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纪实 | 微观设计论 (上)
173
摘要: 我在设计中最为重视的东西,是无论人在哪,对象是什么东西,如何能与之联系起来的这种具有动感的关联性。这是一种人与人、人与建筑、人和物质、人和自然之间等,保持某种运动或动作的同伴之间,不通过语言或文字的一种默不作声的交流。
2017.3.24


我在设计中最为重视的东西,是无论人在哪,对象是什么东西,如何能与之联系起来的这种具有动感的关联性。这是一种人与人、人与建筑、人和物质、人和自然之间等,保持某种运动或动作的同伴之间,不通过语言或文字的一种默不作声的交流。


这就必须仔细地观察对方的行为举动之间的关联,我将这种态度命名为微观。微观的态度是捕捉细微的物体之间的运动,而不是将对象视为一个静态的整体。用物理学的角度来讲的话,看物质的构成要素就是看分子之间的运动。


不管是人、自然、物质,仅仅是从远处看的话,都只是静止状态的一个无趣的对象。但是离对象越近,就越能明白,看似静止不动的整体其实是动态的,生动且存在各种各样的关联。


微观设计论是从运动中找出线索,有益于在人的周围建立丰富关联的设计论点。

 

 


▶ 建筑的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

行为和举动不常被注意,也不留下痕迹,所以很难用图形和语言去表现和传达。特别是人类的行为无法抽象化,其中包含着只有身体知道的无声的信息。例如,骑自行车这种行为就是身体对自行车做运动,自行车也对身体做运动这样的一种相互的交流。骑的方法很难用语言去形容,但却是一门具有传承价值的技术。效仿麦克尔·波兰尼把这个称之为隐性知识的话,建筑的隐性知识就是,在建筑和身体的关联之间衍生的行为或想法、把握空间的方法等。比如说,装饰。看看新艺术的设计,在楼梯扶手上的加入藤蔓类装饰会给人一种随着人的上下运动而产生一种同步生长的独特感觉;哥特式教堂墙壁上显眼的垂直线条,会诱使人视线往上看,从而产生一种高耸壮美的感觉等等。这都是建筑的隐性知识所带来的丰富的交流。从古到今,人们像这样根据空间中的线和图像等,固定视线或动作,并且在教育和习惯中对这种感觉产生共识。

 

 

另一方面,把外形的逻辑、构造和主张等容易用图形和照片的信息称之为显性知识的话,可以说20世纪的建筑都是朝着舍去隐性知识而推广显性知识去的吧。大家只关注能够用过语言和照片流通的东西。可以说勒·柯布西耶的《近代建筑五原则》是建筑设计的指南,也是在将其变成显性知识。装饰裁定或普遍空间的推广都牵涉到舍弃从建筑和行为的相互作用中产生的隐性知识。


我认为,近代建筑应该迎合二战后处于高度成长期的爆发性建筑需求,以提供大量的住宅和办公场所为目的,因此,把一个个的人以大众为名抽象化,是因为要将生活这个动态的过程整体作为功能而迫使其形式化吧,这正是与微观相反的宏观的态度。宏观的立场是不拘泥于一个个细微的小情况,都将其视为一个整体。比如说吃东西没有拿起与放下调羹这么复杂,而是统称为吃饭。这种宏观的设计虽然从住宅的功能上说规划的十分周全,但也容易忽略事物个别的变化或突然出现交流的能动性。

 

 

我想创造从建筑和身体的动态相关中产生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那些丰富的东西。为此必须将人类的动作原样发挥,而不是用某种形式或语言将其抽象化。本书以身体、物质、自然、社会为章节,将这四种要素各自的物理上或现象上的变化,用微观的角度将其变得清晰起来。然后,为大家介绍确保近距离和持久舒适情况下,人与人、人与建筑、人与物质、人与自然之间相互带来积极且丰富的影响的设计。


▲“天空之森”


