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70 项目5128 室内568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60 方案1356 摄影77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61 所有作品11220 所有图片151,632
转载:刘宇扬——为香港设计新的脸孔/后非典时代香港城市设计的反思与契机
微博:转发 3 评论 1
香港在经历了过去数年的金融危机﹐楼市崩溃﹐和非典爆发这几场「大病」后是否有决心改变其治标不治本的心态﹐不再迷思于花费大把钞票邀请柯林顿及滚石合唱团等过气的明星救香港。拿出「世界城市」应有的前瞻性﹐重新思考其城市建设的主轴策略﹐肯定是决策者当前最重要的课题。 @宇揚的微博
来源:刘宇扬建筑事务所

  来源:刘宇扬建筑事务所;原文发布于《亚洲周刊》2003年6月;作者:刘宇扬

  从三个月前的非典型肺炎爆发﹐到两星期前世卫解除对香港的旅游业警告﹐香港的城市建设正悄悄的面临一个新的范例转移(Paradigm Shift)。这其中包括了由于淘大花园事件引发出一连串对环境卫生﹐建筑物维修﹐及高密度住宅设计的全面检讨要求。而上个星期﹐香港政府更突然宣布暂停位于金钟添马舰的政府总部兴建计划。虽然这项宣布的主要因素是基于政府的开支顺序﹐因受非典影响而重新洗牌。但其背后隐藏的契机﹐却是对添马舰这块地的重新定位。这是一个香港最政治性的公共空间﹐也可能是维港畔的最后一块处女地。到底应该如何做最好的利用﹖这是每一个市民都关心的事。然而﹐除了关心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评估,现有的设计方案的确就是对这块地﹐或更宏观的说﹐对这个城市发展的最佳方案﹖

  既然特区政府的领导层不时自认香港为中国的纽约﹐我们不妨先从纽约市过去一年多来的城市建设策略上﹐与香港做个比较。纽约现任市长BLOOMBERG于去年十二月﹐在华尔街丽晶酒店发表的一篇名为「曼哈顿下城区未来展望」的演讲时﹐也明确提到「曼哈顿下城区的竞争对手不只来自中城区﹐或芝加哥﹐洛杉矶等城市。而更大的压力来自于伦敦﹐柏林﹐和香港。」在这篇演讲中﹐BLOOMBERG更以香港从中环到机场只要的23分钟车程为例﹐提出纽约也必须建一条机铁快线的想法。不过﹐BLOOMBERG对香港的恭维到此为止。而他接下来提出一连串对曼哈顿下城区的重建方针﹐却是香港这个城市极重要﹐但目前仍看不出有任何迹象为决策者所认知及运用的都市设计策略。

  我们都知道911事件﹐对曼哈顿下城区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多出了一块面积为26万平方尺(2万4千平方米)的大空地。另外周围受波及而必须重建的街道和小区总面积﹐更高达70万平方尺(6万5千平方米)。面对面积如此庞大﹐商业利益如此可观﹐而纪念含义如此强烈的一块地﹐纽约市又是如何取决最后的设计策略﹖这其中过程可谓一波三折。

  第一轮六个方案﹐由于建筑形态过于保守并过度保护开发商利益而忽略了911事件的纪念价值﹐遭到纽约民间多个团体的强烈反对。政府立即召开了一个史无前例有五千人参加的市民公听大会,记录了市民对创新的城市设计及人性化建筑的要求。之后﹐曼哈顿下城发展公司(LMDC)改变作风﹐请了七队由不同专业如建筑师﹐景观设计师和艺术家组成的设计团体。其中不乏大师级的人物﹐如「香港最爱」的 Norman Foster(作品有汇丰银行总部﹐香港机场﹐德国议会等)﹐也包括了数字来自美国﹐日本﹐和欧洲的年轻设计师。虽然活动本身是竞图方式举行﹐实质的意义是一种集思广义﹐而结果更受到广大市民的热烈参与讨论﹐在多个回合的淘汰后﹐最后由出生于波兰的犹太裔建筑师 Daniel Libeskind(作品有柏林犹太博物馆)的方案得胜。在众多方案中﹐每个团体各展身手﹐作品成果的好坏也许见仁见智。但很明显的一点﹐就是这七个方案﹐都基本上对「城市的纹理」(Urban Fabric) 做出一定的反应。所谓「城市的纹理」﹐在建筑学上的解释﹐就是建立在城市街道与建筑物既有空间上的秩序与脉络。我们常见到在欧洲的一些老城市﹐如巴黎﹐佛罗伦萨等地, 富丽堂皇的大道与迂回的中古小巷并存﹐街道常是乱中有序﹐也序中有乱。这就是一个城市的设计﹐有脉络可寻的表现。而纽约新世贸中心的设计﹐便是对原世贸中心的建筑形态的一种反思。原来的世贸中心基本上是的60年代﹐在所谓跨国企业形像下的产物﹐也就是我们常见的大平台﹐大广场﹐耸天的大搂﹐但就是看不到几个人在街上的那种建筑。套句纽约市长的话﹐其结果就是在一个号称不夜城中﹐有些区可能下午六时过后就入睡了。

