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35 项目5164 室内579 家居及产品163 文章2374 方案1373 摄影781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98 所有作品11328 所有图片153,829
用“心意”表达“新意”——胡越谈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学生综合服务楼创作
微博:转发 46 评论 6
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学生综合服务楼是个饱含新意的建筑创作,之前没有人会想到——一个看似工业厂房的小建筑会赢得那么多喝彩。人们只看见这个建筑在设计手法上的单纯和“举重若轻”,正在悄悄引领着校园建筑的“时尚节拍”,却不知道这个建筑仅仅靠抄袭和模仿是远远学不来的——它是建筑师胡越“心意”的付出。
POST©每筑建文

【访谈背景】
1986年,22岁的胡越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而后进入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
2006年,42岁的胡越因其杰出的工作成绩获得国家级设计大师称号,他也是迄今为止获此殊荣的、最年轻的中国建筑师。
胡越的照片被挂在学校教学主楼的大厅里,成为学弟学妹们学习的楷模,他是北京建筑大学(前身是北京建筑工程学院)的骄傲。
2009年,胡越由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委托设计新校区学生综合服务楼。
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学生综合服务楼自2011年投入使用以来,各方好评如潮。
2014年10月的一个下午,我拨通了他办公室的电话,向他了解学生综合服务楼设计的相关情况。

©胡越
©胡越

赵敏: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的规模很大,您作为北建大的校友,也是北建大的骄傲,学校为什么会邀请您设计学生综合服务楼?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考虑?

胡越:其实这里面有一段很长的故事。我是北京建筑大学1986届的本科毕业生。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是个占地65公顷,总建筑面积35万平米的大工程。在我接手这个项目前,我所在的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一直在为北京建筑大学的新校区做前期规划设计,而且项目已经跟进了好几年。由于前期工作遇到了困难,到了最后阶段,我才被公司委派去给母校的新区做规划导则,并最终取得了学校领导们对规划设计方案的认可。

此后,母校按照我们的规划在全国开展了设计单体的全国性招投标竞赛。我由于工作档期实在安排不开,不得不放弃了参加单体投标的机会。后来,学校领导找到我,亲自点将把这个4000多平方米的学生活动中心委托设计,并且充分放权,给我自由创作的机会。

作为北京建筑大学的毕业生,我对母校的学习生活怀着深深的留恋,加之我也觉得学校的这一份信任来之不易,便开始了学生综合服务楼的创作。

©胡越
©胡越

赵敏:这是一个无柱建筑,内部空间明亮整洁。外墙与屋面采用了双向预应力框架结构,同时平面由两个相互扭转的正方形构成。这样的建筑构成方式让空间产生了动态的变化,让设计问题变得“举重若轻”。它们是不是与您近期研究的兴趣点有关?

胡越:我一直把设计工作当成应对设计条件的一种挑战,而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学生综合服务楼是我在工程实践中的另一种体验。设计工作不是随心所欲的,它必须受若干条件的限制,其中最基本的限制就是要遵循起码的地球物理规则,否则根本盖不起来!环境限制、功能要求、造价限制、甲方的爱好等等……如何在纷繁复杂的世界里,用自己独特的视角看待一个设计项目,然后做出一个有意思的方案?是我最近常常思考的问题。

在这个项目初始,学校提出学生综合服务楼主要由一些学生活动用房和小型商业租赁式店面构成,类似一般大学宿舍楼群里面的小型商业街。看了前几轮别人设计的方案,有一次我在与校长和书记聊天时了解到,校方对学生综合服务楼的诉求也是模糊和可变的。除了各式商业小空间,学校对这个小建筑的功能赋予了更多的期望:比如供学生活动的小型体育馆,能安排每年毕业生招聘会的场地,还有其他一些并非常态化的空间形式……校方也明确提出,目前为该建筑设置的很多功能都将是临时的。正是这些全新的、综合化的和比较模糊的需求,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建筑的形式。

我把自己设想为一个学校的建设者和使用者。我想,我们可能更需要的是一个多功能的、无柱的、比较方正的大空间,而不是分隔过分细密的小店面和到处遍布的、密密麻麻的承重墙。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学校以后可以根据发展需要,比较灵活和轻易地调整和改造建筑内部的功能。我们要设计的是一个可以灵活改变使用状态,并可持续发展的学生综合服务楼。基于以上分析,我为母校重新拟定了一份该项目的建设任务书。很快,我的想法得到了学校方面的认同和全力支持。

