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10325 项目5159 室内579 家居及产品163 文章2372 方案1364 摄影781 视频225 图书201 读者来稿 最新评论21,696 所有作品11305 所有图片153,201
现象学与建筑理论: 为建筑师写的入门(上篇)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西方建筑理论中出现了一个称为“现象学”或“存在主义— 现象学”的学派。它以哲学中的一个流派——现象学——作为其理论基础,为建筑理论家提供了一种更真实地描述环境以及诠释其意义的方法。
来源:彭怒,支文军,戴春编《现象学与建筑的对话》 (上海: 同济大学出版社, 2009 年),108-30 页

This paper was first published as the following:  Pu Miao “Xianxiangxue Yu Jianzhu Lilun: Wei Jianzhushi Xiede Rumen (Phenomenology and Architectural Theory: An Introduction for Architects)” In Peng Nu, Zhi Wenjun and Dai Chun, eds., Xianxiangxue Yu Jianzhu De Duihua (Dialogue between Phenomenology and Architecture) (Shanghai: Tongji University Press, 2009), pp. 108-30  2009 Pu Miao

本文首次以以下方式发表:

缪朴

“现象学与建筑理论:为建筑师写的入门”

摘自彭怒,支文军,戴春编《现象学与建筑的对话》 (上海: 同济大学出版社, 2009 年),108-30 页
 2009 缪朴

现象学与建筑理论 为建筑师写的入门[1]

一、引言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西方建筑理论中出现了一个称为“现象学”或“存在主义— 现象学”的学派。它以哲学中的一个流派——现象学——作为其理论基础,为建筑理论家提供了一种更真实地描述环境以及诠释其意义的方法。笔者于1989年在国内发表的“传统的本质——中国传统建筑的十三个特点”,尝试了应用它来研究我国的一个建筑问题[2] 。二十年 来,该学派在国内建筑界中引起了越来越大的兴趣,但在国内外的研究实践中也出现了三个问题:(1)没有详阅哲学原著,以致在引进中反而把许多概念弄得更加难懂; (2)将现象学误解为任何“诗情画意”式的漫谈;(3)不少文章停留在介绍术语上,缺乏对建筑问题的原创性应用。针对以上问题,笔者根据多年前在伯克莱加大跟随哲学系教授,美国研究海德格尔的著名学者休伯特· 德雷福斯(Hubert Dreyfus[3] )等学习的心得,力争在一篇文章的篇幅内用日常语言对该学派做一个概述。

“现象学”在此指由德国哲学家爱德蒙·胡塞尔(Edmund Husserl,1859—1938)在1910年代创立的一个哲学运动。胡塞尔以后,“有多少现象学家就有多少种现象学”,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的发现都建立在胡塞尔的研究方法上[4] 。除胡塞尔外,对建筑理论影响最大的现象学家就是德国哲学家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1889—1976)及法国哲学家莫里 斯·梅洛—庞蒂(Maurice Merleau-Ponty,1908—1953)。

本文将对哲学现象学中可用于建筑研究的主要概念做一系统的概述。然后,本文将简介并评价最近三十年来主要的现象学派建筑理论著作(含城市及园林研究)。但首先我们要问: 为什么建筑师会对现象学发生兴趣?

二、 为什么建筑学需要现象学?

(一)需要新的方法

1950 年代末期开始,西方工业化社会已大致完成战后重建。人们对建成环境的要求已不再局限于用低成本、高速度建造的房屋来满足人的生理功能(如早期“现代建筑”运动所 提出的解决方案)。居民开始提出各种人在社会,文化,心理等方面的需求,或“建筑的美学功能” [5] 。它们包罗万象,从比较接近生理功能的环境的可识别性(为方便找路)、安全性、 对社交的支持、领域感、私密感等这些单一心理功能开始,延伸到对居民及地区个性的表现、 建筑形式给人的联想甚至幻觉等相当综合复杂的方面。由此西方建筑界在 1960 年代出现了 一个理论研究的高潮[6] 。

