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71 项目5129 室内568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60 方案1358 摄影774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64 所有作品11225 所有图片151,705
转载:中西合璧•多元混杂——五邑侨乡猎新/郁枫
微博:转发 7 评论 1
该文为《中国民居》一书中的一章节,描述的对象为广东侨乡五邑的碉楼。文章通过许多调研的资料,记述了民居的成因、建筑特色以及流传价值,其中也点缀了了一些相关的历史传说与民间故事,描述出一幅民居的鲜活画卷。该文主要包括三个部分: 碉楼矗立•侨史见证; 骑楼蜿蜒•鳞次栉比; 侨乡祠堂•风采依旧
POST©五洲传播出版社/来源:《中国民居》

在广东五邑地区有许多造型与装饰与我国传统建筑迥然不同、具有鲜明异域文化色彩的民居建筑。举目四望,罗马式、哥特式、拜占庭式、伊斯兰式,中国传统式,各种风格交错混杂、千姿百态。这种独特的景象,源自于当地独特的历史背景。(图01~02)

图01:西式柱廊与中式屋顶的混杂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02:村落中的碉楼民居群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五邑地区是中国著名的侨乡,清朝末年至民国初年,大批五邑子弟为了生计侨迁海外。到1999年止,五邑旅居海外的华侨、华人和港澳台同胞共有三百六十万人,分别分布在世界五大洲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些华侨在异国不仅给家乡带回来了巨额的财富,还将西方的新思想、新观念引入中国,这其中就包括了西方的建筑文化、建筑技术,促使了侨乡的中国传统建筑风貌与外来文化发生融合,形成了今天五邑民居的中西合璧的地域特点。

五邑不是一个独立的地名,若在地图上直接寻找则难以寻其踪迹。五邑是广东省新会、台山、恩平、开平、鹤山五地的俗称,这五地在今天属于广东省中部的江门市行政区划内的四市一区。为什么人们总是把五邑作为一个整体来提及,而不是分别称呼五个地名呢?实际上,五邑已不仅仅是一个地名概念,它更多地反映了一种地域文化的概念,反映了具有相同文化属性的的人群的生存环境。这种文化是在“五邑”这个地域范围内经过漫长的历史时期孕育出来的、有别于岭南其他地方的文化理念,具体体现在五邑地区共有的方言、侨史、地理气候环境中。民居是地域文化的生动的物化体现,因此,五邑民居在整体上具有许多共性,侨乡文化的特殊性也就深深地渗透其中。

碉楼矗立·侨史见证

在侨乡,给人印象最为深刻、最能反映侨乡地域特色的建筑就是那散布于村落乡野之间的碉楼民居了。碉楼,顾名思义,就是像碉堡一样的楼房,其主要目的是保家卫村,防止匪盗的侵袭。一旦有紧急情况,人们都搬到碉楼居住,以保安全。碉楼上部大多有外挑式回廊,以方便楼内住户居高临下,向外进行防御射击。碉楼一般座落在村落的后面和两侧,位于全村的制高点,少的每村有两三座,多的有七八座。五邑各地都有大量碉楼,其中又以开平碉楼现存数量最多,据不完全统计,2000年开平仍有碉楼一千四百多座。(图03)

图03:侨乡台山的耑石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碉楼这种建筑形式起源较早,清初时,开平县一带的村落就有这种特殊的建筑了。到了20世纪初,由于海外侨资的大量汇入,很多侨眷的经济条件得到较大改善,仅台山县1929年以前每年的侨汇就高达一千万美元,1929年以后则上升到三千万美元。与此同时,侨乡社会治安条件逐渐恶化,侨乡富户成为匪盗的“财源”,土匪横行乡里,打家劫舍,掳人勒财,民众只好自发组织起来,建立碉楼,以求自保。今天,碉楼的防御功能虽然失去了其现实意义,但碉楼见证了历史的沧桑,凝聚了独特的历史氛围,具有一种另类的美感,也为地域化的民居建筑作出了另类的探索。

五邑碉楼一般为三到六层,个别高达七到九层,平面基本为方形,立面造型分为三段:楼体、出挑层和屋顶。(图04)楼体处于建筑下方,出于防御目的,墙体坚实而厚重,开窗较小,并布有许多枪眼。在这一系列军事防御的功能要求制约下,楼体形体较为简洁,大片实墙面带来了强烈的体量感和封闭感,但是这毕竟不是真正的碉堡,是居民生活的空间。即使在这种地方,人们也要体现出对美的追求、对生活的热爱,如窗洞上方的精致的窗套线脚。(图05)

