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进入城市——论陆新建的艺术创作
631
摘要: 陆新建当下《城市基因》系列中的作品因其直接性甚为引人注目。就如同此系列作品标题所暗示的,它们都与基因,城市地图绘制,内在身体与外在世界相关联。这些作品成为了艺术家通过谷歌地球所选取出的世界各地城市地图的多彩抽象画。实质上,他描绘了每一座城市其特有的“基因”:它的基础结构,它的弧线与线条,它的街道与小巷,它的街区与道路网络。
出处: 陆新建
2012.4.28
(资料均由陆新建提供,文章作者丁丰)

陆新建当下《城市基因》系列中的作品因其直接性甚为引人注目。就如同此系列作品标题所暗示的,它们都与基因,城市地图绘制,内在身体与外在世界相关联。这些作品成为了艺术家通过谷歌地球所选取出的世界各地城市地图的多彩抽象画。实质上,他描绘了每一座城市其特有的“基因”:它的基础结构,它的弧线与线条,它的街道与小巷,它的街区与道路网络。新建敏锐地捕捉到了能使一个城市有别与它的标志性设计,并且使居住在此城市和看过此城市地图的人能过识别出来。由此,他的作品扩大了艺术创作的视觉语言,就如同它们扩大了我们去感知世界和我们所寄居的城市的能力。

统一在《城市基因》这一观念之下,作品值得让人注意的原因还在于它自身 中的对立。这些对立相互补充,形成了一套美学二元体。 在这些二元之间所生成 的能量赋予了作品之感染力、张力与丰富感。例如,这些作品同时运用了显微镜和望远镜式的透视概念。在观念上,作品是冷静且周密的;然而,作品本身却常常是温暖且充满活力的,这一对立合一使观者与作品之间产生了即亲近又有距离的心理感受。此系列作品在设计层面上也是相当巧妙的 - 在技法的实施上是我们通常倾向于在设计作品中所期待的精准性。同时,作品中又呼吸着一种由灵感而激发的流畅与自在感,这些又是我们常常在一件艺术作品中所要求的。这些画作无论是在思维层面上还是在情感层面上都愉悦着我们的视觉。然而最使我印象深刻的则是每一幅作品能在让我感受到如此密切的同时,且又让我产生一种疏离感。

这篇文章论述了新建作为一位艺术家的发展,并关注他是如何开始了当下系列作品的创作。文章意图讨论上述的美学二元体的问题,探究它们普遍的吸引力与私人表达。文章也还将阐述这些作品在陆新建独特的艺术进程和美学观念的语境中的引人之处。

最初作为一名设计师和插画师,陆新建进军纯艺术还要归结于其个人原因——在2007年冬天结束的一场热烈的恋情。当时还居住和工作在上海的艺术家开始提笔以求将自己从这个如此漫长且痛苦难耐的分手中解脱出来。在2008年初,在他感到需要将自己从这些经历中抽离出来的时候,他毅然离开了同济大学建筑和城市规划学院的教师职位,只身奔赴了韩国。

在韩国,位于大邱的岭南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已经提供给他了一个教师的职位。也就是在他生活了两年的,他的生活经历迫使艺术家进入了新的美学范畴。虽然他天性十分开朗且爱交际,陆新建在。。的大多数时间里都是独处的。在近期一次与艺术家的访谈中,他把这一在韩国生活的时期定义为是极端孤独的。然而,在他不教书的业余时间里,他会做研究、阅读、调整和画画。自从恋情的结束到2008年初,他已经为他第一批丙烯油画作品手绘了大量的草稿。



他的第一组油画名为《淌血的玫瑰》。此系列画作以一对情人为开场。多幅作品都是以鲜亮的单色为背景,衬以朴素的,以线勾勒为主的恋人的形象,二人常常是在共饮,共餐和相拥的场景中。它们一度曾是流畅、超现实,感情丰厚且充满活力的。但是当它们开始进入热恋之中时,又陷入到了失去和痛苦的深渊之中。到了此系列的尾声,画面背景变得昏暗。最后,画布上不仅仅是恋人,还充斥着鬼魅与恶魔。这最初的一组油画诱导了艺术家本人去探寻他自身疏离感、孤独感与忧郁为主线的反映其心理状态系列作品的一个开端。

回望2008年,却证明了它是陆新建在艺术创作发展中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一年。这是一个充满了紧张且密集的艺术试验的时期。他把在国内时曾经倾注在私人生活中的能量转入到了在韩国时的艺术创作之中。他不懈地工作去提高他作为一位画家的技巧,同时也在消化吸取他所敬仰之艺术家们对他的影响——从毕加索、米罗,再到波洛克和哈林。 除了做画,他也在如饥似渴地阅读。除了拜读关于波洛克,他在荷兰的一位退休艺术教授Petri Leijdekkers还送给了新建关于蒙得里安和风格派的书籍。新建第一次与Leijdekkers相识还是在他2005年抵达荷兰北部城市Gronigen时, 在此,新建获得了Artschool Minerva of the Hanze大学Frank Mohr学院的互动媒体硕士学位。Petri Leijdekkers是这个学院的创始人,之后他则成为了对新建影响甚大的良师益友,之后又成为了新建探讨想法和寻求意见的不二人选。

