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860 项目5340 室内649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437 方案1426 摄影838 视频247 图书207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39 所有作品11752 所有图片162,116
在成都的时空里走一走
都说少不入川。成都是个大家都想来,来了还不想走的城市。公认的吸引力是美食与美女;一个养胃,一个养眼。这两样全人类都喜欢,无论你高低贵贱,钱多钱少。关键中国历代野心家也喜欢这里,他们喜欢的就不仅仅是这俩因素,当然最终还是这俩因素。哪有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江山不就是拿来养贪图美食的美女吗?
POST©邓智勇/来源:作者

都说少不入川。成都是个大家都想来,来了还不想走的城市。公认的吸引力是美食与美女;一个养胃,一个养眼。这两样全人类都喜欢,无论你高低贵贱,钱多钱少。关键中国历代野心家也喜欢这里,他们喜欢的就不仅仅是这俩因素,当然最终还是这俩因素。哪有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江山不就是拿来养贪图美食的美女吗?明末清初欧阳直的《蜀警录》有两句诗闻名天下: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成都是成都平原上的明珠,而成都平原又是整个四川盆地最富饶的一块宝地,诸葛亮所谓的“天府之国”。

诸葛亮之所以要力劝刘备拿下这里,恰好前后汉的开国君主刘邦、刘秀都是先割据这里最终问鼎中原。不仅如此,秦国统一六国前也是首先吞并了这里。也就是说魏蜀吴三国之前连续三个朝代夺取天下的前奏都完全一样。从卫星上看,四川是个标准的盆地;呈土豆形。长轴为东北-西南方向,短轴为西北-东南方向。这俩轴线很重要,前者是山脉的走向,后者是水流的方向。西边的山脉为青藏高原的余脉,北边为大巴山,南边与东边是云贵高原的余脉。这些重重叠叠的山峦是四川天然的屏障,易守难攻。从四川顺江而下就是南北中国的地理中心——华中的江汉平原,再下游就是长江三角洲,三国时代所谓的江东。

 

©邓智勇

 

盆地北边越过大巴山就是汉中盆地,也称汉中平原,由中国南北的分水岭秦岭与南边的大巴山围合而成。汉中平原已经在秦岭分水岭以南。人翻越秦岭来相比大巴山困难指数要高得多。汉中与四川同属于长江流域,是流向荆州、武汉的汉江的冲积小平原。这里在地理、气候上都更靠近四川,文化上也贴近四川;大部分朝代也归四川管。刘邦是汉中王,也同时采邑四川。但明朝以后偏偏要隶属于陕西,这当然是统治者的花花肠子使然,想令四川更不易独立;失去了汉中的四川,就失去了北部的屏障。但显然,张献忠最终还是让花花肠子落空。

与汉中一山之隔的就是关中平原,中国秦、汉、唐的政治中心。所以,四川盆地不仅军事上进退自如,位置上也是战略要地,可以觊觎南北中国。诸葛亮之后,蒙古人在吃掉南宋前也是首先纵马驰骋于此。罩着耀眼光环的四川就这样成了一代代枭雄们颠破不灭的神话和一根筋的信仰。

周边的高山既阻挡了敌人,也阻挡了寒流,使得盆地内冬天比同纬度的武汉、南京、上海等其他南方城市相对暖和;不仅冬无严冬,盆地的高地还夏无酷暑。造成这一独特气候的地理是如何形成的呢?咱们再走得远一点。大约5000万年前,印度洋板块向北漂移,与欧亚板块发生碰撞后俯冲到后者的下面,由此形成了青藏高原。这就是著名的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远古时期四川跟绝大部分中国其他地方一样都是海洋。随着喜马拉雅山的隆起,高山逐渐冒出海面形成岛屿。这些岛屿与喜马拉雅山一起生长,面积也越来越大。四川盆地逐渐成为内海、内湖,逐渐抬起到海面上而最终成为陆地。你要是哪天在成都周围的山上碰巧捡起一块石化的海贝,千万不要惊讶,正所谓沧海桑田。

