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振宁说:为什么需要先锋评论?
735
摘要:   (文章、图片均来源于方振宁新浪博客,原文发布时间2010-10-28) 为什么需要先锋评论?   方振宁:你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吗?   成为建筑评论家根本就不是我的初衷,喜欢建筑倒是真的,但是喜欢和评论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评论是一种传播的方式和媒介,在本质上是表达一种观点和立场,他和艺术家的创造没有什么...
出处: 方振宁新浪博客
2014.12.24
  (文章、图片均来源于方振宁新浪博客,原文发布时间2010-10-28)

为什么需要先锋评论?



  方振宁:你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吗?

  成为建筑评论家根本就不是我的初衷,喜欢建筑倒是真的,但是喜欢和评论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评论是一种传播的方式和媒介,在本质上是表达一种观点和立场,他和艺术家的创造没有什么区别。

  你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吗?这是向那些想具有我这种身份,和想过我这种生活方式的人的诱导性询问。

  那么以我自身的经历来说法,要想成为专业的建筑评论家需要具备以下的素质。

  你想成为一名建筑评论家首先耽心的是他的难度,其实建筑评论家和专业建筑评论家应该没有实质的区别,那么为什么在措辞上又有这样的区别?那是因为我们所看到的大多数评论缺少对时事的敏感度,大都远远滞后与时代并且而缺少观点,所以就像一篇介绍文章或者是随笔,为了与这些文章有所区别,所以有了“专业评论家”这一的措辞。

  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首先要有独立的身份和人格,有了这些才有可能产生独立的视点。这是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的基础条件。

  那么什么是独立的身份?

  所谓独立身份是不隶属于某个团体和单位,不依靠某种赞助从事评论。他不会拿着一份工资在写作,而是以独立身份对个案和更为广泛的项目和现象进行鲜明的表态。而人格,是指他独立于一般的知识分子和文人之外,因为一般的知识分子和文人所具有的通病,是他的摇摆性和投机性。所谓摇摆性是他们会在不同的时期,对同一事物作出完全不同的表态,以迎合时政的需要。而投机性,是不以价值观为上,而是在权衡关系,左顾右盼,最终是想获得有限的话语权。

  可以说,艺术或具有艺术家的素质对从事任何一门学科的人来说,都非常重要。但你越是接近那些问题的最终答案时,你越发发现那是和艺术一样能散射出最具魅力的光芒或者是诱惑。我在好几位诺贝尔物理和化学奖得主的发言中,听到了这样的表达。你可以不相信我说的,但你可以把法国非理性哲学家柏格森的文章找来阅读,看看他是怎样论述艺术和真理的关系。柏格森曾说,只有艺术能够掀开真理的帷幕。

  这样看来有了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的决心之后,接着就是是否具有艺术素质。

  那么什么是艺术素质?艺术素质就是以创造性的工作为上,以剽窃和模仿为耻。天马行空,喜欢独往独来不合群,不扎堆。由于他的工作带有很强的研究性和孤高性,所以会主动回避周围那些骚扰性的社会活动和交际,以免过多的影响工作。

  艺术素质不是由某种冲动形成的,也不是以发表口号式宣言来达到的,它是长年像泡菜一样在某种环境中泡出来的。艺术素质有两种形成的方式:一是生来具有,这样的人会很好地利用外界的条件来完善自己的事业;而第二类是后天养成,也就是他自己必须有这样的觉悟,在发现自己不是天才之后,就必须靠积累和勤奋来获得智慧。这样久而久之,艺术素质就会随时间的推移和智慧的丰富而以能量聚集的形式来呈现,所谓创造性的结果,就是这种能量的释放。

  要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艺术史的研读和教育应该在建筑史之前,而建筑史的学习到底要滞后多少是由个人自己来控制。为什么艺术史如此重要,那是因为艺术史是人类创造活动的记录。它超越时间和地点,超越信仰和民族。他是从事建筑评论的基础课程,也是为你将来的评论工作把握方向,和找到与现象相关的文脉。我们发现一些半路杀出来的所谓评论之所以写的五迷三道,那是因为他自己也找不到北,他们即不知道艺术的过去也不知道艺术的现在,常常把评论和数据统计混为一谈,所谓数据统计就是一种出纳的工作,出纳可以发现问题但不需要有观点,很难想象先锋和锐利的评论家会对艺术缺少感觉和迟钝或一窍不通。

