,大约九月份的下旬,傍晚四点多钟,我从城里的工作室开车回到这里,一路上关闭着车窗,身体的感觉还是有些燥热。一进屋,因为夕阳,工作室里被晒得热哄哄的,我赶紧脱去外套,直奔电脑前开始工作。七点多太阳落山,有些凉意,我得加上外套才能坐得住。晚上十点多,工作室同事打来电话,对方接通电话就问你嗓子怎么哑了,感冒了吗?我才突然反应了温度的变化。我用身体去贴了贴西侧冰冷的玻璃,北侧适温的红砖墙,东侧温暖的布帘,脑子里回想着几个小时内温度的变化,这是我对这个房子冷暖的自知。”彭乐乐体会的就是气候与建筑的关系,你需要你的建筑与气候是什么一种关系,决定着你房子的空间、朝向和窗户的开启方位……日出日落,风雨雪霜,甚至月亮的圆缺,无不影响着一个建筑的品味。记得百子甲壹建成的一天晚上,我去参观这座房子,站在工作室的东廊上,俯瞰错落的灰顶小筑,仿佛镶嵌在平静的水面,一轮明月映在水塘里,水天一色,清明如镜,远处皮筏艇的划动,平静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宛如置身于江南水乡。

对一个设计的遗憾,是设计理念更加清晰的结果。彭乐乐说:“记得刚做屋顶时,单坡瓦顶被工人做成了簸箕瓦顶,完全没有了设计时一片无边无际水面的想像了。于是拆掉重来,改完了再来工地看,的确按施工图施工了,看起来真的很完整。可是没过多久就赶上北京夏季的大雨,原本顶着一个个瓦簸箕不漏的屋顶,这回室内漏得一塌糊涂,还是不得不重新设计,拆掉再来。把屋顶向四周各挑出了10公分,等改好不漏之后,才发现还有两全齐美的办法,既不挑出瓦檐保证单个建筑体积的完整,同时也能解决排水问题,可这时我实在无法坚持再改了,只好每天面对着遗憾。举这个例子只是施工过程中许多例子中的一个,很明显,即使最终完成的房子里,既包含着积极的设计,又包含着无奈的设计,还有偶然性的设计,不管哪种设计,建筑师在做决定做选择的时候,都是直接指向最初的设计核心。”我想,施工的过程同时也是设计理念愈加清晰化的过程,彻底的清晰是住进去若干时间之后。

作者:栗宪庭

相关POST
彭乐乐——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创始人
百子甲壹事务所2001年6月成立于北京,工作室成立以来...
2015.01.07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