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46 项目5106 室内56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7 方案1354 摄影75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6 所有作品11160 所有图片150,768
转载:崇文尚武•外适内和 ——闽西土楼揽胜 /郁枫
微博:转发 12 评论 0
该文为《中国民居》一书中的一章节,描述的对象为福建西部的土楼。文章通过许多调研的资料,记述了民居的成因、建筑特色以及流传价值,其中也点缀了了一些相关的历史传说与民间故事,描述出一幅民居的鲜活画卷。该文主要包括四个部分: 客属祖地; 土楼掠影; 追本溯源; 情理共生
POST©五洲传播出版社/来源:《中国民居》

福建西部,群山环绕,这里仿佛是人间梵土、世外桃源,它远离大城市的喧嚣,也远离工业文明的浮躁。对于这片土地,许多现代都市百姓最熟悉的是旖丽秀美的武夷风光,然而,它还有更重要、更神圣的意义——这是全球亿万客家人的祖地,是他们魂牵梦萦的故里。更令人称奇的是,受特殊的历史环境与地理环境的影响,闽西地区孕育出了一种名为“土楼”的独特建筑形式,着实让每个观其颜、睹其貌的专家、学者、游客赞叹不已。(图1)

土楼,从字面来理解就是以土为材料建成的房屋,按专业的说法可称之为生土建筑,闽西土楼的施工方法主要是将未经焙烧的粘土和砂土按比例混合,再用灰板墙夯筑制成坚固的墙体,梁柱等构架用木料建成。(图2)

图01:群山怀抱中的土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02:夯土施工技术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闽西土楼数量与类型繁多、形态别具一格,在中华民居的大家庭里独树一帜,其知名度自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逐步扩大。1986年,我国邮电部曾发行过一组中国民居系列邮票,其中一元面值的福建民居邮票的主题就是客家土楼中的承启楼(该邮票被评为当年世界最佳邮票)。时至今日,曾经“隐居”在深山中达几个世纪中的闽西土楼,转眼间变成了旅游资源和学术研究的富矿,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客属祖地

谈到土楼,就不能不提及客家。闽西地区南部的众多客家人以土楼为宅,现存许多重要的土楼也位于客家聚居区。客家人是有别于江浙、闽海、广府人的汉民族的一个分支(历史学家罗香林教授称之为“民系”),约占汉族人口的6%。客家人祖籍中原,西晋以降,中原汉人受战乱影响逐步南迁,历经多番周折,一部分人迁徙到今天的江西、广东、福建三省交界地区,与当地民族经过漫长的融合,最终形成了客家民系。“客家”一词,其来源就是相对“土著”而言的,由于地理环境较好的平原地区早已为其他汉民系所占据,客家人只能定居在赣南、闽西、粤东这一多山的地区,因此造就了今天“逢山必有客,无客不住山”的现象。(图3)

图03:闽西客家地区分布图
©《闽西客家》,谢重光 著,李玉祥 摄影,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2002.9出版

今天,赣南、闽西、粤东地区在我国行政区划上虽属三个不同的省,但在历史上却属于同一个地理文化圈,该地域普遍多山、偏僻,是客家人的大本营。闽西客家人主要聚居于宁化、清流、上杭、长汀、永定、连城、武平7个纯客家县,此外,还聚居于客家人与汉族其他民系混居的非纯客家县,包括明溪、顺昌、建宁、泰宁、邵武、光泽、崇安、龙岩、南靖、平和、诏安共11个县。

必须指出,不是所有的客家人都住在土楼里,土楼作为一种居住建筑并不是客家人住宅的唯一形式,闽西、闽南地区一些非客家区域也有土楼分布。国内学者谢重光提出,土楼主要分布在福建的闽客交界地带——闽西南的龙岩、永定、南靖、平和、诏安、云霄、漳埔、华安等县和粤东北的饶平、大埔等县,尤其集中于福建永定县、南靖县和粤东部分地区,其他地区这类土楼较少见,特别是圆形土楼。(图4)为了探究这种现象,我们首先来整体地分析一下土楼所在地区的地理文化背景。