图04:开平境内的敬寿田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05:大门门框上精细的线脚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碉楼坚实的楼体上方是相对空灵的挑出部分,用于了望警戒、对外攻击等军事用途,回廊的墙面和挑出的楼板都凿有梯形小洞,作枪眼用。从形态上看,一些出挑层的角部呈筒状、一些则象八角形的“燕子窝”,更多的是欧式的柱廊。出挑层除了具有军事意义,我们还可以发现它在建筑中的美学意义和生态意义。在美学上,通透的挑廊与下部封闭的石墙相互映衬,构成虚实对比的良好范例;在生态学上,开敞的廊道利于通风除湿,有利于改善人们在岭南潮湿闷热的气候下的生活环境。碉楼的屋顶是其最精华的部分,它们大都建在方形或多边形的基座上,形成丰富多彩的天际线。(图06)

从采用的建筑材料和建筑结构形式来看,碉楼民居可以分为泥楼、青砖楼和钢筋混凝土楼三种。泥(夯土)和青砖都是我国民居传统的建筑材料,而钢筋混凝土楼则是西方文化影响下的产物。这批碉楼多建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是华侨和侨眷吸收各国的不同建筑风格,利用了了最先进的施工材料和技术自行建造的。它们充分体现了古今中西等多元文化的交融与碰撞,具体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体现在如此小的地域范围内凝聚了如此众多的文化要素,如中国传统式、古希腊罗马式、欧洲中世纪哥特式、伊斯兰式等等;二是在同一幢建筑上混用不同的建筑风格,形成一种折衷式的“大拼盘”。(图07)

图06:耑石楼的屋顶为变形的拜占庭风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07:中式的花纹栏杆与西式的券柱,构成了奇妙的组合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在侨乡中,另一种楼房民居“庐”同样也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庐”是经济条件较好的华侨建造的楼房住宅的雅称,类似于现代概念上的别墅。庐通常高二至三层,一般选址于村周围的环境优雅的地方,其建筑的外观设计和结构都比较自由灵活,较适应于人们生活居住。同碉楼相比,由于其结构形式、建筑材料的一致,庐的外观与碉楼虽有相似,但因层数较低,开窗较多,墙身的防御功能减弱,生活气息增强。此外,庐的出挑层已由碉楼传统的挑廊逐步演化成凹廊空间,其空间效果和比例更加合理。(图08)

图08:“庐”式建筑上同样体现了中西建筑文化的碰撞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骑楼蜿蜒·鳞次栉比

如果说碉楼是五邑农村地区民居文化的典型代表,那么骑楼则是五邑城镇地区民居文化的典型代表。城镇是商品货物的交换与买卖集散地,有城镇,就有商业活动。过去很少有大型的专业化的商业设施,多以下商上住、前商后住的商住楼形式居多。因而这种商住结合的骑楼成为岭南城镇中典型的民居类型。

骑楼是我国南方地区较常见的商业建筑,它一般为两至三层,第一层正面为柱廊,众多建筑的柱廊串联起来,就构成了公共的人行交通通道。华南地区炎热多雨,为了给行人遮阳避雨,人行道上往往加以柱廊覆盖;随后,随着城镇的繁荣,人们在柱廊的上部也加建了房屋以提高建筑面积,就形成了最初的骑楼。骑楼的设置有利于顾客购物,同时也促进了商品的营销,受到了商家和顾客的欢迎。然而,骑楼这种建筑形式在中国南方的广泛传播与发展,是西方“柱廊”建筑文化的引入与中国南方城镇的气候条件、经济活动相结合的产物。因而,人们可以看到,骑楼在“出生”时,就具有明显的混血特性,如同碉楼一样,它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异域文化的“混杂共生”。

