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伊人 殊途同归
27
摘要: “所谓伊人”不再神秘,科技让我们不会再太关注这些“伊人”的表象,而是更关注“伊人”的内在,更尊重内心的声音。科技人工智能,正在让各自心仪已久的“所谓伊人”走向同一归途,走入有着“诚意创作”起点的当代艺术归途。当然,归途的路上,其实什么结果都有。
出处: 冯羽 ©大羽营造
2020.12.17

庚子大疫之年,本来不想写什么,因为世界很乱,变化的事情永远比你发现的要快得多多得多。整个庚子年过得像孔乙己的话,“事多乎哉,更多矣”,本来想庚子不语,然而既然如此的乱,便再奉上几言也无妨,权作乱上加乱。

各位看客,吾之“殊途同归”讲的便是这所谓设计、所谓时尚、所谓当代艺术走向何方。正所谓:“所谓伊人在之何方”。疫情之下的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社会走得越来越迅速,越来越奇妙。文化艺术这个事也是越来越离奇,越发地难辨雌雄。估计亦有很多更甚者,会很困惑。何出此言?近年来,余因各种机缘参与几处当代艺术展览的项目,接触些许当代艺术家,平时自然亦会有些许交流。交流后便会留下些自己之思考。前些时日见有一处论坛,其主题是讨论“建筑设计和艺术”之边界问题。看了题目自是发笑,为何?因为本无边界又有何边界可讨论呢?就如黄梅寺里六祖的那首著名的谒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啊。当然余不是六祖,绝无西子比西湖之意,哪敢!但其实在余见来的确如此,设计和艺术“本来无一物”啊!这就是我们当下这个世界的文化艺术,我们慢慢道来。

我们的文化艺术本来其实就是世界大同的。至于有人问本来是什么样子,在此不必多言,大家百度一下历史河流中任何一个文化细节都可以看到。可能是随着这个星球上人口的增加、科技的进步,变得僧多粥少的缘故。毕竟都是活生生有思想的人,每个有着思想的人,为了自己的各种人生需求都想谈一场人生的终极恋爱。都想有自己的“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故都想找到属于自己的“所谓伊人”。所以,在这个历史的近几百年时代里随着科学的进步就诞生出了所谓设计,所谓时尚,所谓当代艺术。余出此言,倒不是想诋毁什么,这其实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个逻辑分析,确实正常。远古的“巫术”不还诞生出了“科学宗教与艺术”吗?这都是人类进步史上的必然,今日所言是余之认为的另一个未来必然。这个必然就是“设计、当代艺术、时尚”随着科技的进步“殊途同归”!历史又很有意思的进入了一个轮回。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各类行业的“所谓伊人”,在人工智能的早晨,不由自主地同上归途。这几年余之在几个论坛上讲出此言时,台下均一脸漠然,我想台下看官大抵是觉得这是在说梦话,至少是一个不成熟的话。因为余观台下看客各种不屑或懵懂的表情便知。也是真难为请我去参加论坛的好友了,一个名不见经传之人坐在台上如是讲,实在有失体统,实在的在打破原有秩序格局。生活之中有人问起,余依然作如是说。但是明了的人有多少就不知道了,当然惆怅!

我们正处在一个被互联网技术高度发展时代,而且越来越快。一个网红一个人可以抵一个千人企业创造的价值,淘宝网的小店比大型商场还要时尚。何以至此?当然有答案——科技互联网。再看,余有一年在中央美院办事,恰逢办毕业大展。观后感慨,整个毕业展就如同一个系的展览;去年余至当代艺术馆办事,又恰逢什么城市建筑展之类,观完如看“装置艺术展”;余参与的当代艺术展,观完当代艺术装置作品感觉就是未来的设计。什么让我们有如此感受,答案还是——信息互联网时代的技术。这个前所未有,一出来便主宰了世界的技术,让以上所说的这些门类不再有任何分割感和领域感。我们正在走向一个类似过去的归途,从社会分工来看,正在走回历史原有的统一性。不是吗?我们的历史虽然创造了如此多的文化艺术的伟大,然而分工有那么细吗?有多少专业,有多少协会,有多少院校呢?所以“时间”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科技”也更有意思,他们让我们站在这个时代看未来,越看越像历史。但是我们的未来当然不是历史,而是一个大轮回的起点。所以我们才会从表象上看,似乎在走向归途,其实是科技让专业消失了界限!

首先传统的所谓设计,被人工智能迅速能复制若干个,万千个,以前所谓的设计经验的积累,被人工智能瞬间融化,比如:一个建筑设计需要哪些的基本常识,百度瞬间就可以提供你所有的需求;一个酒店的吧台需要多少种功能,这在过去要实战多年才能学到的实用积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瞬间可以寻找得到,包括材料运用、尺度把握等。再加上互联网信息技术让材料和技术没有任何神秘感和领域分割感,所以一个所谓原创的设计(有可能是高级山寨)的项目,根本不需要一个人从业多年去解决。这便是现在设计的尴尬现状。

时尚,我们再看时尚界依然是,不管国际大牌及大牌的设计师们,也越来越近趋同化,个性越来越少,从流行的角度看,有时本来过去时尚的品牌创意可能还赶不上大中华的“淘宝款”。一切不再新鲜,这便是我们当下这个世界时尚的现状。现在的消费者,甚至都不愿意浪费十分钟的时间给你,看看“抖音”便知,现在的时尚需要瞬间抓住。

当代艺术,再看我们的当代艺术,当下的年轻世界、年轻社会里,一片当代艺术!当代的艺术、传统的架上美术被无视、被忽略。“当代艺术”的大踏步走进年轻主流群体的生活,无论是着装、生活、消费等,我们的社会一概为“当代艺术形式”买单!这其实是一种进步,这个时代在飞速的进步。

以上这便是我们的时代现状,是偶然吗?当然不是偶然,是必然,是非常的必然。因为这个时代只为“真”买单,这个世界通过互联网时代的飞马赶到。当下时代各个领域都有一个共同的“伊人”,就是“真诚、真实”。就如人工智能永远替代不了人类的“爱”和“忧伤”一样,尊重每个个体内心的声音是这个世界的进步所在。所以,传统的设计是必然退场,因为其出发点没有“真”,只有合同、只有表象,没有真情,没有艺术那奋不顾身的“真”。

时尚依然,在形式行为面前,真的标新立异的时代来了,所以时尚必须是一种艺术创造思维,“真”的出发点和“真”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归于当代艺术,因为艺术至少是从“真”的那一刻开始创造、创作、创新。所以当设计是从“真”开始,当“时尚”是从“真”开始,当艺术不再受技术的限制,更多的在思想的时候,这些“所谓伊人”,其实就均归于一处。看看“抖音”,难道不是真诚的行为艺术吗?看看盖里的建筑,传统的设计教育又能怎样,一切都是“去他妈的”!过去的建筑师扎哈不早就说过,“周围是一堆屎我凭什么去和谐呢?”难道这不是激进的当代艺术家吗?不是吗?再回头看看,“所谓伊人”下的“所谓的人们”,真要抛掉幻想,平静地接受殊途同归,归于当代艺术思维。

“所谓伊人”不再神秘,科技让我们不会再太关注这些“伊人”的表象,而是更关注“伊人”的内在,更尊重内心的声音。科技人工智能,正在让各自心仪已久的“所谓伊人”走向同一归途,走入有着“诚意创作”起点的当代艺术归途。当然,归途的路上,其实什么结果都有。

 

庚子立冬

冯羽苦竹斋中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0000-00-00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POST由大羽营造制作并由www.ikuku.cn发布,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 进行许可。
Post数字编号:1885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