新建与蒙得里安和风格派的学术关系之所以重要有两个原因。其一,它使他回到了作为一名设计师所关心的最本质问题,从这点上来说就像是落叶归根一般,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一种新鲜的灵感源泉的滋养,在同时也是对他学习和工作经验一种再回顾。其二,它使他可以脱离形体和具像的表现形式,从而转换成非代表性与抽象的创作手法。在某种意义上说,蒙得里安为陆新建提供了一个可以逃离他早已探索过的心理境域的出口,并且激发出了一片崭新的美学视野。到2009年初,陆新建已经传入了新一系列的作品创作之中,而这组作品可以毫无疑问地被视为《城市基因》系列的前身。

与他之前的以《混乱》为标题而结束的具像系列作品相比,陆新建的新油画作品在技法实施上是异常干净,冷静和精准的。名为《和谐》,此系列也发散着一种新的客观意念与新的平和感。为了创作此新系列作品,陆新建以纸上油笔开始创作手稿。之后,他再将手稿内容从纸上转移到画布上,先上一层单色底色,等底层干后,他再将胶带贴在他想画线的地方,然后开始在未贴胶带的区域用明快的单色着色。当第二层单色干透之后,他再将胶带祛除,如此,作品便完成了。

运用胶带做画的想法源于是陆新建在2005年他所在荷兰的大学所组织的一次短期纽约访问时接触到的一位美国艺术家Stanford Wurmfeld。除了在纯技法上运用胶带的创作方式之外,Wurmfeld的风格和陆新建的作品除了二人可能都在对城市话题上都有所关注之外,其它没有任何直接关联。主题上,陆新建开始创作了一幅名为《家,甜蜜的家》的作品。这幅油画的灵感来源于他在江苏省的家中的室内设计,虽然只是些许的暗示,但是在曲线的运用上,还是可以看到他之前具像作品的痕迹。



大致在这个时间段,艺术家开始使用谷歌地球。起初,他是用它来看他在荷兰的艺术学校所坐落城市Groningen的地图,在和Leijdekkers讨论之后,陆新建又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并且决定用谷歌地球为工具创作一幅以曼哈顿市中心地图为题的作品。陆新建当时还没有意识到,但是他决定用纽约,一个与他只有一面之缘城市却将为他的艺术创作打开一个全新的维度。通过《纽约No.1》,陆新建超越了主观的,心理的和个人的考虑而进一步转向曾经是客观的,城市的和全球的主题。和谐与自信从痛苦与自我怀疑中诞生。最重要的是,描绘城市地图的决定还将使艺术家从自我表达的焦点中解脱出来,他还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纯形式的问题之中。似乎整个过程像是将自己从过往自我的废墟中遗忘掉,就如同他在画布上为一个全新的自我铺设了一条通往新生活与更广阔天地的大道。

此时,新建终于寻找到了一个坚实的观念,而困难之处还在于在技术层面上的良好的实施方法。设计和绘制城市地图之后证明是相当复杂的,并且对胶带的粘贴有极高的要求。整个过程耗费时间,视觉上也相当混乱和不精美。2009年,在几次试图运用胶带去绘制纽约地图的尝试失败之后,新建开始利用他作为平面设计师常用的刻字机技术。而他如此实施的决定是睿智的。他先在电脑上将图案设计完成,到刻字机上刻印出来,再粘贴到画布上,最后上色。这是一个非常耗时的过程,而且难以效仿。但是它却可以使极高的复杂性与精准度得以实现。以音乐的方式打比方,这就如同艺术家从在手风琴上创作爱情歌曲转而又到在硕大的教堂管风琴上谱赋格曲。这不仅在技术上, 而且在作品的情感丰富程度,表达领域,色调和形式复杂性上的要求都已明显增加。简言之,陆新建在创作着崭新的作品,并且在诸多层面上都是值得去探讨的。

对于观者,陆新建各个城市的地图肖像之的引人之处就像旅行者收集他们曾经造访过的城市一样。他们在本质上相当于是艺术明信片或纪念品。即使是在我们不知道它们所表现城市的情形下,他们自身就是美的艺术作品。而在有些时候,因为某些特定熟知的地标而使它们一下子被辨认出来。从色彩角度上来看,艺术家通常选用此城市旗帜的颜色,或是城市所在国家国旗的颜色。像洛杉矶这样的城市,在与他洛杉矶的一位朋友交谈之后,新建决定用暖色来唤起光与太阳的感受。除了它们美学上的感染力和它们作为我们所热爱和向往的城市纪念品的价值以外,它们还具有着纪录城市设计规划的人类学功能。它们捕捉了我们的城市在21世纪早期的基因。它们作为一本开放的制图图录以供我们比较各个城市之的迥异与雷同之处。如此类型的实验在油画中是前所未有的,也正因如此,艺术家拓展我们对世界的感知。



最终,它们的基调倾向于喜悦和明快。它们庆祝城市。它们庆祝色彩。它们庆祝自身。它们庆祝艺术家和世界在一段激荡的分离和瓦解时期之后的再次重聚与合一。在一方面,他们是冷静,超然和由法而制的。然后除了它们作为城市标志的引力之外,同时它们还回荡着等量的令人信服的亲密感。这些画作很可能对我们中曾经居住过那些城市的人有着特别的魅力,但是在新建客观地描绘城市的基因之下,你可以依旧感受到蕴藏其下的个人胜利、温暖与活力。

北京
2011年2月6日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Post数字编号:35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