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642 项目5287 室内616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417 方案1412 摄影803 视频246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44 所有作品11609 所有图片159,020
转载 | 柳士英:沉静笃厚 融汇中西
柳士英,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早年留学日本,1920年毕业于东京高等工业学校建筑科。1922年在上海与刘敦桢等组建“华海建筑师事务所”。1923年在苏州工业专门学校创办建筑科,为我国近代建筑教育之开端。1934年在湖大土木系任教并在湖大留下许多经典建筑。1953年筹建饮誉海内外的中南土木建筑学院。柳士英沉静笃厚,不趋名利;作品清新雅朴,融汇中西,亦如其人。
来源:湖大有个建筑院公众号

柳士英——中国现代建筑师、建筑教育家,中国首位将西方建筑科学教育引进中国的建筑专家,柳士英先生对于非建筑院的学生而言还是十分的陌生的,这位苏州城市规划的缔造者,却被历史的尘埃湮没。直到现在,依然鲜为人知。

柳士英是儒雅的学者,更是英俊的美男子。气宇轩昂,即英气逼人,又带着几分柔美沉静。柳士英沉静笃厚,不趋名利;作品清新雅朴,融汇中西。

早年留学日本,1920年毕业于东京高等工业学校建筑科。1922年在上海与刘敦桢等组建“华海建筑师事务所”。1923年在苏州工业专门学校创办建筑科——为我国近代建筑教育之开端。1953年筹建饮誉海内外的中南土木建筑学院。

早年

柳士英先生自幼丧父,是母亲靠着缫丝为生。柳士英曾有过一番叱咤风云的军旅生涯。15岁考入江南陆军学堂,后追随兄长、同盟会员柳伯英参加辛亥革命,光复苏州。18岁时,柳士英担任北伐先遣团先锋营营长,率兵会攻南京,革命失败逃亡日本。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他暂停学业,参加“留日学生回国请愿代表团”,在上海主办《救国日报》,组织学生罢课;当他亲眼见到反动军阀镇压革命,兄长柳伯英惨遭杀害后,他义愤填膺,在追悼会上高呼:“柳伯英没有死,他回来了,他还要为苏州民众做事!”

柳伯英

在漫长的救国道路中摸索,柳士英作出了自己的选择。他在日本流亡期间,考上了东京高等工业学校建筑科,求学中他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建筑业的落后,立志要做一名建筑师,为发展中国建筑事业作出努力,他在日志中写道:“我是将此作为我终生尽瘁的事业。”

在日本学习的时光,当时正值各路早期现代思潮涌入日本之际,折衷主义、新艺术运动、分离派、表现派等纷至沓来,他接受了早期现代思想,主张合理的功能布局、协调的形体、严谨的比例尺度,从中窥悉到这些熏染。他是一个较具风骨,有主见的建筑师,他竭力推举现代思想,早期作品讲求结构逻辑,主张建筑应通过纯洁手法反映现实,以适应钢筋水泥材料特点,随着设计阅历加深,他的“自然主义”倾向愈加明显,清新雅朴的风格日臻成熟,虽然“功能至上,以真为美”的思想至深,但他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功能主义者,其独特之处在于其作品中多残留有“新艺术运动”之遗风,喜好斟酌装饰与细节,踯躅其间,寻得慰藉,取得巧妙的平衡。可贵的是他能灵活处理,融会贯通,决不恪守古典法式则例,不牵强附赘,即使20 世纪50年代的“民族形式”作品,仍似清荷一枝,独具风范。

湖南大学老图书馆

他的风格可以大致概括为:细腻,细腻情寓细节之中;曲线,他常把曲线揉进建筑,承前启后、上下过渡;收头,圆是最常用收头方式,戏称之曰“灵魂出壳”。收头要水至渠成,不可有矫揉之嫌;光影,运用阳光是最经济实惠的装饰手段,他常把大片连续墙体作轻微波折形处理,以承接阳光,使形影相得益彰,迤逦波动;入口,他认为追求形体奇异繁缛不应以牺牲入口形象、地位为代价,在建筑入口处下足功夫,决不会枉费,往往可立竿见影;变通,柳士英不拘泥盲从法式,敢于跳出法度之外,其建筑有浪漫诙谐的一面;涵忍,柳士英有朴素的建筑观,学术上不壮语惊人,设计不锋芒毕露,而重洗炼凝重,有涵忍的胸襟和修养。如原湖大女生宿舍,外观虽实朴无毕,但进门正墙仅作一圆窗,一枝梅花探进,清隽高逸。

归国

1920年,柳士英从日本毕业回到上海。留学归来,自以为学有所长,可以得到国家的重视和社会的欢迎,谁知道当时确实四处碰壁。柳士英决定自己创业。他与留日同学王克生、刘敦桢、朱士圭等联合创立了华海建筑事务所。

