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虞炳烈:一页沉沉的历史
1442
摘要: 虞炳烈毕业于巴黎美术学院建筑科里昂分校,1930年获“法国国授建筑师学位”,学业出类拔萃,曾获“最优学位奖”等20余项奖牌。历任中央大学、中山大学建筑系教授、主任,1941年创办国际建筑师事务所。抗日战争时期在昆明、坪石、桂林、赣州等地做了大量抗战应急建筑设计。
出处: 建筑学报 Architectural Journal ©侯幼彬,李婉贞
2017.3.17

1987年春,我们收到同窗挚友虞黎鸿寄来一箱有关他父亲、前辈建筑师虞炳烈先生的资料。希望有机会能整理一下。翻看了沉沉的一箱资料,我们才意识到这里印刻着一页沉沉的历史。我们夫妻俩商议,一定抽时间整理,写一下纪念文章。这样一位极富才华的中国近代建筑师,不应该鲜为人知,不应该被历史忘却。但是由于法文资料需要翻译、期望实地考察等原因,就一直拖了下来,实在有负老同学的委托。现在只能就身边的资料,先理出这篇粗线条的文章,聊表对炳烈先生敬诚的纪念。

虞炳烈先生,字伟成,江苏无锡人。生于1895年。1915年毕业于江苏省立第二工业学校机织科高等班(即江苏省立苏州工业专门学校的前身,1923年在这所学校由柳士英、刘敦祯、朱士圭、黄祖森创办了中国第一个建筑科)。毕业后曾任该校助教、无锡县立乙种工业学校教员、苏州延龄织厂技师等职。1921年考取官费留法,入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即里昂中国大学海外部)学习。1923年考取法国国立里昂建筑专门学校,1929年毕业。毕业前后曾在里昂和巴黎实习。1930年,以所作巴黎大学城中国学舍的设计,考取法国国授建筑师的学位(D.P.L.G),1931年春被接纳为法国国授建筑师学会会员(S.A.D.G)。同年夏获得该会授予的最优学位奖牌及奖金。1931—1933年夏,在巴黎大学都市计划学院深造。1933年夏回国,受聘任国立中央大学工学院建筑工程系教授,一直执教到1937年。其中1934至1937年兼任系主任三年。这段时间,他在南京设计了中央大学新宿舍、中央大学游泳池、国立编译馆、江苏省立国学图书馆新库、国立中央图书馆、南京中比友谊会、新街口孙中山铜像像座、镇江京江中学、南京龙杜图宅、上海熊文敏宅等工程。抗日战争爆发,他先到重庆,受聘为复旦、大厦联合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执教时间很短,大约不到半年,设计工程仅有重庆大学采冶、地质两系合座一项。1938年春转到昆明,任云南省建设厅技正兼省政府建筑委员会工程师。他在昆明逗留了一年。这一年(1938.3—1939.4)做了不少工程,资料中反映出来的有:昆华医院大楼正门、金碧公园新大门、防空消防水池、西山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昆明威远街新市场、昆明巫家坝路新市场、慈群疗养院新院、乐群新村住宅(8座)、云南省立图书馆、南著学校宿舍、云南实业合作银行、国立北平研究院昆明分院总平面和物理研究所、国立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和钢铁试验所、云南大学男生宿舍、建设厅蚕桑改进所蚕室及宿舍、建设厅稻麦改进所及农林试验场、建设厅第一茶场办公室及宿舍、云兴玻璃厂办公室及烟囱、昆明大戏院、范郑两博士西山别墅、西堤黄太夫人经堂及新宅等等。这些设计哪些建成,哪些没建,尚待核查。1939年3月,他辞去云南省建设厅技正及建筑委员会工程师的职务。同年4月至11月,移居越南海防、河内,受聘为越南中华商会计划师、建筑师。194-至1941年,他折转回国,任国立中山大学工学院建筑工程系教授兼系主任,并任中山大学建筑师。这段时间他主要设计中山大学迁粤北坪石的各院工程,完成8套设计图,包括总图规划、工学院、师范学院、医学院、车田坝(新生部)、文学院、理学院、法学院的各项具体建筑设计,并兼任这些工程的监造。

