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443 项目5197 室内589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393 方案1385 摄影788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29 所有作品11418 所有图片155,630
转载|建筑大师赖特
“美丽的建筑不只局限于精确,它们是真正的有机体,是心灵的产物,是利用最好的技术完成的艺术品。””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来源:@设计之家

“美丽的建筑不只局限于精确,它们是真正的有机体,是心灵的产物,是利用最好的技术完成的艺术品。”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建筑大师赖特的奇思妙想造就出了无数令人惊叹的建筑佳作,其设计理念是对20世纪建筑和艺术的革新。作为举世公认的建筑大师,尽管赖特已辞世将近半个世纪,但他在建筑设计领域的影响力迄今犹存,许多作品都是现代建筑师们争相模仿的不朽之作,不少革新派的建筑作品也都打上了深深的赖特烙印。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 (Frank Loyd Wright)
©美国国会图书馆档案照片/摄于1954年

人物评价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oyd Wright 1867-1959)是举世公认的二十世纪伟大的建筑师、艺术家和思想家。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曾经这样赞美他:“如果今天是如同文艺复兴的时代,那么赖特就是二十世纪的米开朗琪罗”。美国著名建筑评论家保罗·戈德伯格(Paul Goldberger)在纪念他逝世二十周年所写的文章中也指出:“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他之后,美国还没有别的建筑师可以与他相比。路易斯·康,埃罗·沙里宁,凯文·罗歇,贝聿铭,菲利浦·约翰逊都不能与他相比,即使上述这些人加在一起,他们在建筑艺术上所具有的影响,也比不过赖特不寻常的七十二个年头的建筑职业生涯所造成的巨大影响。”

青少年时期的赖特

赖特无疑是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大师之一,1998年美国《时代》杂志评出的“20世纪最具影响的100位人物”中,赖特是唯一上榜的建筑师。可以说,赖特的一生就是对建筑艺术孜孜不倦地追求的一生。在其91岁的有限生命里,他将70多年的时间主要花在建筑设计上,范围涵盖别墅、办公楼、教堂、学校、图书馆、桥、博物馆等。但他的作品并不只局限于建筑,他还设计了众多的家具、织品、玻璃艺术品、灯具、餐具、银器以及绘画。

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1867年6月8日生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Richland Center,1959年4月9日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死去,享年91岁。他的父亲是一个音乐家、传教士,母亲则是一位教师。

幼年时期,赖特一家过着一种近乎游牧般的生活。早年的生活经历,深深影响到了赖特后来的建筑设计风格。赖特认为一切美感均源于自然,因此比较强调建筑设计应当尊重天然环境,每幢建筑物都应当顺应和表现自然力来实现最佳境界。赖特还提出了独具创意的“草原式风格”和“有机建筑”理论。

1888 年,赖特在Adler和Sullivan的事务所找到了一分绘图的工作,并在建筑师Sullivan的手下工作了六年。Sullivan是少数对赖特产生过影响的人之一,Sullivan提出过著名的“功能决定形式”理论,这个理论来自于Sullivan完全基于自然的装修设计观念。赖特后来对这个理论进行了修正,最终形成为“功能和形式是一体的”。Sullivan确信真正的美国式建筑,应该是深具美国特色的,而不是通常被人为化了的传统欧式建筑。他的这个理念,后来被赖特实现了。

草原式风格和有机建筑

赖特设计的建筑作品,类型最多的是别墅和小住宅。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10年中,赖特先后在威斯康星州、伊利诺州和密执安州等地,设计了为数众多的小住宅和别墅。这些住宅大多属中产阶级所有,因此基本都在郊外,用地宽阔、环境优美,材料大多使用传统的砖、木头和石头。

建在伊利诺斯州福利斯河边的威利茨私人住宅,是赖特的第一个杰作。威利茨私人住宅建于1893年,是赖特为他的第一个客户William Winslow设计的,表明赖特喜欢用一种奇特的比例来表现建筑。赖特相信,建筑应该在人类和他所处的环境之间建立某种联系。一些学者认为这是他设计的第一所“成熟和独特”的建筑。

