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崔彤——响应城市的建构
707
摘要: 本文从城市角度出发研究场所,由场所思考建构,在三个不同层级的建筑实践基础上提出从单体建构到场所建构再到城市文脉宏观建构的主题,并以“中国式”的思维探究城市与建筑的相关性,指出建筑时空的连续性是生命及文化的基础。
出处: 中科院建筑设计研究院
2013.8.05
原文发布于《城市建筑》2007年12期;作者:崔彤

  【摘 要】 本文从城市角度出发研究场所,由场所思考建构,在三个不同层级的建筑实践基础上提出从单体建构到场所建构再到城市文脉宏观建构的主题,并以“中国式”的思维探究城市与建筑的相关性,指出建筑时空的连续性是生命及文化的基础。

  【关键词】响应 时空 场所 建构 敏感性

  对于城市中的建筑,场所特征和时空要素至关重要。然而,反映过去或者物质环境的想法对于很多人来说已变得过时,尤其是今天,迅速发展的中国与“单一世界文化”的简单叠加,助长了这种消极文化的蔓延,甚至导致城市文化的理想存在于充满符号和虚幻的网络时空里。

  建筑设计应从城市角度出发,通过分析地段和环境,获得场所感和城市特征。建筑响应城市意味着将在城市约束中成长,同时回馈于城市。建筑对城市的响应体现为自律性和场所感:自律性是建筑融入城市的一种品质,自觉和律己的态度有助于建筑以谦和的姿态善待周围,最终实现构建和谐系统;场所感是建筑具有环境品质的标准,它首先要求建筑对“此时此地”作出回应,同时也要对“那时那地”作出回答,这势必涉及两个最重要的因子——时间和空间。建筑存在于过去、现在、将来的时间轴中,设计本身不应只回答瞬时的问题,建筑绝不能以短暂取代永恒、以虚构代替真实。因此,历史感似乎变得格外重要,即便在今天,有关文脉的问题仍然被重视,但也不等于说有关图像式的符号理论有多少生命力。除了这些舞台美术式的历史标签,就没有其他反映历史的手段了吗?肯尼斯•弗兰姆敦的《建构文化研究》和马里奥• 博塔“场地建造”的实践以及拉菲尔•莫尼奥的“环境平衡动力学”的影响向我们诠释了一个特定时间、特定空间历史的沉淀对现实的冲击和对城市的回应。

  对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轴,中国传统文化认为它不是一条无限绵延的直线,而是可被弯曲的螺旋环,因此未来并非深不可测、无法把控。未来可以融化过去,过去昭示着未来,就此而言,建筑与时尚无关。另一方面,响应城市的建筑在空间范围内并不完全相同,关注的场所可能是点,如城市的节点;可能是线,如城市的街道;也可能是面,如城市的一个区域。对城市作出响应的建筑,并不意味着所有的设计都要对地点、地区、地域作出回答,城市中各种环境因子对建筑的影响取决于各要素的敏感度,时强时弱,有时是复合因素的叠加影响,因此不可能推导出一个建筑响应城市的公式。下文结合笔者的建筑实践,简要分析建筑响应城市的策略。

150861 转载:崔彤——响应城市的建构 标题 照片

  一、辉煌大厦

  项目位于北京中关村西区北端北四环边的辉煌大厦,形态的建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景观和环境① 。海淀区中关村坐落于北京西北方,可谓北京的风景区,三山五园、皇家园林聚集于此,登高远望,颐和园、香山、玉泉山尽收眼底,西北向环境景观价值及敏感度颇高。由于中关村以前较少有高层建筑,因此人们尚未充分感受到景观优势。