整个儿中国以山地居多,平原很少。山地耕种灌溉靠河流,交通更靠河流,所以传统社会必然是水运时代。四川盆地除了成都平原,都是丘陵地区。把四川的河流描在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有三条由西北流向东南的河流,从西到东分别是:岷江、沱江、嘉陵江。嘉陵江又有三个分枝:涪江、嘉陵江、渠江。这三条支流都汇合在一个地方,不难顾名思义的合川。岷江、沱江、嘉陵江分别都汇合在西南-东北走向的长江里的三个地方,分别是宜宾、泸州、重庆朝天门。这仨加上长江,正好四条大江大河。或许这就是四川之所以叫四川的原因吧。岷江上最重要的码头是乐山。沱江夹在岷江与嘉陵江的中间,古代也称为内水,沱江上最重要的码头内江因此而得名。遂宁则是涪江最重要的码头,嘉陵江上的则为南充。这些重镇都是四川曾经最繁华的地区中心。交通是一个城市兴起与衰落的最重要的原因,这其实就是所谓的TOD模式,传统社会一直这样,并非什么新鲜玩意儿。

 

©邓智勇

 

图中红线示意了四川与盆地外最重要的陆路交通,与山势平行,与几乎所有的河流正交;显然得翻越一道道重重叠叠的山峦和一道道分水岭。其中最难的就是这条红线的延长线所要翻越的秦岭,山那边就是长安。所以,这是一条自秦国吞并蜀国以来就不得不开辟的路线,哪怕李白引项问苍天:“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这条红线上的驿站从上往下分别是广元、绵阳、德阳、成都、眉山、乐山。国道走的是这条线,第一条铁路——宝成线也走这条线;到了成都往南的成昆线也走这条线。可见它既是成都通向朝廷或中央的要道,也是云南与汉地联系的命脉。三线建设首选宝成线。铁路时代的德阳、绵阳得以迅速崛起,很快把这些老码头甩在后面。正如江南的苏锡常迅速甩开曾经的天下第一的扬州一样。不难理解,高速公路、铁路提速上等的不断进化也会优先选择这条线。

青藏高原现在仍在受两个板块的挤压,使得青藏高原及周边地区成为地震密集带,搁四川就是盆地的西边界龙门山脉为一条地震频发的断裂带。汶川、北川、平武、青川、绵竹、什邡、都江堰、崇州、邛崃,以及雅安的芦山等都在这条断裂带。四川盆地北部的三条江中,盆地内流域面积最大的是嘉陵江;也收集了秦岭-大巴山的降水。岷江的流域面积在盆地内虽然是成都平原的南部,乐山、宜宾沿途为很窄的一条线;但更广阔地是的两个板块挤压后形成的崇山峻岭,即青藏高原的余脉,川西北广袤的雪山、原始森林,为原来西康省的辖区。这里除了生活着藏羌彝等少数民族,还生活着熊猫等珍稀动物。沱江流域面积最小,不及嘉陵江的三分之一。盆地内的水总得冲出高山流向大海,千百万年来,终于找到了出口,就是东边的三峡。

四川是个大盆地,成都则是个小盆地。西侧与四川盆地西边界重叠,确切来说就是龙门山脉;东侧则是龙泉山脉。这两条山并不平衡,前者高峻得多,海拔从2000米升高到3000米,最高为九顶山海拔4984米;后者一般海拔为1000米,最高峰在龙泉驿区为1051米。这两条山脉近乎平行,框定了成都平原是东北-西南走向,一条狭长的平原。这个走向意义深远,奠定了成都老城北偏东28°的轴线和城市的主导风向。

 

©邓智勇

 

成都平原有两条江,一条是沱江,一条是岷江。注定这两条江会把东边的龙泉山脉切割出两条水道来。

龙门山脉形成一道分水岭,以西汇入岷江,包括青藏高原一大片余脉,水量巨大。以东,在成都平原就是沱江,成都平原以北就是嘉陵江(含涪江)。所以,沱江上游水量极小。东边的龙泉山也是分水岭;金堂以北,西边汇入沱江,东边汇入涪江。金堂以南,西边汇入岷江,东边汇入沱江。

沱江主流是流经绵竹、德阳的绵远河,中途有流经什邡、广汉的石亭江、鸭子河汇入。而彭州的湔江一部分汇入鸭子河,一部分汇入青白江;最终在金堂三江口汇合。其中的毗江是都江堰分流,青白江中有一小枝也是都江堰的分流。沱江因此很有意思,有点岷江小弟娃儿的意思。岷江水量巨大而沱江细小,这就是为什么都江堰要把岷江水分流到沱江的原因。从图中看,都江堰分流到沱江的曲线很性感呈S形,超级不走寻常路,一改西北-东南的正常近似于平行线的流向;特别在进入青白江、金堂后反向而成西南-东北趋势。我猜测,李冰父子沿用了中间段的灌溉河渠,首端则引入都江堰宝瓶口分流的水,尾部则利用金堂的浅丘地形改变本来流向平原南部最终汇入岷江的水令其改道反向流向金堂三江口。若果真如此,沱江下游的人民群众也要感谢李冰父子。