威利茨私人住宅实际上代表了赖特这一时期著名的建筑设计类型,亦即草原式住宅(Prairie House),同时也是赖特首次尝试采用这种方法设计一种全新的、本土化的美国式建筑。

也就是在这一时期,赖特与一些同样采用这种设计方式的芝加哥建筑师,一起组成了草原学派(Prairie School)。虽然赖特本人并不喜欢被贴上“草原学派”这样的标签,但他实际上已经成为了这个学派的领导人。

在这段时期内,赖特的主要建筑作品包括威利茨私人住宅、马丁私人住宅、罗宾私人住宅,以及位于纽约州Buffalo的Larkin Building,位于伊利诺斯州Oak Park的Unity Temple。

■威利茨私人住宅(William Winslow House, 1901)

威利茨私人住宅位于伊利邓怪萑ighland Park,建于1901年,是第一幢包含“草原式风格”全部元素在内的建筑。赖特相信,“建筑物内部的空间比它的围墙更为重要”,因此在这幢住宅的设计上,赖特“打开了盒子”。带有斜脊的延展的屋顶,使得整幢房屋看上去与地面十分贴近。宽阔的屋檐和低矮的围墙从整体建筑物延伸出来,环绕着建筑物拐角的带形窗使之形成了抽象的几何图案。位于房屋中心位置的巨大的壁炉给整个建筑带来了一种厚重感。赖特希望通过“毁掉盒子”和创造开放的空间感,在周围的自然环境和居住的人之间形成一种天然的屏障,同时也不失与大自然进行恰如其分的接触的感觉。

■马丁私人住宅(Darwin D.Martin House,1904年)
位于纽约州Buffalo的马丁私人住宅,也是赖特这一时期的主要作品。马丁私人住宅是赖特设计的三幢最大的私人住宅之一,其规格要比普通的房屋大,而且还采用了开放式的设计。赖特建筑作品设计的完整性,在马丁私人住宅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无论是在整体规划还是细节设计方面,都达到了浑然一体的境界。这也是赖特所倡导的“有机建筑”的特征。

■罗宾私人住宅(Robie House,1906年)

这幢位于伊利诺斯州芝加哥的罗宾私人住宅,被业界看作是“草原式风格”最杰出的代表作。隐蔽的悬臂式钢梁创造出长而连贯的空间,从窗户一直延伸到门廊和阳台上,使墙壁看上去仿佛消失了一样。赖特根据周围的环境对房间布局进行了调整。卧室和饭厅的所有墙壁都被设计成像围拢的屏风,这样房间就缩小成了整幢建筑里的两个盒子。富有艺术感的精致的玻璃门窗(整幢建筑一共有174扇门窗)将卧室和饭厅的外墙变成了有图案的玻璃屏风,从而营造出了别具一格的优雅和透明感。

罗宾私人住宅全景/1906
罗宾私人住宅入口

辉煌与创伤并存的10年

1909年,正当赖特走到自己职业生涯高峰期的时候,他离开了在Oak Park的家和工作室,同一个客户的妻子Mamah Cheney一起“私奔”到欧洲。在欧洲期间,赖特写了两本介绍他作品的书,并先后由Ernst Wasmuth出版发行,这两本书分别是《Ausgefürhte Bauten and Entwürfe》(1910年出版),以及《Ausgefürte Bauten》(1911年出版)。这两本书的出版,为赖特的作品赢得了国际声誉,并开始影响到了别的建筑师。

1911年,赖特回到他的老家威斯康星州的Taliesin,在威斯康星州斯普林格林为自己建造了一处居住和工作总部,并将其命名为“塔里埃森”(Taliesin)。

接下来,赖特很快就在芝加哥获得了设计一座名为Midway Gardens的大型娱乐中心的机会。1913年,赖特为东京设计了帝国大饭店(Imperial Hotel),并在设计Imperial Hotel期间,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女雕塑家Miriam Noel,但两人后来在1927年离婚。1914年,当赖特在芝加哥继续设计Midway Gardens娱乐中心的时候,一个神经病人放火烧了赖特在Taliesin的住处,Mamah Cheney和她的两个孩子,以及其他4人死于这场火灾。虽然遭受到了如此沉重的打击,但赖特还是很快地振作了起来,并重建了在Taliesin的家。

