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这方建筑——从西方吹来的微风
643
摘要: 回忆当初的决定,赵仲贵说:“作为学建筑的学生,总有一个梦想,有一个追求,就是建立自己的公司。”傅东说在北京分明能感受到整个中国的状态,所以他们就以北京为基地了。杨庆琦的建筑理想更加直接:“我们在国外都是在世界知名的设计事务所工作,有很多接触大项目的机会,但这些机会不是直接提供给我们的,它们针对的是事务所的老板。”
2012.7.19
(文章、图片均来源于这方建筑师事务所,原文发布于中华建筑报 文/记者 马生泓 人物摄影/赵赫)

Zephyr,希腊神话中的西风之神。这方建筑设计事务所(以下简称这方建筑)的三位合伙人之所以借用这个词来表达他们的设计行为,是因为他们曾经从国内走到了国外,几年后又从国外回到了国内,回来和出去所不同的是他们带来了不同于国内的建筑设计理念,因此这方建筑(Zephyr (US) Architects P.C.)西风东进。

落脚



三个合伙人

2004年年底,从台湾到耶鲁大学就读建筑设计的杨庆琦专程来到北京。这个从小就生长在台湾的年轻人第一次探访大陆,之前他所知晓的北京,最闻名的莫过于沙尘暴,所以当他在北京的几天一直祈祷:老天千万不要扬沙啊!

杨庆琦到北京并非观光,从耶鲁大学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后他在美国斯特恩建筑师事务所任高级建筑师,这个时候来到北京是因为他们想在北京做事情。这个“他们”是指杨庆琦和赵仲贵。

赵仲贵曾经是清华大学的才俊,毕业后在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供职。1999年在耶鲁大学就读时,他和杨庆琦是同学。2004年,他正在贝考伯弗里德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 (原贝聿铭事务所)做事,也是名高级建筑师。

而这时,正在加拿大CDG国际设计机构任设计总监的傅东也在和赵仲贵联系沟通,表达建立设计事务所的意愿。此前,傅东从北京云翔设计工程公司到马达思班建筑事务所,再回到清华大学任教,而后到加拿大CDG国际设计机构,可谓一路辗转。

对于这三个人来说,都是10年光阴白驹过隙,最终尘埃落定于北京。为什么选择了北京?

实现追求,中国是最好的地方

2001年到2008年,对中国的建筑设计界而言应该是鼎盛时期,尽管著名的奥运建设场馆、附属设施的设计方案由荷兰的、英国的、美国的设计公司提供,但那也只是一二。从2001年起,北京就是世界上的一个大工地,世界的建筑设计公司蜂拥而至,据悉仅来自荷兰的就有三十多家。但无论如何也是中国本土的建设设计单位更忙,大部分的奥运场馆还是由它们单独或者联合体承担。而2010年的上海世博会也吸引了不少的国际建筑师,包括名闻世界的大师级的建筑师都在向往到中国做设计,因为别的地方不能实现的设计在那里都能找到实现的可能。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就有一批批的海归建筑设计师回到中国建立自己的设计事务所,和国内主流的建筑设计院抗衡。他们之所以有如此的勇气是因了中国的发展很快,城市、建筑,以至于河流、气候的治理,都需要饱学之士的参与,而他们比国内的建筑设计者具有更多的先进的理念,见识过国内从未知晓的技术。当然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他们要有所追求,要实现这些追求,中国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有梦想的人就该在大舞台上演出

回忆当初的决定,赵仲贵说:“作为学建筑的学生,总有一个梦想,有一个追求,就是建立自己的公司。”出国后的赵仲贵并没有打算终老于异国他乡,“最终要回来,可能大部分出去的人都有这个想法。我在贝考伯弗里德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两三年,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在美国的设计事务所工作做事情的中国建筑师几乎都有这种体会,在那里你可以预见到自己的一辈子的事情。“傅东和我是清华大学同学,他正在做一家小的公司,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呢?一起做吧。’2004年,我和庆琦说了这个想法,他很认同,到北京来了一趟,看了看,就定下来了。一年后,我俩相继辞职。先在美国注册了公司,到北京后和傅东的公司重组。”

杨庆琦对他的北京之行记得更加清晰:“来北京之前,我看到××描述说当时的北京很像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他说到了一个词——北漂。来北京后,我先到了故宫,我们当初决定来北京也是认为它是一个非常有文化的地方,我们对这个文化着迷。”而北京又给杨庆琦的感觉是它能够给建筑师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这在纽约是无法得到的。“有些人可能梦想一辈子安稳、舒适地生活在纽约,但它肯定不是我们的梦想。和傅东一谈,感到这时候来完全是时机。”

但这方建筑的三位合伙人似乎并没有太大的野心,所以当2005年,三位的设计事务所宣告成立时,他们看到窗外大大小小的建筑毫无生气地罗列在地表,他们说它们才是自己的现场。

城市要发展,过程并不会短暂。宏伟的大气势建筑并不会在每个人面前机会均等。三位合伙人说他们回北京不是来追逐大建筑,相比较世界同等规模的大城市,北京的生活机能的不足更加明显,这就意味着北京提供给他们施展的舞台会比其他任何同等大规模城市提供的更广阔,有梦想的人就该在这样的大舞台上演出。

