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85 项目5179 室内583 家居及产品164 文章2386 方案1383 摄影785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712 所有作品11380 所有图片154,687
虚构的未来
微博:转发 7 评论 2
本文以一篇反乌托邦建筑小说为开端,来想象“全息城市”这一极端的未来城市景象,并由此分三篇分别对未来的城市、建筑和家宅做以幻想式的批判和反思。
POST©野城/来源:UED杂志第81期

剧透未来

当一缕晨光触及阳台,落地窗玻璃开始从下往上褪去黑色,阳光缓缓进入房间。在他睡意朦胧尚未起床之前,听觉又一次率先回到这个世界。水声近了,阵阵水气扑面而来,温润,有初夏的草香。这有助于延缓他从梦境回到现实的不适感。渐渐地,他的头发被打湿了,他的白色衬衣被打湿了,他慢慢滑入水中,漂浮起来。一些水生藻类传感器在捕获他身体的数据,浮游的几张荧光浮萍显示出昨晚的睡眠指数、做梦的强度、清晨的血压、血中的含氧量、可以性交的时长和其他一些健康指数。手臂轻抚水面,有鱼从指间划过,腿部的伤口被织体鱼修复的差不多了,已经没有明显的痛感。他伸手拉下一株曼萝花蕾,一口喝掉这最好的清肠饮料。待浴室的水波渐渐安静下来,他缓缓起身,探出水面,走进两片曲面的白石间,伸开双臂,身上的水滴迅速被石壁吸干。几只蜂鸟像环球卫星在他的头部旋转飞舞,快速地打理着他的头发,最后做出一个赏心悦目的造型。正面的白石壁发出朦胧的光,早间新闻和天气情况被插播进浴室。

一个视频留言在等待接入,他穿上熨烫整齐的衬衣和长裤,像极了一个智慧而儒雅的新人类。他从容地打开留言盒子,里面飞出一只磷光霸王蝶,闪烁的翅膀在空中全息出一位美丽接线员的头像。她用温柔而标准的语调说:“先生,您定制的亚马逊丛林仿真套餐已欠费3日,如您不能在今日中午12点前续费,非常抱歉我们将关闭这项服务,您的房子将回到混凝土时代,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有任何异议,请致电。。。”。他一把合上风舞中的霸王蝶,把它扔回盒子里,慢步踱到窗前。

今天的阳光不错,远处的丛林和山峰在雾气中略显神秘,东南面高山的瀑布在阳光中金色耀眼,微风让山下的阔叶林摇曳自如。荧光的高架光路在幽暗的山谷间闪烁,漂浮的小型飞行器如丛林里滑翔的狐猴,从一个山头滑向另一个山头。一群粉红的火烈鸟不偏不倚,从窗前飞过,就跟梦中的完全一样。。。。。。就在这群火烈鸟飞近那条瀑布的时候,突然,水流停止了,植被覆盖的山峰瞬间消失,那些丛林也一片片地在方形的闪烁中消失了。高耸的山峰顿时都变回了混凝土堆砌的破败的楼体,一排巨大的水管截面在楼体的腰部显露出来,难以想象这样的下水道出口居然是瀑布的出水口。那些光带也不见了,沿着光带飞行的飞行器乱作一团。那群飞翔中的火烈鸟美丽的粉红色羽毛也消失了,变成了一群翅膀僵住的铁灰色火鸡,一个个从高空坠落下来。

放眼望去,这就是一片拥挤不堪年久失修的混凝土高密度城市,很多违章建筑在高楼的缝隙中搭建,整个城市简直就像一个将要被爆破拆除的建筑垃圾场。

东北城区一阵爆炸声,几架警用直升机从城中升起,巨大的警报声响彻全城:“B64,C19,E89区的居民请注意,市政府决定即刻关闭全息城市系统,我们正在搜索叛乱份子,请你们迅速离开,不要在广场聚集。。。。。。”

The Thirteenth Floor电影剧照 1999
©野城

全息城市

我想以这样一个介于乌托邦和反乌托邦之间的虚构的城市作为开端,来谈谈我们的未来,这或许是能够想到的最好也是最坏的未来了。今天的科幻或许就是未来的现实,我们的生活不正在一步步向科幻电影逼近么?!