 

©网上
©网上
©网上

 

 

©网上

 

前面提到,沱江与岷江冲出盆地必定有峡谷。沱江小三峡,在金堂云顶石城山脚下,出来就在淮口。岷江冲出成都小盆地的出口在青神县的平羌小三峡,李白有诗云“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春天时我考察过这里,一边在修路,预计明年能修好;一边路忒窄了(错车极困难)。料想租条小船漂流而游之,船上备些二锅头、猪头肉还是蛮有趣的事儿。岷江的三峡与沱江在金堂的小三峡相比要柔和一些;相反,后者则显得就更为险峻、奇绝一些。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成都平原海拔500米左右,是整个盆地底部最高的台地;是岷江与沱江的源头,差一点也成了嘉陵江的源头。绵阳比德阳海拔低了50米。假如上帝造这块地小指头翘得再高一点,把绵阳抬高到德阳以上;也成为台地的一部分而不是降下来,那样的话涪江也将源自成都平原。那么三条江很神奇地就可以都站在成都平原这同一条起跑线上了。事实上,绵阳的安州区与德阳交界处是地势相当平缓的浅丘区,难分彼此;要不是两条平行且距离很近的河流走向不同归宿而给人以明确的线索,就很难界定平原北部的边界。南边一点儿的叫绵远河,最终在金堂三江口汇入沱江。北边的叫干河子则汇入涪江的支流凯江,流经罗江、中江县城。

成都平原气候宜人,冬天温度极少低于零度,夏天也很少高于36°。跟下江的武汉、南京形成鲜明的对比。南京冬季最冷能低于零下10°,夏天能高于40°。秦岭阻挡了冬天的西北风,夏天成都的海拔高度则起了部分作用。之所以说部分,西安的海拔与成都差不多,纬度更高,但夏天却比成都热。我认为起另外的部分作用的,就是成都西边界与四川盆地的边界重合的好处。因为不远处就是高山峡谷,天晴了成都城里能看见雪山;“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夏天到都江堰、彭州山里避暑,河里的水能冻得人刺骨,乃雪山上融化的雪水。成都平原甚至整个四川盆地上空总是笼罩着厚厚的云层,使得四川日照全年偏少,跟贵州一样属于建筑设计中采光区最差的第五类地区。冬天几乎没有阳光,但好处就是紫外线很难穿透云层。要想晒太阳,得跑到盆地外。一般往南的攀枝花、西昌更暖和,是过冬的好地方。

从广元、绵阳到德阳、成都,这条陆路交通干线,必经龙泉山脉的一个著名的关口,即庞统战死的白马关。这是到成都的最后一道屏障,以后全是坦途。其实庞统顺着凯江稍微往西,到了安州区与德阳交界处的两江暧昧不清的区域,成都平原已然没有任何屏障能成为关口了。庞统的死真是冤死,仅仅是因为那时候没有卫星地图;也说明古代,别说高山连丘陵地区的交通都是很困难的。庞统死在蜀国建国之时,到了阿斗手里,三国演义所谓的二士争功之时,邓艾的选择我认为就是避开了庞统战死的白马关,沿着凯江到了绵阳的安州区,我所谓两江暧昧浅丘区。然后展开在眼前的就是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第一个城市自然就是绵竹。邓艾的出其不意让准备不足的诸葛亮的儿子、孙子都战死在了这里。这里哪有什么关?三国演义作者知识有限,闭门造车,想像出一个无中生有的”关“来,情有可缘。但后世迂夫子却要考据出绵竹关在德阳黄许镇云云,则把问题搞复杂、糊涂且不能自圆其说了。白马关之后,还有什么关?黄许镇也在平原中。

从图中可见,成都小盆地真正的平原,得把浅丘都抛开,只有南北狭长东西很窄的很小的一个范围。比较规整宽广的是都江堰-成都-龙泉驿这一线以及成都北部平原,就是德阳、绵竹、广汉、什邡、新都、青白江这一片沱江流域的地方。而成都就处在平原东西最宽之处,从老城中心天府广场算起,距西边都江堰边界约60公里,距东边龙泉驿约20公里。北距德阳60公里,南距眉山70公里。

