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91 项目5150 室内575 家居及产品162 文章2365 方案1359 摄影777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71 所有作品11264 所有图片152,543
工作模型
方案/UWC世界联合书院
微博:转发 9 评论 3

封面照片
UWC世界联合书院
image © 中建-A6建筑工作室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袁野

 

尊敬的UWC理事会领导及各位朋友:

早上好!

首先,十分感谢UWC中国理事会给予我们莫大的信任和展示才华的机会,我们为能参与到常熟UWC学校的建设工作而感到荣幸。实际上,我们也一直期待能有机会表达我们对于当代教育建筑的思考以及对于中国当代建筑的思考及研究。

我想我们进行设计的基础是基于对UWC学校理念的理解。而我想强调的是,我们的设计并不是灵感乍现的产物,而是基于理性的分析、逻辑的推导、不断的试错、找出的一种解决方案。我们并不认为这就是唯一的和最终的方案,我们的思考实际上还在继续,但由于交图时间的限制,我们必须拿出一个认为相对完善的成果。今天,与其说我们展现成果,还不如说,我们展现的是我们的思路、思考的过程以及工作的方式和态度。因为,作为建筑师,我们很清楚,从概念方案到最终实施,还有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们还需要与业主进行深入的交流,最终的方案不会是我们独自做出的,而一定是我们共同智慧的结晶。

现在回到我们的主题。我想分几个方面向大家介绍我们的设计。首先是我们对于UWC教育运动和学校理念的理解以及如何将我们理解的理念转化为建筑语言。其次想向各位介绍我们对于基地的理解和分析,结合我们对地域文化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以及对中国传统书院空间的分析,展现我们是如何逻辑地推导出规划方案的。第三方面,我将具体介绍我们的设计,从交通到有意味的景观直至单体设计。最后,会做一个总结。

一、首先,我想从一个建筑师的角度谈一谈我心中的UWC教育运动及学校。

UWC不同于中国的普通中学,她是开放的,包容的,140个国家的520个学生汇聚在这一特定的空间里,她是世界的缩影。这是她的物质形式。而更为重要的是她的目标和精神,她致力于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和胸怀世界的青年,并期待他们成为未来的领袖角色,从而为增进世界不同国家、民族、阶层之间的了解以及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我们所设计的校园,同时也应该是一个多元的社会物质载体,她应能满足以上的要求,并激发和促进UWC价值观的实现。什么样的校园才能体现以上理念呢?

我们为校园的设计制定了以下指导原则
1、 连续、流动,且多样化的空间体系。
2、 紧密结合基地特征。
3、 提供参与、互动、交流的机会。
4、 要有共同活动的开放空间,要有小团体聚会和自由交往的空间。
5、 提供各种独处思考的空间,冥想沉思的空间。
6、 有意味的空间和不定义的模糊化空间巧妙结合。
7、 纪念性和生活性的巧妙结合。
8、 具有强烈可识别性的建筑及景观。

以上原则将在我们的规划设计中贯穿始终。

二、下面,我想向大家介绍我们对于基地的解读。

UWC学校的选址极为重要,可以说,选址的好坏是项目成败的关键要素。我们看一下以往UWC的选址,无一不在景观极好的环境中,犹如世外桃源。将一个如此国际化的学校设置在这样的独特优美的环境中,并让他相对独立,有利于强化学校的特征。常熟项目的基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

从大的文化环境上,苏州和常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具有悠久的文明和教育传统。从经济环境来说,这里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从物质环境上说,常熟新城提供了所有便利条件,昆承湖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景观资源。而我们的基地,就在这样的一座小岛之上,南北向约300米,东西向约100米,面积约为42000平方米,呈西南东南走向,基地并无较大高差,但从西侧向东侧湖面方向有缓坡。“小岛”仅一条乡间公路可以通达,基地三面环水,而紧挨公路的一面,也是水面。无疑,“水”成为主题。