这样一个全息城市,可以满足我们一切的幻想。它突破了二维屏幕的视角局限,把宏大的影像在整个城市空间中立体地虚构出来。从远景、近景到室内空间,都被巨细无遗地呈现出来。人们不用再去电影院,戴起滑稽的3D眼镜,他们就生活在电影的场景之中,一切都是他们最想要的,一切如诗如画。这是多么疯狂而让人陶醉的幻想啊,不管这个城市之前有多烂有多糟糕,哪怕它是一个贫民窟,哪怕它是集装箱垒砌的港口,哪怕它是一个战后的废墟,都可以覆盖上一层虚构的城市景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比任何一个现有的城市都要环保,它不需要费尽周折想着怎么建造实体的城市,不会因为大量的建筑材料的需求而造成污染,也不会产生过多的建筑垃圾,几个高效的核电厂就可以维持虚构的城市了。它的魔力在于将城市的“建造”去物质化和数码化,那些花费几千年处心积虑一点点建造的宏伟城市,那些经过漫长岁月积累的辉煌文明,在全息城市中都可以被瞬间虚拟出来。这无疑是后工业时代留下的废墟城市获得新生和重塑城市精神的最快捷有效的方法了。

我们不用再翻看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把自己当成可汗忽必烈,去想象马可波罗口述的各种奇幻之城。我们每个人都是可汗,不,胜过可汗,我们只需要一个按钮,就可以让想象的城市瞬间来到我们的眼前。这样的城市,就是数字化的海市蜃楼,但它完全可控,可以持久存在,它还能被随时切换,就像娱乐节目海选一样,只要全城的居民按住电视机的遥控器,就可以选出大多数人梦想的的城市图景。甚至可以让所有人来控制城市的基调、地形的起伏、森林绿地的比率、建筑的布局和风格等等。城市被最大限度地数字化和视觉化,在大数据的操控下可以筛选出符合大多数人需求的结果,对于那些瞬间建成的城市或建筑如果遭到大多数人的反对也可以瞬间删除并且重建一个新的替代品。也就是说你要森林城市我就给你种植一个,你要田园城市我就给你营造一个,你想要Avatar电影里的那个奇幻星球,我也可以给你完整地制造出来。这将是一个多么高效节约而民主的城市模式啊。它打破了所谓城市和建筑的物质演化进程,人们不再被时代所困,足不出户就可以选择生活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文明甚至任何一个星球。

Avatar电影剧照 2009
©野城

当然,全息城市也有致命的弱点,整个城市的虚拟建设被一个集权式的巨型航母信息公司所操控,因为它必须大,必须全,必须有绝对的渗透性和控制力,必须有类似上帝的制造能力和视野,才能完成这样一个宏大的虚拟城市的工程。但这极有可能成为很多科幻片中反复出现的剧情:掌握着发达科技并在生活中完全渗透的巨型技术经济体,沦为一种反乌托邦式的独裁体制,它整合了海量的信息和资源,并通过科技的触角控制每一个人。

从古典城市到现代城市的历史,就是一部宏大的城市造型史,媒体时代的城市越来越被视觉化,似乎只有全息城市才能满足我们极度审美疲劳的感官。可以想象,电影制片厂将和建筑事务所合并成巨型全息航母,负责整个城市全息影像的搭建和维护。基座城市将由3D打印完成。建筑工人将全部失业,建材制造商和建筑师的人数也会大幅缩减。随着全息时代的到来,建筑作为生产链中的最大宗物质产品也将成为最后一个被数码化的对象。想到这里,作为建筑师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堪忧,如果全息技术突飞猛进,全息城市可能是最能挽救人类文明的城市发展道路了,那么建筑师这一古老职业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成为历史。