1941年冬,他迁居桂林,开设了“国际建筑师事务所”。在桂林将近三年的时间中,承接了下列设计项目:桂林中央电工器材厂第四厂办公楼;广西工业试验所办公厅、化验室、材料库、造纸工场、机械工场、职员宿舍;桂林德智中学图书馆、科学馆、体育馆、学生宿舍、教职员宿舍、游泳池;桂林临桂儿童教养院总体布局、院门、办公楼和六座教室;桂林穿山村汉民中学食堂兼健身房;桂林中山中学教室楼;桂林金城银行营业厅扩建;广西省立医学院附属医院综合楼;以及桂林北极路、三多路等多处住宅。这期间还设计了湖南衡阳的几处工程,有衡阳大礼堂(兼健身房)、衡阳资源大厦、衡阳力报社营业处、衡阳荣誉大道铺面及住宅区总平面等。

1944年蒋经国在赣南地区抓新赣南建设。这年秋冬,炳烈先生受蒋经国的邀请赴赣南设计国立闽赣师范学院。这组工程包括:甲型教室、乙型教室、办公厅、图书馆、学生膳厅、男生宿舍、女生宿舍、教职员宿舍、教职员住宅、体育场、大礼堂、科学馆、疗养所等。这些设计作于1944年9月至1945年1月。1945年2月,日寇逼近赣州,他随着朋友躲进山沟,不幸染上疗疮,因缺乏医药,竟于3月1日病残,以50岁的英年早逝。

我们梳理虞炳烈先生的生平,心情分外沉重。先生的一生,有几点给人特别深刻的印象。

一是得天独厚的建筑教育

炳烈先生上的是法国国立里昂建筑专门学校,这所学院是学院派建筑教育的大本营—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建筑科设在里昂的分院。因此他接受的是学院派嫡系的建筑教育。资料中有他开列的一张留学期间所学建筑设计课的清单,其中列为“本科建筑设计”的有:凡尔赛宫之厅廊、教堂之祈祷处、法院、商会、史前期博物院、马熊虎狮竞技场、宪兵营、男小学女小学及幼稚园合座、公众拍卖行、山中旅馆、里昂爱奈教堂之研究、里昂市政厅大门之研究、大规模集团住宅、环城铁路车站等14项。列为“高级建筑设计”的有:自来水厂及大蓄水池、市政厅、领事馆、天文台、体育馆、农业中心、商业中心、美术中心、江中游泳场、起点车站电钟、意大利式公园及别墅、疗养病院、大学女生宿舍、海军军官俱乐部、公园中之石喷泉、市塔之顶部、大礼堂及交易所、岛中咖啡厅、大学图书馆等19项。从建筑设计作业之多,可以看出学院派教育设计训练之扎实、严格。大学毕业后,他又花了两年多时间在巴黎大学都市设计学院继续深造,进行了大学区规划、住宅区规划和大规模工业区规划等专题研究,撰写了《中国都市革新概论》(发表于里昂中法大学季刊)和《现今及明日之无锡》两篇论文。他在法国留学长达12年之久,在建筑设计和城市规划两大领域都奠定深厚的根基,具有很高的造诣。

二是出类拔萃的设计才华

炳烈先生有良好的美术天赋,他之所以选择学建筑,可能与他具有美术基础有关。留法期间他先后参加了12项设计竞赛,这些竞赛大部分都是结合课程进行设计的,他都取得优良的成绩。1926年他设计的“环城铁路车站”,是当年法国举办的全国建筑学科设计竞赛,有400人参赛,先生获得一等奖牌。1929年3月,先生设计了两组规模庞大的建筑组群方案,一组是国民政府办公大厦,高11层;两侧8座东西对峙,是各部办公楼,高10层。另一组可能是“国民大会堂”,有居中的圆形大会场,两侧的半圆形大会场,以及围合成一组组封闭大院的大量会议厅、办公室。先生为什么做这两组建筑设计呢?资料上没有反应。从设计时间来看,正是他在里昂建筑专门学校即将毕业之际,可能是配合当时南京《首都计划》所作的单项建筑设计,但是炳烈先生的设计作于1929年3月,早在1929年12月《首都计划》公布之前。而且《首都计划》明确提出“要以采用中国固有之形式为最宜”,而两组建筑均为西方新古典的简化形式,看来是炳烈先生得知国内正在进行“首都计划”,主动请缨做的假象方案,反映出他热忱为祖国建筑事业效力的急切愿望。这两组建筑都采用严格的对称格局,造型严谨、细部简洁、极为宏伟、气派,从整体布局、建筑体量、比例均衡、风貌特色以至图面表现,都充分展现作者深厚的设计功力。