当然,本书并不是一味地否定宏观态度。如“看东西不能靠得太近,再站远一点俯视”这句话所言,相隔开从远处看能够知道的更多。虽然建筑设计需要微观和宏观的双重角度,但是,我有将微观设计论出版的理由。其一,综上所述,微观的设计总是被忽视。其二,宏观的考虑本身是把“跳出框架之外就变得清楚”这个概念,照原样囫囵吞枣地理解,产生一种总览全体的错觉。宏观的角度尽管是在自身以外,但仍然存在框架,却假装是超视点,确信不存在的客观性和全体性,压制对象丰富的具体性或动态性。人在俯瞰世界的时候,常常忘了自己也属于这个世界之内,常常只是窥豹一斑。正因如此,我们才应该接受客观和普遍视点是不可能存在的,应该探索一种能够取而代之的新的设计论。


 ▲丝带教堂


▶目的是到达广阔的世界

要在无法窥见全体的时候仅凭想象去填补完整,就需要不放过眼前对象的局部变化和任何动作,观察到毫厘之间,并将其联系到一起。不是像以操作均衡的宏观角度为前提那样的长时间,而是在微小的时间和距离之中,加上微观的设计。在这样被设计出来的建筑中,根据用户的视角、距离和时间,每回都有不同的现象出现。不止是在农作时的合作和节日祭祀中,人类在敬礼、颔首、微笑和点头等会摇动的动作中,都能够感觉到动作的共振在日常中积累的共鸣。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吐槽、浏览痕迹、“帖标签”等小动作经过重复,会产生新的共识。我想根据建筑创造这种下情上达的公共空间。在很多人的行为中,用新的形式创造自然的相同动作,产生共鸣。在失去了共同的规范和绝对价值观的现代社会中,这应该是唯一可能让建筑引起社会整体性的办法。

 

 ▲Secret Garden


也就是说,微观设计论是在形形色色的社会环境和没有绝对价值观的世界中,敢于从缩短边框的瞬间出现的东西中纺织出共鸣的办法。这是对领悟社会整体性的、不自闭于狭隘世界的、彻底的积极的设计论。不被世界抽象化或普遍化的俯瞰型思考所固定,用微观的视角把喜好和动作串联起来变成生动的事物。


拉开距离冷漠地去看是无法产生交流的。交流始于微观地去看对方的小动作这一刻。


形状分割线

PART1 身体


▶ 细微地观察身体

从人类角度思考建筑为何物,再相反地从建筑角度思考人类为何物,是这个反复的思路支撑着我的设计。构思建筑这件事,要追究建筑和人类的关系,也就是构思人类自己。莱昂纳多·达·芬奇的《人体均衡图》基于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将人体和正方形或圆形等纯粹形态明确定义为具有同一性。虽然在实际上旋转手臂或腿不会变成圆形,但人体却被定义为是在建筑式样中被采用作比率的起源。还有,工业社会中勒·柯布西耶的模数概念出现的背景之一,就是根据美学中的黄金比例和数学中的费伯纳齐数列标准化的人体像。也就是说,建筑是伴随着设计者或那个时代对人体的印象显现的。那么,被从我对人体的印象所引导出的建筑形象会是什么样的呢?


 

身为细胞结合体的人类,包裹在各种各样的皮肤和粘膜里生存着。先是细胞膜、毛细血管层、皮下脂肪、表皮、角质层等组成的皮肤,然后是内衣和上衣、房间的内墙和百叶窗、玻璃窗、纱窗、防雨门板,还有大气层的对流层、平流层、中层和热层等,因被其层层包裹,才使人类得以生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建筑也只是被由广阔的环境层和微小的生物层所组成的自然世界所夹裹的小小的多层物体而已。故此,我并不死板地将建筑特视为“建筑”,而是想暂时先做一些作为 “皮肤”或“服装”之类的建筑设计。比起把建筑作为物体,这个想法是把建筑作为环境和身体的媒介,将其与建筑的形象联系,这样应该能够培养出自然环境包裹着人类的感觉。如上所述,作为“皮肤”和“服装”的建筑会在身体和建筑之间产生丰富的交流,这是再好不过了。就像将皮肤察觉到微弱的气流或情形的感觉联系起来一样,或像宽松的衣服搭在身上,衣料或做工对感觉起作用一样,临近身体的建筑能够挑起“皮肤感觉”或“心情”等模糊的细微的感觉。我们认真倾听五感,紧跟人类的行为和视线的移动,对知觉观察入微,把这些与建筑紧密联系起来进行设计。


