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85 项目5179 室内583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386 方案1383 摄影785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12 所有作品11380 所有图片154,687
转载:场所精神构建的多维度探索——以中国地图出版基地设计为例 /郁枫
微博:转发 18 评论 1
场所精神是建筑学的经典理论之一。本文首先分析了场所精神的哲学概念及本源,并探讨了场所精神对建筑设计在实践层面的影响。本文以中国地图出版基地的项目为例,探索了如何在设计中挖掘场所特征、构建场所精神、并通过设计将其体现出来。文章以设计案例的思考过程为切入点,阐述了构建场所精神的多维度路径。最后,文章描述了场所精神经过建筑设计“物化”后的具体形态特征。
POST©郁枫/来源:《世界建筑》2015年11期

每一座建筑自从诞生以来,都与其所在场地有深刻的内在关联。这一特征也体现了此建筑不同于其他建筑的最大差别,按照西方建筑理论界的说法,这就是建筑的场所精神。

场所精神(genius loci)的概念最早由挪威建筑理论家舒尔茨(Norberg-Schulz)提出,其理论研究应用了建筑现象学的研究方法[1]。究其更深层次的理论基础,则为德国哲学家埃蒙德·胡赛尔(Edmund Husserl)的现象学原理和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的存在哲学思想。

胡赛尔认为,现象学是一个试图如其所显现的那样来描述事件和行动的一个哲学流派,它批评那种只把自然科学所描述的东西视为真实的倾向。海德格尔倡导一种“存在”哲学思想,他关注本真的和非本真的存在、关注人类独一无二的意识。他对人的存在的基本特征作了描述:我们基于我们的“筹划”来理解世界[2],这一哲学思辨与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境由心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胡塞尔的现象学提倡“面向事物本身”、“本质的还原”[3]。建筑现象学的研究方法就是凭借直觉从现象中直接发现本质的内涵。舒尔茨认为建筑现象是环境现象的反映,而环境现象应该包含自然环境,人造环境与场所三个方面。国内刘先觉等学者总结道:场所概念应当是特定的地点、特定的建筑与特定的人群相互积极作用,并以有意义的方式联系在一起的整体。场所精神是舒尔茨建筑现象学的核心,场所不仅具有物质形体,而且还蕴含着精神上的意义。[4]

1. 场所精神与建筑设计

分析完场所精神的理论基础,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们经常会面临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场所精神对于建筑设计的影响力如何展现?如何在设计工作中实践这一思维?当我们有幸得到了中国地图出版基地项目的设计任务时,我们便决定利用该项目的机会进行一些探索与尝试。

众所周知,建筑是人类工业文明的产品之一,但建筑作为一种工业产品与其他工业产品有很大不同。首先,它是针对场地量身定做的,这正体现了建筑的场所环境差异;就算是同样的建筑放置于不同的基地(例如标准化户型的住宅放置于不同场地),也会展现出独特的场所精神。而其他的工业产品例如汽车,由于高度的可移动性,导致其与周围环境的场所感并不突出。建筑是一种“不动产”;从经济学角度来解析,不动产的概念是指依自然性质或法律规定不可移动的财产,其基本特点包括不可移动性和独特性[5]。因此,建筑所具有的“不动产”属性,来源于其所在土地的深深烙印。

在这一语境下,建筑的存在意义既体现于业主(私有),又体现于城市环境(公众)。每一个建筑师都明白这一点,大家都希望在自己的项目中对这一命题寻求一种平衡的解决方案。在许多建筑的设计过程中,建筑师都会下意识地挖掘用地的场所特征,塑造其场所精神。但是基于项目本身的差别,项目实施后的成效差别很大。例如,有些项目对场所精神的追求并不是设计的主要关注点(例如一些商业化项目);又如,有些项目则由于设计者的一些原因未能充分体现其基地的场所特质。

中国地图出版基地项目结束后,回顾其设计过程,该项目是一个生动的案例。首先,基地环境对该项目的场所精神有其客观需求,我们在该项目上的一些尝试与努力,是基于以问题为导向的解决方案;其次,这一项目在设计过程中,在场所精神的体现上进行了多样化的尝试,是一种方法论上的探索。在设计过程中,探索了“挖掘场所特征,构建场所精神”的方法。因此,我将这一探索的过程与大家共享。