想象城市的历史

把对未来可能是最好也是最坏的打算都想透了,那么其他任何构想也便不会让人感到惊讶了。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过去时代对城市的想象。

从古希腊一直到19世纪末,西方对城市的想象都集中在社会乌托邦的构筑之中,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也都提出过对理想城市的构想。古希腊是乌托邦思想的发源地,而雅典卫城和帕提农神庙就是人类最早地将神话的乌托邦以物质城市和石头建筑的方式展现出来的例子。到了中世纪,强大的教廷统治又让乌托邦思想跌入低谷,而在人文主义思潮崛起的文艺复兴又再一次激发起人们对城市的想象。达芬奇无疑是文艺复兴时代的一座灯塔,虽然他过于超前的飞行器、潜水艇或巨型桥梁的纸上发明对于刚刚摆脱中世纪黑暗的人们来说,无异于疯狂的臆想,但在500年后的今天,这些都已经成为现实。

柯布西耶 伏瓦生规划(Plan Voisin) 1922-1925
©野城

工业大革命后,近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再一次激发了人们对未来城市的想象。20 世纪初霍华德的“田园城市”(Garden City)、20—30 年代柯布西耶的“光辉城市”(Ville Radieuse)、40 年代赖特的“广亩城市”(Broadacre City)、60 年代集中涌现出的一系列巨构城市、70 年代库哈斯针对曼哈顿进行的一系列乌托邦设计和欧内斯特. 卡伦巴赫的“生态乌托邦”(Ecotopia),都在以不同的角度对未来城市进行想象,并以技术乌托邦的形式涌现出来。科技让人类征服自然的野心进一步膨胀,想象的的城市可以在空中、在海底、在地下甚至在外太空,城市可以漂浮、可以移动、可以组合,可以变换形式。建筑变得越来越庞大,对城市和建筑的定义区分越来越模糊。库哈斯在他的《小,中,大,特大》一书中就把聚合的大建筑归为一种新型城市。“大(Bigness)不再需要城市:它对抗城市,它再现城市,它占据城市;或者更确切地说,它就是城市。”随着后资本主义城市的扩张和全球城市人口的急剧膨胀,在城市中的大建造已不可避免,高密度大体量成为现代城市的主要特征。

傅立叶 法兰斯泰尔 19 世纪
©野城

而早在19世纪,傅立叶为了推行他的空想社会主义理想,就已经构想了一个可容纳1500—1600 人居住的巨型单体建筑“法兰斯泰尔”(Phalanstère)。虽然这个建筑在形式上还是中心对称的古典主义,但在功能上已经具有现代集合住宅的雏形。而集合居住的模式在柯布西耶的马赛公寓中得以实现。这栋1952年建成的混凝土建筑底层架空,主体是集合住宅,屋顶是空中花园,内部空间还有公共的“内街”和多层空中商业区。作为现代主义建筑的典范,马赛公寓已具备“立体城市”的特征,并为之后出现的大型综合体建筑奠定了的现实基础。

柯布西耶 马赛公寓 1952
©野城

1923年,柯布西耶出版了《走向新建筑》,这一划时代的现代主义建筑纲领。他将工业大革命的成果引入现代建筑的变革之中,大力赞扬工业设施、飞机和远洋轮船,以此来打破传统建筑的体制。他提出现代主义建筑的五要素:底层的独立支柱、自由平面、自由立面、横向长窗和屋顶花园,开创了全新的建筑范式。当然,20世纪初建筑结构和新材料的发展对柯布的建筑理念产生重要影响,他的多米诺结构、底层架空、自由立面和横向长窗的实现也得益于技术的变革,他对混凝土这一新材料的运用也是得心应手。为了应对战后住房紧缺的状况和“建筑,还是革命”的紧迫社会局势,他提出的适合大规模批量生产的“居住的机器”确实比传统的建造模式,更符合时代的需求。