岛的西北侧是常熟理工大学,东南侧可远望状元堤。在从基地西南方向不远处,有一处庙宇——红观音堂,成为到达校园必经的文化景观。我们可以看到,在对基地产生影响力的这几个外部环境因素中,公路是不可缺少的交通功能要素,同时也是具有一定噪音负面影响的要素。湖面是行动限制要素,同时也是最为重要的景观要素。理工大学是潜在的教育资源利用要素。庙宇是重要的文化要素。状元堤距离较远,但依然是重要的景观和文化要素。

那么针对基地的特征,我们如何推导出我们的设计?这就涉及到我们对于传统建筑文化的分析、对地域文化的分析以及对中国传统书院的分析。

我们认为决定整体空间结构的影响要素首先是中国的传统建筑的组织逻辑和形态特征。在这里,中国传统建筑的“进入方式”影响甚大:正统的中国建筑,坐北朝南,大门往往设置于南侧,由南向北进入,呈现出仪式化的空间序列,并具有南北向的轴线关系。另一方面,苏州园林还有另一种方式,就是通过“曲径通幽”的方式,逐渐引导人进来,这如同中国画,如清明上河图,景色是渐次展开。留园的进入方式是经典的,景观是逐渐展开的,是一个曲折转折的路径,在这个过程中,经过一系列大小空间院落,有一个进入的序列,而不是把所有东西,或者重要的事物一股脑地,直接呈现出来。

对于我们的项目而言,首先需要决定的是如何处理入口的问题,再具体说就是大门开在什么位置的问题,这对于整体规划有决定性影响。我们的观点是大门需开在南侧,一方面是“风水”的需要,文化传统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基地形态的需要——直接从西侧进入校园,由于基地东西方向空间进深小,很难形成有层次的“深”空间,而南北向则达300多米。我们需要创造条件,让大门顺理成章地开在南侧。但与基地相连的唯一交通是在西侧,那么就需要从西侧引入通道空间。这一通道也将“走读”部分与全寄宿部分适当分开。而进入主校园的大门则设置于南北朝向。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无论是中国的官式建筑还是园林建筑,大门都不仅仅是一个建筑,而是一个进入的方式,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空间序列,如同音乐的序曲。实际上,进入常熟UWC学校的序列应该从“状元堤”与昆承西路交叉口处就开始了——经过一座小桥,一座庙宇,到达基地时,一道长长的墙体将人引导到第一重门,这如同中国的牌坊,与牌坊相对的是西侧湖边的月亮们影壁。这时,你已经知道,进入了一个极具中国味道和文化感的“地方”,而长墙上的英文和牌楼上的中文则告诉你,这就是“常熟世界联合书院”。穿过牌楼,南侧是停车场,北侧依然是竹从掩映的矮墙,但尺度已经减小——这是一个微妙的变化,然后到达校园的正门,坐北朝南的正门——巨大的门扇敞开着,欢迎你的到来。这样,我们就营造了一个“中国式”进入方式。

影响整体空间结构的要素还有中国园林的内向性空间模式和连续性的场景布局。我们看几个园林,如网师园、退思园——主要景观在中部,建筑及院落围绕主要景观,并具有连续性,整个空间具有洄游性特征。

我们再看一看中国传统的书院,这是“岳麓书院”。这里我们比较一下中国传统书院的空间与西方校园空间的差异。院落,一进进的院子形成中国传统书院的主要特征。而西方大学则是强调中央的大景观,建筑排列于两侧或周围,并有一标志性建筑,位于轴线尽端,如行政主楼或图书馆,具有统御全局的作用。这是弗吉尼亚大学的中心,这是清华大学,也是西方的模式。

UWC常熟校园应该体现中国传统书院的特征,但UWC毕竟是全球知名的国际学校,强调中国文化特征的同时,也强调多元化,不能忽视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对西方文化的认同和亲切感。我们的校园规划结合基地自身特征,将中国传统书院的多重院落空间、传统园林的曲折有致,逐渐展开的进入方式、围合并连续的空间布局原则与西方校园的重轴线,标志建筑统领全局的空间模式巧妙结合,营造出全新的校园空间模式——东西方传统在这里相遇,融合,产生全新的教育文化空间,即延续了传统,并在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创新,也完全符合UWC胸怀世界的理念。