2. 项目简介及周边环境

中国地图出版基地项目位于北京西城区西二环内侧,白纸坊西街和白广路交叉口旁。项目用地面积994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地上建筑面积24915平方米。建筑地下4层,地面10层,高度36米(图1)。根据业主的任务书,该项目建成后将成为一座集地图、测绘科技书刊及期刊、数字新媒体地图、地图文化衍生产品的生产、研发、销售中心,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地图出版基地。中国地图出版基地的建设,不仅对中国地图出版事业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同时也将对地理信息产业和地图文化产业发展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本项目基地位于城市的丁字路口,但从基地现状来看,周边建筑大都为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住宅与写字楼,高层与多层建筑相互混杂,建筑大都为平屋顶,建筑色彩为黄、白、灰的各色涂料(图2)。总体而言,该项目的周边环境平庸并且品质不高。因此,设计努力体现明确的建筑标志性,力求改善城市环境、塑造场所特征。 

图01 总平面图, 图02 周边环境

3. 构建场所精神的多维度路径

a. 塑造街角标志性

按照舒尔茨的场所精神理论,场所精神是空间环境在历史中动态形成的,因此它不是一成不变的。当原有的场所特征很微弱,可以通过设计来强化场所特征、构建场所精神。在这个项目中,我们在设计上的首要考虑,就体现为塑造街角的标志性。

从城市角度而言,一个街角集聚了很多功能,比如交通集散,商业节点等等,除此之外,街角的标志性也至关重要,这是城市的重要场所特征之一。按照凯文·林奇的观点,城市的关键五要素中,其中三个要素“道路、节点、标志物”都直接涉及到了街角的标志性[6]。例如,大家时常都有这种体会,如果两人想在一个陌生的路口约见,需要这个环境具有一定的可识别性。如果这是非常一个平庸的路口,乃至于无法用言语描述周边环境的特征,这个街角的设计从城市意义而言就是失败的。因此在该项目的设计过程中,我们首先通过塑造街角标志性来强化当地的场所精神,其目的是打造环境识别的重要参照物(图3)。

图03 街角标志性

b. 强化街角的公共空间属性

公共空间与公共活动原本就是城市街角的重要场所特征。但在实际生活中,许多城市街角由于设计或是管理的原因,都丧失了这一职能。本项目在街角处通过建筑形体控制,退让出了一个小广场。项目建成后,该处成为了周边市民聊天、聚会的场地(图4),真正使街角强化了公共空间的属性,也使街角成为了公共活动的容器。

图04 街角公共空间

c. 展现符号化的建筑性格

从业主的任务书可得知,中国地图出版基地是一个国家级科研机构的总部,其建筑性质具有强烈的公共建筑属性。此外,该建筑除了基本的办公研发等功能,也具有对社会宣传、科普教育等职能。

按照符号学的理解,建筑的外观、材料等,往往不仅具有物质的属性,还具有非物质的精神意义,从而形成一个类似语言符号系统的意指系统。在建筑符号学中,便体现为所指与能指的关系。[7]在很多情况下,建筑符号的作用不仅是建筑外观的一种特殊呈现,而且是场所精神的承载工具,因此具有积极的意义。作为设计者,我们应努力寻找该项目基地的场所特征,构建一种适合于该项目的场所精神。通过分析,此项目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周边环境的公共性太弱,这种场所特征与国家级科研机构的环境氛围相差甚远。我们在设计过程中,首先强调了它的“公建”属性,在建筑形象、空间布局上都运用了一些活跃元素,打破城市原有场所环境的枯燥、沉闷的感觉。另一方面,在设计意向方面,通过“知识的积累”这一概念,将书本累积的形态抽象化为建筑的符号(图5)。在建筑平面的设计过程中,依据一定模数将各层平面通过错位、叠加等设计手法(图6),形成了一种有特色的建筑形体。通过这一设计语言,最终构建出鲜明的场所精神,也体现了一种出版社的特殊建筑符号。

