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71 项目5129 室内568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60 方案1358 摄影774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64 所有作品11225 所有图片151,705
转载:个体意识的社会实现—朱锫谈公共空间建筑设计
微博:转发 46 评论 8
今天中国很多建筑师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在中国传统的建筑里找灵感,保持他们所谓的坚强的中国立场;还有一类,他们的建筑在中国范围内看起来做得很前卫、很特殊,但是放到世界语境下就发现他其实是在拷贝别人。
来源:设计家

原文发布于:《设计家》 

朱锫认为,自己近年来之所以成为少数受到西方媒体关注最多的中国建筑师之一,是因为他的态度,“我永远是在实验的过程中”,“任何一种当代文明都是实验的成果”。他一方面认同库哈斯“当代知识分子无法预知未来”的观点,另一方面又以坚持不懈的建筑实验进行对未来的探索,试图为大众提供一种选择的可能性。“未来感”几乎被朱锫用来评价自己所有的作品,无论是对“数字北京”,还是对古根海姆在阿布扎比和北京的项目。朱锫作为1960年代生人,从小所受的是忽视个体价值的教育,“但是我认为个体非常重要”, 实验性和未来感必须建立在建筑师个体的哲学态度之上。同时,他又强调:我这个人比较“公共”,你看我很少做那种特别私密的房子,办公建筑、博物馆、美术馆做得比较多。它们有社会意义,有公共性。我觉得要想让你的个人理念在这个世界形成影响,“公共”这个词是非常重要的。

个体非常重要

《设计家》:感觉上无论是您个人还是您营造的空间都有比较鲜明的个性。

朱锫:我觉得人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自我,我们这代人所受的教育认为个体是不重要的,但是我认为个体非常重要。有了个体才能构成一个整体。

《设计家》:您什么时候开始认识到个体非常重要?

朱锫:好像我从小就觉得个人很重要。你想,你要吃饭,你要睡觉,你要表述你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的看法。我坚信每个人都应该对世界有个看法。其实一个建筑师的态度就取决于他对这个世界怎么看、对过去当下发生的事怎么看,有没有自己一套看世界的方法,也就是所谓的哲学。没有这个看法人会随波逐流。今天中国很多建筑师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在中国传统的建筑里找灵感,保持他们所谓的坚强的中国立场;还有一类,他们的建筑在中国范围内看起来做得很前卫、很特殊,但是放到世界语境下就发现他其实是在拷贝别人。所以为什么很多建筑师在国内被炒得很热,但是在世界上得不到任何关注呢?他们都是试图在别人的、先验的领域里寻找一些看法和答案,而没有属于自己的、当代的设计理念。文明是没有国界的,被人类所共享,当你运用和享受文明的时候,也应该尽可能地用中国的智慧回馈它。你在为世界的文明作贡献,而不是在为前人的文明做补充,我觉得这个态度要非常清楚。清朝的辫子长衫,国外一看确实很中国,但这个中国并不是活着的中国。我们要做自己。

《设计家》:回溯您成长的经历,清华的教育给您带来了什么?

朱锫:清华让我接触到了一种全新的知识领域。当你把自己所学的知识一点一点地浓缩在一个特定的范畴里的时候,实际上是人从一种无意识要变成有意识地开始做什么的时候,你对知识的驾驭度就开始不一样了。我觉得清华有一个非常好的读书环境,有非常博学的老师,很好的图书馆。清华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认识到要尊重自己,要努力读书。我记得我们大学经常听到大喇叭里广播,走出宿舍走出教室,锻炼身体为祖国努力工作50年什么的。我在清华受到的教育特别积极,强调“你可以做”,你可以成为一个人才。

《设计家》:毕业后您在清华教了两年多的书,您对教书这段经历有什么特别感受?

朱锫:最大的感受就是我开始意识到中国的建筑教育有很大的问题。我记得给学生教设计课的时候,有一个任务书甚至5年10年都没有变过。我往教室里走的时候就开始怀疑自己。记得我跟我的老师说过一句话,我不想再“毁”人不倦了。虽然我上课的时候很多学生爱围着我,大家很开心,但大家学到了什么?到我做老师的时候突然发现,建筑不可能教。包括现在有时候我在国外国内讲课时,学生经常问我,怎么能做一个好建筑师?我们怎么能很快地就像你们那样?我说,有一天当你认识到,可以把所有关于前人做的建筑的书都丢掉的时候;努力去看一些哲学,看一些理论知识;当你更关心人、关心人内心感受的时候,就开始渐渐地往一个好的建筑师的方向走了。所以我鼓励学生博学,多读,努力去体会,渐渐地形成自己对世界的一个看法,那时候再出手做建筑。

《设计家》:您是为此去美国的吗?

朱锫:去美国其实有很多原因。毕业留校的时候我特别坚定地主张不出国,当时很大部分人毕业就走了。清华出去的人很多,但去的学校都不怎么样。直接给我影响的可能是1990年代初的社会思潮和运动,那时候中国的改革开放到了一定的阶段,碰到了一些问题,整个社会开始反思,那时候出去的人特别多,考托福都报不上名。当时觉得自己出国是必须的,要走到世界上,走到一个最前沿的地方,反过来看中国,否则真的有点井底之蛙的感觉。

《设计家》:说说您在美国的经历。

朱锫:在美国感觉很不一样。我觉得国外在用观念教书,国内在用手段教书。中国的建筑教育讲究制作的过程,而国外讲究分析的过程、观念形成的过程。我们的建筑师很容易被训练成工程师,缺少对人与自然的观察能力,失去了自我判断的能力。就觉得梁思成做成那样,那我也做成那样就很好了,因为他才做成那样而已。但所有的经验都是前人的。我觉得这是中国建筑教育最大的问题。我上学的时候设计课分数经常很高,因为我画得好。我是否真正能设计得比别人好?我一直打个问号。我拿高分可能就是我的绘画基础好,我最终呈现出来的图面比别人漂亮,看着比较明确,有一套绘画的方式,表达的方式。但是到了国外不是这样,我突然意识到我所有的优势都不存在了,反而还有劣势,比如表达方式,对一些问题的出发点突然就全颠覆了。这种感受让我开始更注重建筑的态度问题,建筑观念、角度问题。所以我一直在呼吁中国的建筑教育一定要进行观念教育。
 
我这个人比较“公共”

《设计家》:您在国外有没有自己研究的方向?

朱锫:前阵子有个电影《变形金刚》,就是TRANSFORMER,我在国外读书时最感兴趣的是TRANSFORMATION。我们今天的建筑最终都呈现成为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如何跟其所在区域的文化、气候、自然发生关系,这是我最感兴趣的。我认为这正是原创的可能性之所在。

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相关POST
朱锫——朱锫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
当代著名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美国加州伯克利...
2013.12.1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