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84 项目5178 室内583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385 方案1382 摄影785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12 所有作品11377 所有图片154,641
转载:当代语境下传统聚落的嬗变——德中两处世界遗产聚落旅游转型的比较研究/郁枫
本文通过对德中两处世界遗产聚落——吕德斯海姆和宏村的比较研究,描述了传统聚落经历旅游产业化转型、从而引发相应社会空间变革的特殊状态。文章指出了影响传统聚落旅游转型的引力要素,并分析比较了两处案例旅游转型的过程,最后探讨了旅游转型过程中有待解决的问题。
POST©郁枫/来源:《世界建筑》2006年5期

吕德斯海姆——莱茵河畔的德国小镇,有“莱茵之珠”美誉,歌德曾称之为“上帝赐福之地”,其所在的中莱茵河谷上部地区于2002年被录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图 1)

图 1 “莱茵之珠”——吕德斯海姆

宏村——安徽黟县古村落,人称“中国画里的乡村”,李白曾赞美道:“黟县小桃源,烟霞百里间。地多灵草木,人尚古衣冠”。2000年底,宏村与附近另一座古村落西递被录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图 2)

图 2 “中国画里的乡村”——宏村

这两个地名代表了截然不同的人文地理概念,两者相隔万里,所处地域气候、历史背景截然不同,以致形成各异的空间形态和特色;但它们却有一些共性:都是历史悠久的传统聚落,都是人类文化的遗产;随着全球化过程的深入,旅游业已成为各国国民经济的重要产业,这两处聚落在“旅游热”的推动下,通过保护与发展的实践,都已成为著名的旅游圣地和聚落中的“明星”,走上了一条不同于大多数普通聚落的发展道路。

1.“嬗变”与“演变”

吕德斯海姆和宏村,是一类正处于变革过程中的特殊传统聚落的典型,本文将这一过程定义为“嬗变”。从词义上理解,“嬗变”与“演变”都含有变化的概念,但嬗变更强调物质特性的质变,例如核物理中一种元素转变为另一种元素的过程。吕德斯海姆与宏村正经历着旅游产业化转型以及引发的社会空间变革,这是一种显著的质变,也是这类“明星”聚落区别于普通聚落之处。

从区域的角度看,这两处聚落都出现在历史上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地区,该地区大多数传统聚落在现代化过程中,基本延续了农业生产的经济格局,并通过农产品加工业带动其他二三产业的发展。例如吕德斯海姆所处地区是德国的重要农业带之一,历史上以葡萄种植和酿酒业为主导产业,现年产2700万瓶葡萄酒[1]。而宏村所处的安徽省也是中国的粮食主产区;然而,“明星”聚落的产业结构天平已向第三产业倾斜,农业财政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逐渐降低;同时其社会结构、政策导向、空间布局转变也异于周边的普通聚落,并且这种差别逐渐增大。或许可以这么理解:普通聚落的“演变”主要是形态上的变化,而明星聚落的“嬗变”则不仅包括形态问题、而且更多地着眼于营建理念、技术与经济支撑的转变。

按照法国哲学家列菲弗尔的空间政治经济学的观点,空间不仅具有物质形态上的意义,空间的构建是资本进行再生产、获得更大剩余价值的工具。[2]旅游业促进了传统聚落的空间变革,而这种空间变革又朝着有利于旅游业的方向转变,最终又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总体而言,传统聚落通过旅游获得保护与更新、实现经济发展,是值得肯定的,但是旅游产业的发展是一柄双刃剑,它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德国的现代化程度处于较高水准,旅游业的发展也领先于中国。德国的部分传统聚落已经历了当地主导产业向旅游业的转型,这一过程已有上百年的经验积累;而在我国,该过程只是从改革开放后才得到大规模实践的,如周庄、平遥通过旅游开发,由从默默无闻的村镇到炙手可热的旅游点,才不过短短十几年时间。必须指出,德国的传统聚落的旅游产业化转型过程并未停止,它也在不断地遭遇新的困难与挑战。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西方发达国家传统聚落的旅游转型能够为当今中国的同类聚落提供一定借鉴,但鉴于两者国情不同、文化不同,两者的发展道路未必相同,它们的共性与特性将并存,这也正是进行比较研究的目的所在。