图05 设计符号
图06 形体的错位与叠加

d. 积极与周边环境对话

从构建场所精神的角度来说,建筑应该是环境的有机组成部分,它与环境的关系,应该是镶牙式的关系。中国地图出版基地位于城市的老城区,其用地北侧有大量的现状建筑,其中包括很多住宅。由于业主对面积需求较高,而周边环境有严格的日照约束,这是该项目先天的矛盾,也是设计的最大难点。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首先以转变设计思维作为突破口。我们认为,就项目基地的场所精神来说,日照的约束本身也属于场所的固有特征,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本身就是构建场所精神的途径之一,也促进了建筑与周边环境的对话。

在设计过程中,由于建筑对北侧建筑的日照遮挡问题,在满足建筑面积的刚性需求下,该建筑形体复杂而无规律,给形体设计带来很大难度(图7)。对于矛盾的处理,我们由“被动接纳”改为“主动介入”,并将此作为设计最根本的出发点,反而取得了鲜明的建筑特色。在具体创作手法方面,设计通过运用纯粹的水平要素来整合复杂的形体,“化不利为有利”,创造了整体协调而局部丰富的空间形态。

图07 日照约束下的建筑形体

4. 场所精神的“物化”呈现

建筑是场所精神的“物化”的重要载体。就本项目的设计而言,最终的建筑形态是构建场所精神过程的产物,而不是事先预定好的目标。

a. 平面与立面

建筑基地南侧与西侧临现状路,东侧临规划路。建筑总平面由于场地的约束,自然地形成了两个双“L型”的组合(图8)。建筑主要由18米高以下的裙房和两座36米高的塔楼组成,在靠近两个城市道路交叉口出处设置两座塔楼,便于展示建筑的标志性。建筑的各层平面之间,采用了错位、穿插的设计手法(图9),并将其作为主要的设计手法。从局部来看,相邻的两层立面变化丰富,貌似毫无规律;但是从多层平面整体叠加来看,所有的立面出挑凹凸都控制在结构设计的合理范围之内(图10)。

图08 首层平面图, 图09 建筑各层平面错位意向
图10 建筑塔楼形体

建筑立面运用了简洁的设计语言,强化了水平线条的力度,使得建筑形体的丰富元素得以统一。建筑沿南侧道路和沿西南交叉口处的天际线变化丰富而充满动感,为城市环境做出了积极贡献(图11)。

图11 沿街天际线

b. 体块组合

前文已提及,本项目运用了平面错位的设计手法来塑造丰富的空间体态。尽管明确了设计思路,但在设计深化的具体过程中,究竟如何错位?出挑多少距离?其实存在着很多种解决思路,我们在设计之初也就此进行了多方案的比较。该方案从城市尺度、从街道视角,确定其形体的凹凸变化与起承转合。设计摒弃了传统的从建筑自身的立面构图进行推敲的设计方法(图12),最终确定了该建筑的体块组合方式。

从建筑最终外观来看,该项目的造型呈现出一种随机的动态,甚至有些类似于“参数化”设计的形态。但是,本项目设计理念的初衷不是从形态出发,而是从场地出发,这块场地的场所精神才是建筑参数化外观的本源。

c. 材料与构造

鉴于建筑形体较为丰富,本项目在建筑材料选择上尽量单纯。项目主要采用了铝板幕墙系统,色彩采用统一的金属灰,以营造出一种冷峻的科研办公楼气氛。在构造上,由于体块的穿插,形体上所要求的融合与交接给幕墙设计带来一定的难度。从建成之后的效果来看,虽然建筑局部有个别节点的处理尚留遗憾,但总体上还保持了方案构思到施工图落地的较好的“完成度”(图13)。

图12 城市视角下的体块关系, 图13 建筑细部

5. 结语

通常而言,建筑的场所精神是一个富于学术理论性的话题;在许多实际设计项目中,也有许多建筑师努力在实践中探寻项目用地的场所精神,并试图通过自己的设计与之对话、反馈、互动。中国地图出版基地设计是一个规模不大的项目,但它的设计过程对我而言却很有意义,它使得建筑师在设计过程中产生很多思考,它也是探寻、构建场所精神的一次难得的尝试。这个项目的设计工作已经结束,不论这一次尝试的成效如何,我希望该项目能够对其他项目的创作提供有益的参考。

 

相关POST
郁枫——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 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建筑创作室副主任
郁枫,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
中国地图出版基地
中国地图出版基地位于北京西城区白纸坊西街和白广路交...
设计情报 等1人赞过
2016.03.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