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46 项目5106 室内56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7 方案1354 摄影75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6 所有作品11160 所有图片150,768
转载:浅议科学哲学视角下的建筑思潮百年变革/郁枫
微博:转发 25 评论 2
建筑学是一门综合性的学科,既有科学的理性,又有人文的感性。本文从学科交叉的角度,尝试着在科学哲学的视角下来研究建筑思潮。文章首先分析了科学哲学与建筑学的关系,并论述了20世纪以来建筑思潮发展与变革的三个阶段,重点阐述了建筑思潮与科学实证精神、哲学思辨的相互影响。建筑思潮的变化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建筑风格的变化,实质上是社会、哲学等深层次背景的变化使然。
POST©郁枫/来源:《城市建筑》2014年3月

二十世纪是人类发展史上大变革的年代,从20世纪初至今短短的一百多年间,人类的生产力空前地提高,物质财富和科学技术积累超过了过去几个世纪的总和。

建筑是人类文明的重要体现,是石头的史书。从20世纪初开始,伴随着现代主义建筑运动的兴起,建筑学的学科内容、研究对象也发生了巨大的变革,由一门古老的学科蜕变为现代意义上的学科。关于这一段历史,已有详尽的建筑史资料加以描述,但大多数研究的重点侧重于技术细节。本文尝试从科学哲学的视角对百年来建筑思潮的变革进行解读,以求能在更广阔的知识体系中加深对建筑学的理解。

一、科学哲学与建筑学的关系

科学哲学是从哲学角度研究科学的一门学科。它以科学活动和理论为研究对象,围绕着科学认识论和方法论的基本问题进行探讨。美国哲学家瓦托夫斯基将其描述为“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之间的一座桥梁。它把科学思想的概念和模式以及他们的本质内容当作批判反思和人文主义理解的对象而进行阐释”。[1]

建筑学是一门专业性较强的古老学科,自从人类脱离原始的蒙昧状态,建筑就与人类形影相随,庇护着人类文明逐步发展。建筑原本是人类改造自然、适宜自然的一种技术手段,但是当它构成人类的居住环境时,其含义就立刻发生了改变,不仅具有科学技术的属性,还具有强烈的人文属性。就当前建筑学的学科内涵和研究对象来看,建筑学是科学、技术、艺术、社会学的综合,它并不是一门纯粹的工科,因为它的工作本质是设计人类的生活,如果缺乏对人类行为、心理的深刻理解,就不能设计出合适的建筑、园林、城市。

建筑学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工科,建筑学也不等于房屋建造,其概念差异在其英文中体现得较为明显:building 对应于“房屋”,architecture对应于“建筑”;building体现了实体的功能性,强调其物质属性,而architecture是指建筑学,体现了人的行为、艺术、思维方式,囊括了较多的人文属性。可见,建筑学的研究方法既包含科学的实证方法,又包含哲学的思辨方法。建筑学的这种双重身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各有侧重,在百年来建筑思潮的变化中体现得十分明显。

建筑学与科学、哲学的关系均非常紧密:科学哲学的部分思想可以贯彻到建筑学中,科学史的一些概念可以用来解释建筑史。为了分析百年来建筑思潮的发展历程,本文首先对历史上科学与哲学的关系作简要的回顾。在西方古典时代,科学和哲学并不是泾渭分明。19世纪后,随着实验科学的发展,许多科学逐渐摆脱了形而上学的研究方法,开始与注重思辨的哲学分道扬镳。英国科学史家丹皮尔在《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一书中曾说道:“在文艺复兴与牛顿时代,由于科学家创立了适宜研究自然的新的归纳方法和实验方法,科学与哲学间的联系因而逐渐呈松懈”。[2]当时存在着一种科学与哲学对立的情绪,一些科学家认为,科学不需要形而上的哲学思想。然而,在二十世纪,随着现代科学的新进展,特别是理论物理学,对时间、空间等概念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许多科学家意识到理性的逻辑等方法不能解决全部科学问题,一些科学家又重新关注哲学思辨这一路径。

在科学哲学的研究领域中,实证科学和思辨哲学、科学理性与人文感性等词汇是常见的讨论主题,这些研究主题同样也为建筑学所重视。正如我们通常所说,建筑学跨越了文科与理科,是一门“综合”学科。以科学哲学的视角来看,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建筑学整个学科的范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不是简单的量变,而是一场建筑学的学科革命(质变)。

二、二十世纪以来建筑思潮发展与变革的三个阶段

1.现代建筑的诞生——科学精神在建筑学中的普及

现代建筑是20世纪初逐渐兴起的一种建筑思潮,它强调建筑功能在建筑设计中的重要性,提倡“形式服从功能” :注意运用新技术的成就,在建筑中体现新材料、新技术和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特点,并体现新的建筑审美观。在视觉形象上,最为常见的现代建筑就是“火柴盒”式的建筑。这种今天人们习以为常甚至已产生厌烦情绪的建筑,在20世纪初期大多数建筑师和普通公众却是经历了艰难的思想斗争后才接受的。

