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童寯:融贯中西,通贯古今(中篇)
1737
摘要: 童寯,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他设计的作品凝重大方,富有特色和创新精神。数十年不间断地进行东西方近现代建筑历史理论研究,对继承和发扬我国建筑文化和借鉴西方建筑理论和技术有重大贡献。他是位建筑界融贯中西、通释古今的大师。早在30年代初,进行江南古典园林研究,是我国近代造园理论研究的开拓者
出处: 大户人家·建筑家卷 ©town中堂
2016.7.26


 

老年童寯

 







童寯的学术文章

 

  童寯一直避讳大道理,潜心研究具体的学术文献。在其后半生的学术生涯中,他的圈子缩小到了东南大学建筑系中大院的一张书桌上,而他的学术眼光却拓展到了世界的高度:从对中国文人园的考证,到东西方园林的比较;从对中国建筑史的研究,到对西方、日本、俄国建筑史的研究;从中西比例分割分析,到中西学史研究;从古代时尚研究到雕塑、绘画史研究……可谓驰骋中外,纵横艺术领域。

 

园林研究

 

  童寯有三大爱好:一是读书,二是游览古典园林,三是古典音乐。而童寯对中国园林的挚爱,更加显得丝丝入扣:“至于园林,对其中几个最著名的,我几乎熟悉它们的每块石头。”

  童寯一生写过很多关于中国园林的论述和著作[1]。早期所写的几篇英文文章文笔非常优美,很好地向世界介绍了中国园林的艺术,也恰当地表达了他自己当时的心境和独到的见解:

-“避开大城市喧闹的一种美妙方式是游赏苏州——一座以女性媚人和园林众多而享盛名的城市”[2],“中国园林不使游人生畏,而以温馨的魅力和缠绵拥抱着他。身后的门嘎然关闭,他方从一个愉快的梦中醒来”[3]。

-“虽由人作,宛若天开”一直是许多人对中国园林的评价。童寯则认识到园林建筑的重要性:“中国园林实非旷地一块,而是分成走廊和庭院,是房屋而非植物在那里起支配作用。中国园林建筑是如此悦人地洒脱有趣,以致即使没有花木,它仍成为园林。”[4]赋予园林建筑以如此重要地位的第一人当属童寯。

-在分析造园中池-岛手法渊源的时候,童寯认为:“帝王庶民同样命短,使武帝烦恼万分。他命水中堆山比拟天堂,以求不死。此主题即今中、日造园中池-岛手法渊源。”[5]

-对于园林衰落的原因,他的分析很是精炼:“中国园林几乎全部供起居,通常宅、园相隔,主人偶尔涉足,甚则扃钥经年。这是中国园林易废的原因之一。”[6]“市政施工及地产事业的改进,都促使优美古老的园林加速毁灭。”[7]

 

在这些著述中,最负盛名的当属《造园史纲》和《江南园林志》:

  《造园史纲》是童寯晚期作品,该书以精炼著名,概括了从传说中的天国乐园到现代抽象园艺的发展过程,其中重要史实、名园、巨匠、著作和造园特技都涉及无遗,却只有4万多字。

  《江南园林志》则是抗日战争前期纷扰岁月中的宁静作品。该书完成于1937年,当童寯完成后,就经刘敦桢介绍出版,后因卢沟桥事变,营造学社南迁而中缀。直到1963年,才由中国工业出版社出版。在大陆与台湾隔绝40年间,该书为仅有大陆建筑出版物在台湾影印出版。文化名人黄裳这么评价这本书:“一卷《江南园林志》,不只可见作者的观点议论,为研究中国传统园林艺术开山经典著作,更能欣赏作者的美文,如读《洛阳伽蓝记》,绝非后出的说园诸作可比。” 6

  多少年以后,当人们细读此书时,不得不感叹万分:那样的时代,竟然会有那样的著作,真可谓是一个奇迹!国难当头,每个人都心情沉重,童寯为此书写下了这么一段序:“造园之艺,已随其他国粹渐归淘汰。自水泥推广,而铺地叠山,石多假造。自玻璃普遍,而菱花柳叶,不入装折。自公园风行,而宅隙空庭,但植草地……天然人为之摧残,实无时不促园林之寿命矣。每入名园,低回唏嘘,忘饥永日。不胜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吾人当其衰末之期,唯有爱护一草一树,庶勿使为时代狂澜,一朝尽卷以去也。” 8此序颇似武林旧事,东京梦华,一股担忧之情跃然纸上。

