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扎的Bouca 社区和MIEC博物馆
967
摘要: 浅谈了波尔图Bouca Social Housing和MIEC博物馆,旨在发现西扎在壮年和暮年作品的一致性
出处: 自创
2018.9.13

如果去波尔图,西扎的作品,可看的非常多,甚至在其城市的官网上,赫然写着波尔图建筑之旅指南,仿佛波尔图是一个为现代建筑发烧友们量身定做的好去处。


西扎常常说建筑师不创造任何事物,他们的设计都来自于对现状的翻译,这点,无论在他的早期还是晚期作品都一以贯之。回到1974年的波尔图,随着左派独裁者的革命,城市里越来越多的人陷入无房可住的境地,面对该国将近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危险环境的现状,壮年的西扎接受SAAL的委托,直接同想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改造居住环境的居民对话,将他们对“和平,面包,住房,健康,教育”的诉求注入到更新的社区,这是Bouca Social Housing的故事。由于政治原因,烂尾了,改造一度中断。直到2007年,因社区紧邻波尔图市中心规划的地铁,同时西扎在建筑圈的影响力与日俱增,这个被历史遗忘的居住区重新经过改造,按照三十年前的方案,完成建造,并对已有住宅进行微小改动,例如:改善门廊的安全门,窗子的质量,将阳台改造为全封闭的阳光房,在厕所里增加隔断墙,将厕所和淋浴分离等等。整个住区的外观基本保持原样,值得令人注意的是,精确而必要的住房功能经过了时间的考验,如今面对着充满活力的青年和将之作为工作和居住两用的上班族,其空间几乎没有被大幅改动就能满足不同的功能需求。

 

©Web

 


总体规划,采用的策略是直接解决问题。在北面,垂直于住房设计了一堵双层墙,为了隔离火车轨道,避免噪声干扰。四排平行的住宅分别是三层或四层,在场地上形成了三个狭长的庭院。住宅的南端,包含了社区公共空间,例如图书馆,洗衣房,交流区等,同时作为南面街道的入口,连接东南角现有的住宅楼。

 

©Web

 

四层的联排住宅实际是两个复式楼拼合而成,平行于北面墙体的楼梯可以直接从室外院落到达底端住宅的二层,这层设有起居室和其他服务功能,主要的卧室和淋浴设在一层,面积为80平米。由于三层局部缩进,顶端住宅形成入口门厅,一层设有厨房,起居室和一个客卧,二层则有两个卧室和淋浴,面积为74平米。

 

©Web

 


楼梯还被运用到解决不同属性的院落高差问题的策略上,在中间两排住宅靠近南端的部位有一个大平台,这个平台类似剧院里的舞台,可以想象,每到节日,邻里们还可以坐在通往自家的楼梯上,像在剧院里看演出一般,成为整个社区最具活力的场所。黄昏下,孩子们在这足球嬉戏,回到家的上班族们在这聊天喝酒,坐在自家门前给孩子喂饭的妈妈靠墙坐下,还有站在二楼长廊,扶着栏杆往下望的老人,有种谈笑无还期的亲切感。

 

©Wu Yumeng

 

 

©Wu Yumeng

 

 

©Web

 

每个房间只有一个窗户,都整齐的排列在同层的高度,形成了对称而丰富的立面。 不难发现,西扎的个人风格——白色派,石膏墙,基本几何体,缺乏装饰和实用,一直持续在他日后的设计策略当中。

 

©Web

 

在设计Bouca House 的38年后,西扎已年近八十,同样在波尔图,他和同为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徳莫拉合作的博物馆(MIEC-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Sculpture Museum) ,作为现有博物馆(MMAP-Municipal Museum Abade Pedrosa)的连接和扩建,延续着历史的文脉。在临街面,留足了一个消防通道的距离,一个完全纯净的白色几何体,谦逊地站在老博物馆身旁,身高只到老博物馆的肩膀,方向平行于现有的石砌墙体。立面没有开窗,随着向下的斜坡,只有走到近端,才能看到凹陷的入口,形成门厅。进入门厅,右手方向是开放的空间,接待,纪念品,咖啡等功能不一而足,紧接着是公共服务空间,由单一的廊道串联。左手方向,穿过转角的墙,是老博物馆一览无余的展厅。

 

©Web

 

 

©Web

 

 

©Web

 

博物馆最有神性的部分,是新建筑和石墙之间的一条室外廊道,因为立面没有开窗,所以阅览室布置在靠近石墙的方向,提供自然采光的同时,透过窗户,能看到像中国文人画里的山石,作为背景,在阳光下,每一块石头的纹理都一清二楚,隔着清透的窗,像站在清澈的湖面,心生宁静,让人不禁赞叹这意匠的巧思。整个建筑不但立面采用白色,室内同样采用防水的白色涂料,地板和腰线是灰白色的大理石,漆白的木窗与之呼应,十分的雅致。站在山上俯瞰,屋顶的红瓦让博物馆融合在波尔图的红色海洋中,大隐而隐于市。

 

©Wu Yumeng

 

 

©Web

 


在博物馆的门厅显眼的位置,就是连接上下层唯一的楼梯,同样在人高处采用灰白色的大理石饰面。在二跑楼梯的天花板上,开了两个透光井,虽是简单的几何形式,却有效地让光连接了上下层,辅以白色的室内,这散射的光,显得更加温柔而静默。博物馆是雕塑展馆,无疑,这楼梯成了一个永久的艺术展品。

 

©Web

 

西扎非常看重草图,徒手画建立了感官和思维的对话,也是西扎主持的波尔图建筑学院里的必修课,我们能看到,他的成品和设计初稿之间契合度非常高。对于建筑师来说,大概草图是开始,也是贯穿始终的回忆和契约吧。

 

©Web

 

如同博尔赫斯《<吉诃德>的作者皮埃尔·梅纳尔》里描述的一样,重写只是笑话和徒劳,亦如同柏拉图宣称的修辞术是虚假的活动一样,图片和文字不过是二次转译,西扎的作品一定要到现场,才能感受他对历史和环境的细腻揣摩和诚恳尊重。


ikuku实习生/intern
吴雨朦
米兰理工建筑与历史硕士在读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0000-00-00
Post数字编号:21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