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246 项目5106 室内563 家居及产品165 文章2357 方案1354 摄影752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56 所有作品11160 所有图片150,768
也说洛带
微博:转发 7 评论 3
我看到的广东会馆,跟广东老家的客家人的建筑比差异很大,那种巴洛克式夸张的扇形山墙(看图)在客家民居中是不常见的,反倒是在广府人和潮汕人的民居中更多见。为何?会馆建筑反映了这些移民的身份认定,背后的隐喻其实是资源争夺战。他们往往夸张化自己的地域差异,甚至不惜借用老家别的民系的建筑符号,以示与别的移民的差异。
POST©邓智勇/来源:邓在

成都附近有客家人,讲客家话,我本科刚毕业回西南院工作时就听说了,知道他们在东山龙泉驿,那时觉得龙泉驿好遥远。我们三所的黎佗芬老师就是广东梅县的客家人。他给我们聊天,说有回买西瓜时撞见俩小商贩说客家悄悄话,意思是想算计他,没曾想竟然被人识破了。洛带镇得名传说是蜀汉阿斗带落井里,却并未因这个神奇的故事而出名,倘若掉在井里的是阿斗老婆的带子,结果或许就不一样了。我到北京后,洛带却变得越来越有名了,也逐渐听说了它,知道这里还曾举办过世界性的客家人大会,现在俨然为四川的客家之都。

我中学学过一篇课文,是朱德写的《母亲》,知道他家就是湖广填四川时从广东移民四川的客家人。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种人叫客家人;也是第一次听说,湖广填四川。我是个爱好奇的人,这事跟“我们从哪里来”这个问题有关。那篇课文脚注对湖广填四川的解释,都被我翻烂了,显然已经满足不了我的好奇心。一方面通过打听,逐渐地,我知道我父母的祖上,我身边的同学的祖上基本上都是湖广填四川来的。另一方面,我开始看一切跟这些有关系的书。好奇心在我回清华读博士时也未曾熄灭,驱使我选择民居作为我的研究方向。为什么选民居方向?除了上面的我对四川的移民现象一直以来有着浓厚的兴趣而外,还跟我出生地有关。我出生在绵阳安县,不远处的北川就号称羌族县,我很小就知道山那边的汶川、茂县有群人跟我们很不一样被称作羌族,我的美术老师常去那里写生。通过读博士时的海量阅读,我大致对中国各地各族的民居有了基本的了解。后来在交大教书时还曾讲过民居课和外建史课,也迫使我了解国外的一些民居情况,知道了地中海式与英法德有着巨大的差别等。

没看书前,从字面上理解,还以为所谓的湖广填四川,就是两湖和两广;结果知道了,所谓的湖广是指中国曾经有个省叫湖广省,涵盖今天的湖北、湖南和部分广西。也就是说湖广填四川,移民的主体是湖广人,在当时的官方文件中被称作“楚人”。客家人随着“楚人”一起迁移而来。

客家人也称作客籍人,愿意为籍贯非本地人的外来移民,作为专称却是近代称谓,有好近代?至少湖广填四川时的客家人还不知道他们是客家人,他们只有地缘归属。四川各地的会馆中,都只是以省份命名的,比如广东会馆、福建会馆、江西会馆、湖广会馆、陕西会馆等,并没有客家会馆。所谓客家人是讲同一语言的东南汉族民系的一支,他们声称是古代中原的移民。在明代曾有段时间,广东官府不准这些的外来人跟本地人竞争参加科举考试,在他们的户籍上要注上客籍。这一短时期的政策给客家人打上了被歧视的烙印,此间的客家人若称作中国的犹太人,确实不为过。其实,讲闽南话的福建人、潮汕人,讲广州话的广府人也都声称是中原的移民。语言学家可以通过古代诗歌的音声与他们的今天的方言作比较,得出某些共同性。但客家人基本可以肯定的是,融合有东南少数民族的成分,如畲族。我在一个饭局上曾遇见一位江西赣州的畲族青年,他的母语就是按他的话“标准的客家话”。这种融合方式很可能是男尊女卑且祖先崇拜的汉族男性娶少数民族媳妇的所谓蛮娘汉老子方式。这些人中的一部分从江西的山中逐渐走出来,往东移民到了闽西,再从那里到了粤东、粤北,从广东又移民到台湾、四川、东南亚,有部分人又回到赣南,其实就兜了个闭合的圈。

而所谓的湖广人中的大部分人又是元末明初从江西移民而去的,有江西填湖广的说法。对湖广人来说,江西人就是他们的老表;这就是江西老表的来源。从我家的族谱来看,就是“红巾贼乱”时从江西吉安府移民到湖南永州的。某种意义上说,江西人是南方人移民的一个最主要的策源地,正如山西之于北方人,往西去的后来成为了湖广人,往东去的就是客家人。语言学家也认为,赣语与客家语同源,分化发生在比较晚近的事。湖广人讲的话其实差异很大,湖北人基本讲西南官方,湖南的西与南讲官话,其他地方讲难懂的所谓的湘语。今天成都周围的德阳、中江、金堂、简阳的农村许多老百姓仍然讲原籍的湘语。我母亲家就是这一带的湖广人,以至于我到长沙连蒙带猜能听懂个大概。今天所谓的四川话,其实就是以湖北人讲的西南官话为基础的官话。有种说法是,温江以南与成都话差异很大的邛崃等地的“南路话”,就是明代遗留下的所谓四川本地人的话,有现代汉语、现代四川话所没有的入声等。但是,这些所谓的本地人祖先中的大部分也是元末明初从湖北移民而来。所以,苏东坡的宋代,李白、杜甫的唐代,司马相如、卓文君的汉代,李冰父子的秦代,三星堆、金沙时期前蜀的四川人,几乎都断子绝孙了;可以说与我们没有丝毫的关系。