在建筑立面效果上,骑楼建筑自下而上大体分为三段:柱廊、楼体和顶部山花。(图09)柱廊段混杂了中西各种柱式:有的柱头装饰风格取自于古希腊罗马柱式,有的是简单的中国式的圆柱或方柱。楼体部分有三种做法:一是在实墙上开窗,并附加上许多或中或西的装饰;二是凹空作外廊,大量采用古希腊、罗马柱式,也有伊斯兰风格的尖拱券廊等等,千奇百怪;三是挑出作阳台,阳台的平面形状和栏杆样式千变万化,方形的、弧形的、折线形的,阳台的栏板部分有实体上作雕花图案的,也有用预制件做成通透的栏板的,还有铁花栏杆。(图10)

图09:开平塘口镇商业街,从上至下呈明显的三段式划分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0:立面上凸出阳台的骑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骑楼的屋顶部分更是千姿百态,大部分是采用一些简化了的西洋巴洛克风格、洛可可风格的造型图案,甚至包括将西洋亭榭微缩至建筑之上的做法。(图11~12)

图11:骑楼顶部山花和墙身细部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2:风格迥异的骑楼顶部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骑楼大都位于繁华集镇的商业街中,因而其布局方式基本上是沿着街道排列呈线性布局。城镇的高地价促使骑楼的建筑平面形式朝着小开间、大进深的趋势发展,这些建筑的通风、采光、给水、排水、交通都由建筑内部自行解决,主要依靠天井、厅堂和廊道。这种高建筑密度的布局手法看似不好,实际上对于当地气候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岭南地区夏季炎热,日照时间长,高墙窄巷使大多数地方处于建筑阴影之中,再加上深幽的天井所具有的良好拔风效果,给居民带来丝丝凉意。

漫步在骑楼之间,人们最直接的感受就是那蜿蜒骑楼体现出来的一种整体感,换句话说,就是具有良好的视觉连续性。这主要得益于每栋建筑立面的小尺度的反复重复所形成的韵律感,即“鳞次栉比”的效果。尽管街上每一个骑楼的店面、每一个开间都不一样,但骑楼的层数、层高大致相同,店铺开间尺寸相近,色彩协调,构成一幅繁华的商业图景。这一民众自主营建的建筑组群,不愧为传统社会的“城市设计”,让每一个现代建筑师都赞叹不已。(图13)

在城镇景观方面,骑楼中各种文化“多元混杂”的局面带来了各种各样的互不关联、甚至是互相矛盾的事物,构成了一个戏剧般的生活场景。各种建筑交错混杂,招牌幌子各式各样,小摊主们吆喝着琳琅满目的商品,一切都显得那么杂乱,而同时一切又显得那么富于活力。正是这种“混杂”所带来的生气和活力,使街道充满了幽默感和生活情趣。对于繁荣的市镇街道来说,一定的充满生气的“混杂”是有益的、必要的。(图14)

图13:荻海镇的蜿蜒、贯通全镇的骑楼商业街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4:开平赤坎镇的骑楼商业街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侨乡祠堂·风采依旧

侨乡建筑文化多元混杂的特点不仅体现在普通民居之中,还体现在传统聚落中族人的精神寄托——祠堂的建设中。几千年的宗法制度,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根深蒂固,不管谁在外地升官发财,强烈的宗族意识和亲密的血缘关系总是使他要“荣归故里”、“叶落归根”、“还乡祭祖”,这一点在海外华人华侨中体现得极为突出。在海外华人中,宗法的影响不完全是消极的,它已升华为对亲人的眷恋、浓浓的乡愁、以及强烈的爱国热情。二十世纪初,无数华侨回家乡开设工厂、兴办学校、投资公益,促进了侨乡社会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从这些事实可以看出,许多海外华侨身在国外,心系中国,他们秉承了中国的文化传统,一旦在海外事业有成,就要因袭旧制,在国内或国外建立祠堂,光宗耀祖,激励子孙。

但侨乡的一切都有其特殊性,都反应了了其特定的地域文化和经济背景,华侨在国外生活久了,主动或被动的接受了许多西方的生活方式与审美意识。他们所修建的祠堂,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出这种思想观念的变化,于是在建筑平面布局、建筑装饰风格、建筑技术与材料的应用上,同样也出现“中西合璧”、“多元混杂”的情况。(图15)

