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
187
摘要: 多年以来,余之爱书成痴,尤爱有着中国传统文人气息之书,故每至一个城市,书店为余最爱之去处,近年更甚矣。世事烦杂,唯书之场所有清静之气。
出处: 冯羽 ©大羽营造
2019.8.29

多年以来,余之爱书成痴,尤爱有着中国传统文人气息之书,故每至一个城市,书店为余最爱之去处,近年更甚矣。世事烦杂,唯书之场所有清静之气。比如北京琉璃厂荣宝斋对面的“中国书店”及“古籍书店”,为余至京华必逛之所。几大出版社之门市部书店亦是余常至之处,如文物出版社门市部等。诸多书中余是极喜旧时之书的,应唤做旧时模样之书,或者唤作有历史文化之书肆场所是合适的,这些场所尽管经历如此众多时代之变迁,虽然早已面目全非,但总会有些影子或气息是让余能感知得到的,哪怕是风景;哪怕是天空;哪怕是天上飘过的云;哪怕是飞起的一只鸽子。总能让余会感知到一些过去的影子。故每次去至北京,逛琉璃厂那条街时总能感觉到一些被唤作“北平”时的模样。余心里清清楚楚其实早已是物是人非,哪还有半点“北平”呢?那留住我脚步的其实是天空罢了。天空也行啊!毕竟这个时代还能到哪里去寻呢,荡然无存。可不至此处连个天空都没有啊!毕竟还有招牌“中国书店”、“古籍书店”,“清谧阁”、“戴月轩”、“荣宝斋”等等。毕竟还有我心中所爱之书及其他,概其是余常居岭南久矣的缘故吧!故余总会买些书,已存记忆,也便日后观瞻。

“书”,余唯爱传统线装之书和简单设计之书及内容充盈之书。故余选书其装帧是余第一首选。毕竟当下之时同款书之不同出版社之发行众多,如“营造法式”便有多个出版社出版之形态。故余每次选书太太琪如在一旁时,总在讲余是在“选包装”,非选书也。然余之观点却不同,一本书之装帧如人之外表衣装,属其法度,人衣合一当然最妙。如一本书拿在手中视觉都觉得很难受,那怎能看得进里面之内容呢?另外,一本书作为出版物如果表里不一,那么作者和出版者又怎能说是认真的呢?又怎么能说是有品质之书呢?这便是余之所见。也可能是每个人的认识角度不一样,倒也无可厚非。“读书如吃饭”口味所致罢了,然有人会问,讲来道去您有否合适之书呢?当然有,不光有,而且众多。

文物出版社、线装书局、商务印书馆、中国书店、上海古籍等等吾国这些传统书社,个个精彩太多太多。这些书社2000年前的书均态度认真从容,而且大方素朴、平静简单,均为余之所爱。当下此时代这些出版社还会有些品质、平静、踏实之书,但已不多矣。台湾艺文印书馆是余最爱,余当然是指近代时期,艺文印书馆之八十年代之前出版线装物本本精彩,态度极其认真严谨。余最爱艺文此时间段之线装,其线装既保留了传统线装之样貌,同时又有很多自己之创新。比如艺文之线装清一色灰绿色棉纸书皮,多少年如此,不同于传统线装之书面颜色,这样就算离得很远,一眼便知是艺文印书馆的书了。内部纸张所用之纸类似于传统温州皮纸但又比温州皮纸略薄透坚实,正面光滑度亦是略光滑,背面却异常粗麻,所以纸之识别度甚高矣。封面题签也是简单至极简的白绵纸,墨色书名,干干净净,封面亦不会印刷出版社亦或作者为谁之类名号。极其素朴大方典雅,故艺文线装书之识别度极高,众多书中远远看去只看其外装便已识得,是“艺文”没错了。这种严谨处理出版物之法不正是最好之营销手段吗?不正是极好之文化传播吗?既来自于传统大道然又不拘泥于传统,又形成自己之风格。至少余至现在还从未见一家出版社是具有如此整体传统人文法度的了。吾国近代出版社之线装也简单,但会经常关注于函套和封面色彩,内页纸讲究却甚少矣。再观其内容更是扎扎实实,态度认真到你肃然起敬,无论是古文字还是人文,内容开篇便是,那真叫开门见山。没有过多名人之序,题跋推荐,生扑直取,迎面而来,每本书都对得起买者、观者。此才是真正之有法有度有情怀之书啊!血脉相连、气象独我,以不变应万变,独秀书林,然此种气象八十年代后便不及从前了。这是余之理解之台湾艺文印书馆之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线装。

上面说的是“艺文印书馆”线装的整体风骨,要说书之单体气质最内外合一者,余在日本所见许多书均能做到基本内外合一,做工讲究,印刷优良的传统。但像台湾艺文之紧扣传统文脉、态度不卑不亢之书在日本亦是不多,至少是缺乏所有出版物均应有的整体气质之态度。但余所见最内外气质合一之书还是在日本。余记得特别清晰叫做“偏类六书通”,此书之严谨之态进入一个高度用心之状态。余看了下还是本一八三七年之书,真得感叹,今人愈发不及前人矣。此书从内至外渗透出一种传统上流社会文人士大夫之态。视觉材质均以丝绸之光泽做就。但丝毫不俗,极雅之书。封面为米灰色极细密丝绢材质装订用线,细腻、自然、高雅且古意盎然,就连装订用线亦为线装书少见之丝绢丝线,余从未在线装书中见过这种极细的丝绢之线。包角同样深米色极密之丝绢而非普通之丝绢,那种光泽和细密程度一眼便识,实为其材质特点太强烈所致。封面还是异常简单,整体书之装裱其材质本身之美足以动人眼手,摄人心魄。再观书之内页纸亦是同样泛着温润之光,就同绢布散发出来的光如出一辙,而且纸异常细密且极薄,能透二三张纸,薄如蝉翼,纯木雕版印刷能用如此之薄纸,真是惊叹,余之现在亦不知道此纸为何纸。再看用墨更加精彩,就如中国大漆般的油亮,是一种极油亮的墨,油光是同样的透着雅气,极高的雅气,此书由表及内真得就堪称是完美之配合。整本书拿在手中,文气雅气贵气皆存,美不胜收,只看书体已爱不释手也,为余至今所见最为精彩书之装帧之物。

  所以,余之认为书者乃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及无声之师者也,应做出书之气、书之格、书之品。诗书气华不应是虚设甚至无有,而真得是“书”以见真见性情之物也。


己亥夏暑热时分

苦竹斋


作者/author
冯羽
大羽营造创始人、空间艺术家;2013 年首位获得台湾 室内设计TID 大奖金...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0000-00-00
相关外部链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POST由大羽营造制作并由www.ikuku.cn发布,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 进行许可。
Post数字编号:1861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