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072 项目4985 室内491 家居及产品157 文章2335 方案1320 摄影710 视频224 图书201 专栏99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538 所有作品10900 所有图片145,675
转载|大师吕彦直:中国近现代建筑的奠基人(上)
吕彦直,中国近代杰出的建筑师。在短促的一生中,他为弘扬民族文化,在中国近代建筑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他设计、监造的南京中山陵和由他主持设计的广州中山纪念堂,都是富有中华民族特色的大型建筑组群,是我国近代建筑中融汇东西方建筑技术与艺术的代表作,在建筑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被称作中国“近现代建筑的奠基人”。
来源:互联网

 

 

一、吕彦直生平

吕彦直(1894—1929),字仲宜,别字古愚,光绪二十年七月二十八日生于天津,原籍山东东平。先世曾与滁州吕氏通谱,因此一说其祖籍安徽。吕彦直八岁丧父,于翌年随其姊侨居巴黎。幼年的吕彦直即显示了绘画方面的才能,据一九三零年十二月五日刊载于《时事新报》的“故建筑师吕彦直小传”介绍,“时孙慕韩先生(驻法大臣孙宝琦)亦客次法京,君戏窃画其像,须眉毕肖,栩然若生。观马戏,归辄为狮豹虎象之属写生,亦莫不生动像真”。数年后归国,就读于北京市五城学堂。在此期间,他曾受教于著名翻译家林纾先生,得以在学习传统文化的同时,也紧随西方现代文明发展的浪潮。这段经历,对他今后融会东西方艺术之精髓,以现代技术宏扬传统建筑文化的实践,可说是不无助益。

一九一一年,吕彦直考入清华学堂留美预备部,一九一三年毕业并以庚款公费派赴美国康奈尔大学深造。留洋期间,他曾对英国地震学家John Milne(1850——1913)仿制张衡地动仪设计的候风地动仪做出了改进,后因兴趣转移,由电气专业转系攻读建筑,接受西方学院派教育,于一九一八年末毕业并获得建筑学学士学位。

毕业后,加入(纽约/上海)Murphy&Dana/Murphy,McGill&Hamlin事物所,作为Henry K Murphy(1877——1954)的助手,参与了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及金陵女子大学(现南京师范大学)校舍的规划设计工作。

一九二一年回国后寓居上海,三月起与过养默、黄锡霖合办东南建筑公司,以设计花园洋房为主,这期间较有名的代表作品有上海香港路四号的银行工会大楼。后于一九二二年与黄檀甫合作经营真裕建筑公司。

一九二五年五月,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处向海内外悬赏征求总理陵墓设计方案,同年九月,吕彦直方案获评为首奖,并受聘为陵墓建筑师,全程监理陵墓工程。为便于作业,吕彦直独立开办了(上海)彦记建筑师事务所。(《申报》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二日曾登载开业广告及说申明)

陵园工程进行期间,吕彦直复于一九二六年九月,夺得广州中山纪念堂、纪念碑标的。

中山陵建设期间,由于时局不稳,资金艰难,导致工程进展缓慢。吕彦直身负监理重任,往返跋涉于沪宁之间,并长期驻守施工现场,事必躬亲,终因积劳成疾,于一九二九年三月十八日以肛肠癌病逝于上海家中,终年三十六岁,一生未娶。

二、吕彦直与中山陵建设始末

中山陵位于南京市紫金山南麓,主要建筑包括牌坊、甬道、陵门、碑亭、平台及祭堂和墓室等。总占地面积约八万平方米,北高南低,坐北向南,陵园总体边界呈自由钟式。墓室海拔一百五十八米,高出陵前广场七十三米,整个建筑群布局严整,气势恢弘。
从广场进入陵区,入口处有澳门产花岗石制牌坊一座,四楹三间,高十二米,宽十七点三八米,上镌中山先生手迹“博爱”两字,故称博爱坊。坊北至陵门之间,墓道全长四百四十二米,宽三十九点六米,分辟三道,中路宽十二米,两侧对称种植雪松四行,桧柏八列;左右两路各宽四米六,路侧植有红枫银杏。陵门平面长方形,面阔二十四米,进深九米,高十六点五米,采用传统木结构形式,但全部由福建花岗石建成。斗拱、梁、枋等处雕刻有精致图饰。陵门分一大二小三个拱门,中央正门上方镶嵌的门额上刻有中山先生手书“天下为公”四个镏金大字,端庄朴实,雄迈俊逸。