图15:开平风采堂正立面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在五邑现存的华侨及侨眷修建的祠堂中,最著名、最典型的一座就是开平“风采堂”了。该建筑坐落于开平三埠之一的荻海镇茭荻嘴墟,是海内外的余氏子孙为祭祖先——忠襄公余靖——而建的一栋纪念性建筑。据史料记载,余靖(999—1064年)为宋朝名臣,广东曲江人,字安道,号武溪,谥曰襄,官至朝散大夫。后人为纪念他,在曲江(现韶关市属县)建楼,取名“风采楼”。此后,海内外的余氏后代均以“风采”、“武溪”命名建筑物或组织,以纪念其祖先,如美国有“风采堂”、“武溪公所”,加拿大有“余风采堂”,广州有“武溪书院”。

开平风采堂建于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主体建筑分为“风采堂”和“风采楼”两部分,总建筑面积5364平方米。由于开平县荻海镇的茭荻嘴墟三面环水,风采堂主要是纪念性的建筑,且“学校附焉,以伸考飨而兼寓作育之意”,所以根据地形特点,东端布置了75米x 75米的开阔广场,用于大型集会和“学子习操游戏”;垂直于广场东西轴线布置了54米x 54米的主体建筑——风采堂;再后是西洋味很浓的风采楼。

风采堂是我国的建筑工匠参照西洋建筑的式样自行设计建造的,是通过民间的渠道进行的中西方建筑文化交流的产物。由于民间的建筑师未经过科班的训练,因而较少受所谓的建筑“法式”约束,在融汇运用中西建筑风格和手法方面,更显得自然生动,新鲜感人。(图16)风采堂的型制和功能与一般的传统祠堂相同,为三座三进十五厅六院的建筑(侧翼两斋为两层建筑)。整座建筑布局匀称、结构严谨、瑰丽宏伟,形成一个既独立又相联的大“四合院”。其在建筑造型上最大的特点,同时也是最成功的地方,是它那规则布置的十八列封火山墙。这些封火山墙以马头墙为原型,吸取了当地祠堂方耳山墙的传统,从而创造出一种别具一格的造型形式。那一列列三级平台形式的方耳山墙,头两级山墙那75度的锐角在透视效果上给人以翼角翘起、直指云霄的感觉。(图17)

图16:风采堂入口大门装饰装修细部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7:直指云霄的三面方耳山墙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在建筑装饰艺术方面,祠堂内各个建筑构件都大量运用石雕(如正门鼓台石壁的八仙过海浮雕)、木雕、砖雕、陶塑和铁铸等中国传统建筑工艺;(图18)而其细部装饰又有西洋风格建筑手法掺杂其中,例如,在处理左右两条直通长巷的入口檐部时,采用了中西结合的方法:顶部是西方山花处理,其上布满涡卷状的装饰雕刻;稍下则是中国的琉璃瓦小挑檐和中国风格的山水壁画;再下的匾额题字又加上了西洋风格的细部装饰,起到了向西洋风格的拱券门过渡的作用。(图19)

图18:风采堂入口基座、栏杆大量运用了精美的石雕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9:巷道入口的中式彩画与西式拱券的并置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风采堂内的柱子同样也是中西合璧的杰作,有的柱头花饰完全仿照西方古典的希腊、罗马柱式的做法,但柱身却完全没有锋利或柔和的凹槽,也缺乏希腊、罗马柱式的一系列比例。而同时,一些柱子下却加了一个中国风格的柱基。(图20)在柱子的材料上,多为石柱,但也有少量的铁柱,如大堂前部伸出的半个八角形的“轩”,就是用四根雕花铁柱支撑着绿色琉璃瓦屋顶的,反映着新材料、新技术的运用。(图21)

图20:风采堂内部空间和装饰细部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21:风采堂里中西合璧的“轩”:西式镂花铁柱支撑着中式琉璃瓦屋顶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纵观五邑的碉楼、骑楼、祠堂,这一系列的建筑都具有明显的共性,即大胆吸收外来文化,积极与乡土文化共生融合,形成一种新的建筑文化。五邑民居大都是“没有建筑师的建筑”,普通群众不为“法式”“规则”所限,只要是有益的建筑文化,就为我所用,缺少条条框框的约束,虽然这种做法并不一定都取得最理想的效果,但是这一现象折射出侨乡人民开放的心态,以及岭南文化“求新、求变、求好”的创造性。

 

相关POST
转载:崇文尚武•外适内和 ——闽西土楼揽胜 /郁枫
该文为《中国民居》一书中的一章节,描述的对象为福建...
郁枫——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 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建筑创作室副主任
郁枫,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马海东 等1人赞过
2016.03.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