建筑师怎么来找到满足这些新要求的环境形式呢?找到了以后又如何向公众证明呢? 后者在民主政治及理性主义—科学主义文化占统治地位的西方社会中分外重要,尤其是考虑到战后民选政府取代了贵族富豪成为大多数大型建筑项目的业主。但当时的建筑研究却无法提供一种合用的理论与方法。从19世纪以来,建筑研究习惯借用传统的艺术评论方法,即由研究者对所收集的材料进行个人内省式的观察。没有特别的理论及步骤来保证研究者对对 象做直接的体验及避免个人偏见对内省的干扰。主要是为了克服内省法这些长期被人诟病的缺陷,1960 年代的大多数建筑学研究开始使用从自然科学借鉴而来的实证主义方法[7] 。

实证法试图将一个问题中的各个因素转化为可被公共测定的变量。再将各变量组织成一个假设来解释这个问题。如果假设不被可重复的实验所推翻,它就成为新的研究所依据的法 则。实证法是研究像环境的可识别性或安全性这类题目的利器。但因为两个明显的原因,在研究另一些“美学功能”时该方法就显得文不对题[8] :(1)当环境中的某个因素无法被转化为变量时,实证法就不接受它为有用的信息。由于在人对环境的部分体验(如“家”的感觉) 中,每个感受都是一个独特的结构而非一组可公约的数据,必须用定性而非定量的方法来代表及比较,实证法因此忽视了原始场景中的许多宝贵信息。 (2)在研究新问题时用过去被证实的法则作为出发点,同样会限制和歪曲我们对眼前的研究对象的客观观察。

因此,人们迫切需要另一种方法,它能被用来调查人在环境中的全部体验,同时又必须是理性的,能被公共验证的。

(二)需要新的形式

西方艺术理论把形式分成两部分,它的几何构成(英文中同样也称为 form)以及它的象征意义。“现代建筑”的设计师们一直依赖抽象几何形式语言,对象征意义不屑一顾[9] 。到1960年代,公众对这种“无意义”的白色方盒子开始感到厌倦。建筑师用两种方式回答了消费者的挑战: (1)一部分现代建筑师尝试对方盒子的几何形式做更精致的处理,目前在西方流行的主流风格如高技派、解构主义风格等均为此思路的延续。(2)另一方面,1960 年代晚期出现的符号学、类型学等理论帮助建筑师创造“带故事”的形式语言。但它们关注的意义大多来源于某个特定社会中的流行文化(如把餐厅外形做得像汉堡包)或传统建筑。也就是说,这些理论提倡的都是只对某个特定文化中的人群有效的“外在意义”。1980 年代风行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即为其代表。

建筑师如何才能穿过这些表面意义,发掘出各种形式中更基本的,能被全人类理解的 “内在意义”呢?我们如果能发现这些深层的象征意义,就能更自由地结合工程所在社会的文化经济等条件来实现它们,最终有可能创造出直接诉诸全人类内心的新形式,而不是仅仅满足于拼凑变了形的历史建筑母题。
现象学的应用就是试图为以上两个需求提供答案。

三、胡塞尔,海德格尔及梅洛—庞蒂的现象学主要概念

下文将只讨论对建筑理论直接有用的现象学概念,它们大多和人与物质世界的关系(虽然不少现象学家拒绝这种两分法)有关。现象学中还有大量有关人的存在或人与其他人关系的论述,其中一些非常基本的概念将在以下有关现象学方法的部分得到简述,其他就从略了。

(一)现象学方法

现象学界中存在着多种现象学方法,但它们都或多或少地包含胡塞尔的观察描述方法。 以该方法为基础,胡的学生海德格尔发展出了他自己版本的现象学方法——诠释各种现象中与人的存在相关的意义。因此,海德格尔的学说又被称为诠释的(hermeneutic)或存在主义的现象学[10]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建筑学者称这类研究为存在主义—现象学学派。