盖一国之建筑物,实表现一国之国民性。希腊主优秀,罗马好雄壮,个性之不可消灭,在示人以特长。回顾吾,暮气沉沉,一种颓靡不振之精神,时映现于建筑。画阁雕楼,失诸软弱,金碧辉煌,反形嘈杂,欲求其工,反失其神,只图其表,已忘其实。民性多铺张而官衙式之住宅生焉,民心多龌龊而便厕式之弄堂尚焉。余则监狱式之围墙、戏馆式之官厅,道德之卑陋,知识之缺乏,暴露殆尽。故欲增进吾国在世界上之地位,当从事于艺术活动,生活改良,使中国之文化,得尽量发挥之机会,以贡献于世界,始不放弃其生存云云。

——在华海建筑事务所成立宴会上的讲话

二十年代末的上海中华学艺社是柳先生转向完全现代主义创新设计的第一个成功作品。柳先生本人也是比较看重他这一作品的。

从几个建筑实例看我的建筑设计思想和手法”,第一个提到的就是中华学艺社。他说:“在这个建筑上我对钢筋混凝土的结构有了一个系统的认识,对于艺术造型上得到初次的尝试。当时我还年青,憧憬于西方的近代建筑,但还设有对新建筑的全面研究。只觉得传统式样的束缚力与自己革新愿望不相适应,特别受着世界大战以后对建筑的净化企图的影响。我有些厌恶烦琐的装饰与呆板陈规。我仅仅设计一点清醒明快的感性启示,我就把这个建筑套上了 Secession 式样的框框,全体富于直线条的轮廓,……有三层上下贯穿的条窗和正面四层统一的柱子都富有直线感。

——柳士英《回忆录提纲》第五部分

中华学艺社旧址
芜湖中国银行

1934年,柳士英受好友刘敦桢的推举,在当时湖南大学工学院院长唐艺菁先生的邀请下,来到湖南大学土木系任教。这一次的举家迁徙,对于柳士英来说,也是一次归心之旅。晚年时柳士英曾回忆:“十几年来,时而工,时而教,说明了当时社会的不稳定和个人事业没有一个方向,动荡不安,人无恒心,直到1934年我来湖大才安定下来。”

安定在湖大

集贤村二号建在山坡上,房址是柳士英亲自选定的,土房也是先生亲手设计,柳士英与夫人范丽生居前室,卧室兼作书房,后室子女居住。阳台前上盖瓦顶,可避雨,台前空地种植芭蕉数株,橘树几棵,疏落有致。“当我们穿过校园,绕过荷塘,沿着林荫小道爬上山坡,展现在眼前的一幢土筑墙的小平房。同学们都很惊讶,原来柳先生住的不是校长小楼,也不是教授小院,倒像普普通通一农舍。”很多年后,柳士英弟子邬扬明还记得先生这个土房子的家,一如先生朴实无华的作风和品质。

大礼堂厕所

柳士英先生生性浪漫,特别体现在他建筑风格上的“柳氏圆圈”。在湖大的早期建筑中,圆圈也是出现最多的一个符号,因多为柳士英设计,故老湖大人称之为“柳氏圆圈”。据柳士英的学生回忆,当年先生曾强调说,建筑上的所有线条都应有所交待,从哪里出来,到哪里进去,要找到归宿之处。当一条流动的线条最后绕着一个圆圈结束的时候,它就仿佛进入了一个无限的循环,代表着旋转和流动。

工程馆

如今,细细品读湖大经典建筑,依旧可以看到这些颇有情趣的柳氏圆圈:女生宿舍门厅的圆窗,隐现庭院的一株红杏,含蓄诱人;学生宿舍的圆窗,组成线条的收束,别具韵味;大礼堂更是以圆圈为母题,舞台的圆形框饰、扶梯的圆球装饰、舞台上部三组圆圈的边饰,外圆窗的花饰线条等等,都体现着柳士英“刚柔并济、动静结合”的设计匠心。

九舍

回望

回顾柳士英一生,“华海”、“苏工建筑科”、“中南土木建筑学院”,几多初创,足当在中国建筑发展史上留下重要的一页。然而,他却未获得应有的荣誉和知名度,甚至至今仍被疏漏于中国近代建筑史的研究中,究其原因:首先,华海及苏工建筑科存在时间不长,许多事已鲜为人知;第二,他早年来湘,扎根内地传播教育,远离上海等大城市,而这时正是大多国人建筑师在大城市广留作品的鼎盛时期。加之他本人对名利薄视,生性淡泊。其辛恳一生,更加值得追忆。总而言之,柳士英先生正如他在1924年那次春宴上的致辞所说,用他的一生在践行对中国建筑的革命。

 

相关POST
柳士英简介
柳士英(1893--1973),汉族,苏州人,建筑学家,建筑...
2017.07.18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