陵门后第二层平台上有花岗石重檐歇山顶碑亭一座,亭方形,高十七米,宽十二米,四面开拱门,亭中竖有高八米宽三米厚零点七米之石碑一块,上书“中国国民党葬总理孙先生于此 中华民国十八年六月一日”,是谭延恺手笔。

从碑亭向上,地势渐陡,经过八段共二百九十级石阶,才能进入祭堂(如果从博爱坊开始算起,则有平台十段,台阶三百九十二级)。由于计算巧妙,登临过程中,从下向上看去一望到顶,只见石阶,不见平台,由上向下俯视时,却又只见平台不见石阶。

在漫长的墓道尽头,伫立着中山陵的主体建筑——祭堂。祭堂所在平台东西长一百三十七点二五米,南北宽三十点五米,上置铜鼎、华表各一对,拥壁一面。祭堂位于平台正中,长二十七点五米,宽二十二点五米,顶高二十六米,四角安置堡垒式的石墙墩(内为耳室,作收藏纪念品与供谒陵人员休息用),夹出带披檐的三开间门廊,并辟拱门三座,各安有镂花空格紫铜门,门楣自东至西方分别刻有“民族”、“民生”、“民权”字样。中门上方有竖额一块,为中山先生手书“天地正气”四字。整个建筑用香港花岗石贴面,顶盖蓝色琉璃瓦,类似重檐歇山顶而又不尽然。

祭堂正中供奉有高四点六米的中山先生白石坐像一座,由波兰雕塑家保罗·兰窦斯基刻成。坐像基座上还镌刻了六幅浮雕:正面是“如抱赤子”,东面两幅为“出国宣传”、 “商讨革命”,西面两幅为“振聋发聩”、“讨袁护国”,背面为“国会授印”,这些浮雕反映了中山先生革命生涯各个时期的主要事迹。

祭堂内部以黑白色调为主,都是传统的孝色,十二根直径近一米的青岛黑石柱,四隐八显承托着祭堂的屋顶,屋顶做成斗式藻井,镶嵌有彩色马赛克拼成的革命党党徽。祭堂地面满铺云南产白色大理石,四壁下部则为意大利黑色大理石,其中东西两壁刻有先生手书《建国大纲》,至今保存完好;后壁原刻有蒋介石、胡汉民所书《总理校训》、《总理遗嘱》和谭延恺手书《总理告诫党员演说词》,文革中被磨去。

祭堂之后辟有小门,经甬道可通往墓室。甬道设内外两门,外门上额镌刻中山先生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题写的“浩气常存”四字,内门上额则刻有张静江所书“孙中山先生之墓”七个篆字。入内即是墓室,顶如覆釜,直径十六点五米,高十米。墓室圆形,外以香港花岗石贴面,中部为钢筋混凝土浇注,室内白色大理石铺地,米色人造大理石贴墙面,顶作穹隆形,以彩色马赛克拼成国民党党徽。墓室正中为一大理石圆塘,直径四米,深一点六米,中央安放着孙中山先生汉白玉卧像一尊,由捷克斯洛伐克著名雕塑家高琪创作,圹下五米处密封安葬着先生的遗体。

一九六一年,中山陵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1 葬事委员会之成立,先期筹备工作

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晨九时三十分,孙中山先生因肝癌病逝于北京铁狮子胡同顾宅,段祺瑞临时政府随即发布恤令,并于三月十四日在非常国会上通过了先生国葬案。

先是,一九一二年四月一日,孙中山辞去民国临时总统后,曾与胡汉民等人狩猎于南京东郊,当时便对随从人员透露了身后安葬于此的意愿,说“待我他日辞世后,愿向国民乞此一杯土,以安置躯壳尔”,临终之际,又特意口占遗书云“吾死之后,可葬在南京紫金山麓,因南京为国民政府成立之地,所以不可忘辛亥革命也”。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决定依照先生遗愿,归葬先生于南京紫金山,并于同年四月四日设立葬事筹备委员会,选汪精卫、宋子文、林业明、叶楚伧、邵力子、于右任、戴传贤、张静江、陈去病(后辞职,由陈果夫递补)、孔祥熙、林森、杨庶堪等十二人为委员。四月十八日,葬事筹备处正式成立于上海,推定张静江为委员主席,杨杏佛为主任干事,孙科为家属代表,共同负责孙中山先生营葬事宜。