▶行为和建筑的相互作用

我想要编织出一种根据对身体和空间的彻底分析而得出的新的建筑语言,因此,从人类行为的立体性作微观角度并将其加入建筑。这是与能够容许一切行为的标榜自由的所谓多用空间所对照的方法。在没有任何线索的空间里,人的行为无法被触发。可移动隔断和基于人类工程学制定使用方法的家具会在排列空间中将行为固化。与之相对,跟身体保持恰好相近的空间会充满很多行为的记号,身体会去适应使用。那么,建筑物和人之间的关系会变得密切,产生细致的理解和文化。例如,在茶道中,足利时代流行的大间茶室和安士桃山时代四块半榻榻米大的茶室盛行的文化完全不同。


 

对于流行大间茶室的时代,因为人与人之间,人与茶道道具之间有一些距离,供摆放的稀奇造型和奇异颜色的容器更具价值;而狭窄茶室中墙壁上的润饰、陶瓷器具的触感和细腻的风格,在那么长的时期内也没有被发现价值。进一步说,人的细微动作也会给对方和空间带来影响,所以也产生出细致动作的文化。从贴近对象的角度进行考虑的设计,创造了新的价值观。这是和罗马和希腊的古典建筑那样在操作铺设停泊船只的泊位比例时把建筑物和人之间的距离隔开而提升高耸感觉完全相反的方法。我的设计目的即是把人和建筑之间的距离拉近。


为此我进行了人的日常活动具有怎样分量的调查,并决定在和半月形锁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下,使用平常被应用在CG电影中的MC技术,将动作立体化。坐、站立、在办公桌上工作、在树下穿行、在长凳上休息、在沙发上放松、美容师的活动等此次构思的动作和活动会在我们的设计中被採用。生活中无意识的行为的3D模型分析将成为规划身体活动空间的基础。

 

▲Human Engineering

根据这些被不断重复的动作,设计出存有一定宽裕的空间,那定能够成为既体贴身体又容易被适应的空间。但,这些并不是出自人类工程学的设计的数据库。我并不是将空间的使用和提高固定姿势状态下的舒适性作为设计的目的,而是更重视使用者和建筑空间之间丰富的交流、具有创意的使用方式和价值发掘。


Dancing trees,Singing birds 

这是建在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公寓。在生长在用地上的树木之间的间隙设立了浴缸、洗面台、书桌等小的空间。洗澡、洗脸和在书桌上工作等行为在重复的日常生活活动中都能被具体的测量。我们把这些行为包含进去再构建空间。


 

当这个空间让人感觉像一层衣服一样的时候,建筑物才会在意识上消失,人能够直接与森林相峙。这样一来,建筑就变成了人与外部环境的媒介。


Show room G 

这是建立在市中心的车辆展示厅。我们首先观察客户的行为,根据客人在车辆周围徘徊的动作,描绘出一个近似于椭圆形的轨迹,并假设这是一个包含这个痕迹在内的长六边形的单位空间。不过,我们发现对于车前盖一侧,客户远也好近也好会观察得特别细致。考虑到这个,我们准备将六边形的一侧扩大,延续这个思路将设计完善。然后,把预算、用地的形状、商品陈列橱窗的作用和外部绿化考虑进来再进行调整,使其成为根据贴近任何一位客户行为的空间而能作独立招待的展示厅。


