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振宁说:中国建筑界是不是缺少韩寒?
733
摘要:  我承认我的世故和能力,不具备犀利和锐利的眼光,所以不能刺痛中国建筑界那些痛处,我听到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年轻建筑师给我短信抱怨业界的黑暗,可是我的话语权非常有限,我也是不怎么受欢迎的人,所以,给你写信说这些,也许你也不愉快,可我期待中国建筑界有韩寒这样的年轻人出来说话。
出处: 方振宁新浪博客
2014.12.24
  (文章、图片均来源于方振宁新浪博客,原文发布时间2011-04-02)

中国建筑界是不是缺少韩寒?



给XX的一封信
XX你好!
我不知道你看过网上最近广泛转载的韩寒写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吗?如果你没看过,那么链接就在这里,当我推荐给你的时候,已经有77万的点击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17ijj.html

  为什么韩寒会在很广泛的人群中获得喝彩?以至于先是一些文化人名人,然后是一些企业高管,现在是一些财气很粗的大亨,通过各种渠道表态,从而出现向韩寒倾斜的趋势。他们表态的方式先是博客,后是电视传媒,现在是微博。总之,万人喝彩韩寒的局面是现实。当然,在大多数对韩寒的赞扬中是出自内心的真实,而有一部分被我说成是倾斜的人,则永远是倾斜者,而韩寒本人就不需要斜势。

  我们读了韩寒写给李彦宏先生的信,都会自然的猜想,李彦宏先生的感受如何?我觉得他会不寒而栗,这就是文字的力量,不然当年鲁迅怎么会弃医从文呢?

  韩寒的信,一是写出了真实,(这是韩寒一贯的姿态),二是他站在正义一边,这一点尤其重要,在当下这个到处充满虚伪和假冒的时代,真的本身就显得非同寻常了。韩寒维护的不是那些作家的经济利益,而是要让人们知道被利益所伤害的文人的心。

  那么我想转而写写建筑界的事。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建筑大国,它比其它领域首先超美。但是谁都知道,中国有多少称得起有文化品味和质量的房子?为了解决大多数人的居住是首要问题,没错,但是那些反映时代的公共建筑是怎样一种状态呢?用“浮夸”来形容决不过分。

  什么叫“浮夸”?浮夸就是虚浮,不切实际,虚浮的夸奖。

  在建筑设计上如果被说成是不切实际,那就是不好用和不实用,这些出自建筑师之手的设计师由于设计者的浮夸。浮夸是因为喜欢或满足于虚荣,或者是动机在别处,而不是在设计上。

  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中国建筑师是说话最多的,当然我们的人口多,建筑师的比例也多,说话自然多,可是建筑师的职业是设计,而不是忙于各种社交活动,什么座谈,论坛,视频采访,评委,会议主持,TV出演,颁奖嘉宾,跨界发言,网络主持等等。我看柯布西耶就没那么多社会活动,不是那个时代没有,而是他没兴趣,他热心的不是那个氛围。

  当然也不只是建筑设计浮夸,网络和平面建筑媒体也是一样,为了充斥版面,一些设计和建筑杂志都是一些没有深度和思考性的文章,要么就是发问卷回答问题,这样来让期刊过去,以期换取广告费。总之,我就看不到那些对建筑师和对建筑持有梦想的年轻人提供一些基本的服务。

  这么一个建筑大国,连一本建筑字典都没有,可能有的人会说,可以在网上搜索,可是你试试搜一下权威的维基百科看看,有很多条目,在中文栏目中是空的,或者是寥寥几行,大都还是繁体字文化圈里的人撰写的,我想,没有比这个更能说明我国的建筑学术领域里知识的贫乏。看看在同一个条目里,日文的内容比我们多的不知多少倍。

  日本有建筑指南网,都是非盈利性的建筑界的维基百科,有众多的网民来不断补充其中的条目,可是中国哪有这样的网站?我说的浮夸是一种风气,这种风气像一种瘟疫,传染的很快。我看到那么多人在那里夸夸其谈,谈得都是建筑,但是都没有涉及建筑的基本和根本问题。

  中国建筑的根本问题不是丑与美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衡量丑和美的标准,和不知道什么是丑与美。因为我们对基础和基本层面的问题从来就没有兴趣。

  比如,美和丑是与情感和知觉有关,有人去研究吗?如果是由于长官意志而导致设计的畸形,那么即使让你去设计,也不一定设计的好,因为你的心不正,意念必邪。

  据我观察,中国的建筑界最喜欢搞活动,你可以看看都是什么人在喜欢搞活动?他们和设计没什么关系,只是想拉山头,立牌坊,持续知名度,如果能搞到一点钱就是实惠的。关键是人很难抵挡住邀请和诱惑,我就试着自己到底能抵挡那些诱惑,这是很难的事情。以前我没发现它是那么耽误时间和无聊,现在我是尽量不参加那些座谈之类的活动。我的回答是,谢谢你的好意,我确实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要做的是那些基础的工作,而不是那些浮夸的事情。我的这种姿态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去做那些有价值的事情,不要沉醉于莺歌燕舞的雀跃中。

  我们都崇尚老子所说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说法,其实最受宠的是“大器晚成”这句,但是我看到一篇报道说,根据考证,那是以误传误,由于发掘的材料上字迹模糊,有人猜想那一定是“晚”字,结果后来出土的完整的文献发现是“免”字,这才是老子的原意,这可能让很多人失望。

  我从你的嘴中也多次听到,其实我也不想参加和不想主持这样的话,可是你最终还是无法抵挡,这就是人的弱点之处。我看到你最近的一些设计,感觉没怎么用心。可以说,你们现在设计项目的机会比当年柯布还多,可就是没有柯布用心。屁股座不下来,柯布的设计大多数是精品,我们可以从那些设计中看到持续的思考,可是中国建筑师的很多设计,就是没想法。由于我的职业要求我不断的选作品做展览,我常常为把哪些作品推荐给世界而感到困惑,当然会有来自个方面的压力,但是最困难的还是这些作品缺少出类拔萃者。

  我承认我的世故和能力,不具备犀利和锐利的眼光,所以不能刺痛中国建筑界那些痛处,我听到那些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年轻建筑师给我短信抱怨业界的黑暗,可是我的话语权非常有限,我也是不怎么受欢迎的人,所以,给你写信说这些,也许你也不愉快,可我期待中国建筑界有韩寒这样的年轻人出来说话。

  有些人说舆论不让年轻人说话,和不给予年轻人机会,我觉得也不是这样。我也是一位城市的拾荒者,没人主动给我机会,多年来,网络就是我最重要的平台。从1999年开始,我已经在上面泡了十几年,应该说你要想让你说的有人听才对,让世界听的见你说了什么很重要,这其中就包括世界原意听你说什么。

                                                                                                                                        振宁

                                                                2011.4.2

作者/author
方振宁
独立艺术和建筑策展人,批评家。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Post数字编号:57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