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127 项目5060 室内546 家居及产品161 文章2348 方案1334 摄影739 视频224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40 所有作品11052 所有图片148,665
由内及外——有关北京胡同四合院的设计实践
微博:转发 41 评论 2
来自传统的空间经验怎样转化到当代设计之中?怎样运用院落关系来创造的当代生活?如何“由内及外”的将每一个项目自身包含的矛盾和限制转化为自然的外在形式?文章以几个四合院改造设计案例展开讨论。
POST©韩文强

原文发表于《建筑技艺杂志》201503期

由四合院构成的传统街区是北京城市的一大特色,这里既有城市的历史记忆,又有当代的现实生活。四合院代表了古人理想的居住模式,是生活方式、社会礼仪、文化传统的完整结合。然而由于诸多历史社会的原因,当今大杂院成了胡同中的常态。天人合一的居住理想早就被民间实用主义取代。虽然胡同表面上保持着传统街道的面貌,但当你越过围墙,看到的往往是割裂和拥挤的现实环境。另一个方面,当代城市居住中我们的文化传统与可选择的居住环境存在很大的落差,正是这种落差,使很多人向往重回自然、安逸的四合院生活。在政府胡同保护规划的边缘地带,新的居住和消费需求还是产生了一些自下而上的改造建筑的机会。在这样的背景下,从2010年到2014年,笔者陆续参与到一些四合院项目的改造过程中。不论项目类型是新建筑还是室内改造,项目性质是私人住宅或者公共空间,虽然具体要求各不相同,但它们都可以被看成是基于胡同四合院环境肌理的再设计,而找寻文化传统、重塑当下生活、对接现实环境是这些设计实践的共同诉求。

对于这类项目设计的最大挑战就是场地的限制与外部边界的封闭。设计必须在有限甚至是微小的用地内满足多样、复杂的当代生活需求,同时必须考虑新的使用者与胡同原住民生活的私密性,除了要兼顾邻里之间必要的采光、景观需要之外,建筑边界几乎是封闭状态。这使得设计必须放弃外部造型的表现,向内寻找空间设计的可能性。而在这点上,传统四合院内外关系能提供丰富的经验。与当代城市建筑相比,传统四合院存在几个不同。第一、内外反差。外部平淡无奇,内部别有洞天。彼此相连的外墙常常使人忽略建筑的外部形态;进入四合院内部,由围墙、游廊和房屋划分产生多层次的空间,仿佛一个微型宇宙。因此,与强调形体表现的城市建筑相比,四合院几乎是没有外部设计的建筑,具有典型的内向的性格特征。第二、内中包含多个外。院落作为空间的核心,院与宅的比例相当,自然与人工并存。传统四合三进院中实际包含大大小小十多个院子,这些复合的院落与房屋使用密切相关,通过内外空间的共同作用产生每一个建筑的格局和特征。而这种主动经营内外关系的倾向在城市建筑中似乎并不明确。第三、内外动态叠加。这是需要人走进去的建筑,行为体验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展开,产生渗透、无尽的印象。“庭院深深”、“移步换景”都是摄像机式的空间体验的描述。可以说,四合院不仅一组建筑物,而且是一个塑造行为体验的媒介,是精神的、环境的载体。这些来自传统的空间经验怎样转化到当代设计之中?可否运用院落的组织关系来创造与传统相关的当代生活?如何“由内及外”的将每一个项目自身包含的矛盾和限制转化为自然质朴的外在环境?文章希望透过以下的设计案例展开讨论。

胡同中混杂着不同状态的房子
密集、拥挤的北京胡同街区

从物体到场所——天井宅

 有限的边界  这是我在四合院区域实践的第一个项目,新建一座三代同堂生活的住宅。三代同堂需要足够的卧室和起居空间,此外男主人经营书画,还要包含会客和展厅空间。接手这个项目时,房子的位置已经开挖一个大坑,用作未来的地下室。用地处在两条胡同的拐角处,总共一百多平米。根据场地尺寸和高度限制可以得到大概长13米,宽9米,高10米(包括地下4米)的建筑体。这是这个房子在胡同条件下所能占据的最大边界,由于邻里关系限制(南侧为公共厕所,东侧为二层临建房),客户要求房子的对外必须是实墙。建筑的剖面关系决定了空间使用计划:二层较为安静,可以安排三个卧室;一层起居和客房,作为家庭的公共空间;地下室做展览和书房,可独立使用而不影响家庭生活。