 House S

这是建筑在高原地区的个人住宅。因为用地在郁郁苍苍的杂树丛正中,我们选择用较高的天花板和大天窗来使空间变得明亮。不过这样虽然会使空间的容纳量增大,成本也会增高。

 

 

接下来观察人的行为,把不必要的部分去掉。首先是在房屋内墙周围放置椅子和沙发,斜着砍掉外墙将天窗降低。然后,研究剖析了从具体的坐姿到站立这一身体轨迹,根据其角度假设墙面。于是,一个立方体的空间只用到三分之一也是有可能的,这定会是一个扎根于人的行为,像能把人包围起来一样的让人感觉温暖的设计。


Lotus beauty salon 

这是一间隔间式的美容院。美容师在为顾客理发时,会以顾客的头部为中心围绕着运动。接下来,设立一个用这个最小惯性半径做模数计算的圆形的空间,做成一个无缝连接的平面图。

 

 

隔间的墙壁高度在140CM,这样对于坐着的客人来说是被单独隔开的包间,而对站着的美容师来说是一个可以合作服务的优质宽敞的一室房屋。即是说,根据身处这个地方的人的视线高低,展现出完全不同的空间。

 

 

还有,除了理发椅所在房间以外的地板,配合地皮原本的高低落差而有坡度,于是隔间墙壁的高度会在40CM到140CM之间有阶梯式的变化,因此,椅子、工作台、柜台和隔板等物品会在使用者的身体和地板的相对关系中呈现阶梯状的各种作用,这就像在自然环境中把岩石等物当做长椅和桌子使用使其处在与自身的联系中一样。事先预设好功能的椅子或桌子会从人的身上剥夺能动性,我并不遵循这种方法,而是思索能够引起人类的启发式行为的设计。

 

 

House SH 

 

 

这是建立在市中心的闹市中的个人住宅。考虑到关于隔墙要让无论什么样的人都能在这里找到自己没有违和感的点,于是仔细观察了人在放松时的“坐”、“横卧”、“斜倚”等各种各样的动作。

 

 

然后把这些数据综合到纵深和高度有层次的变化形态里。完成后其中的凹陷部分会是一个能够容纳一切人的动作的形状,浅的部分给小孩子;深的部分给大人;总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体型和动作的地方。最后,建筑物和人之间能够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密关系。通过把人体的尺寸和行为标准化其形状而推导出来的模数,不只会将偏离其规格的人疏远在外,还会把人类的行为本身模式化。

 

 

细微地观察我们生活中反复实施的动作,施加能够容许一个个动作的设计,就能够引导出所有的动作。居民中有女孩子把洼地当成滑雪板的U型池一样从高到低滑下来或当成滑梯一样玩。我把这些称之为行为与建筑的相互作用。行为对建筑、建筑对行为互相产生作用,从而产生生动的联系。


 

▶ 在知觉边界的颜色

我想在接近知觉边缘的地方设立空间。在似能似不能察觉到的知觉边界线上,会产生一种物质所构成的坚固空间在摇摇欲坠的假象。虽然我们先观察了人类的知觉和认识的结构然后再开始设计,但想要创造这样的一种状态的过程中,还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虽然色彩依附于物体的表面,经常被认为是固定的某种颜色,但这并不是绝对的,这只是人类的大脑对视网膜受到的特定波长的光线刺激而做出处理的结果。材质或太阳高度等环境条件和人的大脑或视网膜等身体条件是存在各种各样的关联的。也就是说,看起来一直是同样的颜色其实也经常不断变化。微观的方法论是否定颜色的绝对性而展示其相对性。如此,颜色即从一种固定的物质升华成一种现象。


