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别处空间:有灵魂的空间会说话
628
摘要: “我不在乎我的建筑是否前沿,我在乎的是,它是否有感情、是否是积极的空间,我想让我的建筑空间能够给人留下美好的回忆,让人们记得住。建筑是为人服务的,要舒适,只有满足了这些条件的空间,才是一个好空间。”东梅如是说。@东梅建筑师
出处: 北京别处空间建筑设计事务所
2012.11.01
  来源:中华建筑报 发表时间:2010年07月 作者:王曦

  走进北京紫竹院公园,雅致的生态环境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北京别处空间建筑设计事务所(以下简称别处空间)就坐落在公园里,“思辨中开启土地的灵性,空间里体味与自然的共生”,不难看出事务所的选址与其建筑理念的契合。主持建筑师东梅和刘小川自事务所创立之初,便致力于通过对项目从规划到建造、从外部景观到内部空间的整体把握,从而创造出实用并富有情感的好建筑。在他们看来,设计的过程是不断揭示和辨别空间隐性本质的过程,坚信有灵魂的空间自己会说话,有品质的生活源于有思想的设计。

  不同的经历,共同的目标

  1989年,东梅毕业于东南大学。同许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毕业之初,她感到很迷茫,“人家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当时她一直在同大批量的计划性住宅打交道,而且一做就是11年,从助工到高工。但这种基本的训练,让东梅对工程的合理性有了基本的认识,“一个工程如果没有过程,那就没有办法看到结果。从画图到出结果,一般都要有两三年的时间,只有看到成果,你才能知道图是什么效果。看着我的方案怎么一步一步地变为现实,这对后来有很大的帮助。”现在,东梅说。

  刘小川的经历则与东梅大相径庭。受到设计院的影响,他涉猎的课题比较宽泛,也比较前沿。刚开始接触到了一些景观方面的课题,早期还参加了城市规划的研究,比如对轻轨和地铁的研究、垃圾处理设施的研究和城市配套的基础设施的研究。这些与当时的大环境很有关系,刘小川说:“当时南方的发展刚刚起步,技术人才十分匮乏,项目接踵而至,任务非常繁重,一个人要做好几个人的活儿。一边摸索一边自学,这也锻炼了我的综合能力,逐渐开阔了自己的建筑视野,让自己慢慢地成长起来。”

  真诚热情的东梅,从容坚定的刘小川,看似性格迥异的两个人,尽管刚开始走的路不相同,但基于理念的共识、别处空间的成立,让两个人有了共同的目标。他们强调前期策划—规划(城市设计)—建筑、环境及室内的一体化设计,建筑师要参与项目运作全过程,为每一个项目量身定制,寻求最适合的方式。他们尤其擅长复杂条件下的建筑空间创造,对地域文化有着独特的感悟能力,强调在发展中的传承和进步;并吸取国外可持续发展模式的成功经验,长期致力于本土的可持续发展和绿色生态建筑设计。

  困惑与动力

  作为创业的女性建筑师,既要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又要兼顾家庭,东梅坦言:“肯定有压力,尤其在独立创建别处空间的时候,我很深刻地去想过这个问题。很多事情,你不能只在那里想,还要去做,能做到什么程度是什么程度,需要一个过程;即使在你最困惑的时候,也要坚信自己是能做好的,这是一个自救的过程,也是原动力。”其实对于她来说,这些更应该算是一种专注。

  这种专注一直贯穿于东梅事业的每一个阶段。起初,她想要在时代的潮流中实现自我,但觉得自己不够厚重,心里十分不踏实,为此便开始不断地充实自己。后来项目获了奖,也学会了总结,“尽管到了一个阶段,可我更困惑,再怎么走更不知道了,随后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我觉得这个社会是不需要我的,自己无法再往前走了。”

  但她并没有停止思考,即使设计一个大门的活儿,都要玩命地做好。安静的时候,她会去研读一些作品,发现在世界上获奖的作品,都是自己精心研读过的,“原来我觉得好的,世界也觉得好”,这多少给了她一些信心。其实,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是在摸索中前进的,通过自己的背景和接触的项目在不断地探寻,摸着石头过河”。幸运的是,东梅在别处空间找到了出口,并且在路上努力地坚持走下去。

  善于发现土地的特质

  如何解读别处空间的建筑理念,东梅和刘小川对此有着共识。他们认为,建筑应该在场所中建造,然后把场所的优势发挥出来,避开短处,激发潜能,毕竟每一块土地都是有区别的,设计的过程就是发现这块土地不同的特质。现在很多建筑都大同小异,大家都在苛求怎么能够不一样,别处空间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觉得“异”不是求出来的,而是要寻找和发现的。