他参加法国国授建筑师学位考试的设计成绩尤为突出。1921年巴黎大学在新校区开辟大学城,提供地皮给各国建造留学生学舍。美国、日本、比利时、加拿大、荷兰、越南、西班牙、丹麦等国陆续建造了各自的学舍。在留法学生人数较多的国家中,唯独中国还没有。炳烈先生有鉴于此,特地以“巴黎大学城中国学舍”为题,精心完成了16张图纸的全套设计。他把这个学舍设计成口字形带穿廊院的7层大楼,采用中式的檐口、腰檐、门廊、穿廊、平屋顶上局部耸立的中国式的亭阁、花架,局部门窗、穿廊栏杆、女墙栏杆点缀上中国传统的“步步锦”棂格,施加的中国式部件并不很多,整体建筑却具有浓郁的中国风格。平面布局紧凑,每间住房设置了小巧的独用卫生间。这些卫生间沿外墙布置,里面上形成窗间的一列列小圆窗,给建筑立面带来独特的韵味,这个设计受到了评委的高度赞扬,被列为学位考试的最优等第,炳烈先生由此获得了“法国国授建筑师”的学位,得以跻身法国国授建筑师的行列。这个称号在当时是十分显赫的。作为中国留学生考得法国国授建筑师学位,炳烈先生是“开留法建筑师之先导”。他的“中国学舍”设计还获得了法国国授建筑师学会颁发的最优学位奖章和1500法郎的奖金,这个奖章当时在国际建筑界是极荣誉的大奖。这个设计后来还获得法国国家艺术展览会的奖章。

在中国近代建筑史上,这项中国学子在法国进行的中国式建筑设计,虽然没有建成,也应该占有一席之地。

三是拳拳报国的赤子之心

炳烈先生是20年代的留法学人。他与同时期许多留法学生有亲密交往。如徐悲鸿、严济慈、蔡柏龄、常书鸿、吕斯伯等均与他相善。留法的中国同学大多相当艰苦,但都互相帮助,大家都有一颗学成报国的赤子之心。炳烈先生报考国授建筑师的学位考试,之所以选择“巴黎大学城中国学舍”为题,就是深切感受留法学子的困苦,期望能建成中国学舍,为中国留学生争取一个较好的生活条件。他的设计布局紧奏,争取在一座学舍内容纳尽量多的学生。他把建筑外貌设计成中国式,也是考虑到大学城内各国学舍林立,各具特色,中国学舍自应展现中国文化,表现了向世人昭示中国建筑和中华文明的强烈意愿。由于经费无着,建舍计划终于落空,一项难能可贵的设计,未能投建,实在令人惋惜。

1933年夏,炳烈先生得到中央大学建筑工程系的聘书,他有了回国效力的的机会。可是,他的导师甲尔尼希望他留在法国别走;他的夫人路毓华女士怀孕在身,难以适应海轮颠簸,也不便于走;当时他们的钱也不够,实际上也走不了。但炳烈先生回国心切,不愿再推延,决意留下夫人,自己一个人先行。恰好徐悲鸿这时到巴黎办画展,听说此事,认为一人先行不妥,就由徐先生出钱买船票,促成炳烈先生夫妇同时回国。我们的同窗黎鸿就在他俩回国后不久诞生,取名“黎鸿”是纪念“里昂”的谐音。

炳烈先生回国后,一边在中央大学执教,一边很想在建筑设计上有所作为。但此时已是1933年,已是中国近代建筑10年黄金时期(1927一1937)的后期,国内一些重要的建筑师事务所此时都已站稳了脚跟,炳烈先生晚到了一步,争揽设计业务自然相当艰难。再加上他只专注于业务,而不问政治,不谙社交。因此,在1933—1937年4年间,他在南京接到的设计项目并不多,大型的工程项目自然更谈不上了。

1939年昆明遭大轰炸后,炳烈先生被迫离开昆明,转赴越南海防、河内。太平洋战争爆发,法国被德国占领,海外属地放弃抗日,炳烈先生在越南也呆不住了。那时一位巴西同学来信邀他赴巴西,中华商会会长把他全家赴巴西的船票都买好了送给他,他反复斟酌,仍然决定回国,去粤北坪石,在穷乡僻壤为中山大学建校。

