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46 项目5106 室内56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7 方案1354 摄影75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6 所有作品11160 所有图片150,768
转载:亦方亦圆——两个大学校园的图书馆设计实践
通过对两个大学校园内的图书馆设计实践的反思,探讨此类型建筑的生成策略——即如何从对具体项目的分析、场地的理解、项目特质及功能定位的主动回应、建筑体量和比例尺度的控制、材质的推敲和细部的营造出发最终确立一个拥有适合尺度、氛围宜人、并且传达出其文化性特质的建筑。
来源: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作为知识传播的重要载体,图书馆承载着人类深层的精神追求。正如博尔赫斯的《通天塔图书馆》所传递给读者的,图书馆自诞生的那刻起就是个神圣庄严的场所,它传递着深层的文化内涵。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代的科学技术逐渐地渗入图书馆的发展,藏、阅、借相隔离的阅读方式被开架式书库取代;数字化的检索方式提供了图书检阅的新方式;在传统图书馆的藏、阅、借功能之外,数字时代的影像、多媒体阅览等新型方式被整合进图书馆的功能之中。变革还不止于此,信息技术进一步改变了图书馆的角色定位——从单向知识信息传递转变为信息的共享与交流。在知识圣殿的外表之下,现代图书馆更增加了塑造具有公众亲和力的交流空间的诉求。

图书馆的这些独特气质注定了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建筑。对于建筑师而言,图书馆的设计除了满足一般文化建筑的功能要求,更重要地是将以上这些诉求融合在一起,它需要具有匠心独特的形态,同时也需保持庄重内敛。

以下笔者通过对两个大学校园内的图书馆设计实践的反思,探讨此类型建筑的生成策略——即如何从对具体项目的分析、场地的理解、项目特质及功能定位的主动回应、建筑体量和比例尺度的控制、材质的推敲和细部的营造出发最终确立一个拥有适合尺度、氛围宜人、并且传达出其文化性特质的建筑。

1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

图1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鸟瞰图

图1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鸟瞰图
来源: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图2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日景透视图

图2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日景透视图
来源: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以下简称北建工图书馆)坐落于校区的焦点地带——中央核心景观区之中,南侧紧接校园主入口广场,西侧校前区矗立着会议中心,西北角是行政楼,东侧由西向东分布着各学院组团。校区的整体规划很方正,为北方城市典型的正交网格街区。设计的主要任务是创造一个可以容纳1.12万学生、0.1 万教师使用,150-200 万册本藏书的场所,并附带一个独立会议区的新校区图书馆。

位于这样的校园中心,我们需要一个高度几何化的空间形体,作为整个校园的最具标志性符号存在。面对这块还算开阔的基地,我们采用了高度集中的设计策略,以一个69mX69mX30m 的半个立方体容纳了所有的功能,使建筑体量尽可能在垂直向度上发展,而更多地留出宽敞的外部空间。开阔的室外空间一方面为建筑的呈现提供了全景的视角,同时也为学生的汇聚与交流提供了一处具有活力的积极场所。

结合建筑外层均质的表皮包覆产生浑然一体的整体力量感及宁静致远的意境。建筑正是以这样一个抽象雕塑的姿态介入到场地之中。介入的过程并非只是单向的被动介入,在对场地特征充分理解的基础上,建筑师主动地参与到对场地的重塑之中,对建筑周围场地和景观做了相应的调整。

作为校区主入口最直接的对景,图书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场地沿图书馆道路边线缓缓升起,形成平缓的草坡台地作为建筑的基座,强化出汇聚之势,体现了图书馆作为核心交流场所所在。草坡的中央是一片平静的水面,底部经过冲切的方形建筑体量轻轻地漂浮在水面之上,犹如水中的一块岩石,成了整个校区的视觉中心。草坡和水面的设置强化了校前区纵向空间的进深感,也仿佛是知识圣殿与尘世喧嚣之间的一段休止符,为图书馆营造出宁静安详的氛围。使用者在渐渐接近图书馆的同时也不自觉地完成了场景的切换。同时,水面的倒映更加衬托出建筑的轻盈,建筑厚重的特质被最大程度地弱化了,在这里建筑更象是一个精致神秘的藏宝盒从水中升腾,成为一个孤立的、幻境的世界。

建筑与环境之间亦开放亦闭合的关系,通过体量的塑造与立面的处理,更加凸显。图书馆的底层处理通透而消隐,图书馆的室内与室外空间之间的区隔被打破,大面积的玻璃幕墙所产生的通透感进一步加强了图书馆的公众亲和力。朝向不同方位的大玻璃面依据出入口功能的不同及人流的聚散程度形成各向尺度不等的内凹入口界面,有如缓急不一的水流冲刷巨石而形成的自由光滑的边缘。这是一处开放给所有人的公共空间,清晰地向行人传递着它开放的氛围。同时,大玻璃面不完全对称的曲面形式也消解了轴对称的几何图形,既不致于失控也不致失了灵气。底层自由圆滑的透明围合与方整半透明的上部体量间的并置释放了整个形态的张力,渗透着方圆有致,刚柔并济、虚实相映的设计哲学。

