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71 项目5129 室内568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60 方案1356 摄影77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63 所有作品11221 所有图片151,643
转载:魏娜:物化历程——数字建构展览设计
微博:转发 2 评论 2
数字建构展览位于北京798时态空间,“浮现”作为展览设计的初始意念回应了展场本身的空间自足性。设计通过“场所游离”和“自律群集”两条自上而下的轨迹物化“浮现”感知。同时,这一物化过程也积极协调了造价、时间、材料和技术等自下而上的具体限制因素所带来的物质限制。
POST©《城市 空间 设计》/来源:ELEV建筑(维立维升(北京.

原文发布于《城市 空间 设计》2009年第5期

魏娜
Elevation Workshop (ELEV设计师事务所)设计总监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美国绿色建筑认证设计师,美国耶鲁大学建筑学硕士,曾工作于荷兰OMA,美国BBB,出国留学前曾工作于非常建筑、马达思班。


摘要

数字建构展览位于北京798时态空间,“浮现”作为展览设计的初始意念回应了展场本身的空间自足性。设计通过“场所游离”和“自律群集”两条自上而下的轨迹物化“浮现”感知。同时,这一物化过程也积极协调了造价、时间、材料和技术等自下而上的具体限制因素所带来的物质限制。

关键词
浮现,体现,游离,自律,群集,组串

感谢徐卫国老师及其带领的双年展小组,包括宋刚、明晔、尹志伟、徐丰、Matthias Helmreich、李宁、黄蔚欣、陈寅等在这次展览设计、组织、施工及安装中给予的全力的支持、启示的构思和热情的工作。

ELEV-ABB3

作为2008年北京建筑双年展的一部分,数字建构((Im)material Processes)展览着眼于应用新数字技术的创新作品,展品出自全世界57位青年建筑师和26所建筑院校,包括500余张图像和20余件数控技术制作的模型和物体。展场坐落于北京大山子艺术区原798厂内的798时态空间,面积一千多平方米,原建筑于五十年代由东德援建,因此,798时态空间具有强烈的包毫斯工业建筑特征。遗留在弧顶上的“毛时代”的标语、保留的厂房生产机器和墙地表面上的沧桑痕迹,为本已强烈的空间界面又增加了一层具有历史感的物质沉淀。展场本身已是一个从空间构筑到界面细部都足够震撼和厚重的自足(self-referential)作品。

浮现(floating)的设计意念源于对这一特殊的展场空间和特定的展览内容的回应,既是希望倚此定位展品与场地关系,同时也是试图体现展览本身推识新兴技术的精神。

为了物化“浮现”的最终感知(perception),体现(embody)在最终设计上,我们选择了两条设计路径:场所游离(contextual disassociating),呼应展品与展场之间物理(physical)和精神(spiritual)对位关系;自律群集(autonomous swarming),侧重于展览的自我表达。两条设计路径平行独立但相互支持(reciprocal)。

场所游离体现在展场的水平和垂直两个界面上。展览平面布局中157度的斜向母径(generative stroke)的选择转移(displace)了时态空间原有的明显轴线方向性,从而从场地的网格中浮现,观者视线(vision)和运动(motion)之间的一致性被打破,形成在展场和展览的两个方向性上的错动游离。在母径内,集群的六边形展台以周期性拼合图形(periodic tiling pattern)规律组合,依照展览主题和地区分组形成十一个组串(clusters),每一组串有独立的灯光控制,在进行开幕式的时候,每个地区的策展人致词时站在该地区组串各自的向心面,只有本地区的展台集被点亮,最后,所有展台联立地全部点亮。灯光的设计希望突出局部的可识性,和展台的材料、形状因素相结合,产生视觉重心的抬升,从而进一步增强相对于场所的游离感。十一个串集组成六个团集的展览布局,加之观看方式和图面尺寸的影响,观众的行为是定点、慢速地呼应展台的集合方式,从而产生互补的另一个自律的、演进(evolving)的人流集群。斜向的母径也因此被加强而进一步浮现。

在垂直界面的大幅图版展示设计中,我们试图避免常见的白墙“挂”画的方式,因为这一方式实际上是通过把展示界面非物质化后,尽量呈现每件作品本身的独特性(singularity)。本展览的意图是为了体现集群智能(Swarm Intelligence),并不是聚焦独立成就。因此,我们延续了场所游离和自律群集的两条设计轨迹,将图片放大,以显示肌理图案,而不是整体的建筑形象,各图片之间并不独立,而是无缝拼接成连续长卷围绕展场。因此集群图像(肌理长卷)优先于个体(建筑)而被阅读,同时相互紧密关联在一起的群体也因其整体性而从背景中浮现出来。这里,观众的观看方式是散点式(diffusive)的。

另一方面,展览造价和现场安装时间(24小时内)的局限成为我们设计的另一方向促因。展台的设计与材料及制造方法的协调(negotiation)成为了反复相互作用的过程。

随着数控产出技术(CAM)逐步进入建筑领域,真正产生本质意义是当其反向开始激励(stimulate)设计及设计过程本身,因此我们希望数字建构展览本身是数字建构的。然而由于现有的数控(CNC / Computer Numerical Control)设备对尺度和材料的限制,目前数控生产的优势还是在于快速制造大量微变的构件(components)和整体构筑小尺度塑型-用于原型(prototype)或模具,如何避免组装(assembling)或如何数控组织组装还处于起步研究阶段。因此数控技术生产大尺度成品(end-use output)目前依然难以避免复杂化的非数控程序。

ELEV-ABB10

展台设计直径1米、高50公分,作为单体,从尺寸上已经对现有数控生产的技术提出了挑战;数量(89个)和时限(10天),又产生材料和生产方式的难题。在排除了所有造价过高或且程序非常复杂的数控制造方案,和非数控过程的制造方案(如技术成熟但过程完全手工的敷模玻璃钢)后,我们修改了设计本身,转向能真实体现造价更便宜的材料和技术更成熟的生产方式。最后,展台是通过热弯玻璃制成的。每一个六边形展台由三块180度内重力热弯两次的玻璃面支撑平板展面。展面上是展图灯片,表面有一层浅水(20mm),水平整反光,映像环境,浸育作品。玻璃结构在光影中被虚化,指向性的光锥成为展图和水的视觉支撑。

最终,89个展台在7昼夜内工厂制作完成,3辆货车12个小时内运输完毕,12个人3个小时内现场就点拼合。展台所应用的材料、制造技术甚至组装方式,因为其过去广泛且长久的应用经历,而使它们能达到了我们在造价和时间上的苛刻要求,从而完成“浮现”初衷。

从上一次展览以“涌现”为主题表达数字建筑作为新兴事物的激进性,到本次展览关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新物质性可能,表达了数字设计关注视点的一种进步,如果还不能说是对原来纯形式操作的批判的话。我们的展场设计充分体现了这一发展的趋势:一方面,通过“场所游离”和“自律群集”两条设计轨迹自上而下的进行概念具体化;另一方面,通过具体的造价、时限、材料和技术因素自下而上的进行设计协调。在这个反复审视(review)的过程中,“浮现”的原初感知(primitive perception)被丰富的物化,这个历程既是物化的纪录,亦是摸索和反思。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展览:2008北京设计周数字建构展览设计/魏娜
数字建构展览位于北京798时态空间,“浮现”作为展览...
魏娜——ELEV建筑 (维立维升(北京)建筑设计研究中心)创始合伙人/主创建筑师
魏娜 ELEV建筑(Elevation Workshop)创始合伙人/主创...
2014.01.0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