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纪实 | 微观设计论 (下)
190
摘要: 我在设计中最为重视的东西,是无论人在哪,对象是什么东西,如何能与之联系起来的这种具有动感的关联性。这是一种人与人、人与建筑、人和物质、人和自然之间等,保持某种运动或动作的同伴之间,不通过语言或文字的一种默不作声的交流。
2017.3.27

我在设计中最为重视的东西,是无论人在哪,对象是什么东西,如何能与之联系起来的这种具有动感的关联性。这是一种人与人、人与建筑、人和物质、人和自然之间等,保持某种运动或动作的同伴之间,不通过语言或文字的一种默不作声的交流。

这就必须仔细地观察对方的行为举动之间的关联,我将这种态度命名为微观。微观的态度是捕捉细微的物体之间的运动,而不是将对象视为一个静态的整体。用物理学的角度来讲的话,看物质的构成要素就是看分子之间的运动。

不管是人、自然、物质,仅仅是从远处看的话,都只是静止状态的一个无趣的对象。但是离对象越近,就越能明白,看似静止不动的整体其实是动态的,生动且存在各种各样的关联。

微观设计论是从运动中找出线索,有益于在人的周围建立丰富关联的设计论点。

 

 

PART 2 自然

▶ 用前所未有的精度去观察自然环境

使用建筑物的人会希望在物质上也好精神上也好,与自然有更亲近的关系。这种交流正是因为我认为人工与自然并不是两项对立的东西,而会从中生出丰富的联系。为此,我们接近对象进行彻底的调查。树木的动作,枝干的质感,青翠的芳香、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表情。我们决定要做与之对应的设计。也就是说,把以身体为本的设计方法,也用在对自然上。

 


在对应了自然的动作的内部空间里,让人们开展生活的动作。与每个活动同步的是,人能够把自然的行为本身渐渐地吸收消化。我认为这些活动的反复能够使人产生对自然的留恋。所以,用微观角度对自然环境彻底地观察,人和自然就会走得更近。要与自然的构成要素各自一一作出对应。这种态度与园丁的工作有些相似。将用地空置,在远离现场的工作室里在白纸上反复描绘草稿的设计和用神的角度俯瞰称之为设计图的东西这种较为抽象的设计是互为对照的。我希望像园艺师一样侧耳倾听建筑现场的各个环境,在对树木或自然的应答中做出设计。


▶ 树木的行为

想要和树木对等地进行交流的话,就必须去了解对方,尊重对方。在富余的用地上排列摆放像花箱一样的植物的建筑物是将自然驯养利用的建筑,这样人与自然没办法面对面平等的交流。我们用前所未有的高精度去观察树木,认真地思考人与自然的交往。自然有时也许会让人觉得可怕或者丑陋,而且麻烦。但是,当你开始接受它,你就能明白自然本身具有的美。


Dancing trees,Singing birds  

 

这是建在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公寓。在用地内部,因为在连续40米的斜坡上沿路保留了壮观的树林,因此我们要极力不采伐这些树木而还要最大限度的确保可容纳面积。首先,我们和树木医生一起共同调查了这些树的根部位置,尽力将承重墙设置在不用切断较粗大的树根处。


 

实在不能避开的树根,就在地下蜿蜒布置横木。然后,对直径15CM以上的树枝用我们独自开辟的测量方法测量,将其得出的数据用电脑3D化,模拟把树木生长和台风时的摇动状态,然后切割掉一些,留出房屋承重墙需要的空隙。房屋的外形虽然一些歪曲,但却是接受了原有的自然环境的结果。对树木局部做出对应不是指对树木的采伐和切断,而是有点像鸟筑巢一样的形式。


 

这是对那些背负破坏环境原罪的建筑行为持有一种新的批判性。土木工程本有一个统称叫“断根”、含义是建筑行为本身就是将植物的根切断,将其杀死。而我们奉行的则是“生根”。尤其在都市中,树木也好人也好建筑也好,都不得不以过于集中的状态存在,这也可以说是为以容积最大化为原理的资本主义和环境保护主义架设桥梁的办法。

 


 

T-museum 

这是枥木县的私立美术馆。在“Dancing trees,Singing birds”这一段落中能看出,我们探索更多像园艺师一边与树木对话一边进行工作那样的设计。园艺师在理解植物各自动作的基础上布置树木、石头甚至是建筑物。那里面的树木是如何生长、树根是否伸展过来;阳光、风的流动和建筑物的布置;目之所及的风景如何;即是说,将庭院和建筑物平等对待,同时进行设计。此次用地是典型的郊外的一个角落,是完全平整的一块地。为了能在制造出适宜美术馆的安静的环境,移植了13m高的大树,将这些树木与建筑相互缠绕般地布置。


 