可能出于怀旧的考虑,校方明确提出学生综合服务楼必须使用混凝土或者砖混结构建造,使我们一开始便放弃了采用钢结构设计的念头。方案最终采取了外墙与屋面的双向预应力结构,这是一种新颖的建筑结构,可以保证空间的高大、明亮和内部空间无柱开敞。它创造了国内这种平交钢筋混凝土实腹梁工程类型的跨度之最。

根据设计要点,我们提出了一个由10米×10米单元排列形成的双向联排式60米×60米的正方形平面,每个单元由中间的一个天窗和四坡屋顶组成。建筑为一层无柱结构,采用单元式模块组合;电气、设备为功能转换提供有利条件;内部夹层采用较易拆除和可回收的材料;增加节能环保设施。

我们在建筑外侧设计了一圈外廊,为外侧的大窗户提供了遮阳,同时也为店铺和学生活动提供了一个可以停歇和交流的半室外空间。另外,为了丰富外立面,设计将外廊处理成不等宽形式。同时,外廊道的另一个功能是为超大跨度的梁提供竖向支撑。

正方形的建筑总平面,是与基地地形达成对立统一的结果——学生综合服务楼位于北建大新校区的宿舍区域,正方形的外形正好契合了用地的需要。内层空间的正方形平面是我们设计上的故意为之:将其与外层正方形平面成一定角度地旋转,用这故意的一“歪”来营造空间细节的趣味。从而自然形成了外部空间长长短短的山墙、不等宽的“外廊”,而建筑的外轮廓与环境却是那么和谐有机地统一在一起了。

由于该建筑是一座单层建筑,因此屋顶的保温隔热成为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于是我们在四面坡的屋顶上又增加了一层砼的反向四面坡屋顶,同时将2米高的大梁隐藏在两层屋顶之间,每个单元中间的天窗采用均可开启,便于通风,让屋顶结构成为凹面体天窗。后来学生活动中心的内装修充分暴露了这种采光型结构,而这样的素颜效果,这正符合我们设计的初衷。

©胡越
©胡越

赵敏:为何一个学生综合服务楼在设计上会采用类似工业化生产模式的、基本单元拼接组合的空间构成方法呢?

胡越:一般人都会想,学生综合服务楼大体上应是个明朗活泼的建筑,可是我们的设计结果恰恰颠覆了大家的设想。

根据业主的表述,我们重新为北建大校方做了一份适合学校需求的任务书,从建筑的功能和结构关系入手逆向推导出建筑的形象。

新方案很快就做出来了,可是我却不怎么满意。每次研究方案,看设计模型,都让我联想起我大学生活的场景。我是北建大80年代的本科生,印象中老校区主楼旁边有一排双坡屋顶的实验楼,算是学校里面风景独特的“工业遗产”,结构、设备、电气几个专业学生们的很多实践教育课都安排在那里上。后来校园几经改扩建,不知为什么,老校园里面这几排单层的红砖厂房却是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记忆。我想在这个设计里边保留这种感觉——一种“工业厂房+大跨度空间”的建筑形制。

©胡越
©胡越

赵敏:这个建筑的表面采用了以清水混凝土和木质外墙为主的材质,这是在大学校园里面并不常见的外立面材料,您在设计上有何用意呢?

胡越:清水混凝土是一种我十分喜爱的建筑材料,质地很朴素,兼具文艺感。目前清水混凝土的做法在国内的应用很少见,原因种种,其中建筑保温就是个不好解决的问题。大家都知道,在我国北方建筑保温很重要。清水混凝土设计如果采取外墙外保温的做法,这种亲切的材料从外立面上就完全被掩盖了;但如果采取外墙内保温,在室内保温材料的外面还需要做一个装饰罩面,比如外面罩上石膏板或者抹灰,但是这种材料的特色就无从谈起了。

我个人这几年也亲自到世界各地去考察了许多现代派的经典建筑,大部分都令我感到失望!它们在杂志上大都光鲜亮丽,结果到现场亲眼目睹,简直大相径庭!唯一一个令我动容的建筑师是路易斯·康。康很善于使用木材,他用木头造房子,为大家带来了温暖、亲切和归属感。我很少用木材做外饰面,而我每次用到木材,都是在向康学习和致敬!这个建筑,只有外廊内侧在局部使用了木材包裹,既可让建筑中加入温暖而活跃的要素,也兼做建筑外保温的装饰面。

©胡越
©胡越

赵敏:我看过您2009年写的文章《形式存疑》,您现在又是怎样看待形式与功能这对矛盾统一的建筑特性的?如果把建筑的功能要求和建筑的精神内涵放在一起让您选择,您会优先考虑哪个?

