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有春雷 难惊蜇虫
711
摘要: 不思考已经是设计师乃至知识分子的通病,“以人为本”,“天人合一”,“绿色生态”,“地域性设计”这些往往都成为不思考的知识分子的“护身符”。
2014.5.09

    上周被邀请参加惊蛰与春分:走向生态文明的景观设计学——中国景观设计学华南论坛。据说,各大媒体对此次论坛和与会重量级对话嘉宾进行了高度关注,将近20家媒体到场对此次活动进行全程跟踪报道。土人搞这个活动的目的是树大旗(走向生态文明),还是立山头(确立其在华南区的领导地位),抑或是交朋友、拜码头我不清楚,整个活动在众多的摄像机围绕和灯光的聚焦下确实显得很上规格,但效果是巨空洞,虽是意料之中,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么多人,谁都难以深入展示自己的观点,更不要说在对话中深化问题大半个活动参加(晚上的活动只参加了一半)下来收获有二,一是新发现了庞伟、李津逵这两个人物,二是觉得广州这边环境设计界一点不好玩,沉闷迂腐。 
    与会的确实有些颇有意思的人物,像冯原、杨小彦、李公明、庞伟、李津逵等无论学问还是思维、谈吐都很吸引人,不愧是腕儿啊,但是这么仓促的发言中只能领略其风采,难以得到多少真知灼见。嘉宾中唯一的女性是刘珩,不知真是女性视角不同还是被环境暗示,其发言还真是围绕阴阳来讨论建筑和景观的关系,有点意思,另外她指出中文景观一词将学科的焦点放在了看与被看的关系上,与landscape的意思是不同的,这倒是引出了中西学科设定的错位。另一位嘉宾陈旭军是以前在航班读物上见过的传奇人物,其事迹在网上很容易找到就不必转引了,他的发言还是有些深度,也比较犀利,对于专业人员的思考有启发。关鸣做主持时一度想把话题从被上层的权力和资本操控的社会中,是否存在自下而上的突围,然而不少发言者不明其意,问题遗憾地消失在不断的分叉之中。 
    其他人的发言对我而言就没什么清晰的意义和启发了。不少与会者抱怨论坛太空泛,但是我理解他们言下之意是应该讨论些专业的操作技巧。我实在不这么看,这么一大群所谓专业人士在一起却没有对大家工作的语境有个基本的认识,还谈什么具体的技术问题呢?我认为的这个语境就是别说景观专业整个设计界都沦落为“布景设计”行业,整天为权贵资本粉饰河蟹,营造幻觉。这个时候不反省自己的下流龌龊,反而还要切磋技巧,岂不谬之远矣? 
感觉与会嘉宾基本上没形成同意的立场,自然也就无从团结,而散沙一片的设计界能有什么力量和作为呢? 
    不思考已经是设计师乃至知识分子的通病,“以人为本”,“天人合一”,“绿色生态”,“地域性设计”这些往往都成为不思考的知识分子的“护身符”。遇事就祭起这几样法宝,与其说是引发大家的思考不如说是阻止思考,讨论问题动不动就讨论到“以人为本”“天人合一”,于是就没话说了,一团和气。窃问“以人为本”的人是什么?中国现在有没有“人”?以什么人为本?这些都语焉不详。“天人合一”的天是什么?是指的自然界吗?谁仔细考证过?所谓专家往往是以实用主义心态任意歪曲其意以装点自己简陋思想,回避问题,拒绝思考,令人失望。也有人用地产界时髦的“新中式”来充当“地域性”设计,这种所谓“新中式”说穿了恰恰是风靡全球的,恶俗的波普化建筑,是廉价的建筑布景。看看第五园、清华坊这些大名鼎鼎的方案从大的空间格局上仍然是常见的商品房,只是披挂了一身的白墙黛瓦就成了“骨子里的中国”,是恶俗到骨子里了。我个人认为不如采用西班牙或什么英伦风格更好些,因为那样至少猥亵的是别人的祖宗,好过“新中式”日自己的先人。 
    这样一个论坛开下来,真是五味杂陈,哀其不幸,恨其不争。这里不顾礼貌,口无遮拦,冒犯前辈,也是苦心一片,希望前辈们不要再自欺欺人,再做不良示范。


筑博建筑工作室总建筑师,总经理
作者/author
冯果川
筑博建筑工作室总建筑师、总经理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2009-03-00
Post数字编号:32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