于是,建筑物在和树木行为的相互关系中,就像是交际舞中关照女性的男性一样的存在。在室内,有些地方天窗低着穿过走廊或是使人能够弯下身子坐着。那会使人生出与在森林中漫步时避过树枝低头的行为或是在巨大枝叶的树荫底下休息一样的动作。


▶ 光的活动 

 

空间是需要光才能显现出来的。比起是光照亮空间,不如说是光使空间出现。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是从光应有的状态开始进行设计的。根据光源的数量和位置,同样的空间也有完全不同的表情。而被拉入的光影会将建筑升华为动态现象的存在。把光的效果最大化的话,能生出一次性的高程度的耀眼的体验价值。


 

因此我们细微观察了光线根据方位、角度、时间的变化;还有色温、波长、速度、折射率、吸收、反射等光的运动。把建筑作为一个光的容器来考虑,反复进行模拟实验。这个虽然是从我最开始独立工作的 “Lanvin boutique Ginza” 开始延续的,在物质一章中已经做了详细描述,故而在这里介绍其他的项目。

 

 

Mexico museum 

这是在墨西哥建的美术馆的草案。因为原本是工厂旧址,空气已被污染,我们决定为恢复以前原有的森林建造一个公园,美术馆的建筑面积则是最小的层叠型。但是如果展间都纵向排列起来的话,则难以保证有适合鉴赏画作的均匀的自然光。还有,在墙上设置窗户的话也会有方位不同造成的光差。想通这些之后,我们决定给整座建筑配备自然光集合管。通过能够配合太阳移动的可转动高效率太阳光集合管为各个展间供给光线。于是,在室内的中间部分出现很多照向下一层的光线集合管,将其作为构造的一部分利用起来,确保其存在的合理性。


House SH 

 

这是《身体》一章中介绍过的,建在市中心的小户型住宅的采光设计方案。用地被三个建筑物围在中间,唯一与道路接壤的一面是北侧。不仅无法在这个位置享受到太阳光直照,因为隔着路对面排列着公寓的朝南起居室的窗户,所以在北侧设置开口也不合理。首先我们计划去掉停车场,在用地上最大限度的建造建筑物。

 

 

因为委托人担心其安全性,所以不会在靠近道路一侧的外墙上设置窗户,采光方面使用了依据天窗制作的采光井。特别是因为要在起居室布置了充足的明亮光线,我们决定将设计做成最大限度的将起居室的墙壁做成内部弯曲,使建筑物在建筑面积系数的允许极限下鼓起来,从而对光线进行反射,房屋内部也灵活起来。


Metamorph 

这是在国际设计比赛中胜出的科威特的复合型商业建筑。外侧部分的双重墙壁之间布置了绿洲一般的森林,在街道上凸显出来以吸引客人。不过,中东地区太阳直射非常强烈,在外墙一侧设置窗户并不合理。于是,提出了根据日照的负荷尽量少地设计采光的提案。首先为了使建筑物全体减轻热负荷,给窗户装上反射红外线的玻璃、外墙也用具有反射功能的金属板做成了特殊的墙壁。窗户则是向上开始一层层缩小,调整进入室内的日照量。底层附近引人通往路上交通的吸引是最重要的,确保有巨大的玻璃面同时倒向内侧,仅让通过地面反射的柔光进入室内。这是满足了强烈日照对策和商业需要的外观设计的两全其美的建筑物。


Crystal palace 

这是水晶玻璃的商店。为了最大限度的展现商品的魅力,设计方案选择了要比一般的商店要减少相当多的光强度。


 

让其环境变暗还有一个理由。我感觉到现代人过于渴望明亮的空间。使用水平的横向长窗、白色的墙壁和日光灯制造出明亮空间的近代人,因为所有的信息都迫近眼前而常常很被动。但是暗处会使人恢复动物的感性。人正是在自己想要的空间里获得信息时会觉得感动。我们想让那样具有能动性的身体通过强力聚光灯能够看见耀眼的水晶。但是,普通的卤元素日光灯即是安在天窗上吊着的高达2米的地方,光环充其量只能集中1米。照明设备本身就把这个集中光线在玻璃球上随机反射出光和影消除,而感到光线太弱。

 

 

于是在这里使用人造光学纤维,特别定制了透明镜片和带有集中光圈的设备,实现在2米的照射距离只有集中照射直径4米以内的超级布光机能。落在桌上的光线以比器皿更小的范围集中照射的话,器皿自身就会像光源一样闪烁,美丽的水晶玻璃球在桌上映射出光影的图案。这简直就像是,水晶玻璃的器具一个个相辅相成,形成美丽的桌垫一般。

 

 

▶ 住处的仿生性

住所教给了建筑这件事各种各样的东西。使用最少的材料搬运成本、最小限度加工而作的住所,是最具生态的建筑。所以我想要建造出能够适应用地环境等条件且直接用当地的材料建造的建筑物。比如说,如果想铺盖金属房顶,需要从澳大利亚等地方进口铝土矿,这花费大量工夫且消耗能源。因为国内每年被消费的资源有一半左右是使用在建筑领域的,于是建材的就地取材在碳补偿方面据说效果显著。