胡越:《形式存疑》这篇文章其实我已记不清了。但对于建筑的形式与功能关系,我觉得在某些时候形式比功能重要。一个建筑的功能与形式孰轻孰重?我们要看它们哪部分承担的社会责任重大,这是我对建筑的理解。

建筑既不是一个简单的使用工程,又不是一个简单的艺术创作。一旦建成,建筑周围的人们就被迫地要去看到它、感受它的存在。因此,建筑设计工作中存在着社会责任。建筑是构成城市公共空间的背景,它的形式,它的颜色,无疑不是属于哪个业主个人的私有物品!功能,是建筑被建造的理由,但一个建筑的功能随着时代的发展可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一座博物馆在若干年以后可能被改造成住宅;一座美术馆可能将来成为仓库……可见,建筑功能服务的人群显然没有建筑形式广大!从这一点来讲,一座建筑的功能与形式(建筑形式主要反映建筑与周边关系)相比,可能功能就不那么重要了。

第二个问题挺有意思。功能固然重要,但我认为建筑的物质功能相对来讲比较容易改善,所以精神内涵应优先考虑。当然,功能短缺,建筑往往会被人们诟病,诸如“特别不好用!”这类话常常可以否定全盘。可是,如果一个建筑的精神内涵表达得特别好,那些功能上的缺欠也是可以被人们忽略掉的。特别是对于一些经典建筑,我时常有这样的体验:经典建筑是精神内涵的超值表达!比如有一次在参观某世界知名建筑时,我注意到为了建筑师追求的效果,有些功能被牺牲掉了,但工作人员却一直在自豪地向你介绍这座建筑的伟大,他们往往忽略了使用上的不便。同样,如果对于一个普通小区的住宅,当它不能肩负着这么重大的精神责任,就要靠功能上的完备来获得别人的认可,人们对它的功能和平面设计的要求会显得十分苛刻。

©胡越
©胡越

“心意”或许是个空泛的词。但是,对于将人与时间、空间相联结的建筑师来说,“心意”的情感需求并不空泛,除了视觉之外,还会落实到人的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甚至刻入人们的记忆。胡越的设计创作并不算高产,但他的每个作品都映射出独特的思辨与抉择,令人印象深刻。

对于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学生综合服务楼,胡越尝试弄清新老校园之间的相互传承和关联,以唤醒过去和未来人们的在感情上的沟通;他倾听清水混凝土和木材两种不同材质的独特声音,以便让材质的混搭能产生独一无二的绝响;他想要创造不同程度的私密感、亲近感和距离感,这一愿望推动他去寻找恰当的尺度和建筑平面的转角,去关注檐口、过渡和边界;他想要为学校留下方便改造的空间和适应不确定的功能组合,于是找到把结构、电器、设备等等各专业高度模数化的工业厂房范式,再倒推建筑的形式……,不断推敲,直到一切都变成有意义的“新意”。

所以,我想轻轻地说一声:胡总,北京建筑大学新校区学生综合服务楼是个值得母校骄傲的作品,这已是个公开的秘密!

©胡越
©胡越
©胡越
©胡越
©胡越

注:
胡越,1986年毕业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获学士学位,201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获工学博士学位。1986年至今在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现为全国勘察设计大师,院总建筑师,胡越工作室主持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资深会员。

赵敏,北京中联环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总建筑师,清华大学硕士,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建筑师,中国建筑学会资深会员,中国建筑学会科普工作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文化遗产》特约副主编,《建筑知识(a+a)》特约编辑,ikuku建筑网特约评论人,新浪微博#每筑建文#话题主持人。建筑评论人,独立撰稿人。

©每筑建文

更多内容详见中国建筑纪实网官方网站:http://www.archi-nonfiction.com
投稿请发特定邮箱:meizhujianwen@163.com ,或者mzjwikuku@163.com
新浪微博:@每筑建文
新浪微博话题:#每筑建文# 参与讨论
微信平台:微信加MEI-ZHU-JIAN-WEN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viewfile

 

帅旗U型玻璃 等1人赞过
2015.01.1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