2.传统聚落的引力因素——地域化的人文景观和空间表征

引力因素是旅游业研究旅游动机的的重要方法,它的具体含义是指影响个人决定选择某一特定旅游目的地的动力,在旅游学中,它是旅游目的地自身、本质、特性、吸引物的概括[3]。并非所有的传统聚落都能够成为人类历史的展示载体,中西方大量聚落都随着时代变更而转型为现代城镇,只有极少数的传统聚落,以相当的历史积淀作为文化“资本”、对游客具有相当强的吸引力,才能够推动自身实现旅游转型的进程。

吕德斯海姆(Rüdesheim)位于德国黑森州的西南部莱茵河谷, 东部不远就是欧洲三大金融城市的法兰克福。莱茵河流经德国的部分长800多公里,从美因兹到科隆之间绵延190公里的河段充满了山水田园的浪漫气息,沿途布满中世纪风格的小镇和依山而建的古堡。吕德斯海姆正是这黄金游线中的璀璨明珠,加之距离法兰克福较近、旅游客源充足,遂成为著名旅游点。(图 3)宏村位于安徽省黄山市的黟县,属于中国古代的徽州地区。黟县始建于秦,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属于秦始皇时期设置的中华第一批县治。黟县处于黄山之南,境内山峦起伏、风光旖旎。宏村始建于南宋绍熙年间,原为汪姓聚居之地,绵延至今已有800余年。宏村西递正处于黄山旅游圈内的黄金游线上,依托于黄山的知名度,旅游业也有了较大发展。(图 4)

图03 吕德斯海姆地理区位, 图04 宏村地理区位

这两处传统聚落对于游客到底魅力何在?我们首先来看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对它们的评价:

“延伸65公里的中莱茵河谷以及它的历史城镇、城堡、葡萄园,生动地展示了人类开发自然景观的长期历史,而这种景观是戏剧般的和不断变化的。伴随着几个世纪的历史和传奇,这种情景已经对作家、艺术家、作曲家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西递、宏村这两个传统的古村落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保持着那些在上个世纪已经消失或改变了的乡村的面貌。其街道的风格,古建筑和装饰物,以及供水系统完备的民居都是非常独特的文化遗存”。

从上面的评价可以看出,传统聚落旅游魅力的精髓在于其地域化的人文景观。“人文”的概念表明传统聚落对于游客来说不仅在视觉美学上有其独到之处,更重要的是一种穿越历史的心理体验,正所谓“情”“景”交融,二者缺一不可。例如,吕德斯海姆是欧洲“中世纪浪漫情怀”的象征,而宏村则为中国“乡土社会耕读生活”的缩印。(图 5、图 6)随着当今人类社会工业化水平的不断提高,许多城市居民开始厌倦大城市的喧嚣,他们潜意识中想逃离混凝土的都市森林、体验古代的田园生活;同时,随着全球化和消费主义的影响逐渐扩大,旅游业加速发展,传统聚落获得了旅游产业转型的契机,这一现象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的中国体现得尤为明显。在传统聚落中,地域性这一概念不仅体现于人类对各地文化独特性的认同,而且也映射在实体化的空间上,下文将从两个方面比较一下吕德斯海姆和宏村的空间地域特色。

图05 吕德斯海姆人文意象——欧洲“中世纪浪漫情怀”的象征, 图06 宏村人文意象——中国“乡土耕读生活”的缩影
©吕德斯海姆图片引自http://www.winterburg.de

