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84 项目5178 室内583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385 方案1382 摄影785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12 所有作品11377 所有图片154,641
1410369025429229.jpg
方方田/鹿野苑石刻博物馆
微博:转发 20 评论 4

封面照片
方方田/鹿野苑石刻博物馆
image © 方方田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方方田

 

鹿野苑石刻博物馆是刘家琨的早期作品,项目总共有三期,一期设计建成至今已经有十多年的光阴了。在建筑圈相信很多人对这个项目已经是耳熟能详了,但是去过实地的人少之又少,其中最大的原因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建筑地处偏远,如果不是怀着崇敬膜拜之心,是很难下决心专门为这个建筑跑一趟的。这个建筑的遗世独立或许就和建筑师本人气质一样,拿王澍的那句“建筑师首先得是个文人”来定义刘家琨再恰当不过了,他的另类和王澍又有些许不同,阴差阳错的走上建筑这条道路但又不失一个作家的身份,他的文学作品和他的建筑作品几乎一样多,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的下一个作品是文字还是建筑。

鹿野苑石刻博物馆位于四川成都郫县新民场镇府河河畔,建筑周边是地地道道的农村,离镇上的街道有十几分钟的步行路程,基地内大树掩映翠竹丛生,很难被外界发现,以至于后来我问了一个在该地区做生态调研将近一年的景观系学生,她居然不知道这里还有个叫鹿野苑石刻博物馆的建筑。

带着些许崇敬和期待,在一个暖春的三月,也就是我大学毕业的前两个月来到了成都,而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地就是鹿野苑石刻博物馆。从成都市区换乘大巴两个多小时方才来到这个干净而又宁静的新民场镇,步行穿过这条街道便可到达尽头的府河桥头,此时成都的天虽然没有蓝天白云,但是桥下河水的潺潺声已经将一切疲倦冲走,建筑就在河道下游的树林深处。经好心人的指点,可直接从河对岸穿过一片农田到达该博物馆。一路上经过沿途农家的院子,偶尔会惊醒熟睡的大黄狗,此时油菜花正盛,行走在曲曲折折的田间小道,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与兴奋,这让我对该建筑的真实样子更加充满幻想,用不了不多久转过一片竹林就来到了一条宽大的马路,博物馆的入口就位于马路的尽端。与任何一个博物馆不同,这样一个入场前奏或许也只是我在一个偶然的时间刚好体验到了。

即便看见了入口,也仍望不见建筑的主体,爬满藤蔓的院墙后面是一片郁郁葱葱。更惊讶的是当天参观者就我一个人,还要叫人来开门,估计这建筑平时真的是很少有人来拜访吧。趁等候间隙,我在三期会所部分溜达了一圈,里面除了零星的几个工作人员之外,似乎我是唯一的到访者,这一刻建筑格外多了几分宁静,中间有个小中庭,砖墙已经布满青苔,翠竹摇曳着光影和这种安静祥和的气氛融成一片,似乎他们已经习惯了那样的存在。我沿着一个钢制小楼梯爬上了屋顶,上了屋顶看到对面仍是一片郁郁葱葱,府河就在一旁,淙淙流水一路欢歌似乎从来没有在意到该建筑的存在。

为了不耽误参观主体建筑的时间,转了一圈之后便回到主入口处,此时工作人员示意可以进入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院子,然后右转便看见一条笔直的步道,尽头一直通向府河河岸,行走中右侧是竹子划分出的一个个序列空间,每个院落空间里面以院墙为背景陈列着石刻佛像,而左侧便是原生态的树林,伴随着鸟鸣虫叫和脚步的深入,一直到步道的尽头有个景观水池,此处又可清晰的听见府河的潺潺流水,其实那一刻你已经感到置身世外了。本想在此处多停留一会儿,但左边随意布置的汀步又把人的好奇心一下子吸了过去,据说当时这个汀步的设计便是抱着不砍一棵树的原则现场设计的,跳过那几步小石台阶,这种轻松活跃的气氛一下子又把人从刚刚充满仪式感的序列空间中拉回来,此刻,树林阴翳,清风作响,似乎一下子把人心带入了丛林深处。林中左边有一个古朴的小茅屋很吸引眼球(不知道做什么用的),但是正前方从地面逐渐抬起的长桥确定着人的前行方向,长桥在起始的一段只有一侧有栏杆,走在上面也并不会担心掉下去,旁边有小树很自然的伸过来打招呼,随着升高长桥的两边才都有栏杆,这样一种细节设计不经意间就会打动人心。此刻,可以望见桥下面平静的莲花池,悬浮在此处,俯瞰一下右边的府河,作了最后的片刻停留,便只身进入建筑里面了。

这是一扇从内部开启的单开推拉门,长桥一直延续到建筑的内部,呈T字型在面前分开。这是一个两层通高的中庭空间,脚下是一层部分,展品一览无余,的确是成功的营造了地宫的感觉。此刻天光从周围建筑的缝隙中洒下来,在木模混凝土墙上打碎并沿着墙体一直漫射到建筑的底部,光沐浴着建筑,建筑强调着光,你能感受到那种直达心底的力量。沿着T型廊桥左转便进入第一个展区,把这里称为一个“光窟”一点也不为过,安详而静谧的石刻佛像沐浴在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天窗下面,容颜清晰可见,继续深入便是一段廊道,两边是精心设计的佛龛,自然光从简单精妙的构造缝隙里弥漫进来,那一刻我在惊讶居然不是人工光线。这个L型的廊道外面包裹的正是二层的一个庭院,据说是出于安全考虑,平时不对外开放。廊道的尽头是一个通往一层的楼梯,此刻向下的路径和突然间转为阴翳的光线一下子真的将人带入了地宫的世界。光在这里点到为止,同所有的石刻展品一起营造出一种超常的安静祥和之感,在通往中庭之间的片墙底部,是一个串通两个空间的小水池,水池的平静强调了此刻空气的宁静,同时也将观者的视线引向对面的空间。对面的空间,即主中庭,可以望到来时的入口以及T型的天桥,这里的一种回望,算是对整个参观的一个总结了,出口就在一侧,旁边有一个长形水池,水池尽端是一个吐水的龙头,在时间的作用下,早已青苔漫布,水清澈的足以涤荡心灵,这水从石槽中漫出去,正是流向了入口处的莲花池。

在这个建筑另一端是博物馆的二期,有三个展馆,据说是因为陈列着贵重展品不对普通游客开放,这难免有点小遗憾。工作人员也嘱咐我不要过那边去,那边甚至有凶恶的狼狗把守。不过我还是在外围小转悠了一圈,看见了室外那个陈列佛像的水池,以及那个预制的方格模块展墙……

最后离开之前我绕了一大圈,跑到了府河对岸想一窥建筑沿河的全景,当时水位不高,河床露出了大面积的卵石,河水倒是真的很清澈,此刻倒是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建筑二层的那个庭院,以及那个超常尺度的台阶,我想这也正是设计者的用心吧,观景者,亦是景中人。

归途中,我一直在思考这个建筑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和感受是什么,但是一直没有很确切的东西可以描述出来,但在某一刻,我相信有种力量是的的确确穿透过了我的身体,那或许是被雨水和青苔侵润的一片混凝土墙,又或许是那长桥上的一回头,又或许是那头顶上洒下来的一抹天光,又或许是某一个佛像的静谧容颜……甚至是这四月的油菜花,潺潺的府河流水……

(拍摄器材:CANON Powershot SX210  拍摄时间:2013年3月14日)

2014.09.12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