图04:南靖县壮观的圆土楼群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历史上,闽西客家大都是从邻近的江西省迁入,即由北向南、由西向东进行迁徙,因此,闽西客家地区的西北部为客家文化的核心区域,这一带明清时期为汀州府辖地,而汀州府的府治长汀就位于闽西客家地区的西北部。同样,“客家发祥地”石壁、商贸重镇四堡,也位于这一区域。在这些最核心的客家文化区中,多层土楼却较少见,较常见的是类似中原的庭院式建筑。倒是往南,即客家人与其他民系(福佬人[1])混居的区域,土楼则大量出现。土楼所在地区,明清时期由于族群纷争激烈,械斗时有爆发,史书上称之为“寇盗”和“匪患”。在严峻的生存形势下,当地的客家人和福佬人不得不调整原有的生活方式,住进了防御作用较强的土楼。据此,可以得出结论,土楼文化只是灿烂的客家文化的一部分,是一种在特殊的背景下孕育出的人居环境和生活方式,并非客家文化的全部。

土楼掠影

闽西土楼给人第一眼的震撼印象就是那庞大而整体的建筑体量,在中国民居的百花园中,这种情形是不多见的。尽管其他民居也不乏大规模的建筑,但大多都是将建筑体量化整为零,以其局部的丰富性展现在人们面前。土楼则不然,形体单纯、几何感较强,常为圆形、方形,也有椭圆、八卦、半月、多边形平面的,还有名为“五凤”楼的,屋顶形态变化较多,则应另当别论。(图5)

图05:椭圆形平面土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有趣的是,在古代世界,许多几何形象突出的建筑,大多具有纪念或祭祀功能,如希腊的帕提农神庙、埃及的金字塔、中国的天坛,它们容易使人产生一丝神秘感。出于防御的需要,土楼外观状如堡垒,形体独特,因而也具有一种神秘感,总有让人想步入其中探个究竟的吸引力。

土楼一般为二到六层,一层基本不开窗,二层以上开少量的小窗,军事防御色彩浓厚。(图6)在建筑功能布局方面,通常一层为厨房、餐室,二层为物品储藏,三层以上为卧室。土楼外层墙体的基础常厚达三米,底层墙厚1.5米,向上依次缩小。外墙内部是用木板分隔成的众多房间,再往内为走廊,核心中部为宗祠、私塾或戏台。虽然土楼对外极其封闭,但当进入内部,则完全是另一番天地:所有房间通过连廊向内开敞,形成一个富有人情味的“中庭”,在土楼内漫步时,还时常可以见到楹联、字画。因此,用“崇文尚武,外刚内柔”来形容土楼,当之无愧。

闽西土楼形态万千, 其中量大面广的是方楼、圆楼和五凤楼。

方楼在永定散布最广,结构简单,平面或正方形、或长方形、或“目”字形。(图7)

图06:楼顶层出挑的阁楼,便于向下射击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07:方楼雄姿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目前所知最大的方楼是永定县高陂镇的“遗经楼”,建于清咸丰元年(1851年),建筑面积四千余平方米,经三代人费时七十多年建成,当地人都称它为“大楼厦”。外墙东西宽136米,南北长76米,设一个正门、两个侧门。楼体分为四个部分,其中北部后楼5层,其他左、右、前三面为4层,四部分围合成一个“口”字,内部还有一圈“口”字形建筑,构成“回”字形的总体布局。 建筑中心为祖堂,前楼左右各伸出两翼建筑,作为学堂供子弟读书。(图8~9)

