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传统
981
摘要: 2013筱原一男论坛发言
2014.8.26

我们关于“传统”最大的谬见就是将它视作为一种物体或者对象,却未能将它理解为我们自身的一种意识状态。

传统不是静止与孤立,而是流动与绵延。

我们思维的知觉必定源自传统,因为人之生命就是意识之绵延。我们所拥有的每一个当下就是过去的一种累积。

只有在传统这样的意识状态中,我们的知性才能够得以确定,我们的感受才能够得以关联。只有在这样一种状态中,我们才能够拥有自己的感知和触觉,从而可以去探明、去接收,去发现生活时间之中的鲜活有趣之处。

传统是一种与意识深处相通的唤醒因素,它能够将“过去”带入“现在”,使人在“现在”仍然能够体验到“过去”;它能够将归属带给漂移,使人在虚无中体验到场所。

 

传统不意味着在我们记忆中所保存的单幅画面或片段构件。只有当这些静止图景彼此连续到一起时,才能发生某种有机性的构成,把已往状态与现有状态融合一体。孤立的时间和孤立的空间都将退到幕后,两者的结合将促成一种独立的现代性。

传统总是与现代并置而言。所谓现代性,用波德莱尔的注解来说,它就是“过渡、短暂、偶然,它是艺术的一半,另一半是永恒和不变……”

“从过渡中抽取出永恒”,就意味著,“从流行的东西中提取出可能包含在历史中富有诗意的东西”,这就是艺术。

每一件新事件都是过去的记忆,并且也是一个潜在的未来记忆。而我们几乎全部的独创性都来自时间打在我们感情上的印记。

 

一旦在某种场合所观察到的景象能够在情绪上唤醒我们在记忆深处存储的那种深刻图景,就可以说,我们被传统感染了,我们被现实感染了。

这一过程涉及我们所处的历史文化,涉及我们所处的人造环境,涉及我们从一种情境延续到另一种情境的参照,进而也涉及传统因素的重新再现。

与我们传统感受相对应的,则是隐匿在具体形式背后的那样一种人类集体,这是一个虚构的、但不是虚无的集体。当某一瞬间,这些具体形式会让我们领会感知到这一隐含的集体以及他们的心灵呼吸,以及他们的所想所思,此时,我们才可以获得了真正的当下属性。

可以被观赏的场景必然是传统的。这就有如梅洛·庞蒂所言:“当某一特定的可见者,某一特定的可触者,反转自身而朝向它是其一部分的可见者整体,可触者整体,或者当它突然发现自己被它们包围,或者当在它与它们之间,由它们而开始,形成了一种自在的视见性,一种自在的可触者,……在这个时候,视觉、触觉就出现了。”

 

传统必然就是建筑的本质,因为传统,建筑才可能成为可以触摸的,所触摸到的则是那样一种形式所承载的集体记忆。当建筑成为这种记忆的一部分时,新的建筑就开始呈现。

谈论传统的意义在于,我们应当从一种恰当角度来思忖这一概念对于建筑创作所带来的真正出路。它不应当以寻求稳固价值为目的,而是应当促使我们真正能够沉浸到历史、文化以及那些可以构造我们自身的因素之中,并把自身作为可为、可思、可言的主体,从不可知的偶然性中,分离出某些可能性来。


团队用户
TM Studio创始人
作者/author
童明
TM Studio创始人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0000-00-00
Post数字编号:46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