依据葬事筹备程序,首先由家属代表宋庆龄、孙科及委员会代表实地勘察,于四月二十三日议决,选定墓址于紫金山中茅山南坡。

墓址选定后,便开始向北京内务部及江苏省政府交涉圈地。葬事筹备委员会本拟将紫金山全境划为总理纪念园林,后因范围过广,乃缩小圈地范围,西至明孝陵,东至灵谷寺,南至钟汤路,北至中茅山山颠,计六千余亩。经函准北京内务部备案后,委托江苏陆军测量局代为测绘墓地地形,制成一比一千比例尺墓地高度图一种,一比五千及一比二万比例尺墓地形势图两种,以作征求建筑方案之用。五月一日开始测量,五月底完图。

至实际着手圈地时,江苏省长郑谦忽以范围太大,恐致地方人士反对为由,商请再行减小用地范围。其时江苏全境仍处于军阀势力之下,故虽有国葬明令,地方长官仍然时加阻难,以至陵园范围一减再减,几经交涉,在七月十二日筹备会议(由代表内务部之江宁交涉员廖恩焘,代表江苏省之省实业厅长徐兰墅及葬事筹备委员会三方组成)上正式决定,墓地范围暂以墓地、墓道及纪念建筑应用之地二千余亩为限。地分三种,一为官荒,纯属国有,征用时不须支付任何费用;二为公地,属地方政府或团体所有,如江苏第一造林场及义农会,亦不须支付费用,但一切柴草利益仍归原机关所有;三为民地,须按市价购买,未经开垦者按每亩三元,已开垦者按每亩十至二十元计算,共计一千二百余亩,值二万余元。

2.2 陵墓图案的征集与选拔

在勘测、圈地工作紧锣密鼓进行的同时,葬事筹备委员会于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三日第五次会议通过了征求陵墓图案条例,并于两天后登载于《申报》等报纸之上,面对海内外征求设计方案。条例全文如下:

陵墓悬奖征求图案条例(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五日)

此次悬奖征求之目的物,为中华民国开国大总统孙中山先生之陵墓与祭堂之图案,建筑地址在南京紫金山内之中茅山南坡。

祭堂图案须采用中国古式而含有特殊与纪念之性质者,或根据中国建筑精神特闯新格亦可。容放石X之大理石墓即在祭堂之内。

墓之建筑在中国古代虽无前例,惟苟采用西式,不可与祭堂建筑太相悬殊。墓室须有可防制盗窃之铜门,门上并设机关锁,俾祭堂中举行祭礼之时可以开放墓门,瞻仰石X。

祭祀堂建在紫金山之中茅山南坡上,约在水平线上一百七十五米突高坡上,应有广大之高原,俾祭堂四周可有充分之面积,遇焚火时不致危及堂屋,并须在堂前有可立五万人之空地,备举行祭礼之用。墓地四周皆围以森林,堂背山立,山前林地约十余方里,东以灵谷寺为界,西以明孝陵为界,南达钟汤路,将来拟筑一大路,由钟汤路直达墓地。祭堂须面南,登临之径拟用石台阶或石级,向南直达山脚,此径将为连贯墓道大路与堂墓高原之通道。

石台阶或石级之建筑,由应征之设计者自定,惟其起点在山边,不宜高过一一零米突高度线。祭堂之建筑由设计者自定,惟计划须包括祭堂与石台阶或石级等登临之径此两部应视为一体。祭堂虽拟采用中国式,惟为永久计,一切建筑均用坚固石料与钢筋三合土,不可用砖木之类。

应征者如为建筑师,其所缴图案应包括下列各图:

一、平面全图,包括进出登临之径及祭堂(比例尺由设计者自定)

二、祭堂平面图,比例尺一英寸等于八英尺

三、祭堂前面高度图,比例尺同上

四、祭堂侧面高度图,比例尺一英寸等于十六英尺

五、祭堂切面图,比例尺同上透视图

六、透视图

应征者如为美术家,所缴图案可用彩色画或黑白画,惟至小不得过二英尺乘三英尺,俾采用后建筑师可以根据之绘制实际建筑应用之一切详图。此项补制建筑图案工作,不在悬奖征求建筑图案范围之列。

应征奖金额由葬事筹备委员会议定如下:

美术家应征仅缴表现其观念之绘画、未附有建筑详图者,其金额为:

头奖,一千元。

二奖,七百五十元。

三奖,五百元。

建筑师应征缴有建筑图案及一切详图可供实际建筑之用者,其奖金额为:

头奖:二千五百元。

二奖:一千五百元。

三奖,一千元。

应征图案之评判与决定得奖人名,由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委员会博采委员会所延聘建筑师与美术家之意见执行之,应征得奖人名将在登载征求图案广告之各报发表,委员会之评判为最后决定,无论何方不得变更或否认。