图08:遗经楼正门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09:遗经楼内庭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圆楼是闽西土楼中最出名的一种,它在世人眼前的亮相使得隐藏在山沟中达几个世纪之久的土楼顿时声名大噪。圆楼的形态分为单环、多环、甚至还包含圆形套方形的平面布局。多环楼较为常见,其平面为一圈圈的同心圆,楼体外高内低,楼内有楼,环环相套,中心一般是祠堂,是所有族人的婚、丧、喜、庆的公共场所。(图10)据不完全数据统计,永定县现存圆楼有360多座,其中包括年代最久、环数最多的“承启楼”;直径最大的“深远楼”;直径最小的“如升楼”等等。

图10:典型多环圆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承启楼位于永定县高头乡,其直径73米,走廊周长229.34米,规模之巨大,令人惊叹。全楼共有400个房间,住着60余户,400余人,1981年该楼被收入中国名胜词典,号称“土楼王”。承启楼的平面布局为三环一中心,外环四层,每层有72个房间;第二环二层,每层有40个房间;第三环为单层,有32个房间,中心为祠堂。民间对其描述:“高四层,楼四圈,上上下下四百间;圆中圆,圈套圈,历经沧桑三百年”,直观地展现了它的特征。(图11~12)

图11:饱经沧桑的承启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2:承启楼剖视图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前文提到,五凤楼是闽西土楼中比较特殊的一类。关于“五凤楼”的名字的来由,有多种说法,有人说“五凤”分别指五种不同颜色的“鸟”,并像征着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也有人说五凤楼屋顶檐口多为5层叠,犹如展翅的凤凰,因而得名。不论那种说法正确,有一现象却很明显,五凤楼在土楼中是最接近中原院落式民居形态的。五凤楼多处于客家文化的核心地区,较多地反映了中原礼教文化的影响,是一种中原四合院式民居在福建特定环境下衍变的产物。在形象上,五凤楼端庄方正,高低错落,其正面形象的气势略像北京故宫中的午门。而故宫午门上的建筑被老北京们俗称为“五凤楼”,不知是否为某种巧合?(图13)

五凤楼的典型建筑特征为:三堂两横、轴线明显、面山背水、前低后高。所谓“三堂两横”,三堂是位于中部南北中轴线上的下堂、中堂和主楼,两横是分别位于两侧的纵长方形建筑,这种院落式布局与中原非常相似,但五凤楼建筑基地喜欢挑北高南低的山地斜坡,使得整个建筑群落由南至北呈阶梯式升高,从正面看屋顶呈现出层层跌落的效果,气势非凡。五凤楼所在地区礼教兴盛,族人大都盼望子弟通过读书考取功名,为本族争得荣耀。鉴于五凤楼大门口常有匾书“大夫第”三字,因而也有人把五凤楼称之为“大夫梯式”土楼。这种匾额除了具有标明显赫身份的作用,还蕴含着土楼的主人的隐喻和期望,隐喻着子弟们能够通过这“大夫梯”步步高升、出人头地。(图14)

图13:气宇轩昂的五凤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4:五凤楼之屋顶,如展翅凤凰、如登科天梯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永定县湖坑镇洪坑村“福裕楼”就是一栋典型的五凤楼。该楼由林氏三兄弟于公元1880年开始兴建,占地面积7000余平方米。福裕楼在主楼的中轴线上前低后高,两座横屋处于两厢,楼前有三个大门,主楼和横屋在外观上结合紧密。楼门坪和围墙用当地河卵石铺砌,施工精巧,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该楼外形像三座山,隐含房主三兄弟“三山”之意。(图15)

图15:福裕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至于其他形态的土楼,平面布局同样丰富多彩,如椭圆形、半月形、多边形等等。有一种“八卦楼”值得一提:这不是一种简单的八边形,是一种蕴涵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在闽西,土楼的选址定位、降魔祛邪均离不开八卦,但是有些土楼直接将八卦形象用于建筑平面的构建,这就是“八卦楼”的由来。某些八卦楼平面呈现为标准的八边形,如广东饶平县三饶乡南林村的“道韵楼”;也有些八卦楼外表为圆形,只是在平面布局上运用了八卦的思想,因而将这些楼归类为圆土楼,也未尝不可。这种土楼的典型实例为永定县湖坑镇洪坑村的“振成楼”。