建筑的上部立面采用了双层表皮,玻璃幕墙之外以菱形交汇的GRC网格包覆,使建筑犹如一件镂空的藏宝盒,朦胧而婉约,菱形网格的图案又抽象地对传统建筑漏窗进行了现代诠释。在连续均质统一的菱形网格模数之中,根据不同朝向的日照及遮阳要求,融入中国传统五行的抽象图解,不同的立面变幻出各异的图案,疏密有致。这些符号是对建筑物本身文化背景的阐述,同时也表达了信息时代特有的审美取向。在阳光最强烈的时候,这层网格就成了屏蔽直射光的有效屏障,而被GRC网格捕捉到的阳光从间隙洒入室内,斑驳成影,为空间增加了生动活泼的气氛。新材料的使用为建筑注入了时代的气息,更使建筑成为一个空灵,雅致的当代艺术品。

图3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室内效果图

图3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室内效果图
来源: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在内部空间的设计上,灵活性与多变性是设计的核心元素。进入图书馆室内,读者会发现这是一个“朝天空开放的盒子”,玻璃屋面之下的白色玻璃纤维布使天空稳定的入射光线变得柔和,从上而下扩散至每层楼面。垂直交通和辅助功能用房被高度集中地设置在四组核心筒之中,阅览空间得以自由开放地环绕中庭布置,七层贯通的中庭空间保证了每层都能接受自然光。室内阅读座椅紧靠每层的最外围以及中庭布置,使读者充分享受到在自然光环境下阅读的乐趣。质感温和的浅色木质书架和阅览桌椅与清水混凝土的核心筒饰面营造出清新淡雅的室内气氛,消除了传统图书馆的压抑。围绕采光中庭逐层内收的阅览空间,塑造了丰富多变的室内界面,不同层面的学习空间因此灵动流通,这是一处既可阅读又可观看的场所,坐在这里的读者可以获得不同于传统图书馆的奇妙体验。

不同于传统图书馆单向的知识传递,现代图书馆更加强调信息的共享与交流。从开放到私密的阅览空间布置能够满足从协同工作到安静学习等不同的学习方式。主题各异的阅览室以一种轻松灵活的方式螺旋形地插入到不同阅览楼层之中,在这里,分组设置的休闲座椅,体现出学术与社交活动的相互交叉与界限模糊,传达了学习研究的社会特性,为学生开辟出不同形式的交往空间,推动图书馆成为校园的社交枢纽。

强化交流空间的策略不仅仅体现在贯通空间的设计上,也体现在阅览室内部的交通流线的组织上。沿着室内中庭螺旋上升布置的楼梯是各个阅览区间的主要联系,串联起各个楼面的阅览空间。读者既可通过底层的门厅乘直达电梯到达既定的楼层,也可在环中庭阅览区内随机转换阅览楼层,双重的交通方式恰好与读者在图书馆中的两种空间体验行为相对应——有目的的检索性与无目的的漫游性,读者既能有的放矢地查阅资料,也可在不经意的漫游间从不同的学科中寻找灵感。

2 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

图4 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模型

图4 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模型
来源: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不同于北京建筑工程学院图书馆(以下简称西工大图书馆)相对单一的使用功能,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更像是一个校园综合体。同样是新校区的图书馆,也同样处于校园轴线的交汇处——东西向的主入口仪式广场和南北向的景观轴线一贯而过,但有所不同的是西工大图书馆周边环境的尺度和项目的用地规模都较北建工图书馆大了许多,使用功能也较前者更加综合复杂。

这个图书馆由三个相对独立的区域构成——图书馆区、会议中心及展览中心区研究生院办公区。从使用功能上,三个区域是相互完全独立的使用区域,各功能的体量分配也不尽相同。于是,先使每个功能演变为一个可清晰辨识的体量,进而尝试怎么让不同的体量彼此间发生关系,最终演化出适应性的建筑的设计策略由此生发。

在这个项目中,已有的校园规划秩序是场地最鲜明的特征,最有利的资源则是近处的核心校区景观及环绕整个校园的秦岭。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使用功能的独立性与作为校园标志性核心建筑应具备的统一鲜明形象之间的矛盾。