  近十年来,高层、高密度的中关村西区建设成为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环境特质的追求成为设计的出发点。辉煌大厦所处地段缺少角部、十字路口或核心区的位置优势,甚至有很多遗憾,如只有北向界面朝向城市,南向建筑与辉煌大厦的高宽比已超过1/1.2,南向的阳光资源因此打折。限制条件和资源优势的平衡关系促使建筑自身的变化,因此建构了相互对峙并同生共体的一对山形建筑,在西山的映衬下完成了一次新的转换。建筑宛若人造的山,吸取西山自然风景特质,凝聚了中关村的场所精神,隐喻着一种多元性结晶体的诞生。这一过程包括一系列的演进:核心筒从中心移向两边;中间可变为自由空间,并暗示着继续变化的可能性;建筑空间组合源于西向西山风景、东向城市景观、南向阳光资源、北向北大人文环境;建筑形态是环境因子叠加之下的结果。最终建筑成为适应环境生存的有机体,场所性不仅建立在与地脉景观自相似性的山的形态中,而且变化于逐层退台形成与西山风景相关联的视线走廊中。

  建筑与城市及左邻右舍的关系,遵循着秩序化的矩形基线网络体系,形成边界整齐对位、内部自由变化的动态建筑。外高内低层级变化的双角锥,在自我完善的过程中以宽容的态度让南向建筑远眺北四环和北大景观成为可能,同时辉煌大厦努力使自己成为合唱队的一员,与大家同台演出。

150862 转载:崔彤——响应城市的建构 标题 照片

  二、光大国际中心

  从北四环向西二环过渡中,“城市”的概念愈加明显,城市中的建筑的复杂性和敏感性增加,建筑设计也更为谨慎而趋于理性。设计题目本身也暗示着国际化与民族化、现代与传统对立统一的平衡关系。而地段本身的双重性又强化建筑的“戏剧”冲突:它处于最具“京韵”的平安大街与金融街的交汇——官园桥,而与之对称的城市节点是位于东四十条桥边的保利大厦。显然,北京城独有的对称性城市肌理将建筑问题拓展为复合型城市问题,因此需要深入思考路径、边界以及十字路口所形成的典型地标建筑所应具有城市形态,甚至包含两个节点之间的关联性应产生怎样的城市意象,尽管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并非紫禁城角楼之间那么密切,但毋庸置疑的是它们之间的关联性存在于京城传统秩序中以及旧城墙所包容的文化沉积中。同样,就现代的环路城市而言,这样的节点已构成坐标点或标志物。黄色格构的肌理在远距离对话中试图恢复一种城市文脉的宏观建构。

  1.场所特征
  光大国际中心②作为城市节点上的重要建筑,落在两条道路的“开端”和“终结”处,并聚焦十字路口。它的这种双重性一方面体现在平安大街的传统文脉,另一方面体现在金融街国际化的水准,这种双重气质的融贯成就了一种个性,打造出此时此地的地标建筑。

  2.城市界面
  源于场所分析和形态解析,光大国际中心的独特性有别于塔式高层建筑而形成卓而不凡的品质。坚持批判“表皮主义”的同时,为如此体量、身高的建筑寻求一种修正式的表皮,在综合考虑尺度、边界、对位的基础上,希望其超越所谓建筑的遮蔽体而成为有意义的界面。

  3.整体形态
  整体性体现在3 栋高层建筑与京剧院功能上的独立和形态上的有机统一,从而达到和而不同的境界。它不仅表现于单体形象完整、群体形象完美,更主要的是相互因借而形成的“场力”,这种新秩序,首先存在于面对城市所形成的完整界面关系和外向性仪典格局中,同时体现在三者自相似性对话关系中,凸显“背景”与“角色”的互补效应。

  4.传统意向
  通过一种引人思索的抽象手法去探究隐含在中国传统表面之后的“存在”——使之成为叠加在格栅窗上象形文字的笔触。立面并不在意时尚,而是希望记录和装载更多的恒久,并以怀旧式态度,借用博古架的结构秩序承载几分厚重。

150863 转载:崔彤——响应城市的建构 标题 照片

  三、复内4-2# 项目

  长安街的意义在于它不仅是北京的核心,同时也是国家的核心。长安街的场所概念在政治及文化的背景下应做适当放大,长安街的建筑也应对时间和空间作出必要的回应。

  复内4-2#项目③所面临的问题似乎是长安街所有项目都曾经思考过的,诸如民族化的现代化等。我们惯用的参考系是建立在现代首都基础之上,并以此为出发点解析或评判建筑,但我们忽略了一些重要的问题——北京既不是巴西利亚也不是罗马,长安街是在新、旧并存中不断发展的。如果反思“革命式”的理想所构成长安街的“伟大”秩序,我们会感慨北京城失去了太多。面对长安街最后一个重要的项目,我们有机会重新反思一些曾经出现而未解决的问题。