可以说1933年在巴黎和1939年在河内的两次重要的抉择,他都是心系祖国,做出回国报效的选择。

四是国难时期的不幸遭遇

日帝侵华的国难时期,炳烈先生坚决不滞留在沦陷区,辗转迁徙于重庆、昆明、桂林、衡阳、赣州等地,极其艰难地在大后方回旋。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为祖国多做一些建筑设计,多发挥建筑师的作用,使自己的专长有报效之机,有用武之地。可是抗战时期的大后方只有一些应急的工程项目,因此,炳烈先生在1937—1945年间所做的设计,基本上都是教学楼、办公室、实验室、宿舍、食堂、图书馆、医院、简易车间、菜市场、小住宅之类,绝大多数都是1—2层的小型建筑。设计条件也极为困难,甚至缺乏必要的设计用纸。有一些设计是用类似毛边纸的纸张,通过复写纸来拷贝的。他的设计,从方案图、施工图到编制预算、编写工程施工说明书,都是他一个人担当。在桂林时期,虽然开设了“国际建筑师事务所”,全所实际上只有他一个人。尽管处于如此艰难境地,炳烈先生仍然很认真、很投入地对待设计。一座不大的宿舍工程,他反复做了三种不同平面方案进行比较,并在草图纸上细致地评析不同方案的优缺点。在粤北坪石,为中山大学设计应急校舍,他采用了杉木板、杉树皮、竹竿、竹查等简易材料,把建筑物区分为“用鱼鳞板之工程”和“用竹查之工程”,后者比前者造价更廉,千方百计地以最低造价为中山大学缓解迁校的燃眉之急。在设计桂林穿山村汉民中学食堂时,他考虑到这座食堂需容纳176张餐桌,并兼作健身房,面积较大,特采用跨度15m的木朽架。他画了大比尺的屋架施工图,对用料和桦卯节点都定得很严格。营造厂商希望在材料和做法上降低些要求,业主也表示同意,但他坚持不允,并派监工守在现场,关系闹得很僵。房屋建成后,恰遇大风,汉民中学其它房屋大都倒塌,唯有大体量的食堂兼健身房却安然无恙。至此,业主和营造商才明白过来,对建筑师的坚持标准十分佩服。

炳烈先生不仅对建筑设计十分投入,对城市规划、组群总图规划也十分关注。在南京,他曾参与“首都街道计划图”的工作,曾为中央大学规划四牌楼校区总平面,曾与刘福泰合作规划中央大学镜汤路的新校区。他在中央大学建筑工程系任教时,就很注重“都市计划”的教学。曾引用巴黎大学市政学院的作业作为中央大学都市计划的基本练习。他还安排学生描摹各国著名的广场。徐中先生、张开济先生、何立蒸先生等当学生时的描图作业仍保存着。他把自己描绘的各国都市名作和学生描绘的作业集中在一起,订成一本《世界名市杰作之集合》,可以看出他对城市规划和广场设计的热衷、重视。可惜在抗日战争时期,很少接触到这方面的业务。除了在昆明做过新市区计划、个旧旧市区改善计划、个旧老阳山住宅区规划;在桂林做过新市区道路标准、滨江道路标准、新市区圆形广场设计;在衡阳做过荣誉大道商业铺面及住宅区规划外,没有更多的规划可做,这方面同样没有机会发挥他的学识和才能。

是日帝侵华导致炳烈先生这样一位富有才华的建筑师、规划师陷入无用武之地,也是日帝侵华迫使炳烈先生避难深山而导致英年早逝。让我们感到特别的、特别的沉痛。

炳烈先生故后,毓华女士将先生的的藏书捐赠给中央大学建筑工程系。毓华女士对先生的藏书做了精心的整理,列出了详尽的赠书目录,每本书刊都标明页码,遇有缺页也一一注明。倾注了毓华女士对炳烈先生及后生学子深沉的爱。

解放后毓华女士先后在赣州、长沙、南昌等地的图书馆工作,1955年退休后来到北京。1962年1月,我们在北京结婚,正值困难时期,没有邀请客人。而虞伯母和黎鸿却闻讯赶来贺喜,成为我们办喜事仅有的两位客人,令我们永志不忘。

如今,虞伯母故去也近10年了,我们常常怀念她。让这篇文章,也寄托我们对虞伯母深切的思念。

Ton
作者/author
侯幼彬
李婉贞
建筑师/architect
虞炳烈
ikuku实习生/intern
郑彤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1996-11-20
媒体/media
建筑学报 Architectural Journal
相关外部链接
Post数字编号:172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