  而新的规划﹐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了明确的建议﹕除了新建办公室楼外﹐此区也必须要创造出新的小区﹐包括建立露天市集﹐小公园﹐小区图书馆﹐学校﹐把原本的六线快速导路地下化并设计新的花园休闲大道, 加强世贸小区与其他小区﹐包括中国城﹐下东区等纽约最有生命力地带在街道上的连接。另外﹐增加区内住宅的数量,确保将来这里会成为一个真正24小时的中央商业区(CBD)。

  回观香港的添马舰﹐这块地皮面积约为4万平方米﹐几乎是世贸中心基地的一倍﹐如果加上政府建议的填海工程所得的新生地﹐总面积高达二十万平方米﹐也就是曼哈顿下城整个重建计划面积的三倍。添马舰的地理位置和世贸中心有许多可比较之处。例如紧临着海岸线﹐建成后都会成为城市天际线的代表等。而添马舰的另一边也被快速公路隔开﹐无法与旧市区﹐如湾仔﹐甚至临近的金钟商业区﹐形成连续的城市纹理。如果这个计划的决策当局﹐不立即检讨现有的规划方向﹐到底会带给这个区一个什么样的城市风格﹐结果极可能又是另一个”香港文化中心”式的公共建筑﹐大而不实﹐一个徒占着一流风景的三流空间。香港市民有权要求一个多元﹐有活力﹐并能代表香港精神的城市面貌。这背后则必须是一套严谨而有突破性的都市建筑策略, 将各种城市发展形态的可能性和不确定性﹐都加以分析和响应。好比﹐曼哈顿下城计划中就提到﹐由于都市空间尺度的考虑﹐大公园并不合适这个地方﹐反而是一系列的小公园及滨海公园更能增加绿地的实用性。而全部的小公园及滨海公园的总面积竟然超过了纽约的中央公园!

  有一部分人会质疑添马舰到底是否合适作为政府总部用地﹐或者可有更具商业价值的用途。事实上﹐一个优质的城市建筑应是远远超越其功能性及时间性的。意大利著名的 UFFIZI GALLERY 是四百四十三年前 MEDICI 公爵与佛罗伦萨地区13个行政部门的办公楼。而从十八世纪开始﹐这个地方逐渐成为开放给市民参观艺术的收藏馆﹐也成就了现代博物馆之风的前身﹐而这栋建筑物本身﹐由于其独特「跨街长廊」的建筑手法﹐更为这个美丽城市埋下了其后来城市建设的巧妙伏笔。至于其源源不绝而丰富的旅游收入﹐则不在话下。

  添马舰有没有可能成为香港的曼哈顿下城区﹐或香港的UFFIZI﹐就耍看决策者的智慧与魄力了。如果说911事件对纽约市好比是生了一场从天而降的大病﹐那么纽约市长对曼哈顿下城区提出的九年重建计划﹐绝对是对症下药﹐不但涉及层面广泛﹐各方面研究也很深入。而它对都市设计方面的考虑﹐与建筑形式上的要求更是同样注重。香港在经历了过去数年的金融危机﹐楼市崩溃﹐和最近的非典爆发这几场「大病」后是否有决心改变其治标不治本的心态﹐不再迷思于花费大把钞票邀请柯林顿及滚石合唱团等过气的明星救香港。拿出「世界城市」应有的前瞻性﹐重新思考其城市建设的主轴策略﹐肯定是决策者当前最重要的课题。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

 

2012.11.2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