差异的天井  如何在外部封闭的状态下创造内部居住的乐趣?我希望把院落空间立体化为“天井”,以此为媒介连接住宅内外、引入自然、提升居住品质。中国传统建筑不论南北,都有运用庭院组织空间的意识。由于自然环境的差异,北方水平向的院落到了南方就变成了纵向的天井。天井虽然不大,但对于纵向空间的通风、光线、景观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通过天井与建筑内部空间的相互嵌套,就构成了这个住宅的基本格局。住宅有意经营几个不同性格和作用的天井空间。北侧的交通天井是公共街道与住宅入口的过渡与缓冲,一层门廊下可以存放鞋具、雨伞、自行车等出行必备;西侧的景观天井地面覆土60公分,引入绿植作为住宅内部的主要景观,使家居生活与竹林相伴;阳光可以通过南侧的光井直达地下室;住宅中心的楼梯可以被看作一个通风的天井,楼梯踏步尽量通透使空气上下流通。

互动的场所  这个房子从内外两方面看会出现截然不同的感受。从外看,建筑成为一个简单的物体,封闭甚至略带一点神秘感。外墙全部由胡同常见的灰砖砌筑,利用灰砖砌筑方式的变化产生渐变的空隙,使封闭的墙面产生了局部的半透明感——视线、阳光、微风穿梭墙内外。建筑街边的转角处用不锈钢板门提示出院子出入口的位置。一旦进入住宅,物体的印象立即转化为渗透的连续空间场景。起居空间尽量的透明光亮,天井之间的互动使客厅、竹林、餐厅、阳光、厨房连续成一个的水平的长卷画面。内与外能够感受自然沟通,清风吹过竹林,婆娑的光影洒入室内,渲染出宁静、舒适的氛围。地下书画展厅由光井带来室外变化的自然光,地下水池的映射又使得光线充满动态的生机,作为一个展示空间,“空”带来了冥想和静思的氛围。天井使每个卧室产生内外叠加的风景:透过主卧玻璃窗,既可尽享竹林景观,也可隐约的瞥见胡同的行人;次卧室透过“半透明”的砖墙可以远眺平安大街;儿童房由露台延伸至竹林,孩子可以自由玩耍,露台边架设着夜晚看星星的望远镜。在外部物体边界的限制下,变化的天井结构充分调动了人的感官,产生了轻松、诗意的内向居住体验。住宅不仅是“居住的机器”,更应该是一个可以激发生活乐趣的场所。

天井宅内部:渗透的场所
天井宅外部:封闭的物体感
交通天井

房与院的互动——折墙院

新建的“改造”  这个项目任务是新建胡同中的一座合院。合院占地约750平方米,南侧临街。根据规划要求,场地中所有坡屋顶房子必须按照传统式样原址重建。由于四合院寸土寸金,客户要求尽可能的利用场地面积增加一些房子,包括下挖一个地下室,以提高用地使用率。规划要求与私人需求的矛盾导致北京四合院同类项目的一种普遍形态:先挖一到两层的地下室,然后用钢筋混凝土复制一组很难用的假古董建筑。如果旧建筑已经毁坏,是否能有新的方式去平衡当代的使用与旧的场地环境的关系呢?这个设计可以看成是基于“旧”的改造和扩建的过程。“旧”指原址翻建的坡屋顶结构,严格按传统结构、材料和工艺搭建;改扩建指坡屋顶屋檐以下至地下室的平顶建筑。平顶部分与坡顶部分彼此既可以独立存在,也可以共同使用。因此这个房子在建造之初已经出现新与“旧”交叠的关系。

院与房的互动  这个建筑的使用功能是书画展厅+住宅。书画展厅占据了房子一层的前半部和全部地下室,要满足展览、接待、餐饮、办公、休闲等多种活动需求;住宅占据后半部分,包含四间卧室和家庭餐厅。设计经营院与房的相互关系回应复杂的新“旧”空间和功能需求。连续的折墙串联了坡顶房子的所在位置,把用地分成院与房两个部分。院与房相互伸展交错从外到内形成的一种渐进的秩序。院子不断转折变化,既是一个院子同时又是多个独立的院子。局部的院子向下延伸,为下层展厅带来光与景。由院子产生了房子的五个层级,从中轴线上看,入口、公共接待、公共餐饮、家庭起居、主人书房由公共向私密逐层的过渡。院子实现了公共区域与私人流线的分开:位于一层后部的家居合院可以通过院子直接到达。房与院既是互反关系,又是互含关系,两者存在关系上的拓扑秩序,恰似太极图。房中有院,院中有房,两者相互交织。院与房的互动带来两种差异的视觉感受。水平全景:透过层叠的窗景,室内生活与室外竹林相互掩映,形成渗透、无尽的画面;纵轴对景:忽然闪现一个环境的片段,犹如封闭的胡同体验。随着人的游走,水平与垂直的画面交替纵横,如同步入园林。基于折墙空间结构,新与旧、院与房共存,人工环境的丰富性自然生成。