柯布更对城市设计进行大胆的构想,他在1933年的阿尔及尔城市化方案中就提出建造一条海拔高100米的高速公路,并在巨大的混凝土高架结构之间连续安置可供18万人居住的多层住宅。这个疯狂的构想把“居住机器”和大跨度结构结合在一起,成为早期巨构建筑的代表。而更早提出的“光辉城市”甚至要推平巴黎老城区,重建一个高层建筑组成的现代社区。这个疯狂的城市构想是选错了基地,如果放在小巴黎西北的拉德芳斯新区还是有建设性的。而且这个纸上城市在建筑形式上太过单一,过于功能化而缺乏人性。其实光辉城市建造高层建筑的初衷是为了减少建筑占地面积,增加更多的公共绿地,将城市从拥挤的建筑之中解放出来。在他的《明日之城市》一书中,对建筑密度、人口密度和绿化率都给出新的标准,强调在提高密度的同时增加植被面积,甚至要达到95%的绿化率。

柯布西耶 萨伏伊别墅 1928—1931
©野城

我想应该重新审视柯布提出的“底层架空”、“屋顶花园”这些现代主义建筑要素的意义,这两点可以说是对功能性和精神性的两者兼顾。柯布深知未来城市在建筑密度和高度的发展势不可挡,底层架空和屋顶花园恰恰是要创造更多人与天空与大地接触的机会,把更多的绿色引入城市内部。但现代城市发展的现状,却是完全背离了现代主义的初衷。地面被拥挤的楼盘所填塞,公共绿地少的可怜。高层建筑的空中花园和公共空间也因为经济指标而被压榨的所剩无几。况且,开发商是不可能给高层住宅的每户人家都配备一个空中花园的,这在大城市简直是豪宅标准。就算有一个顶层花园,对于上百户的高层住宅来说,这样的公共空间也不过是个摆设,常常是不准擅自进入的。被建筑挤压的可怜的地面绿化和屋顶花园更多地沦为地产营销的手段。

现代城市的发展,在利益最大化的趋势下,更多地吸取了极端现代主义建筑的经验,而抛弃了现代主义趋于人性的层面。现代主义建筑的新在于改变了传统建筑设计和建造模式从而影响和改变人的生活模式,把人从古典建筑的厚重墙壁中解放出来,其内涵是新的精神、自由的空间和人性化的生存环境,是从物质层面到精神层面的革新。但现代主义建筑的极端——国际主义又把现代建筑带入机器的藩篱,犹如巨大工业机器的建筑成为新的囚禁人的巨大存在物,乃至柯布的“居住机器”被滥用至今。

矶崎新 空中城市 1960
©野城
彼得. 库克 插座城市 1965
©野城

现在呼声很高的立体城市强调了建筑不应该是一个独立的桶装单体,而应该在空中连接,有错落的空中花园。这种构思类似于柯布西耶的升级版,现在看来还很乌托邦,但在不久的将来必然都会成为高层建筑新的规范。不过就算满足一些新的指标,也只是保证一定生活质量的初级改良。能否处理好城市与自然的关系,关注人性和人的情感,将人从现代主义方盒子里解放出来,给人精神上的自由和归属感,这才是未来城市和新建筑应该首要考虑的问题。

