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20 项目5045 室内537 家居及产品159 文章2338 方案1330 摄影732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31 所有作品11011 所有图片147,905
14013461636855-nanning-xijiangyuanlin-baizijiayi
方案/南宁西江园林博览园概念规划/北京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
微博:转发 2 评论 1

封面照片
所有图片及文字来源:北京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

 

(文章、图片均来源于北京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 设计时间:2005年

“多留余地”,是传统对待城市与建筑问题的重要态度,也是中国式做人处事的思想方法。

“墙高却能窥宗庙之美,地广尽堪容驷马之车。”
 
这是在江西渼陂古村内的一副楹联,横批是:“多留余地”。

“多留余地”,是传统对待城市与建筑问题的重要态度,也是中国式做人处事的思想方法。正如传统中国的服饰,几乎全是“平面裁剪”,这是一种灵活性很大的通用式设计,衣服与人体之间并不要求完全吻合,不会因为人的肥瘦变化而不合穿。西式设计在根子上是“量体裁衣”,也就是说类似于“定制产品”,他在疯狂的寻求形式的花样,寻求静止的“合体”。

一个区域的规划和设计,应该用历史和时间角度去思考他,他不应该是一个瞬间决定的产物,不是一个静态的方案。“多留余地”的思想要求我们寻求一种具有空间弹性的规划方式。这种规划方式应该没有想像的那么抽象,它必须落实到一个非常物质的层面,在设计上,它应该具有可视的形式。
 
南宁西江园林博览园规划沿用了传统的“园林-院落”结构,这不是趣味上的选择,而是对规划方法的继承。“园林-院落”结构是传统中国解决城市问题到建筑问题所一直沿用的持续长效的规划方法,这个结构成全了几千年的传统空间更替,装载了无数花样的功能,是弹性规划的一种操作形式。它的弹性表现在:

一.持续的可变结构

中国园林从魏晋时期自然状态的“山水苑囿”,到明清时期的“城市园林”,充分显示了“园林-院落”作为一种空间形式的弹性:它适于自然山林,同时适于复杂多变的城市,能够容纳一切功能。这个结构可松可紧,可以被无限拆分下去,又可以任意合并和拼贴,历史上园林的“增、改、补、并”正是说明了这个问题。园林不是绝对静止的经典,而是随时根据要求作出变化。

二.通用空间的无限可能性

中国园林几千年的发展历史,证明了“园林-院落”结构的强大生命力。它以一种简明、开放的空间形式容纳了尽可能的使用,或作为宫室,或作为官署,或作为会馆,或作为寺庙、集市、私家园林、民居、王府、戏园、茶园、酒肆……等等,园林是一个超级包容体,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三.空间作为经营对象而非商品
 
园林个体的生长,是完全可以自我循环的。这种性质保证了它的传承,这种传承是空间上的继承性经营,更是文化与心理上的继承性涵养。是动态的,不是呆板的接受和传递,而是不断的修改、整葺、充实、拆散重新组合,重新解释。这是仅仅作为商品性质的单体建筑所无法比拟的。
 
“园林-院落”结构终究不是一个生硬的建筑实体,而是一个具备环境意义的虚体。他作为一种弹性规划的方式,作为一种设计方法给未来的发展“多留余地”: 在空间方面提供了弹性,对将来的可能不在物理空间上作限制,不制造障碍。 在对待环境方面,这个结构控制了一个对环境影响的最小程度,预留了发展的可能,控制了发展的限度。

相关POST
彭乐乐——百子甲壹建筑工作室创始人
百子甲壹事务所2001年6月成立于北京,工作室成立以来...
2012.07.24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