  专业建筑评论家需要有热情和立场,需要具备知识,那么随后就是行脚。如果说兴趣广泛的阅读是一项“功课”,那么行脚是指寻找艺术和建筑的经典作品,必须把自己置身于空间和环境之中,用全身去感受创造者的创意所在。我把这称为“功夫”。“功夫”也有“功课”的含义,但它们所不同的是,前者要花相当的时间和费用。中国的建筑评论家大都没有经过这门课的训练,所以他们的经验的获得是间接的,靠现成的传媒来获取知识,而这些知识是极其的少和带有偏见,最主要的是,你无法在一幅拙劣的或者不那么好的印刷品前获得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你可以有某种喜悦和快感,但那不是一种真正的心灵的传递。你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吗?那么行脚就是一门躲不掉的“功课”。

  其实在看了建筑也不等于就可以对所看物进行评论,有了艺术史和建筑史的知识,再加上感受就可以进行建筑评论,但是评论的出现,还来自你有一种表达的冲动,人们之所以能够分辨出真正的建筑评论和广告性软文,就是因为真正的评论有一种在看完建筑之后的思考和文中有一种能量在释放。好的评论需要有想像力和来自洞察力,评论家必须通过凭直觉寻找到设计背后的关联和文脉,这种指点并非容易,他需要有穿透力,有时甚至就是一种发现。洞察力除了发现之外还需要有预见。通常我们不主张把这种预见作为一项能力来显示,这倒不是会耽心这种预见会得到不中的结果,而是不要给读者设立思维的障碍。然而洞察力之所以必要,是因为有了这一能力可以对未来进行把握,和对被评论对象做出独具慧眼的定论。

  我们所说的专业建筑评论是指其学术性,要想成为好的或者说先锋的评论家,必须对当下发生的事情进行表态,这种表态是需要勇气和同时具有风险性。一是你的判断可能并不准确,因为还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证明你的判断。所谓勇气,是可能由于某种评论触到某些利益集团和个人,从而伤害既有的关系网络,给以后的工作制造了障碍,这也是建筑评论之所以有难度的原因之一。

  只有很少的建筑师可以写出好的建筑评论,一般的建筑师只能写设计心得和再一次重复他曾经向甲方叙述过的概念。然而大师级的建筑师多写的是建筑的理论,比如,罗伯特·文丘里(Robert Venturl),彼特·埃森曼(Peter Eisenman)还有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他们的文章大都具有哲学的含义,那不是一般大众能够读懂的文章。但只有一类建筑师可以写出在建筑界经久不衰的畅销书来,那就是建筑师里的艺术家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1887-1965)这样的书,自从《走向新建筑》问世以来,还没有一本同类的书能够取代或超越它,它已经成为建筑界的圣经,成为建筑界的经典书固然不容易,而要成为建筑界的圣经则需要具有一种素质,那就是必须是万人能读懂的书。《走向新建筑》到底属于哪一类书,我不知道,至少我是把它作为建筑评论的范本。所以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的人,必须反复阅读柯布的。《走向新建筑》,而却是在几十年内反复阅读,因为一般人的阅历和智力都不足以在短时间里理解柯布西耶所说的意思。

  我也常常阅读一些评论,而这些评论让我读不下去的原因是,文章中常常出现别的大师和哲人的语录,其实我们要看的是写作者自己的观点,这种观点越直接越朴素越好,就是说,好的评论文章就是要通俗而流畅,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所以我对黑泽明评价伊朗大导演阿巴斯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他说阿巴斯的作品“简单而流畅”。

  建筑评论和建筑批评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建筑批评的风险性要大于建筑评论,这是毫无疑问的,其理由就是我上面所说的。在这一层面上的程度,就要因各人的勇气来定了。

  我和其他的同行人可能还有所不同,我做评论,同时做建筑摄影,当然建筑评论家都会使用照相机,那是一种记录的方式,但是对我来说,建筑摄影占有很大的比例,那是因为我是绘画出身,而在评论的同时,建筑摄影成为我深度观察的一种手段,它即使不独立出来也是一种延伸阅读的资料和参考数据。

  综合以上各项,想成为专业建筑评论家并不是一项容易的职业。建筑评论家如此,其他评论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以下摘选方振宁的摄影作品

220512001

220512002

220512003

220512004

220512005

220512006

220512007
作者/author
方振宁
独立艺术和建筑策展人,批评家。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Post数字编号:57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