Imperial Hotel以抗震设计而闻名于世,这座酒店是1923年Kanto大地震中少数幸存下来建筑之一,而这场地震几乎把整个东京都给毁了。不过,这座酒店最终还是毁于1968年,但酒店的入口门厅被保存了下来,后来被改建成为建筑公园。

■Taliesin设计团体和Taliesin West冬日基地:

1928年,赖特和Montenegro的首席法官的女儿Olga Lazovich结婚。之后,他开始把主要精力投入写作和演讲中,籍此他把自己介绍给广大的民众。在1932年,他65岁的时候,他发表了《我的自传》(An Autobiography)和《消失的城市》(The Disappearing City),这两本书广泛的影响了好几代建筑师。

赖特因没有接到设计工程而有些沮丧,在一段时间里,他和他的妻子一起在Taliesin创立了一个建筑学校。这个学校因为Taliesin设计团体(Taliesin Fellowship)而闻名。据赖特和他的妻子说,他们设立这个学校的目的是为学习建筑的人提供一个学习的环境,并要求他们自己照顾生活上的各个方面,为的是使他们成为负责任的、有创造性的和文明的人。在这里,这些人不仅能够在建筑设计上获得经验,而且在建筑结构、农业生产、园艺和烹饪上有所涉猎,他们还要研究自然、学习音乐、艺术和舞蹈。

1927年,赖特被邀请设计Arizona Biltmore。在1927年后,赖特和几个绘图员在Chandler附近构件了一个临时的沙漠营地,它被赖特命名为“Ocatilla”。1934年,当赖特和Taliesin设计团体在亚利桑那州为Broadacre城制作模型的时候,赖特被认为是一个即将被时代抛弃的建筑大师。然而,在1936年,赖特向人们证明了这一论断的错误性,他完成了几个重要的设计任务,这些设计是非常杰出的。其中包括:在Racine的Johnson Wax Administration Building;在宾西法尼亚洲乡村里的流水别墅(Fallingwater);Jacobsl私人住宅(一座不贵但功能很好的建筑,是首幢Usonian风格的建筑)。

二战期间,这些作品为赖特赢得了广泛的社会赞誉和如潮的设计任务。在Robert Twombly1973年为赖特写的自传中这样写道:“在他近二十年的低潮期后,他旺盛的创作欲望就如同美国艺术复苏那样充满了戏剧性,这尤其因为赖特此时已经是70岁高龄的老人而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在1937年,赖特在威斯康星州的Racine附近设计了Wingspread,这是一座为the Johnson Wax company公司的Herbert F. Johnson设计的住宅。同年,赖特决定在亚利桑那州设立一个永久性的过冬住所,他购置了一块几百英亩的不毛之地,地点在亚利桑那州Scottsdale的McDowell山脚下。在这里,他和Taliesin设计团体把Taliesin West建成一个沙漠营地,他们打算在这儿过冬以躲避威斯康星州恶劣的天气。按赖特自己的话讲:“Taliesin West是一个对世界的展望。”(Taliesin West is a look over the rim of the world)这是一个对沙漠建筑体系的大胆尝试。

20年来,Taliesin West一直是赖特的建筑实验室。赖特在那里尝试他设计的最新建筑方案、结构方案和建筑的细部做法。Taliesin West作为赖特多年来的冬日营地,他和他的设计团队设计并建造了他们自己的家、商店、学校和工作室,所有这些都反映出生动的沙漠生活的特色。也是在这些年,赖特设计了位于威斯康星州Madison的Monona Terrace Civic Center;另外,他还在继续作“Unonian”风格的设计,这种风格后来也和他早期的“Prairie”风格的建筑一样受欢迎。这是一种现浇的单层建筑。它的特色在于热能供给方式的革新、由木板和柏油纸制成的预制墙面、一个大的开放的流动的空间,并且发明了车棚。

