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590 项目5263 室内604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408 方案1403 摄影791 视频228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39 所有作品11531 所有图片158,097
转载:建筑大师刘敦桢
刘敦桢先生(1897.9.19-1968.5.1)是我国现当代建筑学家和建筑教育家,一直致力于建筑学教学及发扬中国传统建筑文化,被誉为中国建筑教育的创始人之一,中国建筑历史研究的开拓者之一。在对华北和西南地区的古建筑调查,以及对我国传统民居和园林的系统研究方面,都为这一学科奠定了主要基础。
POST©古建园林技术/来源:梅宏@古建园林技术
©互联网

作者:梅宏
出处:《古建园林技术》1997年9月25日

1968年5月1日凌晨,东方的启明星尚未升起,周围一片昏暗。一副蒙上白布的担架正从南京工人医院的某一病房,匆匆送往后面的太平间。上面静静地躺着的就是我国著名的建筑教育家、科学院学部委员、被学界公认为中国建筑史学的奠基人和泰斗,所谓“南刘北梁”的刘敦桢教授。在经历了人世间甘酸辛辣的七十一个春秋以后,他终于默默地走完了自己生命的道路。由于在去世前的最后几天里,他已处于昏迷的状态,所以临终时没给人们留下片言只语。这位为人仰崇的学者,往日所具有的高深学识和智慧聪睿,都随着他生命之火的熄灭而消失。

首创建筑工程系科

南京,是老教授生命打上休止符的地方,也是他一生光辉事业的肇始与发展的所在。四十年前,作为苏州工业专门学校的一名教授,他率领了该校建筑科全体学生和少数教师,奉命来到南京中央大学报到。并和刘福泰、卢奉璋、贝季眉等,一同筹备并创建了中央大学工学院建筑系。这是我国高等学府成立的第一所建筑工程系科,为了办好这个新的专业,使之更好地符合中国的实际需要,刘敦桢主张综合欧美和日本等国建筑专业所长,在环绕以建筑设计为中心的教育目标上,加强建筑结构和建筑营造等工程知识,以及我国建筑业的具体情况,培养既具有先进科学知识和较好的技术能力、又能解决中国实际问题的建筑师。经过大家反复讨论,最后制定:学制四年,每年划分为春、秋两学期,课程依学分计算,培养目标是掌握建筑设计能力的建筑师,具有较全面的工程技术知识,良好的综合能力和表现手法,以及正确且周到地处理中国实际问题的技能……等等。这些原则,不但成为中大建筑系多年的教学依凭,而且还对日后其他兄弟院校成立建筑专业时起着重要的参考作用。建系以后,各项工作纷至沓来,其中最突出是教师奇缺、授课乏人。刘敦桢不辞辛苦,先后担任过建筑设计、中国建筑史、西洋建筑史、建筑营造学、阴影法、投影几何、建筑测量、施工估价、甚至钢筋混凝土结构和木结构等多门不同内容的课程讲授。这使他得以较深入地了解系内大部分课程的内容及其间的联系,并为他日后担任系、院工作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经验。除了上述备课、讲课占据大部时间外,他还尽可能抽空阅读有关我国古建筑的历史文献,以及外出参观踏勘各地建筑古迹。在此期间,他参加了当时我国唯一专门研究中国古代建筑的学术机构——中国营造学社,并在1928年发表了首篇这方面的学术论述——《佛教对中国建筑之影响》。以后又在《中国营造学社汇刊》上发表了日本学者滨田耕作的《法隆寺与汉、六朝建筑式样之关系》和田边泰的《“玉虫厨子”之建筑价值》两篇译文及自己的校注,都引起了学界的重视。

此外,他还担任建筑师工作,在北极阁和城南都设计了一些民用建筑,但多数已在抗日战争中被毁。值得一提的是建于中山陵前东侧的仰止亭,这是全由石构的一座八角重檐建筑,也是他“自习”中国古建筑以后的首次作品,就创作时间来看,它也许是国内这类建筑中最早的实物例证。