  今天,当我们用一系列器具测绘这些园林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童寯当年独自用步测画出的平面图竟然如此精确!当我们拘泥于太多数据和边框时,我们又发现:童寯所画的园林平面图,不仅有精确的实地测绘,更有提炼的抽象思考,书中的图解模式思考,犹如《图解思考》[8]一书。

 

绘画与《中国绘画史》

 

童寯自幼学油画,在清华期间专攻水彩画,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时曾得美国名水彩画家George Walter Dawson的指导,取得过非凡的成绩,被同学们称为“有照相机般的眼睛”(Photographic Eye),中年曾习国画,师从山水花卉名画家汤定之。他喜宋画,更仰慕明画家徐渭的明快恣肆,清石涛(朱若极)的意匠苍健,以及清末“扬州八怪”和近代的黄宾虹、张大千,常鉴赏宋元明末诸家与“扬州八怪”以及当代名家作品。他善于运用淋漓的阔笔,亦善于运用枯涩的细笔,所绘的高山峻岭,深谷幽溪,墨点跃动,意境高雅,逸笔草草,是他气质和修养的映像。他所作数百幅水彩画从不示人以自夸。吴良镛[9]评价说:“童老的水彩画在西方水彩画大师Vignal之上,而意境高远,实犹过之无不及。”

童寯画中境界深邃,非他人所能及,其所著《中国绘画史》也如同他的水彩画,让人耳目一新的同时浮想联翩:短短两万字就把中国绘画史叙述殆尽,从起源考证到历代画的发展变迁,从画家论述到不惜笔墨描写轶闻传说及神话,古今纵向比较,中外横向比较,交错其中。文章字字珠玑,一笔到位。看看童寯笔下的中国绘画的发展变迁和画论,很是别具一格。

 

发展变迁

-伏羲画八卦为书画之始,中国绘画史可分为三大期:

(一)   礼教时期(235B.C.~220A.D.)——尧舜三代秦汉

(二)   宗教时期(221~618A.D.)——三国、两晋、六朝、隋

(三)   文学时期(619~1911A.D.)——唐、宋、元、明、清

-艺术为太平时代之结晶,三代盛世仅止草创。战国入秦,民不安命,至汉统一天下,文帝、五帝,国家渐昌平富裕,文运隆盛,绘画亦随其他艺术而进步,文献遗物亦渐多。

-汉末已有宗教之影响,人心早非礼教可束缚。三国时天竺僧“唐僧会”游吴,孙权信之,为立“建初寺”于建业,为江南佛寺之祖。

-(晋)江北既为诸胡割据,文士南迁,晋室东迁之后,老庄盛行,思想自由,江南风景又激雅兴。

-(南北朝)南朝汉族,北朝鲜卑为主,汉族之文艺思想,自较胡为优,且在北方在黄河流域,地广山重,人烟稀少,枯干悍厉,塞外荒凉。南方则在长江流域,山明水秀,桑拓鸡犬,清丽温和。至于文化,则南有诗赋文章,北有经术训诂,此其大别也。

-梁时由印度输入壁画,初专用于寺庙,后渐中国化,但原来式样必与现在印度Agianda窟之壁画相似。

-魏晋南北朝分立,画非一门,各有专家。及隋统一,思想又束缚,而南北融合。炀帝自撰古今艺文图五十卷,大营宫室,壁画遂称最盛。

-汉后三百年,风云乱离。直至唐高祖(619)统一天下,太宗贞观之治,天下始定。唐初政教之陶养尚浅,不能一时转移传统之风,且高祖太宗欲以提倡文教为治本,联爱及画,又不得不从珍藏前代名迹入手,故六朝之习,不但不即转革,且如回光返照,崇古之风反盛极一时。