委员会保留在此次征求图案范围之外任何图案已缴而未得奖者,用特别合同之购买权。已得奖者之三种图案,在奖金交付之后,其所有权及施用权均归委员会,惟委员会对于一切图案无论得奖与否,在实际建筑时采用与否,有绝对自由,不受任何方面之限制。

得奖之应征者,其图案采用后,是否请其担任监工,由委员会自由决定。

对于应征之建筑师尚有一事须注意者,即关于祭堂陵墓工程包括登临之径及墓地与行径之土工,其建筑费总额定为三十万元,建筑师于设计时分配工程宜注意此点。建筑估价远非征求图案条例所规定,如建筑师能以其设计之估价见告,尤所欢迎。

应征者报名之后,缴纳保证金十元,即由报名处发给墓地摄影十二幅,紫金山高度地图两幅,备设计参考之用。

此项征求图案期限,从登报之日起至八月三十一日止。一切应征图案须注明应征者之暗号,另以信封藏应征者之姓名、通讯址与暗号,于上述期限之内一并交到委员会。委员会评判结果之发表,至迟不得过八月三十一日后四个星期之外。

未得奖之应征图案,于评判结果发表以后两个月内,均由委员会寄还原应征人,并附还前缴之保证金,惟委员会对于所收到之应征图案,倘有意外损失或损坏,不负赔偿之责。

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委员会谨订

民国十四年五月十五日

年仅三十一岁的吕彦直,为这项工程所蕴涵的重大意义与巨大挑战所触动,毫不犹豫地报名应征。在领取了资料照片与地形图之后,即潜心研究古今中外之著名陵寝,对照条例的要求,参照紫金山之地形地势,焚膏继晷两月余,制成“设计范围略呈一大钟型”之陵墓总平面图及建筑物平、立、剖面设计图九张,另附祭堂侧视油画效果图一张,并撰写了千余字的《陵墓建筑图案说明》,详细介绍了自己关于陵墓总体布局、各单体建筑形制、用材以及色彩、室内装饰、环境整合,乃至工程构造和费用的若干设想。

附吕彦直关于陵墓建筑图案的说明如下:

墓地全部之布置:本图案之题标为祭堂与墓堂之联合及堂前台阶、石级及空地、门道等之布置。今在中茅山指定之坡地,以高度约四三五尺(即百四十米左右)为起点,自此而上达高度线五九四尺(即百七十米左右)为陵墓之本部。其范界略成一大钟形,广五百尺,袤八百尺。陵门劈三洞。前为广场及华表(按陵门及华表因建筑费不敷,此时不能建造,惟此图案上似属需要,日后增建可也),车舆至此止步。自此向南即筑通钟汤路之大道(此道以自八十尺至百尺为宜)。入陵门即达广原,此即条例中所需容五万人伫立之空地。此原依山坡约作十分之一斜面,其中百尺宽处铺石为道。自陵门至石级之底约四百五十尺,凡分五段,每段各作阶级若干步,石道两旁坡地,则为草场。台阶、石级凡三层,宽约百尺,自下而上,首层级数十八,二层三十,最上四十二,总高四十五尺,以达祭堂之平台。在阶级顶端与平台处可置石座,上立孙中山立像,此像之高当在十八尺左右为合度。祭堂平台阔约百尺,长四百八十尺。台之两端立石柱各一,台之中即祭堂,其图案大致如次:

祭堂:祭堂长九十尺、阔七十六尺,自堂基至脊顶高八十六尺,前面作廊庑,石柱凡四,成三楹堂之四角,各如堡垒。堂门凡三拱形,其门用铜铸之,堂顶复檐,上层用飞昂搏风之制。檐下铺之以斗拱,因用石制与木制略异其形式。中国宫室屋顶向用炼瓦,惟瓦屋之顶,若非长事修葺则易滋生蔓草,且瓦片尤易拆毁,故此祭堂之顶最善莫如用铜。铜顶之制,在本国建筑史上已有所见,较之炼瓦坚久多矣。

堂之内,两旁有柱各二,中部之顶特高,约五十二尺,作穹隆式。其上施以砌磁,作青天白日之饰,而堂之地面则铺红色炼砖,以符满地红之征象。堂之四壁用大理石作壁板,上刻中山先生遗嘱及建国大纲等文。堂之四角各设小室,以备庋藏纪念品等之用。堂之后壁即木门所在,门前立石碑,刻“孙中山先生之墓”之文。