虽然胡、海两氏的方法有完全不同的预设,但西方建筑理论作者多将两种方法结合起来使用。研究者通常用类似胡塞尔的还原法来描述对一个环境的体验,然后他们会对该环境与人的存在相关的意义做一种海德格尔式的诠释,即解释为什么该环境在我们眼中会如此显示。

1.胡塞尔的描述法

a. 体验是真实知识的唯一来源
本方法的重要性在于它第一次把人的主观体验(像梦或幻想)提升到与科学实验里的观测一样的地位,同时又确保了它们都可以被公共验证。自19世纪开始,基督教世界观开始全面崩溃。西方学术界中自然科学与人文学科在如何判断知识的真伪上失去共同立场。胡塞尔当时创立现象学学说的动机,就是试图找出一个可以最终确定绝对事实的标准,由此不仅可以为各个哲学流派提供一个可以对话的平台,而且可以“对各门特定的科学产生最终的评 判”[11] 。以下介绍的主要概念综合了他的多部著作中的观点[12] 。

胡塞尔在分析了“绝对的或科学的真正真理”的本质后,总结出“对某事物本身的体验” 是判断该事物真伪的最终证据[13] 。此地要注意的是他所谓的“体验”并不是经验主义者所说的“仅仅是感官上的肉眼的看到”[14] ,而是指人的意识在“精神上的看到”或直觉,不一定通过眼耳鼻喉舌等:

每一个原始的直接展示的直觉都是认识的合理来源。对原始直觉中展示给我们的任何东西,我们都应接受它作为呈现是真实存在的,但这仅仅局限于实际所展示的。确实,任何其他理论只能在这些原始材料上推导出自己的真理[15] 。

胡塞尔还分析道,我不仅可以在我的幻想中“看”到一栋住宅,我还可以“看”到在任何特定住宅中或多或少所包含的共有本质(或住宅的原型)。只要它们确实是直接呈现在我的意识中,所有这些意象对我来说都是同等真实的[16] 。因此,胡塞尔认同存在着感官不能直接看到的本质(所以他不是一个经验主义者),但他坚持这些本质或原型都只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中(所以他不是一个相信另有一个理想世界的柏拉图式唯心主义者)。他还认为我们在意识中可以直接“看”到,而不是通过推理得出本质(所以他也不是一个从人的梦推导性动机的弗洛伊德主义者)。胡塞尔承认在我们的意识之外有一个“真实的”世界,但我们知道的真实世界只能是我们所体验到的。海德格尔及梅洛—庞蒂持有同样的立场。

b. 具体方法
但是,胡塞尔的“看”到并不是如许多人所误解的那种武断的“我觉得”。他在他的方法中仔细设计了三个步骤来保证其结果是可以被公共验证的。

(1)现象学的还原 (phenomenological reduction)
第一个步骤要求调查者在现象面前暂时中止(或“搁置”)相信有关该现象的任何成见, 应把后者仅仅看作是现象的一部分而不是真理。 所谓成见包括任何对该现象是否存在作出判断的科学理论、常识、及个人利益等,只有逻辑公理除外[17] 。这是为了保证我们敞开胸怀地接受任何在意识中直觉到的东西本身。我们应避免奥卡姆的剃刀原理(“其他因素不变, 最简单的理论最好”)和感官有偏见之类的理论,应抛弃任何不能直接体验到的东西,像推 理或先验的理论[18] 。

没有这个还原,我们就无法按第一时间所体验到的现象来描述一个对象。例如,有些建筑师按“粉墙乌瓦”这一传统概念把仿古建筑设计成雪白与漆黑,只有当完工后发现味道不对,才迫使他们重新观察传统建筑本身,发现原初现象中其实并不存在“粉墙乌瓦”,而是 各种不同的灰色。成见使他们一开始对现象视而不见。