院与房的划分
坡顶与平顶的交互
折墙结构
景框的叠合
延展的全景
片段的对景

从灰暗到光亮——白房子

塑造内外的反差  这是一个室内改造项目。改造对象是胡同边的一座旧的灰砖房子,它即将成为一对年轻夫妻的居所。这座二层砖混结构建筑是由前房东留下的,包含一层地下室,总面积160平米。房子处于一条小胡同的最外边,里面还有四五家住户。胡同的环境杂乱不堪,由于胡同邻里的私密性限制,原来的旧房子开窗很小,内部显得封闭、幽暗。客户在美术馆工作,他希望家里有更多的艺术品展示的空间。结合旧建筑条件和未来内部使用,设计采用了一个“家庭展馆”的设计策略——重塑光亮、透明、整洁的室内环境,与老街区灰暗杂乱的印象构成有趣的反差。以“白”整合室内界面,使空间回复到一个纯净、抽象的初始状态,在完整的白背景下,原建筑室外窗景则成了室内的“画面”。

捕捉光线的容器  阳光是这个室内改造中最可利用的资源,设计的任务就是捕捉光线,把光线物体化。原建筑楼板被部分的切除,使楼梯空间变成一个穿越纵向空间的阳光通道。透过天窗,富于变化的自然光可直达地下室,成为室内环境明亮的视觉中心。穿孔烤漆钢板作为楼梯栏板加强光筒的体量感,成为反射和透射光线的道具。光筒背后保留了原建筑粗糙砖墙的肌理,形成雕刻光影的背景。楼梯踏板采用2公分厚钢板使楼梯尽量虚空,游走其中,如腾空于一片光影之海。白色“格栅体”散布于室内各层,提示出饮茶、会客、阅读等多种行为。格栅作为一个半透明层柔化了室内与室外,公共与私密、空间与家具、结构与照明之间的界限,塑造了柔和的漫射光环境,使内部摆脱干扰,安享平静的氛围。

白房子内部
从内向外过渡
地下室的光

新与旧的叠加——曲廊园

修复旧建筑  这个项目是将胡同中的一座普通的小院改造成为茶餐厅。院内包含五座旧房子,仔细分析起来,能看到不同时期建筑的痕迹。北侧正房相对完整,从木结构和灰砖尺寸上判断,应该至少是清代遗存;东西厢房木结构已基本腐坏,用砖墙承重,应该是七八十年代后期改建的;南房木结构是老的,屋顶结构是用旧建筑拆下来的木头后期修缮的,墙面与瓦顶都由前任业主改造过;院子的角落还塞满各种彩钢板的临建房。整理和分析复杂的建筑现状是设计的开始。根据历史价值和现今的使用状况,对不同的建筑采用不同的修复方式:北房以保护为主,仅对破损严重的地方做局部修补,替换残缺的砖块;南方局部翻新,拆除外墙和屋顶装饰,恢复到民居的基本样式;东西厢房翻建,拆除后按照传统建造工艺恢复成木结构坡屋顶建筑;拆除所有临建房,还原院与房的肌理关系。

 植入新建筑  旧有的建筑格局难以满足当代环境的舒适性要求,客户要求茶餐厅能够完全封闭以抵御外部的寒冷。为此,我把建筑中的流线视觉化,转化为“廊”的形式,在旧有建筑的屋檐下加入一个扁平的“曲廊”将分散的建筑合为一体,创造新旧交替、内外穿越的环境感受。在传统建筑中,廊是一种半内半外的空间形式,它的曲折多变、高低错落,大大增加了游园的乐趣。犹如树枝分岔的曲廊从室外伸展到旧建筑内部,模糊了院与房的边界,改变院子呆板狭窄的印象。轻盈、透明、纯白的廊空间与厚重、沧桑、灰暗的旧建筑形成气质上的反差,新的更新、老的更老,拉开时间上的层叠,新与旧相互产生对话。曲廊在原有院子中划分了三个错落的弧形小院,使每一个茶室有独立的室外景致,在公共和私密之间产生过渡。曲廊的玻璃幕墙好似一个悬浮地面之上的弧形屏幕,将竹林景观和旧建筑形式投射到茶室之中,新与旧的影像相互叠加。曲廊同时具有旧建筑的结构作用,廊的钢结构梁柱替换了局部旧建筑中腐朽的木材,使新与旧“长”在了一起。

曲廊内景

 

相关POST
韩文强——建筑营设计工作室(ARCH STUDIO)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韩文强,出生于辽宁大连,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室内教研室...
2015.05.2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