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随感
239
摘要: 丙申开始了,新的一年,聊下设计。主要是聊下自己所认为的当下一些对于设计的看法。
关键字: 设计,丙申,中国,设计作品
出处: 冯羽
2019.8.29

丙申开始了,新的一年,聊下设计。主要是聊下自己所认为的当下一些对于设计的看法。

其实,在我们这个社会里,“设计”这个词,已经谈了太多太多时间,当下中国的“设计”已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词了。设计,无非就是创新的视觉形态,创新的思想体系,创新的功能架构,等等等等……妇孺皆知,这些例子举多了也显得有点俗,甚至俗不可耐。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一个新的“设计”一出来,人们就如刚烧开的水一般,沸腾的评论一会儿,过后便置之一边,继续开始评论下一个。是啊!在这个经济如此发达的国度里,每天、每时每刻,太多的关于设计的事儿出来了,人们已经目不暇接了,已经习惯了。把评判一个设计,当成过一下眼,然后再过一下嘴而已,实在是没时间去细看、去细瞧了,因为太多太多了,多到随处可见,从产品、到服装、到建筑、再到一切,从学术论坛、到大奖、到学校、再到街头。评论只一瞬,世上已千年,弹指一挥已是下一个新的设计在眼前,真的是应接不暇。


一直在想,在这个评论纷飞的时代里,我们这样评论真的好吗?这种方式是符合我们的方式吗?虽然有时自己这样想、这样讲,其实也不过是坐井观天式的看了一些各式各样的设计,各种杂志、报刊的评论,见得并不多,但就是在这仅有的不多里,谈一谈我的想法。


首先,评判一个新出来的设计作品,应抱有一种平静且宁静的心态。因为只有心静,才能会冷静的去看待一个新出现的设计作品,而不会有其评判的仓促性,从而公平;不情绪化的把作品看透、看完整,才会多一些时间去思考一个设计作品的特质和内涵是什么,所以抱有宁静的心态看作品显得尤为重要。


其次,在评论一个新出来的作品时,应扔掉功能习惯,尤其是惯有已固化的功能和习惯。因为一个人惯有的功能习惯,会导致在看待一个设计作品时,出现非常严重的误区,尤其是针对有使用功能的设计作品,如:杯子、室内空间、建筑等等……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杯子,一个人的惯有习惯是一个有手柄的杯子,或无手柄的杯子,然后拿起这个杯子,把水喝入嘴中;当你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杯子上有四个手柄的设计作品,我们通常第一反应是不实用或过于啰嗦。再举一个国人更易懂的例子,中国古代喝酒的酒器“爵”,是双手拿杯,而现代社会里,人们很少用双手拿杯喝酒,那么这也是习惯的一种。上面两个简单的例子,告诉我们,面对一个设计作品,我们在看待它时,应先扔掉我们固有的功能习惯,否则它会让我们自动生出一种抵触的心里,从而先入为主,所以,我们不能心含着过去而去谈未来。


再者,看待一个作品,首先要看其气质,再观细节。并不是说细节不重要,就如一幅画,应先看这幅画的气韵或者说思想,再去看其用色、及用笔的考究如何;而不是说先看这幅画的用笔、用色,再看画的思想、气韵、气质。一张画,用笔细节再好,没有思想,只能是一件商品而已,就如画一个素描的头像,应随时看这个素描的气质和整体感觉,而不是先看这个素描里鼻子画得有多细腻、有多美。罗丹在雕完了巴尔扎克塑像之后,发现这个雕像的手太过于精美,从而自己砍掉了巴尔扎克这个雕塑的手。也是这个原因,手过于完美,完美到影响了整个雕塑的总体艺术感觉,所以宁可砍掉,这便是罗丹的伟大之处,其实很多画过素描的学生也都有同感。那么,当下的我们在看待一个实用艺术的设计作品时,我认为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误区。一个建筑,一个室内空间,一个产品,过多的去评判其细节,从而误导了对一个设计艺术家最重要的东西的评判,不去关注总体艺术效果,只看细节。行文至此,其实大家会有同感,这就是为什么,甚至当有人走进普利茨奖获得者——王澍的建筑中,都会用粗糙不实用来高谈大论。其实,我们真的应该改变一下看待作品的方法和视点,我们不能用一个评判商品的做法去评判作品,一个作品,在人们面前诞生,一定有它与众不同的地方,其中气质撼人尤为主要,否则也不能称其为作品。纵观这几十年的所有现代设计,都是如此,而恰恰在这样一个追求华美而精致的年代,让我们失去了我们对待一个作品应有的态度和评价。安藤的混凝土固然美、精致,柯布的粗犷混凝土一样震人心魄,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但所有好的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东西——气质感人,这是作为一个作品永远都必须的、绝不可缺的,也是我们评论一个作品最主要的东西。就如罗丹大师的那一斧子,在作品面前,没有灵魂,再精致又如何呢?

所以,我们站在时代的早晨,环顾四周的设计,首先应平静;其次不应用惯有的过去思考未来;最后更不应以评判商品的态度去评判作品。这样我们的设计就好了,丙申随感而已!

                                                 

冯羽

丙申元宵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0000-00-00
相关外部链接
Post数字编号:1861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