-盛唐(713~779),玄宗即位,唐室中兴,内修政教,外宣威德,贞观以还,当以开元、天宝为唐室最隆之时,文学艺术勃然兴起,画风由守古而创作,一变细润而为浑厚雄健。

-晚唐(780~907),此时画家虽不能集大成,而能择其一端专攻,以至有独到者,为人甚多。举凡瀑布、松涛、云霓,及婴儿、仕女、龙、兔、犬、马、鹤、雀,皆有专家焉。此风前虽有之,至斯时而大著。

-五代绘画承唐之余叶,且有特达之点;五代之蜀,绘事之盛,远过南唐;五代画家,西南并立,南盛于南唐,西盛于前后蜀,而建业成都遂为图画二府也。五代释佛并盛,壁画充寺院、宫殿,宅室,亦有之,以为美观。梁承唐余,甚有可观,前后蜀亦盛。

-宋非武功著名,文事实为各代冠。其文泽深远,亡时乃益见士夫之节义,历代宫室,优遇画工,莫过于宋(画院之始)。宋画之重思想。

-元入至中国,仅占用政治权,中国文化依宋代之潮流,反能使元与之同化。盖元之与中国艺术其关系,甚似博物馆门外之守卫耳。

-明代艺术,有以唐朝,盖重实体也,元代异族统治中国,其风气为cosmopolitan。元亡之后,有如两友待异客之去,而重在炉边话旧,其自足之意,可想见焉。

 

中西比较

-中西画的比较

中国之绘画,则多不带色,而以线为主,该自十二世纪以后,中国绘画之罪主要者为调,色居其次,或竟无色。描写自然者,乃欧洲绘画之通例,故东方之画,非写真也,实显灵也。且欧洲绘画常带他种杂质,如其评分阴阳,有如雕刻,透视入微,有如建筑,同时又求色彩之调和,故其组织太繁。中国绘画则限制极严,雕刻建筑则非画家所虑及也,但亦有例外。中国绘画善以线表形,西方绘画以阴影显形,故画中复杂而不专一,人物贵生动,如但形似,则进俗矣。中国画山水较胜,西画则长于描写人事。中国画如梦,画洋画为真。

-轶闻传说,中西兼顾,相交论述,相应成趣:

1.汉代春画与PompeⅡ之春壁比较

宣帝甘露三年(51AD),在麒麟阁画十二功臣像,又于明光殿以胡粉涂壁,施以紫青,界域画古烈士,是为礼教最盛时。但贵族私室画则有出乎礼教之外者,如景十三王传“海阳副,十五年,坐画室,为男女赢交接,置酒请诸父姊妹饮,令仰视画”是为春画之滥觞,亦与PompeⅡ之春壁相若也(79A.D.)

2.昭君史事与英王亨利第八(十六世纪上半期)相比

毛延寿,杜陵人,文帝既按图乃幸宫人,宫人遂贿画工,独昭君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于阏氏,上按图以昭君行,貌后宫第一,帝悔之,画工毛延寿弃市。

英王亨利第八欲纳Annofcleves为后,Holoein为画,甚美像。乃抵英京,王惊其丑而离婚。

3.北风图与葡萄图相比

桓帝时,蜀郡太守刘褒所画云汉图,传至唐代,人能见之觉热,又画北风图,人见之觉凉。

希腊画家Zeuxis画葡萄,鸟见而飞啄,以傲其友(或云鸟入啄焉),及Parrhasius画帐,Zeuxis亦欲开之云。

 

  童寯绘画可见其画风与心境,绘画史则足见其笔功和追求。短短的两万多字,涵盖了如此丰富的内容,除了惊叹,每个人都需要扪心自问:什么才是高标准的艺术?应如何去追求?他的另一本著作《中国雕塑史》或许就从另一角度展示了追求的一种方式。

 

中国雕塑史

 

  童寯认为:“最老之艺术为雕刻,最初雕塑之物,因谋生存而刻之石福等物,后造屋、绘画、雕塑之用日广。石器时代即雕刻起始时代,故最古也,中国讲此书太少,即唐大雕塑家杨惠之不过在画谱内附带提之,故研究实为难事。”但他力排万难,阅尽古籍文献,尽索历代痕迹,从黄帝铸鼎、左彻削木为黄帝像开始谈起:

-至三代,总结出周祭器的特色:“1、深浅二刻同时并用,有时布满全器,有时只刻一狭道,其深刻亦不外饕餮及夔 2、于重要处加脊骨,小物多用圆形,大物用方。3、常用此种横纹(夔纹?雷纹?)4、用弦纹。5、兽头作MOTIF。6、除正圆正方形体外,无真正方形。”

-“两晋以后,中国雕刻全受佛教影响。并比较云冈风格,分其雕刻为两种:1、印度风重者:脸死,褶细,身蠢,傻笑,口大。2、中国风重者:衣褶飘摇,脸瘦,颈细,鼻如楔子,嘴小,眉眼含慈悲庄严,像刚硬,衣褶实,有价值,故中国后来佛像多以此为据,但后亦趋柔软。描述生动可爱,形象逼真。”

-话至隋代,言“文、炀躬自丰佛,造像之匠,又熟于技艺,应手得心,惟受古风太重,故平板滞泥,虽庄严而不自然”,龙门石窟一最丑佛像即为其例。

-“六朝之像人神隔绝,至唐则人之成分渐多,特征为:1、姿势自然(稍曲)2、腰细、衣张紧、写实3、眉目清秀有笑容”,“唐像有个性表现,若由此进步不息,则中国雕刻不可限量”。

  在综合研究思考的基础上,童寯把雕塑分为两类——“宗教及非宗教,欧洲宗教雕刻,其神像不以姿势举止为重,东方佛像则重视姿势举止,而面目不予焉”,他认为“中国佛像之时代及形体之推移,实较任何佛教国家为甚”,并把中国雕刻的特点概括为:“1、中国雕刻,其作者似全注意于装饰之布置章法,是与绘画相关联矣,中国之绘画又最重线,因中国书法然也,故雕刻衣纹之线为表现神韵之媒2、雕刻皆为单像,如有众像,则并列之,绝少群像布置之章法3、佛像唯一表现内心之物,为手之姿势4、中国之佛像较印度佛像为近乎人情,中国美术家唯一表现神韵之利器,为衣纹。”

  此外,在研究过程中,童寯注重思考,许多发现仿佛是随手拈来:

-谈及中国石狮之演进,“大约半袭真狮,半由工人想象,后又将印度狮鬃成卷花纹抄来。汉陶刻狮,无鬃,故似虎焉;至六朝而鬃变翼,与希腊、亚述及印度之狮完全不同,与近代中国石狮亦异,仅方颐张口相似。西安长陵(唐武后)石狮由印度及汉狮相合而成,无翼,唯鬃与全体及尾,甚如印度狮之自然。唐前之狮毫无哈巴狗样式(汉唐明器有狗,如哈巴式,故易抄袭,工人不常见真狮也。)”。

-谈及古今韵调比较,简明扼要,人道精神显于字里行间:“韵调者美术品之命脉(精神命脉),惟因其有韵调,故观者与作者同感创造之兴奋。韵调之造成,不在乎外形,而在乎其中所含之作者与主题结合之精神。古典时代之神韵,端藏于人体之完美比例及其结构之合乎理想,其视完美人体有如神明。及乎文艺复兴,则人皆罪囚,宁有神圣存乎其间,故其表现缺乏精神上之价值,而远逊于古物矣”。

 

建筑研究

 

  童寯在建筑学术研究领域,成果颇丰,他开西方近现代建筑研究之先河,对建筑定义、建筑教育、建筑史等方面都有很独到的见解,尤其是他对中西方建筑的认识和比较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中国建筑

  面对西方建筑的强烈冲击,“大屋顶”的复古潮流一度盛行,童寯则在《建筑艺术纪实》一文中提到:“有关所谓中国建筑艺术复兴的辩论已煞费唇舌。若是复兴只是把寺庙屋顶放到工厂屋顶上,那么,把一条辫子放到死人身上或能使之复活!”[10]至于《应该怎样对待西方建筑》,童寯则认为:“我们批判崇洋思想,其要害在于‘崇’,不在于‘洋’。”他提出,西方建筑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但也有应该批判的地方,比如西方建筑把设计和结构完全分开、西方建筑在立面结构上的弄虚作假(支柱只为美观,无支撑作用),还有西方建筑大师不考虑经济造假问题等等。