有缺陷才会有机会

傅东说在北京分明能感受到整个中国的状态,所以他们就以北京为基地了。但北京的确是一个不适宜居住的城市,生活机能存在较大缺陷,城市的完成度也差强人意。但傅东认为从另一方面看,这就给建筑师给了很大的施展空间。而北京就是中国其他城市的集中反应,这个大都市所遭遇的问题,很大可能在其他城市也存在。各种可能性都在这里发生,其实这就是城市的活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很多国际大城市比如伦敦,都是几百年的积累,在慢慢逐步完善。”赵仲贵的观点切合城市的发展规律。北京的城市化建设只是近代的事情,它有许多亟待改造的地方,可能需要几百年才能相对稳定。建筑师对这样的地方兴趣更浓,“可以一直在一块地方做设计,在微不足道的地方就有可能实现建筑的理想,而且一做就是一辈子。”赵仲贵说。

杨庆琦的建筑理想更加直接:“我们在国外都是在世界知名的设计事务所工作,有很多接触大项目的机会,但这些机会不是直接提供给我们的,它们针对的是事务所的老板。”他很想自己拍板承接项目。

扎根



没有风格就是一种风格

赵仲贵和杨庆琦到北京后,在继续傅东事务所项目的同时,以这方建筑的名义开始真正“拓荒”。两位“海归”加上一位“本土”,“里应外合”,短短三年,有所斩获。对于傅东事务所对合伙后的事务所的贡献,杨庆琦用“发动机”来打比方,他觉得他和赵仲贵到北京并不是从零开始,也就是说,他们所走过的路并不太艰苦。

傅东对此状态也很满足:“如果三位合伙人都是海归,就会对国内市场不熟悉,怎么样和国内的开发商沟通更不熟悉。我们三位正好互补。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模式。”

三位合伙人已经不记得以这方建筑名义承接的项目到底是哪个,至今他们也很少三人同时做同一个项目。但有一点,他们是高度统一的,也是甲方所欣赏的,这方建筑所秉承的建筑理念就是从使用者的空间感受出发。

杨庆琦对这个理念的解释是“不是建筑师决定这个建筑必须长成个什么样子,如果人用起来不舒服的话,它就不是好的建筑。”这方建筑追求的终极目标是给使用者最舒适的空间。做设计没有固定的明确的带有这方建筑事务所烙印的风格,而这恰好就是他们的风格,也就是他们的机会所在。

目标是自己画施工图

这方建筑在力求设计更加合乎人性的同时,却深切地感受到这个行业在国内的不易。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间,西方的风一次又一次地吹进,但无论如何还是无法影响中国人的行事方式。建筑师首先面对的是甲方,而大部分的甲方在经济社会的发展初期表现的并不成熟。最难以让建筑师接受的是甲方往往在不通知他们的情况下擅自改动方案。建筑落成后,建筑师对它的感觉似曾相识。“但当能遇到合拍的甲方时,建筑师会觉得那段合作的时间是最幸福的。”赵仲贵感受颇深。

这方建筑属于民营的海归设计事务所,它和其他这种性质的事务所一样受到的另一个制约来自国家标准。一直在国内工作的傅东对此很清楚,大部分的建筑设计都在套用标准图,而这套标准图编制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只适合当时的中国国情。现在,经过修改的国家标准有所提升,但仍然桎梏着建筑师的创造力。这个行业在中国还远未到利用自己的材料、自己的技术进行创造的时候。

“一个标准不能套用在任何事情上,因为事物是不一样的。”杨庆琦说。赵仲贵也认为如果建筑师有一个新的做法,这个做法不仅表现在形式上,还表现在因这种形式而使用的新技术和新材料,对行业就是个推动。好在这几年有所改观的是国内的一些好的建筑,逐渐在引用国外建筑设计的结构节点,这给傅东的感觉是国内的建筑设计行业还是在进步,只是还不到集体爆发的时候。

但是和这方建筑合作的设计院和有资质的设计公司,受国家标准的制约到目前还是较大,相应的要影响到合作者。这种情况带有普遍性。这方建筑的未来目标就是自己能画施工图,使得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

设计的魅力在于促使人的活动更好地发生

成立的三年,这方建筑涉及了规划、公共建筑、房产等,但三位合伙人的遗憾是感觉完成度很高项目的还没有。这其中的因素很多。“建筑大师的项目完成度绝对没有问题,或者建筑师能遇到知心的业主,完成度也没有问题。”但在这两者之外的情况下,“建筑师还是很弱势”。这方建筑希望能奋斗到机会,让落成的项目更好地反应设计初衷。

令三位合伙人对未来充满信心的是三年来有越来越多的甲方认同了这方建筑。市场越来越高的接受度,使得三位合伙人每天想起来都觉得是件快乐的事情。尽管有些方案没有被实施,但设计过程本身就是快乐的。明明是一个方案不可能实施的竞赛,或者仅为投标贡献一个蓝本,“但那也算实现了我们的建筑理念。”三位合伙人对此的想法还是高度统一。

最后三位给我讲了一个事例:路易•康设计过一所学校,在学校的某段楼梯侧面放了几本书,碰巧有个孩子跑到楼梯看到了这几本书,随手拿起一本。也许他根本看不懂书的内容,就在孩子无法释怀的时刻,正好有位老者路过,老人很自然地给告诉孩子这本书的内容。“这时的楼梯已经不是交通的空间了,而承载了场景,和人的生活完全融合,被注入了精神。设计的魅力就是力求促使人的活动更好地发生。”
团队用户
作者/author
马生泓
记者出身,在7年的时间里持续采访了一百多位设计师
采访者/interviewer
马生泓
记者出身,在7年的时间里持续采访了一百多位设计师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Post数字编号:49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