实地调查古迹

1932年秋,刘敦桢为了实现自己研究中国古代建筑文化的夙望,放弃了南方优裕的生活条件和丰厚的收入,离开了中央大学前往北平,全力投入中国营造学社的研究工作,为自己学术上的成就开辟了新的天地。抗日战争爆发后,他辗转迁往祖国西南大后方,先后在云南、四川、贵州、西康等地居住和工作,直到日寇投降后,才又回到阔别14年的南京。

这时外患方息,内战又起,国内政治、经济情势日益混乱,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由于长期积劳,刘敦桢和他的夫人陈敬都先后生了重病,加以生活窘迫,虽然他已经在史学界和教育界获得为人敬仰的崇高地位,但却不能按自己的意愿安排工作和生活。因为各方面条件的欠缺,科研工作早已无法开展。在教学上也面临着种种困难,应聘教师愈来愈少,教学秩序很不稳定。而建筑设计工作亦十分萧条,除了替南京图书馆设计了一栋阅览楼外,就是为中大建造了一批教师和学生的宿舍。至于在生活方面,则早已处于“苟延残喘,朝不保夕”的危殆境地。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为东方古老国度的亿万人民带来了新的曙光和希望。刘敦桢也和大家一样,以满腔热忱和激情投身到工作与学习中去。这时的中大,已改名为南京大学,原有教职员工大多留任。由于国家建设的需要,学生人数逐年增加,教学的内容和环节,也有了许多变化,加上各种政治运动和活动与自我思想改造,校内的工作明显增多了。此外,他还被聘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委员会委员,对南京市内及其附近的文物古迹的考证与维护,作了许多工作。当时同在一起共事的,还有南京大学的胡小石、南京博物院的曾昭⑤等多位专家学者。他们曾先后对南京市的明清遗址,如城墙、孝陵、故宫、瓮城、水门、鼓楼、贡院、夫子庙、勋贵墓葬、无梁殿……以及附近的南朝帝王陵墓,进行了文献考证研究和田野实地调查,并对现有情况与保护措施写出报告,交转文管会及市政府研究处理。

除了对南京地区以外,还对本省和省外的一些古建筑和遗迹进行了调查研究,例如苏州云岩寺虎丘塔、上海南翔真如寺正殿、山东平邑县汉阙、安徽歙县祠堂及民居、浙江延福寺大殿、吴县杨湾轩辕宫大殿等等,大多写出了专题论述,先后发表在《文物参考资料》及《文物》等专门性学术刊物上。

对南京市原有旧城的保护、利用和改造方面,他认为应集中保护并适当改造今日城南中华门及沿秦淮河一带地区,并基本保持低层砖屋(一般不过二层)和曲巷旧街的原貌。新市区的建设重点应置于城中及城北。城东的明故宫一带最好仍予保留,至少暂不进行大规模建设。今中华门(明聚宝门)瓮城为国内现存孤例,必须妥善保护,将来可将两侧城墙修复一部,与其共同开放。其他如鬼脸城、台城、通济门水关等处,也可作相应处理。秦淮河要分期分段疏通,其他市内河道如珍珠河、进香河、北门桥河、青溪等,并须浚导,以达到顺利排除城内降水与改善卫生条件等目的。对市内产生污染及较大噪声的生产单位,也须按计划分批迁往他处,以免影响城市环境与居民卫生。……许多意见和建议,都得到先后任南京市市长的柯庆施同志和彭冲同志的赞同,有的现已付诸实行。

1952年起,学校(改称南京工学院)和华东工业建筑设计院合办了中国建筑研究室,由刘敦桢教授主持工作。为了从根本上探索什么是中国建筑的真正民族形式,决定从调查民居着手。因为它不但面广量大,内容丰富,而且还是许多建筑(宫殿、坛庙、官署、寺观……)发展的依托,最富有民族特征和乡土气息。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调查范围几达全国各省及自治区后,于1956年发表了首期研究成果《中国住宅概说》。现已以法、英、日文译本,行销于国外。以后又指导研究室人员撰写了《徽州明代住宅》、《杭、绍、甬住宅报告》、《福建永定客家住宅》等著述多篇,对国内各地开展的民居研究工作,起了积极的推动和示范作用。