建筑的生成是一个简洁明确的推理过程。首先,我们希望新的图书馆群能强化校园已有的脉络,即将东西向的校前区礼仪轴延伸入基地,成为图书馆前的礼仪广场;延续南北向的景观带,并保持南北向景观通廊的连续性。其次,根据不同的使用性质及面积要求,我们在场地中生成了三个形态简明的体块,分别为含室内中庭的U型图书馆区、矩形的会议展览中心区和含内庭园的U型研究生院办公区。三个体块中,作为主体的图书馆区的体量最为庞大,会议展览中心区对景观的需求最低,研究生院办公区较为私密性,且对景观视线的要求最高。于是在研究比较了各体块对采光通风的需求,且又能将景观优势最大化的前提下,我们将体量最大的图书馆区放置于基地北侧,体量最小的研究生院办公区则架空于基地的南侧,两个体量之间通过东西向布置的会议展览中心区基座衔接在一起。

图5 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东入口透视图

图5 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东入口透视图
来源: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图6 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图书馆区三层阅览区中庭

图6 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图书馆区三层阅览区中庭
来源: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作为校园公共空间焦点的图书馆,其公共性的营造从来不止于内部,创造一个同样吸引人的外部空间一直也是我们在图书馆设计中考虑的主要问题之一。在这个项目当中,对室外场地的塑造从设计伊始就做为建筑建构的一部分被纳入进来。除了三个功能明确的体块,我们将覆盖有自行车停车库的室外人工草坡作为具有开放性外部空间功能的体块参与到设计体量的构成当中。这个位于东南角的人工草坡从中央景观带的水池边逐渐升起,在到达架空的研究生院办公区体块前停止,并与其形成对峙的张力。

校园轴线的延续形成了不同体量之间的外部分界,同时也满足了建筑复杂功能的不同出入口设置要求。起初,几个体量只是通过搭接、咬合、对峙的方式联结,相互之间的关系还略显生硬。随着设计的进展,在基地环形边界的激发下,我们发展出将体量糅合在一起的方式:通过一道圆弧将所有的体量整合在一起,同时也对场地做出很好的回应。为了使大小不同的体量之间过渡得更为自然,我们将图书馆的体量做成倾斜状,并在楼顶最高处设有眺望露台。走上屋顶露台,能把校园和周围秦岭壮观的风景尽收眼底。逐渐升起的屋顶赋予了建筑拔地而起的动势,使图书馆成为校园内独特的标志,并且很好地契合了这所以航空航天研究领域为主的学校对天空的诉求。

圆弧的介入既保持了原有内部功能的组织逻辑,又使各部分连贯成一个整体,还获得了空间上意外的复杂性:弧形的外界面,围合出三处朝向不同方位开口的内院,并在底层通过南北向通廊实现了各院落空间的穿透。

使得不论沿着南北向景观轴抑或沿着外弧都能形成“封闭——开放——封闭”的戏剧性的连续空间体验。

从整个校园的规划布局审视,已建成的周边建筑群体之间的关系较为松散,各组团建筑与环境的图底关系呈现均质化的线性图案,图书馆群的圆形面状图案成为平淡的图底关系中的变奏,形成统领新布局的焦点。

通过整合,我们可以将建筑的表皮组织逻辑理解为由统一的圆弧形包裹和不同功能块的内切面所组成,我们将圆弧形包裹定义为外向性界面,不同功能块的内切面定义为内向性界面。建筑的建造与材料如实地反映出空间的组织逻辑:圆弧形包裹采用500mm进深、断面为三角形的银灰色铝合金竖向装饰百叶和玻璃相结合,形成对西侧和南侧阳光的有效遮挡,这片统一、简洁、连续而又有韵律感的外向性界面,它表达的是对外的整体性。不同功能块的内切面则根据功能需求采用不同的立面形式,它表达的是对内的差异性:图书馆区内切面采用石材与玻璃水平相间的横向肌理;研究生院办公区则以印有“西北工业大学图书馆”英文字样的彩釉玻璃覆盖;底部的会议展览中心区,出于对其公共性的考虑,则采用尽量通透的玻璃幕墙。三种通透程度各不相同的立面,借助空间组织的逻辑,形成延展、转折、并置的多样化关联,创造了丰富的空间体验。

图书馆群的内部空间延续了外在的独立性与上升性的特征。作为主体的图书馆区的公共空间是室内空间营造的重点。图书馆区内部的公共空间通过上下层之间呈对角关系布置的中庭串联起来,并最终通过逐渐内收的阅览中庭贯通了所有楼层,创造了步移景异的流动共享空间。和北建工图书馆阅览区的室内空间构思相似,本项目中阅览区的室内空间同样遵循着开放交互式的布局原则,形成私密性与公共性兼而有之的包容空间。

3 结语

尽管大学图书馆以其自身作为校园文化和精神意识载体的身份,与其他文化建筑相比多了很多附加的属性,然而从项目最本质、最关键的问题着手,在场地、自然、气候、历史、文化的约束下,最终发展出一个契合场地及项目定位需求的建筑,这种指向建筑本质问题的逻辑清晰而简洁明了的创作思路仍然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

 

相关POST
任力之——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总建筑师
同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集团...
2013.12.16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