基于以上的理解,我们以一种理性的思路进行的我们的规划设计。一系列的尝试和试错保证我们最终出现方案的出现并不是灵感乍现,无根无据,而是充分考虑了各种可能性之后的逻辑必然结果。

第一个方向的尝试是以多重院落平铺排列的,但布局过于规整,少灵动,且封闭性强,同时没有充分考虑基地沿湖的特征。

第二个方案,将中国园林的布局特征引入基地,并营造内湖。但分析该基地特征,已在湖中,不必再人工造湖,而应充分挖掘和利用其三面环水的滨水优势。这里参考了苏州园林中的沧浪亭——沧浪亭由于滨水,从而一反在园林中挖湖理水的习惯做法,而是借景外湖,将沿湖的双廊作为自己的特色,从而成为苏州园林里的奇葩。另外,大量的内湖面积将校园的户外公共活动空间挤压,难以满足学校作为“多元化社区”的要求。

第三个方案,在批判前两个方案的基础上,提出在校园中心部位营造精神核心——图书馆,并在其周围形成开放空间的理念。同时,强化沿湖建筑的特征,将科学、艺术、礼堂、体育馆以一种垂直水岸的方式,与图书馆形成放射式格局,并营造一种江南水乡村落的意象。在西侧的沿昆承湖西路一侧,一系列院落以中庭“街道”为脊柱,错落排布,将教学建筑和行政办公紧凑地整合成一栋建筑。从南侧的入口到图书馆,地形逐渐坡起,形成中央大草坪,在基地面积如此紧张的条件下(仅42000平方米),形成了约5000平方米的户外休闲、交流的公共开放空间,也用现代景观的处理手法展现出UWC的国际化特征。图书馆是一个在坡地最高处飘浮的玻璃圆环,晶莹剔透,其升起的意象强化了其精神核心的价值和统御全局的力量,且极富寓意。生活区布置在最北侧,我们设计了一个升起的平台,平台下为厨房和食堂,平台上为生活区的户外活动空间。整个校园,顺应原有地势,形成南低北高之势,形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意象,也顺应整体的风水格局。

我们经过多轮方案的比较推敲,认为第三种方案较为逻辑而全面地考虑和挖掘了基地的潜在特征,中国式的布局与西方式的景观结合得较为自然,不生硬。在此基础上,我们又经过几轮的调整,沿湖方向主要是考虑到校园内部与湖面和状元堤的视线通廊,希望从校园内部,主要是从图书馆能较为顺畅的看到湖面,从湖面也能很好地看到图书馆。我们仔细调整沿湖建筑的位置和方向,尽量将湖面打开,将湖面景观与校园景观更好地融为一体,开敞而丰富的滨水空间也由此形成。另外,北侧的居住建筑也考虑到与教学建筑形态的呼应和统一,由此形成一系列半开敞的生活院落,如同一个小村落。在生活平台的大台阶处,我们布置了一处钟塔,使其成为校园的标志物。

需要说明的是,任务书中规定了体育场需要8000平方米,而整个基地不过42000平方米,体育场将占掉1/5的基地面积。如将体育场布置于基地红线内,整个规划将很难营造舒适、丰富和灵动的空间。于是我们决定将体育场及体育馆置于湖面之上,这是一个虽大胆但符合逻辑的决定,由此解放了基地,争取出更多的户外开放空间。至于水上运动场的建造技术问题,我们在与结构工程师和施工专家共同讨论之后,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技术难题,尤其是我们“中国建筑”的施工队伍,是世界一流的,更没有问题。的确、造价会增加,但由此换取的室外开放空间是无价的,付出这点代价是绝对值得的。