墓室:墓室之门作双重,自祭堂入门升级而达机关门,以入于墓室。室作圆形,穹隆顶亦饰以青天白日之砌磁。安置石椁之处较周围为低,绕以石栏以供瞻仰。此墓室乃依山开掘而成,故外部只露圆顶,内与祭堂相连。

构造基及费用:祭堂等之计划因建筑费之限制,其面积及尺度已为至少符合之度(设万不得已,祭堂之面积尚可缩小十分之一,而不失其形式)。所需开掘之山地及拥壁之建筑,亦系最小之量,墓室之依山而掘,即以此故,且尤谨敕。祭堂之构造,为此图案中费用最大之标。其墙壁之面必须用石,固不待言,至墙身则用最佳之砖即可。内壁用大理石及人造石,屋顶之人架,以钢凝合土为之。屋面最佳用铜,已如前言,较之琉璃炼瓦,其价当非甚远。门窗之属更宜用铜,此外如通风防湿等制,亦皆依科学的方法而设施之。

四个月的征集期内,葬事筹备处共收到参选作品四十余件。截止期限一到,即聘请南洋大学校长、土木工程专家凌鸿勋,德国建筑师朴士,著名画家王一亭及著名雕塑家李金发为评判顾问,会同葬事筹备委员及家属代表,共同组成评判委员会。

全部应征图案经统一密封后,各标以符号以替代建筑师、美术家姓名,陈列于上海市四川路三十六号大洲建筑公司三楼阅览室,自九月十六日起,每天上午十点至十二点,下午两点至四点,由评判顾问研究评选。

九月十九日,四位顾问专家分别单独选定了前三名方案,并附上书面评判意见。

凌鸿勋认为,吕彦直的方案“全体结构简朴浑厚,最适合陵墓之性质及地势之情形,且全部平面作钟型,尤有木铎警世之想”,且“祭堂与停柩处布置极佳”,同时“建筑费较廉”,最为符合征求标准,故评为首奖。对于范文照的设计,则在肯定其“陵墓部分建筑洪壮,美术方面殊觉满意,且结实简朴,足以耐久,陵墓形式,尤极相称。由墓门以上甬道一带布置亦佳”的同时,指出“大理石建筑,颜色浑朴,然价值较昂”,于经费上略欠考虑,更大的缺陷则在于“室内四壁矗立,光线不足,上虽有塔窗可以透光,但地位太高且狭,不能达到下层”,加上石像与停柩处的位置选择不佳,故评为二等。

王一亭亦以 “墓在祭堂后合于中国观念”、“建筑朴实坚固”、“形势及气魄极似中山先生之气概及精神”等理由评吕彦直方案为第一名,而对范文照方案的评价则是“计划极好,惜乎墓在祭堂之中,不甚尊重”,立为第二名。

朴士同样推选吕彦直方案为首奖,范文照为次奖,但极力主张实际营建时,采用范氏的方案,因为他认为范氏的方案最能反映孙中山先生融合中西文化的愿望。但遗憾的是,该方案对于墓室的位置设置错误,这个硬伤也使得最终名次的排定失去悬念。

最终结果,除李金发评范文照第一名,吕彦直第二名外,其他三人均建议以吕彦直作品为第一名,范文照作品为第二名。即使李金发在评价吕彦直方案时也强调:“造成一大钟形,尤为有趣之结构。”

最后,定吕彦直方案为首奖,范文照二奖,杨锡宗三奖,名誉奖七人(孚开洋行Cyrill Nebuskad、赵深、Francis Kales、C.Y.Anney and W.Frey、W.Livin.Goldenstaedt、Zdanwitch and Goldenstaedt、Zdanwitch and Goldensteadt),各奖以荣誉证书,未得奖者则赠以总理遗像及著作。同时决定自二十二日起,将参选作品公开展示五天,以进一步征求意见。《申报》于是日公布中奖名单及展览消息后,轰动一时,每日观览者不下千人,中外报章纷纷给予报道。

获奖后,吕彦直即单独成立彦记建筑师事务所,并在《新闻报》、《申报》等报纸上登载了启事,称:“鄙人现设彦记建筑事务所于仁记路25号,专管建筑打样业务。从前与他人机关合营事务除用鄙人名义注明与他家合作者外,其余概不与闻,恐未周知,特此声明,以专责任”。至此,吕彦直可以全力以赴专注于中山陵营建业务。

