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46 项目5106 室内56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7 方案1354 摄影756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7 所有作品11171 所有图片150,945
(拍摄器材:索尼NEX-5)该图拍摄于象山国美某教学楼,一面夯土墙以建筑小品的形式被展示出来,夯土建筑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很陌生的,王澍是否能够用这种方式唤起这个时代对夯土这种传统元素的持续关注,并让这种元素重回日常的居住空间,我们或许应该充满期待。
方方田夯筑之美
微博:转发 8 评论 1

封面照片
方方田夯筑之美
image © @方方田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方方田

 

在中国快速城市化的今天,夯土建筑离现代构建系统越来越远了,它似乎已经成为一种过时的技术和材料,即使偶尔被那些实验建筑师拿来把玩,也无法阻止钢筋混凝土大行其道的时代。

自去年参观了王澍的象山美院专家楼之后,我似乎又看到了些许夯土建筑新的生命和希望,不管怎么说,这种努力是值得的,它至少代表着中国的一种居住传统精神的不死。

那次象山美院之行,也勾起了我的许多夯土情节。由于从小在西部的农村长大,在那个地处偏远而又宁静优美的少数民族小村庄(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夯土建筑曾是居住的主体,我有幸经历和感受了故乡的人们是怎样利用夯土营造他们的诗意居所并在那里世代劳作的。

当时村里的夯土建筑数不胜数,就连唯一的小学也是夯土所作,土墙托着青瓦,翠竹掩着屋顶,小溪绕着村庄,炊烟袅袅,牧歌回荡……这种景象大概是我童年最深的记忆了。农民家的房子有从祖上传下来的,也有自己新修的,祖上传下来的有上百年的,墙面已经被柴火炊烟熏的变色,但是墙体在时间的作用下却越来越坚固,而且冬暖夏凉,如果是大户人家的房子,必有华丽的木作来衬托,加上精美的砖雕木刻,这种遗世独立的美又不同于华美大气的江南各派古建筑,有着小家碧玉的纯真和质朴。

如果有人家筑新房,必选一个黄道吉日破土动工,请来道士祭酒,对土地崇拜和敬畏的精神可想而知。当时村里面有专门的“师傅”(大概就是当时的建筑师吧),他们有专门的夯土道具:板(木模具),石杵(将土夯实的工具),拍啪(用于墙面平整的工具)以及一些装运工具。夯筑这门技术也是祖辈流传下来的,只要年轻力壮的男子基本都可参与这种夯土建造。当架上板,师傅们光着膊子吆喝着挥起石杵的那一刻,建筑的意义就开始产生了。建新房子当时是人们一生中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在这段时间里,基本上是全家动员,村里的亲朋好友全来参与,男人干粗活,女人烧饭,当炊烟熏着墙上的汉子们时,汉子们会大声吆喝着嘱咐女主人菜要放辣一点,只有小孩子们在一旁打打闹闹对这种事似乎毫不关心。混着泥土的气息,土墙一圈一圈的长高,不到一个月,就可以封顶了,封顶的时候也要举行“上梁”礼,会放鞭炮庆祝,在这个过程中也是有村里的木匠参与的,所有的木材都是取自附近的山林,当所有的木构屋顶完工之后,全村的人会齐心协力将一片片新出窑青瓦盖好,这样一间房子就算正式完成了。那里面有男人汗水的味道,有女人厨房炊烟的味道,更有全村人忙活的身影……当在另一个黄道吉日,主人宴请全村亲朋好友,高高兴兴的搬进新家的时候,其实这个新家已经真正的有了生命。

前不久就读到过一段文字“营造,不是为了永存,而是为了营造本身所富含的无限乐趣和生存体验;而栖居,也不是为了栖放精美的物品和财富,而是为了栖放心灵。”当重拾全村参与全家动员其乐融融来建造自己“家”的父老乡亲们的画面时,这种感触又多了好几分,或许我们已经永远无法回到那个时代了。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夯土建筑慢慢变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间间钢筋混凝土盖的洋房,只有少数老人依旧守着他们的老房子,或许他们住不惯那种需要开空调的白净净的房子,他们习惯生着柴火,抽着旱烟,摇着蒲扇,在屋檐下逗着飞来啄食的鸟儿,度过一个个春夏秋冬。

也或许,他们明白,只要他们一离去,这些房子也就没有了。

“土木建筑,不是永恒的石头纪念碑,从建成之日起也许就已经走向腐朽和坍塌的废墟之旅。”或许夯土建筑正是遭受着这样的命运,但是那种建造和居住的精神应该不灭,在这个物质泛滥的商品房消费时代,当我们存满几百万住进一间漂亮的大房子的时候,也或许会有那么一点点陌生。

2014.09.02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