在现代建筑出现之前,活跃于西方建筑学理论中的是折中主义思潮,在其影响下,建筑师模仿西方古代建筑史上的各种风格,并且将其进行自由组合创造出新的形式。折中主义建筑思潮强调建筑的形象,关注人在心理上、精神上对建筑与城市的感受。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建筑科学和施工技术的进步,现代建筑应运而生。摆脱了传统建筑的窠臼,建筑师主要关注点转向建筑的实用功能需求和经济问题,它强调建筑应同工业时代的条件和特点相适应。很明显,建筑学在这一历史阶段的伟大变革涉及到了学科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工作目标;更重要的是,在这一时期,科学精神被引入了建筑学,其中最核心的思想是理性主义。科学史家库恩曾说过:“向新的规范过渡是科学革命”。[3]因此从科学史的层面上看,现代建筑的出现可以理解为是建筑学的科学革命。

现代主义建筑的哲学根源是理性主义,其中又主要体现为功能理性和结构理性。就功能理性而言,现代建筑强调功能的合理,强调“形式追随功能”。结构理性是指建筑结构应与其外在的形式一致,即要求建筑师理性地分析建筑结构,然后在设计时诚实地表达结构与构件的关系,反对虚假的装饰;同时,强调建筑施工过程的工业化。

现代建筑思潮在建筑学中被普遍接受,是机械决定论思想盛行的体现。现代建筑思潮兴起之初,现代建筑元老柯布西耶曾提出“住宅是居住的机器”的口号,就是一个典型的实例。从现代建筑开始,建筑学才广泛与现代科学技术建立了联系。在建筑学中,科学技术通过两种方式施加其影响:第一种方式是科学技术本身在建筑中的直接应用,推进建筑技术科学的发展;第二种方式是科学技术的发展改变人类的社会生活方式,间接地影响建筑发展。由此可见,自从现代建筑的出现,建筑学已融入了现代科学精神,建筑学不再单纯是一门艺术,而是一门综合的科学。

2.后现代建筑的出现——对极端机械论的反思

西方的工业文明发展到五六十年代后,人类社会发展获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60、70年代的环境问题、石油危机使人类重新反省科学技术的负面影响。在建筑学界,已在世界上大量出现的现代建筑,其冷冰冰的“居住机器”等漠视人性的理念开始使人们产生反感;建筑师也逐渐认识到,以技术为主宰的工业文明造成了传统文化与现实生活的脱节,仅仅依赖科学技术而排斥人文因素不是建筑学的发展目标。另一方面,20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上人文主义和非理性主义思想兴盛,如存在主义哲学、现象学,建筑学界也逐渐接受了这一思想。这些哲学思潮构成了后现代建筑孕育的时代背景。

在科学界,人们的目光回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科学重大进展。在那段时期,随着相对论、测不准原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说等的发现,机械论的经典科学正向现代科学转变,一些人认为,科学的研究对象不能完全用人的直观感觉来了解。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后现代建筑思潮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在建筑学中,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自身的存在,关注情感与感受。后现代建筑的目标不再是标榜工业文明的成就,它对现代建筑发展到后期的极端机械论进行了批判。例如一些后现代建筑师推崇建筑现象学,其哲学本源是德国哲学家胡塞尔的现象学和马丁·海德格尔关于人类存在属性和真理的研究。这些理论诸如“场所精神、存在”等概念对后来许多建筑师都产生了影响。

按照后现代建筑理论家詹克斯的描述,后现代建筑有六个特征:历史主义、复古主义、地域主义、文脉主义、隐喻和玄想、后现代式空间。 [4]这六个特征基本上都属于人文思想的领域,并不涉及建筑的功能使用、技术应用等物质方面的问题。到了后现代建筑思潮的后期,一些激进的后现代建筑理论完全把现代建筑视为对立面进行攻击,包括现代建筑中积极的科学理性精神也被口诛笔伐,这种做法无异于“把洗澡水倒去的同时也把婴儿倒掉了”。然而,建筑学毕竟是一门强调实证研究方法的科学,抛开建筑的物质性只谈其精神意义,实在是有些偏激,所以,20世纪80年代以后,后现代主义建筑思潮的势头逐渐低落下去。但是,后现代建筑思想在历史上有其积极意义,例如强调对人性的关注和避免对高技术的过度迷信,还是为建筑学科理论体系留下了宝贵的思想财富。