©邓智勇

大致说来,从广东、福建、江西、广西等地方移民四川的人一般为客家人。我查阅大量书籍,对四川人中移民与本地人之比到底有多少,移民的来源各占多少,说法不一。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总的说来,四川各地最初本地人的比例确实很低,但比今天还是要高一些的,虽然到了今天移民的后代总的比例竟然高达90%。但官方当年的数据可能也是90%甚至更高,为何?很多“移民”号称自己的祖先来自湖北孝感,甚至一些羌族人为了亲近主流汉族都如此声称。孝感有那么多人吗?一个说法是孝感是移民的中转站,类似北方人所谓的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还有另一个可能性。我曾经看到一篇文献,说当时的朝廷为了鼓励向四川移民,移民招募者只要能凑够一百多户就可以当县长;政府还给移民启动银两,此外还有不少税负上的减免优惠。我敢说,不少本地人和少数民族为了过官瘾,和享受政府福利,一定有假托湖北孝感原籍的。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洛带就在那里,我却从未谋面,她总戴着神秘的面纱;是时候揭开面纱了。去年春节后,我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乡,上半年老婆孩子仍在北京,我终于有时间去成都周围这些计划很久的小镇考察了。五一后我回过一趟北京,还特别把那俩迷你小自行车随飞机在行李件中带来。那段时间我就骑着它去了洛带、安仁、街子、怀远、元通。当然首选就是洛带;也只有洛带是当天往返的,安仁和街子都住了一宿。为何骑自行车?离开四川太久,她的一切对于漂泊在外的游子都是新鲜的,郊区、农田、乡音、花香……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洛带跟四川其他古镇一样,结构上一条主街(看图)。广东会馆(看图)、湖广会馆(看图)、江西会馆(看图)全在这条主街上(看图)。占地最大、气势最宏伟的为广东会馆,其次为湖广会馆,江西会馆虽小,但很精致。百度上对洛带的解释中有明显的错误,说湖广会馆也是客家人的;这个错误就是望文生义的错误,前面已经介绍,不再赘述。如果百度把湖广人也算作客家人,它所谓的洛带90%为客家人这一数据则非常不可靠。广东会馆与湖广会馆都建于乾隆11年,江西会馆晚7年。会馆的规模和气势可以基本反映这些移民相对的人丁兴旺程度,权力地位的高度。从今天看,广东籍客家人是所有移民中人口最多也最强势的。但是也得知道,这些会馆不是一天建成的,是几百年来不断演变的结果,既有可能不断占地加大,规模扩大;也有可能缩小,甚至消亡,比如川北会馆就已经不在了。这些变化反映了彼此间的此消彼长。广东会馆其实位置并不好,不仅偏在街的尽头,还在街的南边,有先天坐南朝北的劣势;还不像江西会馆,虽然不坐北朝南,但南边有街道(看图),可以从南边直接进入。广东会馆就只能先穿过南华宫正殿旁另辟的小道(看图),走好长一截路,再从南边绕回来。在儒家社会中,会馆建筑虽是民间所为,但都遵守官式建筑的一般形制,即正殿一定是位于最北部,而门从南边层层递进,轴线上的殿堂一个比一个建筑高度高、级别高,民间所谓“节节高”。位置最好的是湖广会馆,坐南朝北,入口正对主街。我猜测,一开始最强势的还是湖广人,但逐渐地,广东客家发展得更好,最后占据主导地位。在湖广会馆(兼移民博物馆)里,我看到所引的乾隆《巴县志》,可以作为对该猜测的佐证。“耒耜耘耔之工与勤,土著者不及楚人,楚人又不及粤人。”这也可以解释前面所提的,为何明朝遗留下的本地人所占比例渐渐缩水的缘故。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邓智勇

我看到的广东会馆,跟广东老家的客家人的建筑比差异很大,那种巴洛克式夸张的扇形山墙(看图)在客家民居中是不常见的,反倒是在广府人和潮汕人的民居中更多见。为何?会馆建筑反映了这些移民的身份认定,背后的隐喻其实是资源争夺战。他们往往夸张化自己的地域差异,甚至不惜借用老家别的民系的建筑符号,以示与别的移民的差异。江西客家与广东客家虽均为客家,但在地域划分下的身份认定反而是有着悬殊差异的,这很吊诡,但也很容易理解。四川各地的这三大会馆中,都符号化为南华宫、禹王宫、万寿宫。

 

2016年12月20日初稿

于成都院

 

 

张其果 等1人赞过
2017.05.18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