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墨镜的摩天楼
641
摘要: 当大家都上戴墨镜扮酷为时,得到的只是一群光华耀眼却又彼此相似的建筑,在这些巨大镜面间空幻而又恼人的反复反射中,映射出的不正是我们的建筑师、发展商和政府在建筑想象力上的贫乏吗?
2014.5.08

    经常看见媒体上提到明星大腕们露面时总是戴着墨镜。据说这是玩酷耍大牌。道理很简单,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墨镜让你看不到大腕的眼睛,而他却能看到你的眼睛。戴上墨镜,明星和我们大众就被不经意地安排在你在明他在暗的不平等关系中。所以如果戴墨镜与人交流就会透着一股不尊重,接收采访或是见粉丝时大腕往往也要摘掉墨镜以示平易近人。由此可见,戴墨镜传递出的是拒绝交流,甚至是自视高人一等的心理。另外,明星们平时总戴着墨镜,据说是怕被人认出来。而且他们要戴那种酷似苍蝇眼镜的大墨镜,恨不得能遮住半张脸。这说明墨镜还有一个功能就是隐藏自己的本来面目,不让外人认出来。但是,这种醒目的大墨镜往往起反作用,使戴墨镜的人从人群中脱颖而出,成为视觉焦点。这就让人不明白戴着墨镜的大腕到底是要低调隐藏自己,还是刻意地引人瞩目。也许这是同一种心理吧,就是怕别人不拿他们当腕儿。当然街上戴墨镜的并非都是明星,墨镜也是时尚潮人的必要装备。也就是说墨镜也是种时尚。再说现在人们都注意健康,在烈日下或雪地中戴墨镜还是有其保护视力的实用功能。另外盲人戴墨镜也是大家非常理解的,这就不啰嗦了。

    讨论了这么多关于墨镜的用途,意在说明戴墨镜除了基本的实用功能外,显然是有很多耐人寻味社会功能和文化功能的。那么墨镜和摩天楼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我们的城市中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大量的戴着墨镜的摩天楼。让我们以深圳为例吧:城市中高楼林立,特别是福田中心区,更是像栽葱一样充斥着摩天楼,这些摩天楼有一个相同点就是通体覆盖着玻璃,专业术语叫玻璃幕墙。这种被完全玻璃包裹的摩天楼被认为是典型的现代建筑,风靡世界各大摩登城市。这些摩天楼覆盖的玻璃不是透明的普通玻璃,它们要么有颜色如绿色、蓝色、灰色甚至金色和红色,要么就是像镜子一样光可鉴人,更多时候是二者兼备,既有颜色有有反射。总之你看不见楼里面的情况,但是你知道楼里面的人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从这一点上讲,这些摩天楼仿佛都戴着墨镜。戴墨镜的摩天楼的兴起和一个叫密斯.凡德罗的建筑师很有关系,他早在1920年代就提出玻璃摩天楼的构想,1950年代建成的由他设计的纽约西格拉姆大厦虽不是第一座玻璃摩天楼,但却是玻璃摩天楼时代来临的里程碑。这种“皮包骨”的玻璃摩天楼让建筑前所未有的轻盈、简洁。玻璃因为反射周围的景致,所以摩天楼的外观会随天光的明暗与流云而变化。这种简洁外表的丰富效果,被密斯称为“少就是多”的美学。戴墨镜的摩天楼其实和戴墨镜的人有相通之处,这些大楼的玻璃幕墙首先也有实用性,这些玻璃既能反射和吸收部分阳光又能不影响观景。其次,玻璃幕墙对于摩天楼,就像墨镜之于时装,也是一种时尚,仿佛只有玻璃塔楼才够摩登,够国际化。此外,和戴墨镜的效果一样,建筑外表的玻璃幕墙如同镜子般的外表将外部的城市反射回去,同时又遮蔽了内部的一切,传递出一种拒绝交流的姿态。这不也是一种逃避现实,隐藏真实的姿态吗?甚至这种反射带有一定的攻击性的意味,正如风水上利用镜子去反射煞气,明晃晃的玻璃大楼显得不太友好,甚至会引起光污染。和某些大腕儿的心理相似,发展商似乎觉得他们的大楼披上玻璃幕墙就是明星了,很上档次了,与众不同了。可是当大家都上戴墨镜扮酷为时,得到的只是一群光华耀眼却又彼此相似的建筑,在这些巨大镜面间空幻而又恼人的反复反射中,映射出的不正是我们的建筑师、发展商和政府在建筑想象力上的贫乏吗?

 


筑博建筑工作室总建筑师,总经理
作者/author
冯果川
筑博建筑工作室总建筑师、总经理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2009-09-00
标签/tag
Post数字编号:32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