2.3 建筑师合同与工程合同的签订

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七日,葬事筹备处在上海北成都路广仁里张静江宅召开孙先生家属及筹备委员联席会议,复议讨论采用何种图案及建筑师与监、包工问题。经对首奖及二奖之图案与说明书、预算表加以详细比较、讨论,皆以吕氏之方案“简朴坚雅,且完全根据中国古代建筑精神”,因而一致决定采用为中山陵园建造方案。

十一月三日,葬事筹备委员会正式聘请吕彦直为陵墓工程师,签定建筑师合同。

合同规定,乙方(彦记建筑师事务所)收取工程总造价之百分之五为酬金(后改为百分之四),同时相应承担绘制工程详图、设立施工章程、选购建筑材料、草拟补充协议、填发领款单据、编记详细帐目、监督工程进展以至分期验收工程等职责。

合同一经签订,吕彦直即开始编制初步预算,由于经费紧张,决定分两期进行建设,第一期工程包括陵墓、祭堂、平台、石阶、围墙及石坡等部分,预算凡三十四万一千两。

十一月一日起,葬事筹备处开始在《申报》上登载招标启示,公开招募第一期工程之承包人,广告如下:

本筹备处现拟在南京紫金山坡建造孙中山先生陵墓,自即日起开始报标,凡营造家经承造建筑工程在三十万两以上,愿意报标者,请将该项已完工程名目开具至上海环龙路四十四号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处,交付保证金一千两正,领取收据及报标条例,再至仁记路五号彦记建筑事务所交手续费十元,领取图样章程,照行报标可也。

中山陵体量宏大,规制极高,为民国开国以来最为重要的工程,吕彦直深知责任重大,为确保工程能够按时交付,必须选择最为优秀的营造厂商,而当时上海的诸多营造厂中,以成立于一八九九年,曾建造过上海第一座钢筋混凝土高楼——华洋德律风公司的姚新记资金最为雄厚,经验最为丰富,信誉也最为良好。

附姚新记简介:

姚新记营造厂轫设于逊清光绪廿五年,资本计银一百万两。主人姚锡舟,现年五十一岁,江苏上海籍,营业迄今几近三十载。历办粤汉铁路、皖省铁路、江苏药水厂、南洋劝业会、公共租界工部局、杨树浦纱厂、大中华纱厂、和记洋行、怡和洋行、永兴洋行、华洋德律风公司、中孚银行、公平洋行、上海造币厂、法国总会、英美烟公司等各大工程。又于民国八年创办大通纱厂,十年创办中国水泥厂,现任该两厂董事兼总经理。

然而,直到招标截止期限前五天,姚新记仍迟迟不见动静,吕彦直只好一面将招标期限延长四天,一面委托黄檀甫以他的名义主动邀请姚新记前来投标。

至招标结束,共有七家营造厂应标。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吕彦直参加葬事筹备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详细介绍了这七家公司的履历,它们分别是:

佘洪记,曾营造邮政局及跑马厅,工程要价六十四万六千两;

新金记康号,曾造江湾跑马厅,要价四十九万八千八百两;

姚新记,要价四十八万三千两;

周瑞记,履历不详,要价四十七万六千两;

辛和记,曾造南京英威阁、东南图书馆、奉天兵工厂,要价四十四万八千四百两;

竺芝记,曾为南京和记造货栈,要价四十三万八千五百两;

新义记,要价三十九万三千四百两,小作头,资格不足。

会议当场决定,新义记、竺芝记、辛和记因资格及资本不足,不予考虑;剩下四家中周瑞记资历不详,需调查,而以姚新记要价次低,决定优先与其议价。

最终,几经商议,吕彦直说服姚新记降价至四十四万三千两。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林业明、孙科代表甲方,姚锡舟代表乙方,正式签订合同共九条,杨铨与吕彦直担任证人。合同规定,承包人于一九二六年一月十五日正式开工,限期至一九二七年三月十五日前完成,工期共十四个月,延期则每迟一日罚规元银五十两。造价共四十四万三千两,分十五期支付,自开工后一个月第一次支给银二万八千四百五十两,此后每个月结付一次,全部工程告竣后,支付尾款四万四千七百两。担保金由顺泰木行承担,以工程总造价十分之一以上,十分之二以下为限。

 

相关POST
转载|大师吕彦直:中国近现代建筑的奠基人(下)
吕彦直,中国近代杰出的建筑师。在短促的一生中,他为...
吕彦直——建筑师
1925年9月―1929年3月 接受“孙中山先生葬...
徐慧静 Lu_Xu 等2人赞过
2016.07.28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