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议读书
984
摘要: 我以为中国当下的建筑学最缺乏的不是技巧而是思考,我们在掏空建筑学的各种设计技巧的同时却拒绝建筑学的现代性内核。
2014.5.08

读书除了指阅读书籍外也指上学,所以我们在大学建筑教育的语境下讨论读书,既指向阅读书籍也指向围绕着书籍教材建立起来的建筑教育本身。

关于教材

   
   关于教材,我个人的理解是教育的形式比教育的内容更重要。如今国内院校的建筑专业教育不少采用通用教材、指定教材,无论这些教材的内容质量如何,仅这种指定和规范教材的做法就大错特错了。大学的教育不是要把学生的大脑格式化成一样的存储器,建筑学的教育更应该鼓励学生建立自己的专业见解,找到自己的专业道路。所以要让学生知道建筑学本身没有唯一正确的框架和方法,使用通用教材本身没有教学上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而且还会从源头上造成学生关于建筑学的扭曲认识。通用教材、指定教材这种样的形式本身散发着苏式教育强调统一思想的陈腐气息,仿佛集权意识形态训诫工具的丑陋化石,这与建筑学追求个体独立与自由的现代性精神背道而驰。使用通用教材容易助长教师的惰性,败坏学生的胃口。大学的教育不应是灌输式的,教育重要的是调动教师和学生两方面的积极性。教师如何培养学生对专业的兴趣,激发学生的学习研究的热情和好奇心,比传授刻板僵化的知识重要。但是,指定教材、通用教材的做法实际上扼杀了教师和学生的积极性,同时给混饭吃的老师提供了方便。

 

关于阅读


   由于建筑学的综合性,所以似乎需要很大的知识摄取量,建筑、工程、文化、艺术、历史、地理、科学等等好像也绕不开。因为要读的太多,同学们反倒望而却步,或者只舔食知识的糖衣,比如略过文字翻翻图片作罢。结果是很多国内的建筑师满足于当个知道分子,对各种知识浅尝辄止,甚者干脆就是文盲。我认为有必要降低阅读的压力,同时增加阅读的快乐。

    先说降低阅读的压力。不少同学面对众多书籍不知从何下手,总觉得先要有个知识的整体框架,然后才知道该读什么书以及每本书的内容该嵌入在哪里。可是建构知识的整体框架很难,所以选书时踌躇良久,阅读时进展缓慢。头脑的意识层面要建立清晰的知识结构不但难,而且可能是一种幻想,也许意识里压根儿没有什么明确的坚实的知识结构。至少目前为止,学者们关于知识的分类和结构的认识是莫衷一是:树形结构还是德勒兹式的块茎结构?还是别的什么模式更适合自己?恐怕至少在自己读足够的书之前是没有答案的。先建立框架再读书,还是先读书然后才有框架?我的经验是放弃这个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追问,先凭着兴趣和直觉开始阅读就好了,读不读得懂无所谓,先装进一些再说。放弃了对知识体系的预先谋划,阅读就少了很多压力和犹豫,而且还有很多随机的乐趣。这样做的缺点是过了好久可能和别人讨论起来还是觉得自己的知识没有体系很松散。但是继续放轻松,沉住气——前台的意识虽然没有结构起松散的知识碎片,但是后台的无意识仿佛自动机器一般在默默地装配这些知识,你越是放松后台的装配速度似乎越快。所以坚持随机的阅读,最后得到的未必是一盘散沙的知识,而是悄然而至的某种结构化的知识体系。这并不是神话,而是切身的经验和精神分析可以解释的现象。

    阅读本身有乐趣,但仅靠阅读的乐趣本身却是不够的。因为阅读是独自面对书本的孤独而私密的行为,同时阅读也是需要高度专注和极大耐力的行为,阅读的快乐有时需要很高强度的精力付出后才能出现,因此阅读需要鼓励、需要引导、需要交流,这些可以平衡和化解阅读中的孤独感和疲惫感,又能增加阅读的兴趣和热情。我读大学的不得不忽悠同学坐在楼梯上听我“说书”以宣泄阅读的寂寞。我建议采取开放式的群体阅读。比如教师向学生们推荐一些书籍和文章,然后组织大家讨论。这样的做法在国外大学很常见,但是在国内却还需要认真筹划和推广。首先老师要有相当大的阅读量和广度以保证推荐读本的质量。其次,老师要能营造一种开放、平等、有效的讨论气氛,让师生之间的互动将对文本的理解推向深处,让每个人能找到自己的阅读方式等等。另外,让学生自己去发现有意思的文本然后拿出来大家分享也不错。在我们工作室,每周都会有同事就自己感兴趣的书或电影、艺术或者其它什么爱好拿出来做分享,由于有了在众人前分享这个环节,阅读的质量和动力往往会被提升,也因为分享环节的存在,学生会更主动寻觅有趣的文本,这也是开放共享式的阅读所带来的好处。

关于书


   现在很多建筑师或者建筑系学生都感觉没有充分的时间读书,所以很多人选择只读自己认为有用的专业书,而且以读图为主。我以为中国当下的建筑学最缺乏的不是技巧而是思考,我们在掏空建筑学的各种设计技巧的同时却拒绝建筑学的现代性内核。我们的建筑学在价值观上大多是犬儒主义,要摆脱国内建筑学的病态状况,我推荐大家读哲学。我是很实用主义也是很计较效率的人,所以我更关心关键性的问题,既然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价值观的坍陷和思考的缺席,那么就需要哲学来解决这些问题。在我看来哲学不仅讨论和建构了价值观,更重要的是提供了大量思考的工具,利用这些工具你可以建立自己的价值判断体系。对于这些思考的工具和模型恐怕没有哪门学科像哲学提供的这样精致、丰富。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哲学提供了世界上最好的思维之刀,通过哲学的学习帮助我找到解决问题最好最有效率的工具,也就可以在设计上获得事半功倍的效果。尼采、德勒兹这类的哲学家是思维工具的发明家,他们的思想没有明确而固定的指向,他们思想要通过读者自己的尝试和使用去发现。现象学的方法以及精神分析关于无意识的理论对于理解和思考许多当代日本建筑师比如伊东丰雄、妹岛和世、藤本壮介等等的设计非常有启发。福柯、拉康、阿尔都塞、齐泽克等的哲学是帮助我们窥视建筑中意识形态秘密的重要工具。因此,我的推荐是多看些哲学。

 


筑博建筑工作室总建筑师,总经理
作者/author
冯果川
筑博建筑工作室总建筑师、总经理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2013-09-00
Post数字编号:32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