(2)本质的还原 (eidetic reduction) 第二个步骤关注如何得出各类事物的本质,比如所有苏州园林共有的原型。但是,“对 本质的直觉主要建立在对个体直觉的基础上”[19] 。关键在于调查者必须在他的自由幻想中想象对象的各种变体,并直觉出哪个元素(比如像围墙)对保持对象仍为“苏州园林”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经过足够多的此类试验,调查者就能够描述出某类事物的共有本质[20] 。本质还原保证了下面要说的独立于特定调查者以外的客观性,并使现象学方法有别于抽象的推理。

图 1 本质还原: 对某个三角形幻想各种变体,但圆改变了本质。(来源:Fybate Lecture Notes. Backgrounds of Existentialism and Phenomenology. Berkeley, CA: Fybate Lecture Notes, 1970.)

(3)可交流的主观性 (intersubjectivity)
到此为止,所有对个体现象及本质的描述都局限在个别调查者心中。其他人怎样才能验证他的主观发现呢?胡塞尔提出人们可以通过类似“移情(empathy)”的方式在不同的主观 意识之间交流彼此的体验。“在我自身中……他人的体验呈现为一种次级的‘共同体验’,(也就是说)一种独特的相似体验。”[21] 如果我的体验能不断支持你的体验,你的知识就成为我 的了。前述公共的、系统的步骤是帮助达到这种共同体验的工具。通过共同体验,一群可交流的主观意识对某个事物的集体知识将会变得越来越接近真理,虽然它永远可以被进一步改善[22] 。
严格的现象学方法是需要通过专业训练来学会的。希望对此方法了解更多但又不愿看原 著的读者,可阅读波兰逻辑学家 J.M.布堪斯基(Bochenski)所著小册子中的相关部分[23] 。

2.海德格尔的诠释法

在他最主要的著作《存在与时间》(1927)中,海德格尔想运用胡塞尔的方法来研究在古希腊哲学中没有讲清楚的“本质”,结果最后聚焦在人的本质这个问题上。依靠观察现象再加上他自己的诠释,海德格尔分析出人的本质与科学研究中被孤立的对象不同,无法用一个不变的定义来界定,而是通过人在每分每秒中用自己的行动(存在)勾画出的。海德格尔发现由于人有无数种行动来选择,而所有这些选择在绝对意义上都没有差别,所以人到懂事 之后大多会对人生的抉择责任产生存在意义上的恐惧。由此导致人的三种存在: 不去考虑这个问题,依照社会上大多数人(“他们”)的价值观来选择并不愿为此负责,或做出自己的选择并为此负责。海德格尔将前两种与第三种分别称为“不真实的”及“真实的”存在(这 两个词并无褒贬之分)。

在胡塞尔的现象学还原中,我们通过置身事外的“看”来获得知识。我们能如此发现世界的真面目吗?海德格尔与胡塞尔的现象学在这个根本问题上分道扬镳了。海德格尔提出,人所看到的世界主要是被人的存在或他的日常实用行动所勾画出来的那个世界:

我们亲临的……是房间;我们与它打交道时,没有把它当作一个“被四面墙所界定的” 几何体,而是把它看作一个用来居住的工具。从类似的关系中一个“布局 ”出现了,任何 “个别的 ”工具正是在这个大布局中显示它自己的。在任何个别事物显示自己以前, 它已经是人发现的工具总和中的一员[24] 。

海德格尔认为,这个所谓的工具总和就是我们平常说的“世界”[25] 。正是通过我有目的地寻找,世界上的任何事物才会作为工具对我显现。与胡塞尔的旁观式的、不带感情的“看”不同,这里的“寻找”是我为了完成某任务四处搜寻方法时的“关注”[26] 。