Lotus beauty salon 

这是上文介绍过的美容院设计的上色计划。圆形的隔间涂上不同的浅色系颜色,各个隔间的颜色用渐变的手法连贯起来。白色的油漆滴上几滴红色或黄色,勉强算可以感觉到的淡色。当然,这在色样表上不会被记载。由于只要加入一点点别的颜色,就会很大程度的改变原来的颜色,于是我们在现场经过数次的调色,终于确定了最后的颜色。

 


实际上,颜料在一个空间里停留许久的时候,这种细微的颜色搭配会从知觉上退化,让墙壁的颜色变得接近于纯白色。所以,如上所述,一旦再向其他颜色的空间移动,下一个空间的颜色搭配就会浮现在脑海中。依据当前的体验,看到的颜色也会产生变化。那到底是颜色变化而来,还是自己的状态和心情作祟,抑或是阳光照射的角度差别,这些都是无法当即下判断的细微现象。

Tokyo’s Tokyo 

这是羽田机场内经营的特产杂货店。乍一看,商店室内设计用的是非常清爽的纯白色。但是仔细一看,会出现像水彩颜料渗到白纸上一样的现象。原因是搭架子用的棚板和柜门、抽屉的内侧、墙壁的缝隙和器物的间隙等目之所不能及的地方都被涂上了颜色,而当照明的光线钻入这些地方,反射出来的微弱光线会给空间染上颜色。我将这种颜色命名为“间接色”:无法间接照明,但却能够渲染在空间里的颜色。


 

比如,在办公室门后面刷上红色,打开门的时候后面反射出来的光线会渲染进周围的环境。当有人发现这一现象的时候,也会为这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意外发现而感到兴奋。虽然是极微小的设计,但由于欣赏的人能够察觉到对象微妙的变化,期待能够扩展其丰富性。颜色并非存在于被涂刷的平面上,而是漂浮在空间中,渲染出某种颜色。要令其在人知觉的极限上具象化,我们重复进行了无数次改变色彩面积、饱和度和明度的实验。


▶ 空气之家

在新宿建造的我们工作室的个人作品展览会会场的结构,就是想要制造一种被附着了颜色的空气隐约包围起来的体验。在这里面,把用与空气的比重最为接近的超极细纤维织造的纺织品用非常浅的颜色染成渐变色。温和地把空间划分开的帘子包裹着充足的光线。随着流畅的曲线引导,向里头更进几步的话,就会发生视觉心理学上讲的“超感官知觉”的情况。因为帘子与眼睛的位置相近,所以能用单一的颜色将视野完全覆盖。用接近于无限透明的膜层层重叠,就会出现像夕阳隐在雾中一样的现象。这是一种无法对焦的,犹如浸在光线中的景象。


▶ 装饰=视线的设计

人类平时是以轻微转动眼球来获得信息的。那么那些极其细微的行为,给我们对空间的印象带来的较大的影响不也是如此吗。装饰就是这样作用于视线和感觉的文化系统。比如说,在哥特式的教堂里,看向画着上帝的天空的时候视线的移动会被垂直的线条所引导。重复象征向上帝祈祷的上仰动作和所谓指导的俯身动作会酿成一种崇高和信仰的感觉。


 

还有,新艺术时期里用铁铸制的植物藤蔓和枝叶随着升降运动会以一种独特的节奏伸展开来,一面视线扫过这个景象,一面缓慢的缠绕上柱子或栏杆。无论哪一样都是视线的移动使体验这个空间的人感觉到一种特别的气氛。我们有必要使用这种用设计诉之于感情的商业设施。即,让客户从商品或服务中得到的体验通过使用视线的设计而成为一种“先行体验”,产生出一种空间的生动感和如临其境的感觉。


Hector Guimard

作为验证,我们在Shibuya Publishing&Bookselers的书架上追踪视线的变化。这是通过利用红外线捕捉被实验者的眼角膜反射信号来追踪视线的变化的实验,也被称之为眼球追踪系统。此次实验获得了东京大学研究生院信息工程学院的广濑通孝研究室的通力合作。结果是人的视线会令人惊讶的转向各种地方,并不一定会按照我们假定的方向移动。但是,注视着书的封皮的时候,视线也会在某种程度上被书架上的排列影响,我认为这也许与书店的生动的布置有关。