赖特的晚年生涯

在赖特职业生涯的最后十年里,他获得了大量的奖项、头衔、奖章和荣耀。许多国际性的展览相继举行,例如:1951年在佛罗伦萨的Palazzo Strozzi开幕的”六十年的建筑生涯”。1954年,他又出版了《自然建筑》(The Natural House)一书,这本书讨论了Usonian风格的建筑和一种新的概念–“Usonian Automatic”。1955年,威斯康星州立大学授予赖特Fine Arts专业名誉博士学位。同年,赖特在纽约的Plaza Hotel的一个房间里为the Guggenheim Museum设计了最终方案,这个设计任务是他在1943年接受的。他用黑色和红色的漆、陶红色的厚地毯把这个设计房间重新装饰,并称其为Taliesin East。次年,芝加哥市长把10月17日命名为”芝加哥赖特日”。1956年,赖特写了一本名为《The Story of the Tower》的书来纪念俄克拉玛州the Price Tower in Bartlesville的建设。也就是这一年,(the Guggenheim Museum)古根海姆现代艺术博物馆破土动工。虽然赖特一生中的主要建筑作品是住宅建筑,但是1957年成为一个转折点,那一年他的工作室得到了59个工程,其中有35个是公共建筑。这些作品中最为著名的是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Marin County Civic Center。同年,赖特还到巴格达晋见了伊朗王,设计了一个歌剧院和一些市政建筑,然而1958年的伊朗革命是这些设计没能实现。他还为亚利桑那州设计了州议会大厦、Arthur Miller和Marilyn Monroe的私人住宅,这些设计最终都没有实施。在90岁的时候,赖特写了另一本书《A Testament》,正如案卷保管人Bruce Brools Pfeiffier所说的那样,赖特在书中为自己在20世纪的作品和艺术成就作了最后的总结。

赖特向男爵夫人Hilla Rebay和Solomon R.Guggenheim展示他设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

在1958年,赖特已经90多岁了,他得到了31个全新的设计任务,这时他的设计桌上的项目总量达到令人惊讶的166个。而这一年,他还写了《The Living City》,同时他还监督Guggenheim的建设,这个工程直到他死后才完成。他在1959年为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设计的大礼堂也是在他死后才完工的。在赖特一生中,共作了1100个设计,其中近三分之一是在他最后的十年内完成的。赖特有令人惊讶的自我更新能力并且在建筑设计上不知疲倦的努力工作,他创造了真正的美国式建筑。通过他的作品、他的著作和他培养的上百位的学生,他的思想被传播到世界各地。

作品欣赏-流水别墅

赖特最著名的设计作品――考夫曼别墅(流水别墅)建成于1936年,流水别墅被誉为“绝顶的人造物与幽雅的天然景色的完美平衡”,是“二十世纪的艺术杰作”。悬挑的楼板在后边的石墙和自然山石中锚固。内部空间相互流通,一乘小梯与溪水联系。大胆的设计手法使之成为无与伦比的世界著名现代建筑。

在茂密的丛林掩映下,在清清的溪流和嶙岣石块间,这座房子从中心向各个方向伸展着、交错着,白色的巨大阳台凌空于水面之上,流水叮咚地从房子底下蜿蜒淌过,从平台下奔泻而出……

忘情地将手伸进溪水中,或者只是静静地坐着,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在这样的别墅中度假,该是怎样的画境,怎样的诗意,怎样的享受……

建筑在山林之中的度假别墅,也许大家已经看过很多,但是建在溪水瀑布之上的别墅,你可曾听说过?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叫做“熊跑”的幽静峡谷中,就有这样一幢奇妙的房子。在茂密的丛林掩映下,在清清的溪流和嶙峋石块间,这座房子从中心向各个方向伸展着、交错着,白色的巨大阳台凌空于水面之上,流水叮咚地从房子底下蜿蜒淌过,从平台下奔泻而出。如果你有兴趣,还可以从大阳台上顺梯子往下爬,你在屋子里便已听到的潺潺流水声,此刻便在你足下。你可以趴在岩石上,忘情地将手伸进溪水中,或者只是静静地坐着,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在这样的别墅中度假,该是怎样的画境,怎样的诗意,怎样的享受?这幢房子建成后就名声远扬,经常有人来此参观,人们称之为“流水别墅”或者“落水山庄”。