2.1.空间尺度

就街道而言,两侧建筑高度与街道宽度的空间比例(H/D值)是影响空间尺度的关键因素,H/D值高说明街道空间较狭窄,H/D值低说明空间较开敞。吕德斯海姆主要街道的H/D值为1~2,普通巷道处于2~4;宏村主要街道H/D值1.3~2,普通巷道处于2~6。总体而言,吕德斯海姆与宏村的H/D值略有不同,但数据差异不是很大,并且两者的H/D值都大于1,这一点与现代城市街道空间明显不同(现代城市街道H/D值往往小于1)。总体而言,传统聚落空间尺度小、建筑密度大,究其原因是古代人类社会生产力不发达、改造自然世界营建人居环境的技术手段有限。然而,小尺度正是传统聚落吸引游客的重要空间表征之一。(图 7、图 8)

图07 吕德斯海姆街巷尺度
©郁枫
图08 宏村街巷尺度
©郁枫

吕德斯海姆的街道H/D值略低于宏村,这意味着吕德斯海姆的街道大多比宏村宽阔一些,其主要原因是徽州传统民居的内天井占用了聚落中部分土地,从而相对地排挤了作为外部公共空间的街道;而德国民居基本没有内院的概念,只有少量的外院(花园),并直接朝向街道,增加了公共空间的开敞感。从本质上来讲,这是一种文化的差异,徽州民居内院大都“别有洞天”、精彩纷呈,外部界面往往高墙耸立,街道气氛朴素和谐,似乎体现了中国人性格中的内敛与含蓄;而德国民居主动强调外部界面的展示,每座建筑立面色彩、细部处理均不同,争奇斗艳,体现了西方人外向、奔放的性格。(图 9、图 10)传统聚落中,建筑尺度与街道尺度是相互匹配的,吕德斯海姆民居多为2~4层,街道也较宽,一些道路可以通行小车;而徽州民居多为1层,道路也较窄,大多适于步行。所以两处聚落相比虽然空间实际尺度不同,但街道H/D值差别不大。

图 9 吕德斯海姆民居外部界面的“开敞”, 图 10 宏村民居外部界面的“内敛”
©郁枫

2.2.空间肌理

空间肌理是建筑与街道、广场、水系相互结合的组织方式,它反映了实体空间和虚体空间的拓扑关系。吕德斯海姆座落于莱茵河北岸,周边被大片葡萄园环绕,地势由北向南逐渐降低,聚落的西部为老镇区。该镇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古罗马时代,但其空间地域特色在欧洲中世纪时期才开始初步定型。宏村的空间特色在于与水系的紧密结合[4],历史上,当地居民通过宗族力量引水入村、并开挖月沼、南湖,形成完整的水系,潺潺流水通过水渠连通百家,承担了饮用、洗漱、消防等多重功用。

从建筑实体与外部空间的图底关系看,吕德斯海姆的两条主要道路基本平行于河流,纵向以多条巷道相联系,构成梳状的空间肌理;而宏村的道路系统同水系相结合,形成网状的空间肌理。(图 11、图 12)

图11 空间肌理比较一, 图12 空间肌理比较二
©吕德斯海姆鸟瞰照片引自http://www.rheinhessen-luftbild.de

同现代城镇相比,这两处传统聚落都呈现出街区小、建筑密度高、街道空间多变的特色。此外,它们的空间节点也有一定的相似之处,这类空间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核心,而且是居民公共交往的场所和精神上的圣地,具有强烈的“礼俗性”。例如吕德斯海姆的空间节点是一处三角形的小广场,同大多数欧洲中世纪遗留下来的城镇一样,广场东北角矗立着一座小教堂,它是全镇居民精神上的寄托;与之对应,宏村的中心为人工开挖的“月沼”(实际上起到了广场的作用),“月沼”北面则矗立着汪氏总祠,这也是全村人心中的圣地。(图 13、图 14)在欧洲和中国封建社会时期,教堂与祠堂在乡土聚落中曾经是权力的象征, 而当聚落开始经历旅游转型后,这类空间成为了重要的景点、成为了游客的集散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地居民心中原本宁静祥和的精神圣地,逐渐转化成旅游业创造利润的工具,这正是一种传统聚落空间“嬗变”的典型现象。发展旅游推动传统聚落经济发展的同时,应避免商业气氛冲淡聚落的原有的神圣、静谧的场所精神。