  “其实,世界上每一块土地都是不一样的,你会发现土地的颜色和调子都是不同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它有自己的经济、性格和文化的传承。”刘小川说,“一块土地上最好的东西就是那些原生态的东西,运用好这些原始的东西,才能体现出土地的差异化。”

  寻找到土地不同的个性,就要因地制宜,建造出符合其个性的建筑来。谈到建筑观,“我不在乎我的建筑是否前沿,我在乎的是,它是否有感情、是否是积极的空间,我想让我的建筑空间能够给人留下美好的回忆,让人们记得住。建筑是为人服务的,要舒适,只有满足了这些条件的空间,才是一个好空间。”东梅如是说。别处空间一直秉承着这样的宗旨,在改变与传承中寻求着发展。不论是传统还是前沿,在他们看来,只要是好的建筑,就一定是这块土地所特有的,站在今天的时间点上,建筑师一定会在思考中开启土地的灵性。

  与自然共生——建筑绝不仅是一个只有外在形态的体量,而是一个立体的场所,建筑只有和谐地融入环境中,才不会让人感觉到突兀和孤立。让环境与空间发生对话,这也正是别处空间一直努力的目标。

  用作品说话

  回首走过的路,即便奖杯已堆满了展示台,但东梅和刘小川依旧十分努力,毕竟这些荣誉都是他们在克服了各种困难之后,经过长期的积累,在希望中努力获得的。面对一个个充满了艰辛的作品,东梅笑言:“每一个项目都很不容易,都是心血的结晶。”在获奖的项目中,值得一提的是获得北京市优秀工程奖的北大公共教室楼,因为这个项目是同所有的奥运项目一起参评的,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他们以民用的设计项目、用很朴素的设计状态拿到了这个奖,其间包含了很多的思辨。

  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就东梅个人而言,还要归功于自己在做了11年建筑的时候,接手了一个在后来看起来像是在“自救”的工程。从投标到施工出图、内装,这个工程全部一体化设计。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东西,都要从根源学起,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积累。这个工程最后得了全国勘查设计的银奖,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这个项目让她明白了,只有一体化控制才可能出现好的作品。从那个时候开始,她深刻地意识到,一个好的作品背后必须有一个好的过程,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努力与合作。直到现在,她一直遵循着这样的工作宗旨。

  其实有很多人都不相信建筑师是良性循环的职业,毕竟建筑是遗憾的建筑,而且建筑也是不可逆的。但刘小川还是相信体验之后的口口相传,他说:“我们在乎的是质量,虽然反馈很慢,但我依然相信口碑,每一个项目都认认真真去做,并争取一个满意的结果。建筑师一辈子能盖几个建筑?我会珍惜我的经历,做有意义的东西。”的确,别处空间的很多项目都留下了好的口碑,经常会有人找上门来,请别处空间做项目。刘小川相信,一个好的建筑自己会说话,让使用者切身体味,最后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如今的别处空间正在朝着他们既定的方向努力着,按照他们诚意的建筑理念,做可持续的建筑,做绿色建筑。以出世的态度,入世地做事。没有弄潮的野心,只是希望和有着相同愿望的人,一起做理想中的精品,一起做能够良性循环的建筑。

  东梅

  高级建筑师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院研究院客座教授

  别处空间建筑设计事务所主持建筑师

  瑞典设计联合有限公司首席代表建筑师

  北京城市规划学会青年学术委员会副会长

  北京土木建筑学会理事

  获奖

  1993年北京大兴枣园小区3号、4号楼获北京市优秀工程三等奖

  2000年~2002年北京大学餐饮中心(农园食堂)获北京市优秀工程二等奖、原建设部第十一届优秀勘察设计工程二等奖、全国第十一届优秀勘察设计工程银奖

  2009年北京大学公共教室楼(北大二教)获北京市第十四届优秀工程二等奖、全国优秀勘察工程设计三等奖

  2009年茂县羌城规划获年度中国人居典范建筑规划最佳设计方案金奖

  刘小川

  高级建筑师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别处空间建筑设计事务所总建筑师

  获奖

  1990年承德市橡胶坝管理处工程获河北省优秀设计三等奖

  1993年深圳市赤湾石油大厦国内无粘接预应力首次应用于民用高层建筑

  2005年昌平体育中心改扩建工程北京2008奥运铁人三项训练基地获设计院优秀设计二等奖

  2009年北京大学公共教室楼(北大二教)获北京市第十四届优秀工程二等奖

  全国优秀勘察工程设计三等奖

  2009年茂县羌城规划获年度中国人居典范建筑规划最佳设计方案金奖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团队用户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Post数字编号:16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