  既然大屋顶太多勉强,那“如何在中国创造按外国方式设计与建造而又具有“乡土”外貌的建筑”[11]?“将宫殿瓦顶,覆在西式墙壁门窗之上,便成功为现代中国的公共建筑式范,这未免太容易了吧。假使这瓦顶为飓风吹去,请问其存余部分的中国特点何在?我们所希望的,是离开瓦顶斗拱须弥座,而仍能使人一见便认为是中国的建筑。”[12]童寯曾反省自问:“为什么我们不能用秦砖汉瓦产生中华民族自己风格?西方建筑家有的能引用老庄哲学、宋画理论打开设计思路,我们就不能利用固有传统文化充实自己的建筑哲学吗?”[13]他相信,“如果新的建筑做法,全以木材为标准,那么我相信中国旧式建筑制度,会在世界上发扬光大。”他期待:“中华民族既于木材建筑上曾有独到的贡献,其于新式钢筋水泥建筑,到相当时期,自也能发挥天才,使观者不知不觉,仍能认识其为中土的产物,中国建筑于汉唐之际,受许多佛教影响,不但毫无损失,而且更加典丽,我们悬悬于未来中国建筑的命运,希望着另一个黄金时代的来临。”[14]

 

西方建筑

  童寯开国内研究西方近现代建筑之先河,论及西方建筑,童寯认为:“意大利、法国在历史上是建筑造型的典范,英国只能抄袭,美国由于工业化速度而在所谓现代建筑上领先。动力最初是宗教的、政治的,渐又加杂经济因素,到近代资本主义则经济因素已占第一位。除这四国外,其他各国如德国,北欧,日本只是它们的回音。”[15]

  谈及希腊建筑,则言:“希腊建筑之唯一题目,为寺庙。举其全民族之才艺,以应付此事,无怪其有余裕而成大功。且所用之式样,只有一种Doric,时代相传,以臻极度。希腊寺庙既为神居,其祭台自在庙外,而入庙之人遂鲜。且希腊民风,喜户外生活,其寺庙遂以外观为主体,此适与文艺复兴之教堂(往往内部完工而外部如废)相反。希腊之庙,本抄袭住宅,其后庙式日益完美,住宅及其他建筑,遂又抄袭庙宇矣。”描述概括精炼,一笔到位。

 

中西建筑比较

童寯擅长于比较,他展开的比较总有一股令人惊喜的灵气,让人浮想联翩:

1.结构比较

  “东方最朴美之建筑无过于中国式,而西方建筑足与匹美者则希腊多利克也。……多利克之柱距离[16]完全受三槽线距离之支配,此距离并无定长,但使排当方形为度,每柱顶中心必有三槽线一个,两柱之间,又夹三槽线,一束。恰似中国建筑中之有柱头辅作及补间辐作,更有甚多利克式庙宇中央两柱其间夹两束三槽线。(如雅典城内高岗Accropolis之山门Propylea造于纪元前四百三十二年。又恰似中国建筑中之当心间,即明用补间补作两朵,次间及稍间各有一朵。….屋角遂为两个三槽线所拼成(类似转角辅作),因此角柱与其旁边一柱之距离,较其余两柱距离减少三槽线宽度之半,中国建筑之槽间,亦较当心间及次间为稍狭,而多利克角柱与中国角柱,均向内倾,名曰侧脚,不独使建筑物稳定,且免外观有向四面分散之弊。……爱奥尼式柱头,雅似中国简单斗拱,盖同为一种腕木作用, 又有所谓“司卡毛奇”爱奥尼式者,其特点之处为柱头四有卷,平面作十字形,与中国之如意斗拱相似。……中国建筑纯为用木料之举架式,西方学者,亦有疑多利克式由木构脱胎(卫楚伟首创此说),三槽线酷似木架梁头探出,而稍加刻饰者,即其一例。且希腊多利克式庙宇虽为石造,仍满涂彩画,亦似沿木构法而来。”[17]