图13 吕德斯海姆中心广场旁的教堂, 图14 宏村“月沼”旁的汪氏总祠
©郁枫

上述引力因素是传统聚落旅游魅力的源泉,它们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人类文化的精髓,更是旅游转型过程中必须注意继承和维护的基本原则。事实上,传统聚落中许多建筑经历过居民自主的更新与改造、有的甚至经历过暴力的变革,如宏村内就有不少70年代后兴建的民居,而吕德斯海姆于1944年受到二战战火的摧残,镇区的许多建筑被毁,现所存民居很多都是当年原址的修复和重建,但它们通过适当的处理融入了传统聚落,并不显得很突兀。因此只要人文特色、空间尺度、空间肌理等最关键的因素能够保留下来,传统聚落中的地域特色和旅游魅力就不会丧失。

3.两处案例旅游转型过程的比较分析

3.1.文化的传承与发扬

在世界遗产遗址的旅游转型的过程中,应特别注意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扬。相对而言,空间形态方面的保护比较容易实现,而非物质的人文景观却容易受到旅游业所带来的外来文化的冲击而削弱甚至消失。旅游业如同商业一样,对于传统聚落通常也会采取包装的策略,从而增加旅游产业利润,如吕德斯海姆和宏村都将入围世界遗产遗址作为它们的广告宣传材料。适度的包装是允许的,但错误定位的、过度的包装将损害聚落的文化品质。在传统聚落旅游转型的过程中,在挖掘旅游资源的过程中,必须保持传统文化的原真性,应利用传统聚落中最具地域特色的要素加入到传统聚落中去,而不能随意利用外来文化元素进行包装。例如吕德斯海姆著名的布谷鸟小巷中,各家店铺的金属铭牌做工精细,造型独特,成为当地一景;(图 15)反观国内,一些聚落为了开发旅游,不分南北地域差别满街 “大红灯笼高高挂”,损害了其文化的原真性。

图15 布谷鸟小巷的金属铭牌
©郁枫

3.2.保护工作的运作机制

吕德斯海姆人口不足一万,依据德国的政体,但它是一个独立的小城市。在传统聚落的保护工作上,市政府负责监督各项相关法律法规的实施,比如严格控制用地性质、限制空间高度等等。吕德斯海姆的旅游产业发展是在政府监督和引导下,按照市场原则让社会来运作的,这一机制保障了各方面的利益协调。总体而言,当地居民对于传统聚落保护充分理解,参与意识强烈。相比较而言,我国宏村所处的黟县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地方政府无足够财力支撑传统聚落的保护与发展工作,于是通过招商引资请一家外地旅游公司介入了宏村旅游的管理。该公司承担了保护规划实施、旅游项目开发、重要建筑维修的工作,并从中获取利润。这种管理体制能缓解传统聚落保护资金不足的状况、便于保护与更新工作的开展,取得了积极的成效,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村民利益在旅游开发过程中受到忽视,致使保护工作的参与主体“村民”对于传统聚落保护与更新的积极性不高。

3.3.区域视角内的传统聚落

传统聚落的旅游产业转型与它所处的区域旅游发展状况紧密相关。吕德斯海姆之所以能够成为著名旅游点,受益于中莱茵河谷旅游业发展的整体氛围。这段充满浪漫情趣的莱茵河谷两侧遍布古堡、教堂、以及大量类似于吕德斯海姆的小镇。(图 16)从历史价值来看。虽然许多小镇不及吕德斯海姆精彩,但对于维持整体风貌,对于构建旅游圈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在实践过程中,莱茵河上旅游航运公司将所有小镇与古堡进行整体包装,突出“莱茵浪漫之旅”的概念,在各个小镇设站停靠,游客可以任意登岸参观。通过这种方式,吕德斯海姆获得了更大的客源市场,也带动了周边传统聚落旅游转型的过程。宏村的状况也与前者类似,当宏村西递通过世界文化遗产评审后,不但发展了当地旅游业,而且带动了周边聚落如唐模、棠越、渔梁的旅游业的发展。总之,“明星”传统聚落的旅游转型不是一个孤立的变化过程,它脱胎于区域环境的背景,又反作用于区域旅游圈的构建,两者存在明显的互动关系。