设计瞻园 殚精竭虑

中国古代园林历史相当悠久,造园技术及艺术均有很高水平,但过去从未对此问题进行系统研究。刘敦桢教授在研究民居时,即已着眼于此,并且后来逐渐将重点转移到这方面来。在对全国现存古典园林进行了解后,发现目前园址最集中地点在苏州。于是集中人力物力,对苏州现存百余处园林作了多次普查,依其规模、特征、保存状况等条件,予以筛选评比,最后选出若干典型,详加分析(就其建园构思、设计特点、表现手法、局部处理等方面),于1957年发表了初稿《苏州的园林》 ,又一次引起建筑学界的震动,促进了在全国范围内研究我国传统园林艺术的高潮,其意义不亚于前述推动居民研究的重要性。此稿后经大力补充与修改,但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严厉批判。拨乱反正以后,由他的学生和后人整理,定名为《苏州古典园林》 ,于1979年由建筑工业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于当年即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1982年又获全国优秀科技图书奖,现已译为英、日版发行于海外。由于他的卓越贡献和高湛学术水平,刘敦桢教授已被公认为是此门学科的绝对权威。然而理论是否正确,还有待实践予以证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在南京瞻园的恢建和扩建工程中觅得。瞻园原为明中山王徐达家族的私园,至清乾隆时规模仍十分宏巨。但在解放时已残破不堪,面积也大部削失。1960年市人民政府委托刘敦桢教授主持此项工程。首期修建内容,是在现园基础上,新建园门、曲廊、小轩、花兰厅、水院、水榭等东侧一组建筑,改造南北二池石岸,新砌南池假山、石矶及北池东北水池、北山石壁。二期工程是新建目前旧园与太平天国革命历史博物馆间之堂、榭、亭、廊、楼、阁与庭院数区。现两期工程均告竣工,建筑设计及景物配置均获得中外人士好评,特别是南池假山备受赞扬,它全由小块湖石叠砌,构成的悬崖峭石和溶洞钟乳,构思别出心裁,造形雄健隽美,其石料纹理与交接缝隙,都经过慎密处理,因此在外观上能够浑为一体,宛如天成。这组石山看起来体积相当庞大,但实际上用的石料并不多,因岩石后堆积的是大量的土。这不但利用了掘池和修建中的废土,还有利于山上培植草木的生长,同时也大大减少了造价和人工。老教授在设计此假山时,除了多方面吸取了我国古典造园中的传统优秀手法,还亲自绘出草图并制作了缩尺模型,又和有经验的石工匠师反复讨论,最后才决定了目前方案。施工中并常临现场,协助匠工选择石料,指导堆砌及尔后的绿化布置。可谓是他集汇睿思、殚竭心血的精辟之作,也是他多年研究我国古典园林后的一次总结性的实践。

教书育人 堪称楷模

在他长期的教学生涯中,无论是担任教职或行政工作,他都将自己的精力毫无保留地贡献给人民的教育事业。他一直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把教师学生当成自己的亲友、子弟。虽然身体欠佳,但从解放到1957年,他仍然每年坚持上课,课程有中国建筑史、中国营造法、西方建筑史等。直到后来因患严重的气喘病,才将教学担子次第交给青年教师。为了提高教学质量,他博览群书,广集资料,并写出了详细的教学大纲和教案,逐年都予补充。以中国古代建筑史为例,在他去世后的遗著整理工作中,就曾发现四种不同体裁的教案,每页都以端正的笔迹密密麻麻地书写着,表明了他对教学工作的深思熟虑和一丝不苟。平时他很关心学生的学习并能提出严格要求,要求学生端正学习思想和态度、勤奋学习。自己也以身作则,不迟到早退,即使多年讲课,也要事先再备好课,讲课时条理清晰,层次分明,深入浅出,简明扼要,目的是使学生在最短时间内有效地获得最多知识。对于协助教学科研工作的助手和研究生们,更是悉心培养关怀,为他(她)们创造良好的工作机会和条件,使能很快成长起来。又尽可能在生活中给予帮助和照顾,以减少不必要的干扰,使能全力投入本职工作。其中许多人,如潘谷西、郭湖生、刘先觉、章明、叶菊华、詹永伟等,都已成为我国建筑教学、科研和生产中的重要骨干力量和知名学者。

 

相关POST
刘敦桢
刘敦桢(1897年9月19日-1968年5月10日),字士能,号...
2016.09.08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