新概念建筑

这是一个概念同技术一样日新月异的时代,绿色建筑、生态建筑、节能建筑、智能化建筑、参数化建筑、算法建筑。。。。。。各种新建筑概念层出不穷,剥开这些形容词,本质上只有一个——技术型建筑。这些类型全部围绕着技术展开,表面上的技术繁荣和概念革新并不能掩盖我们想象力的匮乏。这是一个几乎唯技术的时代,我们这些在技术的浸淫下成长起来的新新人类,技术成百上千倍地放大了我们身体的功能。被技术武装的人类变得更加彪悍,但实质上我们身体的功能正在被各种技术产品一点点截取,正在一点点退化。而我们想象力的退化比身体退化的更厉害。不要以为坐在3D电影院里感受avatar就是想象力的爆发了,我们只是技术被动的接受器,放弃思考和想象,直接享用技术带来的科幻大餐。前面所述的全息城市实质上就是人类想象力的终结,当想象被显影成一种幻相,想象力也就被完全消解了。那么,我们还有能力想象我们的未来?还有能力想象我们的新建筑么?

MVRDV Pig City 2000
©野城

我们这些长久地脱离自然的人类,是多么渴望重新感知自然,尤其在城市糟糕的生态环境的逼迫下,我们对自然的眷恋转化为城市绿色化的动力。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参与到绿色生态环保的城市化进程中来,希望通过技术来改变我们的生存现状。各种类型的绿色建筑层出不穷,但大多缺乏技术背后的文化和情感支撑。“生态”是个很西方的概念,生态建筑就是要从新营造一个合理的人造环境,一个“养人”的温室,但却加剧了妄图通过技术脱离自然的唯技术观念。这样的观念更是把建筑当做机器来建造,最多只是满足舒适度这样的生活指标。这种量化的城市环境和生活条件,是枯燥乏味的,但人不是饲养场被圈养的牲畜,不是只有满足生活的舒适度就够了的。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我们有情感和精神的需求。

Boeri Studio Bosco Verticale 2009-2013
©野城

纯功能化的绿色建筑不仅不能修复城市和自然的割裂,反而加剧了这种割裂。生态也好,绿色也罢,应该成为一种建筑最基本的标准和需求,满足这些标准的建筑也只是达到初级的生态水平。其实用在建筑上的技术都是科技中的“低技”,真正的高科技都用在航天核能和军工等领域了。而荒谬的是,有些被评为铂金奖的生态建筑不惜花费高昂的建造成本和所谓的新材料新技术,就为了满足那一点恒温恒湿的初级生态功能,建筑本身也是毫无创意的商业建筑风格。花费如此代价设计出来的却不能让人被感动的所谓的生态建筑,实在是一种浪费,而这些新材料新技术产业链的商业运作更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为生态而生态,甚至为生态而生产,实在是很愚蠢的做法。生态就是一种生活状态,生态观是一种全局观念,而不仅仅是一两个建筑能改变的。尽可能少地拆除,尽可能少地建造和生产,尽可能少地开采和破坏自然,才是真的生态。

扎哈•哈迪德 意大利卡利亚里现代艺术博物馆 2006
©野城
扎哈•哈迪德 Alessi盘子设计 2010
©野城

另一个由技术主导的“新建筑”——参数化建筑,实质就是设计工具的革新,不要将其夸大成一种建筑风格或者流派。参数化设计从一开始就如同实验室培养细胞组织一样,进行着对“组织碎片”——模块的研发。不同于传统的建筑模块,参数化模块在一定参数控制下表达出一种构件的反复性和形式的复杂化,同时,它又必须符合工业化批量生产的要求,可以相对自由地组装。这种设计思路是在寻求一种设计的“普遍性”来对抗建筑的“地域性”。但它所标榜的前卫性和差异性很有炫技的成分,更容易被商业所俘虏,最终让前卫性沦为一种时尚性。这也是为何高端奢侈品商店钟爱参数化设计的原因,其彰显造型的能力极具商业价值。如果非要给参数化设计起一个风格名词,我想“数码巴洛克”会比较贴切。但建筑不是花哨的工业产品,巴洛克的装饰时代也早已过去,建筑是要建造在城市环境之中的,是要成为城市躯体的一部分并与之长期共存的。但不幸的是,大量参数化设计的建筑却更像一些“精致的结核”,几乎没有与城市环境相容的可能。时尚是容易被淘汰的,但建筑不能,建筑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淘汰随意丢弃的工业产品,自它建成开始,它便会和一代人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共存下去。