图16 莱茵河流域的传统聚落

4.旅游转型中有待探讨的问题

4.1.生态旅游的构想

在对传统聚落实施保护、发展旅游过程中,生态环境质量的降低成为困惑管理者的普遍问题。宏村在旅游业发展起来后,润泽全村的水系受到旅游餐饮饭店的污染,水圳的水质在枯水期时变差;随着游客的逐渐增多,生活垃圾数量也成倍增加[5]。此外,新建住宅和旅游服务设施的建设需占用宝贵的土地资源,使得宏村周边生态环境的压力逐渐增大。吕德斯海姆也面临生态环境的问题,首先是大量游客的涌入对当地的环境容量承载力提出了挑战,同时旅游与商业的过度开发导致了自然资源的高消费,破坏了农业聚落原有的和谐的环境生态,例如为了提高产量,现代密集种植的葡萄栽培技术取代了的传统的种植方法,生物群落物种多样性受到一定的影响。作为应对,德国旅游界倡导一种“生态旅游”(eco-tourism)的概念,即鼓励一些对自然环境干扰较弱、占用资源较少的旅游方式,如西方盛行的徒步旅行(hiking)、自行车旅行(Cycling)等旅游方式,并在旅游发展规划中考虑了相应硬件设施(如自行车观光道)的建设[6];此外,政府控制餐馆宾馆等公共旅游服务设施的数量,鼓励游客在民居、农舍中居住的休闲旅游方式。总之,通过一定积极措施来缓解旅游业对传统聚落生态环境的压力,正是当前各国学术界的热点课题。

4.2.参与性旅游的实践

比较德中传统聚落的旅游开发,国内在空间景观的重视程度上基本等同于德国,但在挖掘人文景观旅游资源方面还有一定差距。对于传统聚落这种类型的旅游点,除了少数从事美术、摄影、设计、历史研究等职业的游客会较耐心地考察聚落和建筑,多数普通游客只是以一种猎奇的心态走马观花地游玩,如果一味地增加开放的古建数目、延长游线,不但起不到增加游兴的作用,反而使产生疲惫和乏味的感觉。据调查,宏村多数游客游玩全程基本在2小时之内,内容为参观村落建筑、以及观看一些表演;而吕德斯海姆提供的旅游服务更具参与性,由于当地是著名的葡萄酒主产区,镇里分布着众多的酒馆。游客除了参观小镇,还可以坐在露天或室内的酒馆里,花上半天时间甚至更长时间品尝美酒、观赏乐队表演,细细体会一下当地特有的酒文化。每年八月,吕德斯海姆便会举办一次葡萄酒节,街头表演和露天酒会便充分激发出这座小镇的活力。只有通过挖掘传统聚落的人文景观,提供一些参与性较强的旅游服务,使单一的观光游向度假游多元化拓展,才能实现传统聚落旅游引力的增值。

4.3.“空间重构”的政策均衡

传统聚落的旅游产业化转型过程大多涉及到空间的重新整合,如保护规划中土地性质的重新调整,旅游服务设施的兴建,历史建筑的展示利用。在这一“空间重构”的过程中,决策者的政策导向是什么?应该倾向于当地居民的利益还是游客的利益?在一些传统聚落中,原有的政策利益导向是服务于传统的工农业等第一产业,经过旅游产业转型后政策导向倾向于第三产业,其空间生产力布局势必有相应的调整。通过德中两处聚落的案例来看,旅游在某种程度上必定会干扰本地居民的正常生活,如大量游客带来的交通拥挤、游客随意参观民居带来的私密性问题、保护区内新建住宅的限制等等,都会带来部分居民生活的不便。所以,地方政府在制定保护规划和监督实施时,应分析游客与当地居民利益的矛盾与契合点,把握一种量度的平衡。

 

相关POST
郁枫——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 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建筑创作室副主任
郁枫,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理智勤奋 马海东 等2人赞过
2016.03.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