建筑的外形显得自然、随意、舒展,主要房间与室外的阳台、平台以及道路,相互交织在一起,错落有致,亦取得与周围自然景色相溶合的效果。建筑材料主要用白色的混凝土和栗色毛石。水平向的白色混凝土平台与自然的岩石相呼应,而栗色的毛石就是从周围山林搜集而来的,有着“与生俱来”、自然质朴和野趣的意味。不同凡响的室内使人犹如进入一个梦境,通往巨大的起居室空间之过程,正如经常出现在赖特作品的特色一样,必然先通一段狭小而昏暗的有顶盖的门廊,然后进入反方向上的主楼梯透过那些粗犷而透孔的石壁,右手边是直交通的空间,而左手便可进入起居的二层踏步。莱特对自然光线的巧妙掌握,使内部空间仿佛充满了盎然生机,光线流动于起居的东、南、西三侧,最明亮的部分光线从天窗泻下,一直通往建筑物下方溪流崖隘的楼梯,东、西、北侧几呈围合状的室,则相形之下较暗,岩石铺成的地板上,隐约出现它们的倒影,流瀑在起居室空间之中,而从北侧及山崖上反射在楼梯上的光线显得朦胧柔美。在心理上,这个起居室空间的气氛,随着光线的明度变化,而显现多样的风采。

“流水别墅”这个建筑具有活生生的、超越时间的质地,为了越过建筑史的诸多流派,它似乎全身飞跃而起,座落于宾夕法尼亚的岩崖之中,指挥着整个山谷,超凡脱俗。建筑内的壁炉是以暴露的自然山岩砌成的,瀑布所形成的雄伟的外部空间使落水山庄更为完美,在这儿,自然和人悠然共存,呈现了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瀑布上的大平台连带1/3的起居室都飞挑于瀑布之上,对于当时的工程技术而言,无疑是一大创举。

从流水别墅的外观。我们可以读出那些水平伸展的地坪,要桥,便道,车道,阳台及棚架,沿着各自的伸展轴向,越过谷而向周围凸伸,这些水平的推力,以一种诡异的空间秩序紧紧地集结在一起,巨大的露台扭转回旋,恰似瀑布水流曲折迂回地自每一平展的岩石突然下落一般,无从预料整个建筑看起来象是从地里生长出来的,但是它更象是盘旋在大地之上。这是一幢包含最高层次的建筑,也就是说,建筑已超越了它本身,而深深地印在人们意识之中以其具象创造出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新体验。

流水别墅这个建筑具有活生生的,初始的原型的,超越时间的质地,为了越过建筑史的诸多流派,它似乎全身飞跃而起,座落花流水于宾夕法尼亚的岩崖之中,指挥着整个山谷,超凡脱俗,建筑内的壁炉是以暴露的自然山岩砌成的,瀑布所形成的雄伟的外部空间使落水山庄更为完美,在这儿自然和人悠然共存呈现了天人和一的最高境界。

流水别墅的建筑造型和内部空间达到了伟大艺术品的沉稳,坚定的效果。这种从容镇静的气氛。连辣潜其间,力与反力相互集结之气势,在整个建筑内外及其布局与陈设之间。不同凡响的室内使人犹如进入一个梦境,通往巨大的起居室空间之过程,正如经常出现在赖特作品的特色一样,必然先通一段狭小而昏暗的有顶盖的门廊,然后进入反方向上的主楼梯透过那些粗犷而透孔的石壁,右手边是直交通的空间,而左手便可进入起居的二层踏步,赖特对自然光线的巧妙掌握,使内部空间仿佛充满了盎然生机,光线流动于起居的东,南,西三侧,最明亮的部分光线从天窗泻下,一直通往建筑物下方溪流崖隘的楼梯,东西,北侧几呈围合状的室,则相形之下较为暗,岩石陈的地板上。隐约出现它们的倒影,流布在起居室空间之中。从北侧及山崖是反射进来的光线和反射在楼梯的光线显得朦胧柔美。在心理上,这个起居室空间的气氛,随着光线的明度变化,而显现多样的风采。