在参数化设计的潮流下,3D打印技术也是如火如荼地展开。3D打印技术的平民化进一步促进了其在工业设计方面的应用。小到戒指大到桌椅,现在的3D独立完成。就在上个月,美国更发布了全球第一栋3D打印建筑。NASA和南加州大学合作研发的“轮廓工艺”已经可以在24小时内打印出232平方米的两层楼住宅。这确实大大节约了建造时间和建筑成本,自建筑可以被3D打印开始,建筑就真正成了最大宗的工业产品了。那么这样一个在形式上很普通的3D打印建筑是不是一种新建筑呢?打印一只茶杯和打印一栋房子用了完全一样的系统,它只是建造方式完全工业造型化了,建筑也变得更加功能化,简直就是为了功能而生产的,但建筑还是那个建筑,甚至为了符合生产条件而变得更加平庸。

NASA 3D打印住宅示意图 2014
©野城

NASA设计这套系统的初衷是为了人类在移民月球火星之后可以就地取材,快速批量地打印出外星的生存居所。我想建筑师还是不会大量失业的,至少比建筑工人的处境要好得多。何况我们已经越来越不能忍受那些大批量的极端现代主义高层建筑和千城一面的城市现状了,我们怎么能忍受这种平庸且极具复制性的3D打印建筑在城市中大规模出现呢?

如果一个新城市在一个月内就迅速建造完毕,那么如此容易得来的城市想必也是很难让人珍惜的。城市不是可以随意洗牌的扑克,建筑也不是可以随意推倒重来的积木,城市和建筑蕴含了人们所有的生活、记忆和情感,最物质化的建筑恰恰是最能容纳精神和文化的器皿!

对新建筑的理解不要局限在技术层面,或者运用了某种新材料就一定是新建筑。是否是“新”建筑,要看它的精神内涵,是不是有进步性的,是不是有开创性的,是不是能超越形式,超越技术和生产工具本身,是不是能诠释建筑的精神和情感。

未来之家

如果说谈城市的未来过于宏观,谈建筑的未来又过于抽象,那么还是从小处着眼来谈谈未来的住宅未来的家。家这个柔软的概念比建筑来得感性和亲切,它不仅是住宅建筑本身所框定的物理范畴,它有着更多建筑之外的精神内涵。

原研哉 草图 2013
©野城

去年原研哉在北京的House Vision讲座带来了日本建筑师关于“家”的最新构想。原研哉极力强调生活方式的变革,传统家居的异化,以及将个人审美意识融入家的设计当中。他提出的储物之家、卧室多媒体之家、书籍之家、运动之家、SPA之家和没有厨房之家等等,都是根据家的主人,家的使用者的喜好,来强化或突出一种家的功用,舍弃不必要的部分。这些家都可以被顾名思义,成为一种具体的标签化的生活空间。原研哉还希望以MUJI的诸多产品组合来构筑一个“日用产品化”的家。当然,他更多地是以家居设计师的立场来看待家,房子本身反而不那么重要了,家里的生活用品才是家的组成。使家居商品化到每个物件,又让每个商品都富有人情味,这是MUJI的过人之处。但家就真的只是一些有品位有情调的日用品的组合么?这样的家是不是太物质化了?不过仔细想来,House Vision的这一波日本建筑师还是希望从传统的家宅基础上嫁接出新的概念,当然,他们依旧热衷于住宅的电气化、机动化以及类似新陈代谢派的集合共享性住宅等观念。依靠技术革新的日本新住宅还是不能跳出传统科幻片的范畴。本田与藤本壮介联合推出的机动之家,更像是本田小型机动家庭移动车的推广会,这些移动设备应该更适合残疾人和老人。虽然这种代步器使用方便但还是需要驾驭的技巧,在不是很宽敞的家里,自然有摔倒磕碰的危险。不过,这样的机动产品的便利性如同智能手机一样定会让人产生深度依赖。这样的产品会让正常人时刻贪图坐在可移动的凳子上,把坐和步行两个身体行为合二为一。那么,支撑人直立行走的腿将会退化,再加上时刻握在手中的手机,人将最终"进化"成带轱辘带手控荧光屏的半机械高等生物。日本的科幻产品化意识还是太浓了,恨不得高喊:高达就是家。

