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20 项目5045 室内537 家居及产品159 文章2337 方案1330 摄影732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31 所有作品11010 所有图片147,875
朱涛空间文化批评:CCTV(之火)——“我不能想像它会在任何其它地方升起”
09年元宵节这场大火,我不能想像会在任何其它地方升起。这个机构是一种盲目的意志力、愚蠢的热情和妄自尊大的勇气的结合,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类似的聚合。
来源:朱涛新浪博客

原文发布时间2009-02-12

CCTV(之火)-’我不能想像它会在任何其它地方升起’

  “我不能想像它会在任何其它地方升起来”,建筑师说,中国“是一种意志力、热情和勇气的结合,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类似的聚合。”

  CCTV新总部大楼设计自面世以来,一直富于争议。国际建筑界对它的批评意见可大致归为两类:一是对它建筑语言的批评——你丫猛搞狂异造型,超出结构、经济理性限度,是不是太过了?二是对建筑师从业伦理的批评——你你你咋能为这样一个党的这样一个宣传机器做这样一种飞扬跋扈的设计捏???

  针对这两类批评,库哈斯和他的合伙人Ole Scheeren近年来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加以辩护。对前者进行辩驳较容易,因为专业上的争论本来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对后者,难度就大多了,因为该批评确实戳到了痛处。我在纽约听过三次库哈斯和Ole Scheeren关于CCTV的演讲,他俩对后者批评的辩护可概括如下:

  1) 以历史的眼光看问题:不是我要搞大,是中国人本来就爱搞大。搞大一贯是他们的优良传统。我很羡慕中国人有种特殊品质,而我们欧洲人就没有,那就是:绝不后悔!比如1959年北京的十大工程,那么一大堆巨构,一年内搞掂,彻底把北京现代化了。这CCTV不过是中国人优良传统的一次小小发扬而已;

  (朱涛批:在以1959年十大工程为今天CCTV辩护时,建筑师只字不提,或根本就不知道,十大工程修建时正值中国“大跃进”第二年,该运动导致在1985-62年间,全国饿死三千六百万人。“绝不后悔”——究竟是一种好品质,还是一种麻木、缺记性的恶习?)

  2) 以宽容的眼光看问题:CCTV其实是很民间滴、很开放滴。你们都说它是XX党的喉舌,太冤枉它了!它一年并不拿党多少俸禄,反而自己赚老多老多钱。从这海量营业额来看,它其实是个民间商业机构啊。另外,别老跟我说美国媒体开放,它其实被管制得厉害:自打珍妮•杰克逊在现场演唱会直播时露点后,连奥斯卡颁奖会直播都要滞后两秒。而人家CCTV在克林顿北大演讲时,完全是现场实时直播呢……

  (朱涛批:以CCTV赚很多钱就导致该机构为民营的结论,真不知出于哪门子逻辑。以建筑师的学识,不可能不知道有种经济体叫“国家资本主义”,或“权贵资本主义”。为权力当喉舌,以权力垄断市场——这不就是CCTV的本色吗?建筑师提到克林顿北大演讲被CCTV直播,却压根不提这实际上是克林顿事先提出的在北大演讲的先决条件——你不给实时直播我就不讲!建筑师也没提当晚的重播就被CCTV“和谐”过了。当然建筑师就更不会提,或根本就不知道,比起CCTV那馨竹难书的劣迹,这破天荒的一次演讲直播又算的了什么?)

  3) 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要看到光明,看到成绩,中国这样下去,民主会有的、自由会有的。你看我这前卫的大劈叉造型,不正是中国大踏步改革的象征吗?你感觉一下我这下面中空部分,不正吹着一股股开放的东风吗?激进的建筑形式(说不定)可以促进CCTV甚至中国的进步呢!

  (朱涛批:不管怎样,姑且把这当作是建筑师的良好愿望。)

  以下是USA Today于2008年1月17日,在CCTV新总部大楼两股合拢不久,初现大劈叉之势时,引用建筑师的说法,还是一如既往的那种高调:

  Scheeren hopes the “new symbolism” of his building will inspire change in a society obsessed with symbols.
  (Scheeren希望他的建筑的“新象征主义”将在一个迷恋象征(符号)的社会激发出变革。)

  The design will have CCTV employees working together in a “loop of interconnected activities,” while the senior management’s offices will be “somewhere   in the middle,” not at the top, as “we are deconstructing the classical hierarchical system,” Scheeren says.

  (该设计将要让CCTV的雇员在“一个相互连接的活动的圈中”共同工作,而高级管理的办公室会在“中间某个地方”,而不是在顶上——“我们正在解构古典的等级制度”,Scheeren说。)

  ”I couldn’t imagine it going up anywhere else,” the architect says. China is a “combination of willpower, enthusiasm and courage that could not converge similarly anywhere else in the world.”

  (“我不能想像它会在任何其它地方升起,”建筑师说,中国“是一种意志力、热情和勇气的结合,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类似的聚合。”)

  (朱涛批:09年元宵节这场大火,我不能想像会在任何其它地方升起。CCTV机构是一种盲目的意志力、愚蠢的热情和妄自尊大的勇气的结合,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有类似的聚合。

-------------

 

相关POST
OMA/CCTV大楼 0594
中央电视台(CCTV) 大楼旨在为单调重复的摩天大楼类型...
朱涛——建筑师、建筑评论家
朱涛:建筑师、建筑评论家。香港大学建筑系任助理教授...
2012.07.0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