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在无和有之间
641
摘要: 从事设计20年的心路历程。
关键字: 和居,美学
出处: 林开新设计有限公司
2016.5.19

晚间,泡一杯清茶,满屋馨香,二十余年的设计心事也涌上心头。设计,这件现在看来是毕生志业的事,却起因于偶然的选择。1996年临近毕业,求得高校雕塑教师一职,然终因兴趣寡然,又恰得一设计合作项目,一年后便辞职转行。在这之后的十年间,和朋友合作开公司,那时市场还是以装修工程为主导,设计只是嫁妆。2005年,因坚持以设计为主导的理念与合伙人有分歧,便不顾尚有50万元债务,跟哥哥借了3000元,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想想那时真是年轻气盛!为了还债,可以连续几夜不眠做设计。然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尽管经济压力巨大,在与客户意见不同时,还是坚持自己的设计方案。结果可想而知, 我失去了一部分客户,也赢得了一部分客户的尊重和信任。现在想来,当时对为什么做设计、如何做设计尚无清晰的理解,太以自我为中心的设计由于忽视了对客户需求的分析和缺少生活内容,并不算是好设计,只不过简约现代的手法、大胆的造型不流于古典奢华之风罢了。

05年之后几年,陆续参加并获得了一些奖项,开始意识到设计的意义和价值:原来它可以承载表达自我和创造社会价值的功能。人立于世,若自己的劳作能燃成点滴星火,为混沌的天地增加一分明亮灿烂,何其有幸。那几年疯了似的周游列国,美国赖特将建筑与溪水、山石、树木自然结合的方式,意大利斯卡帕对历史传统、地理特征和人文情感的表达,路易斯·康对光线的运用,斯里兰卡杰佛里·巴瓦将地方文化、地域环境与现代建筑融合的设计,等等,可以说极大改变了我对设计原有的认识,唤醒了被我忽略已久的乡土记忆,也强化了我原先“室内设计建筑化”的想法,至今为止,与自然、光线、历史、地域文化这些元素的结合仍是我考虑的设计重点。

05至09年,可谓是一个从对大千世界的探索中寻求自我的自由散漫的过程,09年成家立室,家庭的责任、孩子的出生促使我重新思考原有的生活方式,这也进一步影响了我对设计的认知。夫妻间的相互理解、孩子与世界的互动过程让我对爱情、亲情、生活和责任有了更深的感知和理解,面对项目时,我考虑的不再是表现形式是否酷炫,而是使用者在空间中的行为和情感体验。

在自觉或不自觉的外观和内省过程中,不经意间,设计已然成为一种生命的意义,而不是纯粹的职业,如此对设计本心的追求也会更加强烈。本质上,我还是那个玩泥巴长大的农村孩子,迷恋于坊巷间宽窄有度的建筑尺寸和由天井淡入的阳光在投射物上光影游移的趣味性,当然还有隐藏于这种时空中亲密的人际关系。本质上,我是一个孤独患者,疏于应酬,喜好清净,工作和照顾家庭之余便是发呆。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安静的需求,只有安静的时候内心才是清醒的,不然就是混杂不清的。凡此种种的经历和思考,促使我在今年年初提出自己的理念,即“观乎人文,化于自然”的和居美学。和,即融合包容,从洞察社会大背景下不同人群的需求差异出发,提取传统文化和哲学思想中所蕴含的精神要义,寻找人与空间的情感联结点。并以自然语言为媒介,以当代设计技艺为方法,创造出个性鲜明而又极富生命力的空间。在这浮躁的时代,要真正实现和居美学并不容易,绝非传统或自然具象符号的简单复制,那些使用旧物件便道是传统或立一枯木焚一香便是禅的做法未免矫揉造作。在很多场所我也说过,设计最大的挑战是“欲”,只有把名利和表现欲望剥离开,对文化内容有深入的了解,设计才能更加纯粹。


团队用户
设计理念:和居美学
获奖经历:2016德国红点设计奖、2016德国iF设计大奖、2016意大利A’Design Award铜奖、2015 Best of Year Awards、2015德国iF设计大奖
作者/author
林开新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2016-01-00
相关外部链接
Post数字编号:11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