三、交通、景观与建筑

1、一个好的校园规划一定是一个很好地解决了交通和流线问题的规划。交通规划包括车行交通(包括停车),消防,人行流线三个方面。
我们先看一下车行流线。沿昆承湖西路有三个车行出入口:校园主出入口、校园次出入口和校园后勤出入口。车辆进入校园主出入口向南,则进入地面临时停车场,这个停车场可以停放80辆车,也可以直接由坡道下到地下车库。车辆进入校园次出入口则直接下到地下车库。最北侧的出入口则是专为厨房等后勤用房使用的。可以看到,所有的车辆都不需要进入校园,保证了校园内部的安静、安全和空气的清新。

消防车的流线保证可以到达每一栋建筑,不会出现消防死角,从而在防火安全方面做到最佳。

人行流线主要是一条围绕校园的洄游路线,以及从西侧入口进入,穿越两重门,爬上草坡,穿过架空的图书馆,通过大台阶走上居住平台的线性路线。其余的分支和末端都源于这两条人流的主线。人流与车流绝不交叉,并经过丰富的空间和景观,确实做到了步移景易,让行走充满了乐趣和惊喜。

2、有意味的景观
中国园林与强调功能的现代建筑不同,中国园林是由一系列场景组成。比如网师园的“月到风来亭”,拙政园的“与谁同坐轩”,并无实际功能,而是场景的设计需要,我们可称之为“有意味的景观”。我们在UWC常熟的校园中,也设置了一系列“有意味的景观”,并将这些景观与中国文化和UWC的理念相结合。如重要的景观节点:入口长墙、大门和月亮门影壁,他们相互呼应,组成一组极具中国传统意味的景观。如进入第一道门,矮墙,第二道门以及尽端的码头组成另一组有意味的景观。进入校园,首先看到的是半月形的水池和弧形的铭文墙,墙上刻有纪念文字。地面是圆形的青铜材质的抽象地球的图案,上面刻有包括常熟UWC在内的全世界13个UWC学校的名字、位置和建成时间。在中央大草坡的东侧,一个如同蚕茧一样的小建筑落在草地上,如同一颗珍珠,这是一个冥想空间,内部有下沉的环状空间,顶部开有椭圆形的天窗,如同原始的洞穴。在环状玻璃图书馆的中央,是一个圆形的水池,水池中央种植一棵大树。美国建筑师路易康曾说过“最早的学校源于一棵大树”,中国也有孔子于树下授业的传说。这棵树也可以理解为生命和和平的象征。这里的水,经由暗渠流入草坡上的小溪,并最终流入入口半月形水池,亦有“高山流水”之意。而溪流、水池和坡起的地形也隐喻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山水”意象,暗合了孔子所说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说。

钟塔,是一个“画龙点睛”之笔,西方教堂的钟塔、校园的钟塔、海上的灯塔、中国的古塔,塔的意象总是与精神性和纪念性联系在一起。我们将这个钟塔命名为“和平之塔”,也可爬到塔顶瞭望远方,有“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之意。亦可理解成“灯塔”,为生命的旅途指引方向。

另外,我们的方案设计了三处大台阶。第一处是图书馆的入口大台阶,台阶的大平台在平时也可作为室外剧场的舞台使用。第二处是生活平台的大台阶,这是一处曲折而连续的大台阶,是开放的剧场,而下面的空地和滑板场正是舞台。这里会成为校园最具有活力的中心。第三处是滨水大台阶,是与水亲密接触的地方,码头、栈道让这里成为具有象征意义的场景——扬帆远航的起点,也是走向世界的起跑线。

3、灵活、开放、绿色、谦逊的建筑
建筑的设计首先要满足功能的需要。主要的建筑分为以下几大功能。一是教学和行政楼,由一条“街道”中庭将教室和行政划分开,街道也成为教师和学生交流的空间。行政位于西侧,沿马路,并形成若干向马路敞开的院落。院落与马路之间有镂空的围墙相隔,一方面遮挡了噪声,另一方面形成与城市之间友好的界面。教室也是院落式布局,与行政的院落错落排布。教室的一层均架空,只有楼梯间和设备用房落地,并与地下车库相通。这样的设计,使得无论是行政办公还是教室均可享受到自然的通风、充足的日照和均好的景观。而教室底层架空,也为校园提供了通透的视野和自由灵活的活动空间。