Shibuya Publishing&Booksellers

 

 

在涉谷有一家集书店和编辑部于一体的店。这个空间的设计是想让阅读和同一性质的行为能够让顾客在意识的深层做体验。重新观察阅读一本书这种行为,其实会发现这是一种头不动而眼球左右滑动,视线下方的行列则立即向头部跳过来的反复动作。是文字向身体里有节奏的溶入进来的过程,产生出带着感情或意识的故事。正因这个不经意的眼球的独特运动造成了读书的感觉。甚至在书中,文字、行间、标点符号等会推动其根据各种视线的轨迹或节奏产生的感情。比如人在推敲品味文字的时候,会用眼睛临摹笔画的顺序,从那个轨迹中生出的形状正是产生出对文字的印象。

 

 

以这个思路为参考,在墙上排列各种不同节奏的书架:会让眼珠滴答转的W型书架、视线流转划圆形的S型静止书架、随机落入视线的书架。把其中排列的书本封皮放在前面,考虑取书的人会将视线流连于书架上。视线追随书架上的排列和效率,间隔会像加入标点符号般产生节奏。反复被重复的节奏不知不觉间变成一种独特的振动,形成一种读书的临境感。


ニホンバシ1-1-1 

这是在东京的日本桥脚下的餐厅,关于与同伴边谈乐边围坐在菜肴边上,玻璃重叠时的“美味”时间的先行体验。吃饭的时候,桌上摆放着矿泉水、香槟、红酒等各种各样的玻璃杯。举杯时玻璃杯都叠聚在一起,端详着其中的液体,饮入口中。这个不经意间的动作的反复,会产生“很美味的感觉”。

 


目光追随着装入了起泡的啤酒、香槟和碳酸饮料的玻璃杯时,这份先行体验给客人带来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因此在店里的显眼处,布置了能制造出与注视玻璃杯时视线角度相同的照明设计。这个设计首先在像玻璃一样的透明球形亚克力材料中,放入杏色的亚克力小球使其融化,使其有里面盛着液体的质感。然后,并不消除在亚克力材料凝固时生出的气泡,仿佛“唰”地一下绝妙的控制了时间冻结住并关在其中。拴着这个亚克力球的灯,会使人的目光追随着气泡,不禁想要一饮而尽。

 

 

▶ 意象空间


设计就是,人们反复进行会对空间有怎样认识的想象。我们将其图像化称为意象图。当然,人类有各种各样掌握空间的方法。所以,虽然只是假设和印象,也总能够根据这些将现象实质性地表述出来。原本就含糊不清的“现象”如果不能清楚的表达,就会以个人极片面的印象作结论。我则是想将其落实到图形上客观地看这些现象,这是我的设计手法。


Gallery Sakuranoki 

 

 

这是建造在轻井泽的高原上的画廊。在这里面准备了很多供画作展出的小房间。落叶松层叠木所造的承重墙像宝箱中的隔板一样细细竖立着。因为承受墙壁的垂直负重,如果是四方形敞开的地方,拐角处则会有裂纹,所以做成了没有凹角的拱形结构。接着,不管拱形结构彼此相距的距离,把各个开口处的拱形结构一律缩小到可见大小,布置了能让人感觉到比实际更深的纵深的开口处。拱形结构重复延续的走道诱导人往更深处走。在人进行实际体验时,这些现象会开始让人客观地发现,实际上空间与认识仍然存在些许偏差。

 

 未完待续...

-以上-

图 / 网络  翻译 / 王妍

以上内容整理自中村拓志交流会

本文为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喜欢就微信扫码关注我们吧


团队用户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0000-00-00
Post数字编号:172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