3.多元化并存的时代——科学理性与人文感性的融合

20世纪末直至新世纪初,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机械的决定论不是人类唯一的思维方式。例如历史学家亨廷顿曾谈到,20世纪初知识精英普遍认为随着现代化的深入,宗教将加速衰亡,而“20世纪下半叶证明这些希望和恐惧是毫无根据的”。[5]与此同时,科学的精神继续在各个学科领域内发扬光大,科学的理性研究方法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运用。在这一社会背景下,建筑思潮的发展则更加包容与多元,强调科学理性和人文感性的结合。

20世纪80年代以后,后现代建筑思潮度过了最兴旺的时期,“一统天下”的势头渐渐消退,成为众多思想流派中的一员。同时,新地域主义、解构主义等思潮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建筑设计领域出现,而现代建筑思潮则依旧保持着生命力,并衍生出许多新的概念与设计方法论,例如非线形建筑、绿色建筑等。

解构主义建筑思潮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末,是建筑理论多元化背景下的一个典型案例。它的思想根源来法国哲学家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哲学,在发展过程中受到了语言学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等理论的影响,乃至有些神秘和复杂。按照吴焕加先生的说法,解构建筑与德里达解构哲学强烈地反对和超越西方传统的主流文化,无论从思想还是形象上,它都是对传统的颠覆。这一建筑思潮的兴起,与20世纪后期科学哲学发展的历史背景有一定关联,例如相对论的出现、古典力学向量子力学的转变、混沌学的发展。[6]

步入21世纪以后,在国内外建筑学界,关于非线性建筑的研究与实践逐渐增多。从建筑形象上看,这些建筑的生成似乎是随机的,是人类感性思维的结果。实际上,通过对已有的很多作品及理论进行解读,这一新思潮无论其目的(解决实际问题)还是其过程(计算机参数化控制),都蕴涵了理性和实证的思想。探究其历史根源,实际是非线性科学理论在建筑设计上的反映,模糊理论、混沌学、耗散结构理论、非标准数学分析等学科成为了这一建筑思潮的理论源泉。按照建筑学经典理论,它可被视为现代建筑的新发展;按照科学哲学的观点,它是科学理性精神在建筑学界的一种新的体现。

在建筑学多元化大潮的背景下,一些融合了人文精神与科学精神的新建筑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例如现在所提倡的绿色建筑概念。早在20世纪60、70年代,科学技术对自然界的负面效果,如能源危机,生态破坏、环境污染、温室效应等已引起了全世界的密切关注。进入80、90年代,随着人们对科学伦理分析的深入,可持续发展成为世界上发展观的主流。应对这一新的趋势,可持续发展的建筑——绿色建筑成为建筑学研究领域新的热点。2012年,中国出台了《关于加快推动我国绿色建筑发展的实施意见》,从政府层面来鼓励并推动绿色建筑在中国的发展。

绿色建筑强调在保证人类生存和发展需求的同时,注重能源的高效率运用和资源的再利用,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这一举措体现了科学理性与人文感性的结合,究其缘由,一方面,建筑技术和生态技术的应用离不开传统的科学理性研究方法;另一方面,生态不仅成为一种技术手段,还成为一种人文理念,它关注人们“回归自然、环保节能”的心理需求,在理性主义的基础上融入了一定的感性成分。

目前,建筑思潮已呈现出多元化的局面,建筑界关于建筑的物质意义和精神意义之争也渐趋缓和。人们逐渐意识到,对于建筑学,科学理性和人文感性都是探究建筑学的重要方法之一,片面强调任何一方而忽略另外一方都是不恰当的。近年来国外STS(科学、技术、社会)整合教育的趋势,也给各个学科的发展带来新的思路。在这一思想启发下,国内外许多高校建筑学专业也开始尝试融会贯通的办学理念,在对传统的建筑科学技术的探究过程中,同时关注学科的社会伦理和科学方法的建设。

三、结语

从科学哲学的视角中,我们感悟到了对科学的人文主义理解,正如哲学家波普尔所说的“科学的人性化”,科学与哲学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两者是互相渗透、互相作用的。建筑学也是一样,其表象的建筑思潮变化态势(现代建筑——后现代建筑——世纪末的多元化),不能仅仅简单地归结为建筑风格的变化,而应参考建筑学科发展的社会、哲学等深层次背景。

从科学哲学的角度来观察建筑思潮的百年变革,不难发现,科学和哲学都是推动建筑学发展的重要因素。在建筑学的研究领域中,孤立地采取科学理性或人文感性的思维方式,容易有失偏颇。作为建筑师,把这两种思维方式兼收并用,将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目前纷纷扰扰的建筑思潮,丰富自己的创作观。

 

相关POST
郁枫——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 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建筑创作室副主任
郁枫,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设计情报 山乔 马海东 等3人赞过
2016.03.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