2.特点比较

  “中国建筑如笼,可谓鸟的建筑,西洋建筑如穴,可称为兽的建筑。近代西洋钢骨水泥建筑,其屋顶不过是楼板的变象,拿看中国建筑的眼光观之,这种房屋有似无头妖精。”[18]简单几笔,却又形象到位,令人叫绝。

3.武梁祠的浮雕石刻和希腊建筑中的女像柱

  武梁祠为一座公元二世纪的家庙。其浅浮雕石刻提供了关于汉代中国建筑的重要资料。例如,建筑物第二层上的舞蹈者以手支托着屋顶的一部分,十分奇怪的是其头部也起支托的作用,与希腊建筑中的女像柱一样,其不同在于中国杂技演员看起来情绪愉快,而希腊女像柱似乎在尽一个奴隶的职责,她羞耻、悲哀、受苦役。提出中国浮雕是受希腊传奇的影响,也许太牵强,但其相似性也实在令人吃惊。[19]

4.黄金分割点与《造像量度》

  在《外中分割》一文中,童寯提到黄金分割点,引用爱因斯坦赠送柯布西耶的评语模读“有助于更容易做好而不容易做坏”,并阐释了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刊印的《造像量度》,他认为:

-《造像量度》和柯布西耶的人体尺度都符合毕达哥拉斯“人体是量万物的标尺”的说法。

-中国艺术领域如建筑、雕塑等虽然在黄金节上未曾发现有关文献,也从来没有这类名词,但出于生理与心理的共性,在创作工作的实践中,人们还是采用了相同的处理手法。

-黄金分割点不过是十全十美比例中一种最典型的范例,其他比例的美观性也不容否定。

 

中国建筑史

  童寯的建筑史与一般的建筑史不同,条条目目很多,一条一条解释得很清晰,没有多余的话,中国建筑史涉及的东西在这里都可以找到,——童寯的建筑史仿佛更像一本词典,在这里可以了解到与建筑有关的大部分的古书与古文献,也可以了解到历代的建筑师,各个朝代的代表性建筑,各个朝代的建筑特征等等。

  该建筑史的后半部分大多为童老抄书,初看没有发表自己的观点,其实不然,选择所抄的内容就已经是一种明确的态度和观点。从这里我们不仅能够体会到童寯的阅读之广、古文功底之深厚、审美情趣之高,假设他还在,定有不少人跑去他老在的图书室,问他为什么尽是抄书,没有自己的观点,可能他老人家会来一句:古人所言即我所思啊。

 

  童寯的许多文章从古到今,从中到外,纵横比较,仿佛随手拈来,信口开讲,淋漓尽致,许多观点鲜明而超前:“机器,不仅在进行自身的标准化,也在使整个世界标准化,人类的思想、习惯和行为正日逐调整以与之相适应”[20],——这无疑是对全球化的另一种通俗解释。他在《近百年新建筑代表作》一文中,明确表示“本文着重在柯氏1950年以前工作,1950年以后作品则因无充分时间距离,效果不易判断而从略”,——没有狂妄乱加评论,却始终坚持客观准确的历史时间观念。

  仅一本《江南园林志》,就已让世人惊叹,可以想象,如果那些沉默已久的《中国绘画史》、《中国雕塑史》、《西方近现代建筑史》、《建筑教育史》、《中国建筑史》等书,配以图片重新出版的话,童寯又定会给学界带来不小的惊喜。

------------------------------------------------------------------------------------------------------

[1] 文章有:《Chinese Garden》(《中国园林》)、《the Manchu Garden》(《满洲园》)、《a Foreword for》(《<中国园林设计>前言》)、《亭》、《石与叠山》、《江南园林》、《中国园林对东西方的影响》、《Suzhou Garden》(《苏州园林》)、《欧式园林》、《〈苏州古典园林〉序》、《随园考》、《中国园林对东西方的影响》、《造园史纲》、《江南园林志》、《东南园墅》。

[2]选自《the Manchu Garden》,英文原文为:“ A delightful way to escape the big city in one of its feverish days is a trip to Suzhou, the town known for its charming ladies, and multitude of gardens.”