 

 

还有一点我感兴趣的是,动物的身体和住所的关系。燕子是用自己的喙衔着泥土来搬运材料,以那个为一单位不停的叠加泥土制作巢穴的墙壁,内部则压在自己身下制造出一个空间。筑巢这件事在材料搬运和制作过程中,居住者的身体会深刻地介入其中,而在内部的生活中,身体的接触次数则极多。在其中,建筑和身体则有非常生动的联系,也有动物和人类都能感觉到的愉悦。动物筑巢只是非常单纯的为了有一个可以安心繁衍后代的场所。尽管也有一些非常华丽阔绰的巢穴,也都只是为了求偶和繁衍的行为,并非像人类的住所一样作为权力和主张的象征而建造。


这种质朴的建筑行为所创造出来的生活不会给环境和生态系统带来负荷。也可以说,使身体变得纯朴亦是为了生活的终极哲学。但是在建筑界,比起从空间中得到的愉悦和安全感,被加进“作品”里的意义和概念则更为重要,这种想法到现在还令人深信不疑。既不是舒适使心情愉悦的单纯的快乐主义,也不是因为无法用语言描述就可以片面的判定为个人主义。反而这是最普遍的,应该很多人都能得到共鸣。

 

 

如前面身体一章中介绍的《行为与建筑的相互作用》所述,我们的建筑物像用身体挤出的体积一样制作空间,多少与动物的巢穴有相似之处。这一次希望从其中建筑材料和手法的观点出发,向大家介绍类似燕子的巢穴内部一样的“House SH”的内部空间和像将蚁穴切掉一半的“Lotus beauty salon”等几个项目那样的,巢穴般的建筑。


▶ House C——地质层的家 

 

这是在南房总市的周末住宅。两相为邻的住宅遮断视线,穿过从大海到群山的视线和风,建造开阔的一居室。构造按照委托人的强烈要求用混凝土建造,为了防止沿海地区特有的盐害,非常有必要的使用了保护材料做表面涂层,且尽可能的使用了当地材料,少量混合水泥和树枝厚涂。

 

 

屋顶也加工了隔热外层,在其中使用了现场的泥土作为保护材料兼装饰材料,为防止泥土流失而播种了野草的种子。这样一来由于不需要保护金属板等隔热材料,用低成本就能做到隔热效果。从建材费用而不是养料费用看,这些土地是移动成本最少的材料。施工的时候,简直就像燕子在筑巢一样,到处粘上泥土涂刷,然后再刮下来。等墙壁干了的话根据工程进度的时间差会出现像地质层一样的表情。


 

人类从远古时候开始就会用泥土加工耕地、器具、瓦片、土墙等物,而这些作业一定能让人得到一种独特的感受。不知现在种在屋顶的从面向的群山随风飞来的种子是否发芽了、生出当地常被看到的植物。由于住所使用了手边司空见惯的材料,伪装效果非常好,这个家与周边的陡坡和院子里的泥土绝妙的融合在一起,是像巢穴一样的建筑。

 

 

Nesting in forest 

这是为日本的中山间地区而建造的未来的地域循环型地方自治团体的样板房。当地的农林业从业者们组成的企业团体把农、林、鱼、乳畜业统一后根据学校和孵化实验室集结年轻的新务农人,以经济独立和整顿环境两者双全作为目标。

 

 

木材的自产自销不仅运送成本最少,还能吸收二氧化碳改善地球环境,还有保护森林实现治水和提高净化能力、保全生物的多样性、木材需求和雇佣方面实现经济的地域内循环等优点。于是,提议在山上采伐长成的树木然后用河流运送,然后使用在下流的木料加工商加工成建筑材料的木材建造高层建筑。

 

 

首先,为了解决木材的腐朽问题,制作一旦腐朽马上就能更换的简单接头,外部周围设计成目视能够检查和像变成交换的踏板一样,随着往上层走能使外墙后缩。柱子的距离是3米,因为踏出一步一定能接触到柱子,建筑和身体变得极接近。在木头柱子的空隙之间发生的倚靠,既能让身体休息,又能将每一个能够隐藏身体的小空间连续起来。于是能够建造出像带有融合了周围的山脊线的轮廓的海狸的巢穴一样的建筑。


 

在山上采伐树木,用河流运输,在下游集合木材一根根累积起来筑成全体的方法,正是与海狸筑巢的方法很像。在其中,人类也好动物也好,能够感觉到一种愉悦油然而生,产生与建筑共通的生动的共鸣。

 


-以上-

图 / 网络  翻译 / Ada

以上内容整理自中村拓志交流会

本文为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团队用户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0000-00-00
Post数字编号:172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