在材料的使用上,流水别墅也是非常具有象征性的,所有的支柱,都是粗犷的岩石。石的水平性与支柱的直性,产生一种明的对抗,所有混凝土的水平构件,看来有如贯穿空间,飞腾跃起赋予了建筑最高的动感与张力,例外的是地坪使用使用的岩石,似乎出奇的沉重,尤以悬挑的阳台为最。然而当你站在人工石面阳台上,而为自然石面的壁支柱所包围时对于内部空间或许会有更深一层的体会。因为室内空间透过巨大的水平阳台而延伸,衔接了巨大的室外空间――崖隘。赖特对于国际形式主义空谈机能主义的态度,浓缩地表现在由起居室通到下方溪流的楼梯。这个著名的楼梯,关联着建筑与大地,是内、外部空间不可缺少的媒介,且总会使人们禁不住地一再流连其间。

流水别墅可以说是一种以正反相对的力量在做妙的均衡中组构而成的建筑。也可以说是水平或倾斜穿杆或近几年推移的空间手法,交错融合的稀世之作。

流水别墅的空间陈设的选择、家具样式设计与布置都独具匠心。同时卡夫曼家人对这幢无价产业付出了爱和关切。他们以伟大的艺术品、家具、勤快的维护工作以及他们私人的物品来陪衬它。建筑永远是建筑师的作品,但却无法供给有关私人的物品。显然而卡夫曼却能够办到,并能够珍惜赖特的一切努力。

作品欣赏-古根海姆现代艺术博物馆(the Guggenheim Museum)

在这里赖特晚年的圆和螺线的主题达到了高潮,而这个美术馆的异乎寻常的内部空间也启发了后代建筑师灵感的源泉。

古根汉姆是一个富豪,他请赖特设计这座博物馆展览他的美术收藏品。博物馆座落在纽约第五号大街上,地段面积约50×70米,主要部分是一个很大的螺旋形建筑,里面是一个高约30米的圆筒形空间,周围有盘旋布上的螺旋坡道。圆形空间的底部直径在28米左右,向上逐渐加大。坡道宽度在下部接近5米,到顶上展宽到10米左右。美术作品就沿坡道陈列,观众循着坡道边看边上(或边看边下)。大厅内的光线主要来自上面的玻璃圆顶,此外沿坡道的外墙上有条形高窗给展品透进天然光线。螺旋形大厅的地下部分有一圆形的讲演厅。博物馆的办公部分也是圆形建筑,同展览部分并连在一起。

在纽约的大街上,这座博物馆的体形显得极为特殊。那上大下小的螺旋形体,沉重封闭的外貌、不显眼的入口,异常的尺度等等,使这座建筑看来象是童话世界中的房子。如果放在开阔的自然环境中,它可能是很动人的,可是蜷伏在周围林立的高楼大厦之间,就令人感到局促而不自然,它同纽约的街道和建筑无法协调。

螺旋形的博物馆,是赖特的得意之笔。他说:“在这里,建筑第一次表现为塑性的。一层流入另一层,代替了通常那种呆板的楼层重选,……处处可以看到构思和目的性的统一” 。在盘旋而上的坡道上陈列美术品确是别出心裁,它能让观众从各种高度随时看到许多奇异的室内景象。可是作为欣赏美术作品的展览馆来说,这种布局引起许多麻烦。坡道是斜的,墙面也是斜的,这同挂画就有矛盾,为此,开幕时陈列的绘画都支掉了边框。另外,人们在欣赏美术作品的时候,常常要停顿下来并且退远一些细细鉴赏,这在坡道上就不大方便了。

博物馆开幕之后,许多评论者就着重指出古根汉姆博物馆的建筑设计同美术展览的要求是冲突的,建筑压过了美术,赖特取得了“代价惨重的胜利” (纽约时报的评论)。

这座建筑是赖特的纪念碑,却不是成功的博物馆建筑。

 

Ta 等1人赞过
2016.08.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