[3]选自《the Manchu Garden》,英文原文为:The Chinese garden does not awe the visitor. It embraces him in its soft charms and intricacies. After the gate is closed behind him, he wakes up from a pleasant dream.

[4]选自《Chinese Garden》,英文原文为:“The Chinese garden is primarily not a single wide open space, but is divided into corridors and courts, in which buildings, and not plant life, dominate. But garden architecture in China is so delightfully informal and playful that even without flowers and trees it would still make a garden.

[5] 英文原文为:The limited span of an emperor’s life, unfortunately not different from that of any common man, greatly distressed the monarch. He(Shi Huangdi) therefore erected artificial hills in water, symbolizing the Heavenly Paradise where he hoped to attain immortality. From this theme sprang the pool-and-island element in Chinese as well as Japanese garden design.

[6] 英文原文为:Few Chinese gardens are designed as living quarters. Usually the garden is entirely separated from the house, and seldom visited by its owner. Indeed, some garden-gates are known to be bolted all year round. This is one of the reasons why Chinese gardens go to decay so easily.

[7] 英文原文为:Public construction work and real estate improvement have done much to hasten the destruction of fine old gardens. Only recently, what was left of Liu Yuan, in the south part of Nanjing, has been completely razed to the ground on account of railroad construction.

[8] 美国建筑师拉索的著作《图解思考——建筑表现技法》,为建筑学界影响很大的一本书。

[9] 两院院士,我国当代建筑大师,他曾把童寯水彩画的特点概括为下:一是题材广泛,画集中所藏除少量国内作品外,大多为西欧旅行写生,教堂、市场、街衢、城堡、喷泉、雕像等,不仅古典建筑,以至近代建筑、工厂、机器、信手摘来入画。二是构思精美,或满纸铺盖,或小品一角,密不通风,疏可走马,远近空间变化,引人随之入画境;三曰用笔奔放,或走笔疾书,仿佛铿锵有声,于细微处又若游丝延绵,水分干湿有方,或淋漓尽致,或苦涩有力,随题材与兴致潇洒自如;四是色彩绚丽,在统一下有变化,于点滴中见精神;五是画种丰富,童老喜在色纸上作水粉或粉画,利用原纸色调廖加数笔,烘托绘画主体而意味无穷。

[10] 见英文原文《architecture chronicle》:Much eloquence has been wasted in the cause of the so-called Renaissance in Chinese architecture. If this Renaissance is merely a matter of putting a temple roof over a factory, then adding a pigtail  to a dead man ought to bring him back to life!

[11] 英文原文为:how to create a building in China, planned and constructed in the foreign way, with a “native” appearance, is a problem taxing the brain of Chinese architects.

[12] 见童寯文章《我国公共建筑外观的检讨》

[13] 见童寯文章《新建筑与流派》

[14] 见童寯文章《中国建筑的特点》

[15]见童寯文章《资本主义社会统治者的建筑方针》

[16] Inter Coluumation, 即由柱心至柱心之距离

[17] 见文章《建筑五式》

[18] 见文章《中国建筑的特点》

[19] 英文原文为:The stone tablets in Wu Liang Ci(武梁祠),a family shrine executed in the second century A.D., give some valuable information in bas-relief regarding Chinese architecture in the Han Dynasty. An instance is the playful figure on the second storey of a building balancing on his hands a portion of the roof. Strangely enough the supporting is also done by the head, very similar to the Caryatid in Greek architecture. The difference is that while the Chinese acrobat seems to be in a jovial mood, the Caryatid is supposed to be fulfilling the duty of a slave, in shame, sorrow, and servitude. It might be far-fetched to suggest that the Chinese relief was inspired by the Hellenic legend, but a resemblance is indeed striking.

[20] 见《architecture chronicle》:When we realize that the prime factor of modern civilization, the machine, is not only standardizing itself but also standardizing the whole world, we should not wonder that human thought, habit and action are more and more adjusting themselves。


一个地质专业的本科生~
建筑师/architect
童寯
ikuku实习生/intern
徐慧静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2007-08-00
标签/tag
相关外部链接
Post数字编号:118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