成都南部平原相比北边的宽阔、平坦就显得支离破碎、高低不齐了。除了上帝造这块地小指头翘高了些,而让成都南边双流区的万安、麓湖、兴隆湖这一带连绵起伏成了龙泉山脉蔓延下来的浅丘而外,在龙泉山与龙门山之间又插了一道几乎相同走势的山,即新津、眉山、浦江之间的文峰山、大坪山、尖咀山、寨子山等所在的山脉。该山脉把成都南部平原划分为东西两个部分,西边是大邑、邛崃所在的一个小平原,这里的水为山所阻,迂回反向即向东北流向新津,汇入岷江。东部平原则是在眉山的岷江冲击形成了一条狭长的河谷。总之,成都平原在新津这里向西兜转了一下。于是,成都与眉山之间最近的公路连线必经过双流丘陵区。成都有句老话,叫“金温江,银郫县,叫花子出在双流县。”温江与郫县在都江堰灌溉渠的源头,且都是平原,被整治的岷江水灌溉了大片良田到了双流后,水量减少了不说,地也不平了。

都江堰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岷江水量太大经常泛滥,一个是沱江水量不够,造成成都北南旱涝两重天,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洪水。李冰父子的思路就是分流,把一部分水引入沱江,顺便灌溉新都、青白江的农田;一部分划拨给成都附近以及周围,也是灌溉农田为主。从那些密密匝匝的河渠中顺便引两支作为成都城北、东护城河的府河,南护城河的南河,两河汇合于九眼桥上溯不远兰桂坊的合江亭处。都江堰分流后多出来的水就沿着岷江干道迅速流向下游。成都平原绝大部分就此保住了,都能旱涝保收。南边下游多是支离破碎之处,无甚要地,实在要淹也就淹寡算啦。新津、眉山到时候必是泄洪区,那种时候毕竟非常少见,少见的程度,远小于金堂。

在农耕社会里,成都平原是四川盆地最富饶的地方,乃至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地方,所谓杨一益二(扬州第一,益州即成都第二)。这没有争议。四川的心脏、首府只能在这里,舍我其谁?这也没有争议。但成都平原不只成都一个城镇,比如新都、彭州、青白江、德阳、广汉、绵竹、什邡、温江、都江堰、大邑、崇州、邛崃、新津、眉山等也都是富饶之地,为什么这些地方没能成为平原上的名猪而独独是成都在秦汉以来甚至前蜀的开明王朝以来,一直是四川的首府而没有旁落?

用排除法来解释,首先龙泉山脉是地震带,古人早就不断遭遇而不得不知晓;因此,平原西边的绵竹、什邡、彭州、都江堰、崇州、大邑、邛崃统统被排除掉了。其次,不能太偏,德阳与眉山一南一北都是平原的边缘,不合适。第二轮后就只剩下成都、新都、广汉了。最后,古代社会是水运时代,沱江水量太小,至少不稳定,岷江才是水运尤其货运最理想的通道。新都、广汉也就被排除了。而且,上面咱们已经提到,成都位于平原南北的中心,也在东西最宽阔处。不仅作为护城河的府河、南河流经双流黄龙溪、新津后而汇入岷江主流;而且都江堰分流出来的沱江源流之一的毗江也离北门不远,真要走沱江也比较荒便,并非不可能。

上面讲了,成都通向朝廷或中央的交通干线也是三线建设的重点布局的一条线。德阳有着全国都举足轻重的重工业;走水路的话,沱江已不能载舟,最近的码头就是乐山。这条路的首次提速就首先考虑重工业机器或元件的输运,于是德阳至乐山的大件路也就应运而生了。

李白下渝州如果只想快点到重庆去吃火锅,而不是带货做生意,完全没必要在绵阳下船,转陆路走川陕干道,很费劲地过白马关后,坐轿子到成都起码还需两天。我德阳的一个中学同学,她爷爷以前是商会会长,坐人力黄包车到成都进货,中途得在新都歇一晚上。李白到成都后还得再坐船途径黄龙溪、新津、眉山、平羌小三峡、乐山、宜宾、泸州,绕一大圈才能到达重庆的朝天门码头上岸。他本可以不在绵阳下船,过遂宁、合川后直达朝天门码头。我们之前说四川盆地好比是个土豆,也可以说是个牛舌饼。李白把牛舌饼拦腰掰成两半,而涪江-嘉陵江好比就是中间的断面,交通路线最短。但他选择了牛舌饼的边缘,那个绕哦!显然,他一定想到成都来而且非来不可,哪怕道路更加艰辛漫长。说明成都,作为唐朝绝对的一线城市,这里有李白想见的人,粉丝、诗友或者妹纸;都是诗仙不可错失的精彩人生。李白“思君不见”的肯定不是眉山的苏轼;因为他还得350年以后才能出生,得急死李白了!