振成楼为林氏家族于1912年新建,占地5000平方米,平面分为内外两圈。外环楼为圆形,高4层,依据八卦分为八部分,每卦6间,每层共48间,楼体的每卦设一楼梯,作为一个独立的单元,卦与卦之间是封火墙,并以拱门相通。一卦失火,将门关闭,便不会殃及全楼;此外,当盗贼进入楼内,关闭该卦的拱门,便可瓮中捉鳖。内环楼为两层,建筑中运用了许多西式建筑风格,如走廊的铸铁栏杆、石柱石梁、花瓶栏杆,以及大量运用柱式等等,土洋结合,精致美观。这些西方文化的引入是与房主林氏家族在外地经商致富,接触到较多的西方文化密不可分的。楼内有一厅、二井(象征“八卦”中的阴阳两极)、三门(象征八卦中的“天、地、人”)和八个单元(八卦),可见建造者的匠心独运。振成楼中西合璧,相得益彰,1995年,该楼的建筑模型被选送参加美国落杉矶世界建筑展览会引起轰动,被誉为“东方建筑明珠”。(图16)

图16:振成楼内厅,中西合璧,相得益彰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追本溯源

当我们浏览了土楼的多姿多彩后,不禁会萌发一些念头:这些土楼从何而来?它们为什么会演变成今天这种形象?这是一系列复杂的问题,许多学者也有不同的看法,下面介绍几种主要的观点。

首先,聚族而居是土楼的一个基本特征,这一点与中原汉民族的传统生活方式完全一致。土楼中宗族氛围浓厚,设施齐全,俨然一个小社会。族长通常为德高望重的长者担任。土楼平面对称,有着明确的建筑核心,体现了强烈的等级思想。这种布局适合中国传统的宗法观念,也适合聚族而居的管理和控制。在技术层面上,土楼建筑虽然大量运用夯土技术,但并未脱离中原的木构架建筑体系,可以说是华夏建筑文化的支脉。(图17)

图17:土楼的木构架体系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尽管客家人的祖先是中原汉人,但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他们的文化如语言、服饰、生活习惯不可避免地与南方原住民相互交流,相对于中原正统文化来说产生了变异,加之山高皇帝远,许多客家聚落的管理模式形成了类似于少数民族的自治状态,倾向于“土著化”。因此,尽管客家人自我强调为汉族子孙,但中央统治者却未将客家人与其他少数民族区别对待,一股脑地定义为“南蛮”,进行政治压迫、军事讨伐和文化歧视,这就促使客家人强调自我防御的意识。此外,当地族群混杂,中央管理力度有限,各族群冲突不断,迫使客家人大量居住在堡垒似的土楼中。

至于圆土楼的出现,研究土楼多年的学者黄汉民提出,圆楼起源于靠近闽西客家地区的闽南漳州地区,客家人学习到了这种营建方法并大量使用,因而今天客家与闽南地区都有圆楼分布。历史上,漳州地区战乱频繁,产生了大量的位于山顶的圆形城堡和山寨,最终演变成圆土楼。(图18~19)客家人原先住在最接近中原住宅的五凤楼中,在东迁的过程中,即在闽客交界地区,为了生存安全,他们借鉴了漳州土楼的作法,其住宅形态逐渐简化、防御性逐渐增强,经历了“五凤楼——方楼——圆楼”的演变过程。

图18:漳州各县散布的山寨遗址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19:漳州地区锦江楼,状如碉堡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此外,一些学者倾向于从文化意向上解释圆楼的起源。他们认为圆楼的设计者为了求得吉祥如意、平安富贵,将八卦、太极图融于建筑营造之中,最终演变为圆形平面,如前文提到的振成楼就是一例;中华民族传统的天圆地方观念也对圆土楼的形成有一定的影响;同时,圆楼体现了聚族而居的向心团结精神,有利于人们构建抵御外来侵害的心理防卫系统。