Honda×藤本壮介 House Vision展场 2013
©野城

自新陈代谢派创立以来也有半个多世纪,日本不再有这样大手笔的建筑变革,但在局部不断做着渐变。日本设计界一方面致力于将设计理念精致地物质化,一方面又对设计概念进行改装和再生。比如House Vision上提出的家宅电气化、家宅机动化、家居绿植化等等都是现有居住方式的加强版,但并不是全新的概念。上述的那些类型化的未来住宅针对的大多是单身或者不太着家的人群,这些产品化的家有着强烈的商业动机,去适应这个已经浮出水面的“都市孤独生活”之下的庞大的市场,而不是去治疗或改变这样的现状。

成瀬友梨 猪熊純 绿植化玻璃厕所 2013
©野城

但是,家,这个情感和精神的集合是没办法被简单类型化的。家的类型化等于是把家宅物件化模件化,剥离了家感性的部分。当下的高层住宅商品房已经恶劣地把家分成三室两厅、一室一厅这样的量化的产品,家可以被替换,被买卖,商品房这个发明可以说是再荒诞不过的新产物了。地产业的唯利是图和极端商品化实在是漠视人的情感,把人和家庭也类型化,把住宅设计彻底引向产品化和顾客群的思维模式,而不是把人——这个有血有肉的个体,当做居住的主体。而商品化的家很难让人产生真正的归属感,当你的房子被卖掉,被拆除,甚至你居住过的社区和街道被夷为平地的时候,你过去的生活,过去的记忆,过去的情感也都被随之清空了,留下的将是一种自我迷失导致的虚无和痛苦。事实上,家的商品化让焦虑的都市人在精神上一直“流离失所”。

LIXIL×伊东丰雄 2013
©野城

那么,家是什么?未来的家又是怎样?我想至少得有想象和温情,二者缺一不可,以此可以推及到建筑和城市的范畴。从城市到建筑再到家宅,不论在各个尺度上,人,都是不可或缺的主体。一旦我们的城市建筑或者是家,以意识形态以权力以资本以生产以利益以口号以工业化以现代化等等为前提而无视人的存在,那么都是对人性的漠视和对人这个情感个体的伤害。对人性的关照,是想象未来的前提,以情感为主线,才能把“城市-建筑-家”这三个层面的东西贯穿起来。

建筑师规划师应该有近乎“格物致知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境界和责任感,从家什到家宅到建筑再到城市这样一个从微观到宏观的营造过程,都应该被赋予真切的情感,而不是被纯理性的设计教条,纯商业的数据计算或者纯技术的推广和应用所吞噬。如果是那样,所谓的新建筑新城市的“新”字也就没有多少意义了。

其实,新事物,并非就是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不断追逐不断变换的那个“新”,或许它正是被我们一直无视的那个“旧”,那些真正维系我们的生活,激发我们的想象,让我们真真切切地存在着的,或许可以被称作为“旧爱”的东西。

未来,不一定是时间轴上的未来,也可能是那些过去了的,却尚未真正到来的东西。

本文刊于UED杂志第81期

 

相关POST
野城——旅法青年建筑师/策展人/诗人/艺术家/评论家/未来学家
野城是一个典型的跨界者,作品涉及文学艺术建筑等多个...
鱼sa 等1人赞过
2014.07.29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