图书馆是底层架空漂浮于空中的圆环。与围绕他隆起的坡地、环形中央的水面和大树共同营造出震撼人心的中心景观。作为中心建筑,具有360度的视野,是视觉焦点。另外,图书馆的屋顶是向内坡的,如中国南方传统建筑的“四水归堂”,雨水会流入中心水池,收集起来,为中水回用提供循环用水。

科学、艺术楼均局部架空,并出挑于湖面之上。建筑形成巨大的取景框朝向湖面,具有极佳的视野。艺术楼将“黑匣子”剧场分离,漂浮于湖面之上,从而成为水上剧场。当剧场的舞台后墙打开,则整个昆承湖都成为他的布景,浪漫之极。一个水中玻璃盒子——魔法屋也独立设置于水边,可作为舞蹈训练场或舞会场地。

礼堂,作为较大的体量,设置于校园主入口的附近,有利于人流的进出。礼堂的首层是多功能空间,二层层高较高,设置临时伸缩看台和舞台。进行IB考试时,可将舞台和看台收起,成为两层大空间,满足考试的特殊需要。

生活区部分,食堂布置在大平台下,厨房的出入口位于最北侧的平台下方,无论是菜饭的原料进入还是垃圾的运出均不会对校园产生任何影响。大平台上有两个下沉庭院,为食堂提供自然通风和采光。超市和和平屋也设置在平台下方。学生宿舍的下沉庭院向北侧的湖面敞开,形成内部的交往空间。而院落上空的天桥则将不同单元的朝向校园的公共活动空间联系在一起。教师住宅的三栋楼形成两个院落,是学生和老师交流的场所。

体育馆的一层是游泳馆和健身房,二层为篮球综合馆,天窗采光。运动场周围是高大的网状围挡,防止球掉入水中,也为学生提供了安全保障。

走读教学区位于基地的最南侧,相对独立,也可与主校园之间相互开放的,为管理提供了较大的灵活性。中小学是南北朝向,争取最佳日照,行政办公东西朝向,幼儿园位于最南端。我们为走读教学区设计了独立的小操场,局部架于水上,从而满足其自身的功能需求。

建筑的立面设计,大量运用白墙黑瓦,与江南民居风格相协调。但同时,我们尽力避免使用过于直接的中国符号,而是将中国传统建筑的元素提炼、抽象,重新组合成现代建筑。如起伏的坡顶、围合的院落空间、竖向的门扇和窗扇、漏窗的纹路等。建筑的群体风格虽自信但不张扬,低调谦逊、朴实真诚。但同时灵性十足,不经意间,撩动心弦,触及内心甚至震撼人心,并给人以无尽回味。

最后,我想对我们的设计做一个总结:
1、这是一个理性的设计,充分考虑了各种外部和内部条件,综合各种影响要素,经过多轮方案的比较、试错、最终逻辑推导出来的规划。但我们的思考并未结束,思考的过程还在继续。
2、这是一个技术可行的设计。我们的信心源自中建集团强大的技术实力,包括设计的技术、管理的技术和施工的技术。
3、这是一个浪漫的设计,有诗意的设计,是具有强烈故事性的设计,会激发人的想象,孕育了无限的可能。
4、这是一个包容的设计,中国的传统,西方的传统,在这里融合。来自世界不同地方、文化、种族、阶层的年轻人会在这里找到认同、自由和家的感觉。
5、这是一个符合UWC理念的设计,并且,在中国,这种理念得到了全新的诠释。

相关POST
袁野——中国中建设计集团(总部)副总建筑师、建筑专业院总建筑师、袁野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袁野及其团队的主要设计领域为公共(文化)及教育类建...
lff星星草 admin 等2人赞过
2014.06.17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