  本案地处敏感的长安街西段,是极具几何学精神的北京城中的重要建筑。总体布局源于对如此理性主义规划的巅峰之作——京城的历史文脉重新思考和深入解析;空间秩序延续着长安街中统一、均匀的类型学体系;建筑形态在传承如此永恒的、同构的、严谨的、帝都威仪的同时,借用中国传统建造体系创造逻辑一致性的系统以回应城市。

  作为平衡体系,本案一方面在微观层面上体现出面对南向旧城肌理及紧邻的被保护的6 套四合院作出回应;另一方面体现在面对长安街的都市表情,并因此建立起了一套大、中、小尺度系统:中小尺度的建立源于旧城肌理、四合院,以及对建筑的细致研究;大尺度则源于长安街的城市界面。最终形成的北向化零为整和南向化整为零的形态被统一在“包容性”的尺度体系之中,而尺度体系则作为由内而外的表象,是“建构式”中国建筑的真实再现。

  1.传统肌理
  南侧四合院在水平和垂直方向的“渗透”和“晕染”,形成具有同构关系的“八柱”“七间”建筑,源于此时此地的巨构体系,将传统合院通过叠加、穿插、变异转化为立体的空中合院。

  2.城市形态
  建筑在融于长安街建筑群体的同时,创造外表均质、内核节奏变化的新空间类型,成为有尊严的银行总部办公楼;只有完整的界面和整齐的对位关系,寻找与长安街建筑的一致性;中央宏大的城市中庭在沟通南北城市空间的同时,将阳光从顶部和南向引向长安街,创造阳光下的生态建筑。

  3.建造逻辑
  柱、梁、斗拱等构件的传承关系决定了中国传统的构造体系优于西方砌筑式体系。营造的合理性成为一种主题,集中体现在柱与梁、梁与顶的过渡关系中。“关节”的处理不是形式的目的,而是建造的目的,建筑形式还原了传统建筑中最真实的结构细节。

  4.场所建构
  延续了传统结构和美学的融合,对传统结构“原型”进行挖掘之后,探索一个新的建造系统,一套关注于建造逻辑、形式逻辑、空间逻辑有机互动的新体系。
  巨构的形态是一个支撑系统,展现出多种空间的可能性,形成与银行总部相适宜的句法和语言,但并没有游离于城市,相反以一种中国式的含蓄深藏于透明界面之后,构成被叠加之后的中国影像。

  结语

  响应城市的建构,以一种“中国式”的思维,重新审视城市中的建筑,质疑不负责任的个性表现,反对虚张声势的侵略性建筑,强调和谐的城市系统,这比唯我独尊的建筑创新更有价值!响应城市的建构比基于城市的建构更具自觉性,体现出建筑师的社会责任感,同时克服了被动式地执行城市法规,努力实现规划师、建筑师和人民共同缔造我们城市的理想。正像肯尼斯•弗兰姆敦所指出:“尽管现代社会的发展呈现一种私有化趋势,建筑还是不能仅仅等同于建造物,它应该关注公共空间的塑造,而不仅仅满足于私有领域的服务,建筑的中心问题既与空间和形式有关,也与场所创造的时间因素有关。光、水、风和气候都可以成为建筑创造的素材,建筑的连续性如此重要,它是生命和文化的基础。”

  注释
  ①辉煌大厦方案主要设计人:崔彤、桂、陈长安、平海峰(摄影:杨超英、傅兴)
  ②光大国际中心方案主要设计人:崔彤、王欣、刘向志(摄影:舒赫)
  ③复内4-2#项目方案主要设计人:崔彤、赵正雄、潘华、王欣、何川、桂(摄影:杨超英)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作者/author
崔彤
中科院建筑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建筑师
文献数据
参考文献:
原文时间:
Post数字编号:103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