情理共生

除了“崇文尚武”,闽西土楼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情理共生”,体现为人与人、人与聚落环境之间的有机整合、亲密共生的关系。在本文中,“情”意味着感性,侧重于人文精神层面,可引申为“情态观”;“理”则意味着理性,侧重于物质技术层面,可引申为“生态观”。传统农业社会中,良好的“情态”体现为聚族而居的温馨的人际关系、崇文重教的传统家族血缘与邻里地缘、重视归宿、和谐的美学思想、“礼” 的道德崇尚等等;良好的“生态”则体现为建筑顺应自然、维持区域环境的生态平衡、注意保土节地、保护生态林等等。

在情态方面,土楼中民风淳朴,人们朝夕相处,团结友爱,保持着聚族而居的生活方式。乍一看,土楼的建筑格局有些类似于当代的宿舍,但楼内处处体现出的亲密的血缘关系和手足之情,却是当代集体宿舍不可同日而语的。(图20)在崇文重教方面,客家人更是不遗余力,众多土楼内那数不清的祠堂、书屋、匾额、字画,都在无声地叙述着这一事实。例如文化价值极高的振成楼,该建筑引入了“八卦”营建思想和欧式建筑风格,中西合璧;楼内处处楹联题字,文化氛围浓厚,楼内楹联“振作哪有闲时,少时、壮时、老年时,时时需努力”,“成名原非易事,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要关心”以及民国初年黎元洪的”里堂观型”、”义声载道”等匾额题字,点化了振成楼的哲理和伦理。

图20:聚族而居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座落于新南村的“衍香楼”,也是一座典型的书香门第。该楼是一座圆形土楼, 4层共136间,按八卦思想营建。该楼主人苏氏家族不懈耕读、文风鼎盛,出过不少秀才、举人。衍香楼之名取“繁衍子孙昌盛发达,书香门第世代流传”之意,楼外大门上书“大夫第”,两旁对联是:“积德多蕃衍,藏书发古香”横披是“诗礼传家”。在其他土楼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如适中镇的“瑞云楼”、南靖县梅林乡的“怀远楼”,都体现了土楼中尊重礼教、和睦共居的生活方式。

在生态方面,闽西土楼作为生土建筑,较好地实现了人在利用自然进行发展的同时,尽可能减少对自然的破坏的生态思想。土楼不用烧砖,不毁耕地,取之于土,还之于土。同时,具有厚土墙的生土建筑在建筑热工学上有一定的优点,如蓄热能力强、热阻大,因而室内环境冬暖夏凉,无论酷署严寒,总给人四季如春的感觉。(图21)此外,土楼的环形建筑布局构成了有利于拔风的大天井,并通过门窗、走廊的合理组合,形成了一个适宜居住的微气候环境。(图22)民间称赞土楼“火烧不透,炮轰不垮,虎狼难进,地震不倒”,以我们今天现代文明的眼光看来,土楼确实具有良好的科学合理性,也蕴藏着朴素的生态环保观。人们不禁感慨,伟大的闽西先民,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运用自己的劳动智慧发展出这样一种“情理共生”、至今神奇依旧的乡土聚落,这种创造力、这种开拓精神实在是难能可贵。

图21:南靖县怀远楼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图22:土楼内部适宜的微气候环境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资料室

如果把土楼内人际间的和谐情态归结为“内和”,把土楼与外部生态环境的良好互动归结为“外适”,那么土楼“情”、“理”共生,“内和”、“外适”兼备,岂不是让后人耳目一新之外,又多了一份心灵的启迪?

 

相关POST
转载:中西合璧•多元混杂——五邑侨乡猎新/郁枫
该文为《中国民居》一书中的一章节,描述的对象为广东...
郁枫——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 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建筑创作室副主任
郁枫,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大鹏设计 马海东 等2人赞过
2016.03.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