成都平原作为一个生态整体,最好应该统筹考虑。从生态的角度,成都若要想吞并谁,最优先的方案应该是把北部平原德阳几区县一起并成一个整体;而不是往东发展,把热脸往重庆的冷XX上贴,当然这个发展方向也是正确的。平原作为天然粮仓,不能无序发展,占山地肯定比占良田更为子孙后代可持续发展着想。为了成都平原作为一个整体应通盘考虑防洪防灾,农业土地资源的保护与城市发展用地的供给。例如,真要想金堂不被水淹,沱江上游的德阳几区县不协同合作,怎么可能?

上面说到,成都老城的边界由都江堰引流出来的护城河来界定。老城中心就在皇城坝,明朝朱元璋子孙藩王们的行宫。朱家子弟太任性,不管不顾成都轴线偏转28°这一事实,愣是把建筑的朝向修成正南齐北,跟成都的传统来个满拧。明末张献忠逃离成都前一把大火把整个成都城烧个精光,从此后皇城就荒废了。清军入成都后,这里就改成了贡院。皇城坝号称是老城中心,但并不是几何中心,往南偏得多。老城南北长约3.5公里,皇城的南墙距老南门也就差不多1公里。49年后,把这里拆得片甲不留,树立起了展览馆和主席像,并且把朱家子弟的任性更加发扬光大,愣是开出了以原皇宫正南向为轴线的人民南路,其作用相当于北京的长安街。祖国每一座城市某种意义上都有一条长安街。这条街,重庆还属于四川时常被重庆人吐槽,说这条气派的街那都是搜刮来的重庆人民的血汗钱。从此城外的华西坝校园被这条街切割成两边,害得彼此要得相思病。人民南路的任性精神继续往北沿伸,就是人民北路,但过骡马市后,发现再调皮下去会把北城搅得乱起八糟,只好顺应成都以往格局,往东偏28°。新添一万福桥,跨过府河后就出城了,基本又是荒郊野外,又可以继续任性。很奇怪并没有正南正北,而是也往东只偏转了一个小角度,差不多在28°的角平分线上,一直抵拢到火车北站。这大概就是中国人常常说的中庸。

49年后,老城迅速扩大,一环路就已经在老城墙的基础上往外扩了平均不下1公里。城市的发展方向经历三个阶段,改革开放是个节点,重庆划成直辖市是另一个节点。改革开放前,成都的管辖范围很窄,只有城里的青羊区、金牛区、成华区、锦江区、武侯区以及近郊的新都、郫县、双流县;后来发展工业把曾经隶属于绵阳专区的金堂划给成都,以及分离出青白江区专门成立一个化工区,与北边的德阳重工业连成一片。这一时期城市的发展重点很明显是城北,从火车站的位置就可见端倪。当然这里离中央更近,在计划经济的年代,这也好理解。改革开放后,撤销温江专区,把北边的广汉与什邡与原属绵阳专区的德阳、绵竹、中江重新归并成立重工业城市德阳市。成都平原北部最宽阔的沱江流域基本上就都属于德阳了。成都新扩充的市域温江专区基本上都在成都南部平原。从此后,“我家又有地了”,成都的新中心不断南移,北城就越来越被打入冷宫。原来位于北城的西南院、省院等单位也都纷纷南迁。重庆划成直辖市后,成渝经济圈概念的提出,成都再次改变发展方向,往东发展,跨越龙泉山。随后把简阳也拉进大成都辖区。理论上,成都重庆的距离当然就更近了。

2021年08月04日

于成都川大设计院

 

 

相关POST
邓在——建筑师、作家
邓在是个笔名,但不只是个笔名。作为笔名它所代表的那...
施袁帅就帅 admin 等2人赞过
2021.08.05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