海德格尔还指出,在与工具打交道来做某事的过程中,“我们从来不会没有‘感情’” (或称“心境”)。因此,任何事物对我的呈现总是受我的感情制约的。比如:
只有处于恐惧(或无畏)的心境中,才可能发现环境中当下的危险。人与世界的敞开关系在存在中是受心境所影响的[27] 。
因此,在人的带感情的日常生活中,任何事物最原始的意义是我为实现“某个目的”而寻找的工具[28] 。任何其他意义只能以该意义为前提并从它导出。例如,只有在我挥舞一把锤子敲击钉子或谋杀某人时,锤子最基本的意义才对我显露。我当然也可以从旁凝视作为孤立物体的锤子,谈论它的材料,比重,哲学含义等等,但这些都是派生的次要意义。在漫长的历史中,事物的原始意义已经如此深深渗入我们所有的日常活动中,所以当事物正常发挥它 的工具功能时,人往往对它的原始意义视而不见。不仅如此,我们还经常将这些原始意义埋藏在那些次要的意义之下[29] 。( 海德格尔分析了许多常用词汇的古代原意来证实他的论点。同时又新造了不少术语来代替常用词汇,以突显后者被遗忘的原意。为避免阅读困难,本文中部分仍使用常用词汇)。

因此,在海德格尔看来,现象学研究的现象不能是“所有所呈现的”(胡塞尔的概念), 而应是近似上面说的被掩盖的意义,这些意义才是事物的本质[30] 。他的现象学方法是对某事 物被遗忘或暗藏的意义的发掘,而不仅是对其外貌的描述。

尽管如此,这一发掘过程仍是从调查某事物所呈现的现象开始。以此为线索,我可以诠释出该事物在我日常使用它的过程中的某些原始意义。但由于我已经是一个特定时代与社会的成员,所以我的最初诠释不可避免地会对另一些原始意义视而不见,同时又搀杂进一些掩盖原始意义的肤浅理论。因此,我必须对我的最初诠释本身再做一轮诠释。这一过程可不断 重复,以达到最深层的含义。所以这一发掘过程是不可穷尽的。可以说,“现象学描述作为 一种方法,其要义在于诠释”[31] 。

因为大多数人类实用活动牵涉到不止一人,所以诠释的结果必须是能够被公共交流与验证的。海德格尔没有详谈他的方法如何能满足此要求。现在实际上能做到的还是一种近似胡塞尔的可交流主观性的移情过程。研究现象学历史的美国哲学家赫伯特·斯皮格尔伯格 (Herbert Spiegelberg)指出:“ 我们必须作出巨大努力,使诠释现象学家的通常是惊人的解读更易于被其他同类的现象学家加以严格验证”[32] 。

(二)有关空间的概念

1.海德格尔的存在空间

虽然《存在与时间》中只用个别段落探讨了空间,但其发现非常重要。按照流行的科学看法,空间是客观的,是先我的主观世界存在的。事物的空间意义是在一个同质的、无中心 的空间中,用客观的单位在三维上测量出来。海德格尔指出,这样的意义实际上是次要的, 派生自空间与人的实用互动中展现的原始意义:
一个三维系统 ,其中有无数多可能的位置来安置与手边任务无关的物体。这样的体系实际上几乎不存在。空间的度量隐藏在待用工具的空间性中。……我们是在我们的日常实 际活动中发现并解读所有的“哪儿”的。客观的测量单位并不确定后者的空间度量并给以分门别类 [33]  。

 

文中注释

[1] 笔者衷心感谢郑时龄院士在学术上的指点以及陈淳编辑在文字上的修改。
[2] 缪朴.“传统的本质—中国传统建筑的十三个特点,” 建筑师 (北京), Vol. 36 (December 1989), pp. 56-67 and Vol. 40 (March 1991), pp. 61-80 (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and Journal of Building and Planning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Vol. 5, No. 1 (February 1990), pp. 57-72.
[3] Dreyfus, Hubert L. Being-in-the-World: A Commentary on Heidegger's BEING AND TIME, Division I. Cambridge,MA: MIT Press, 1991.
[4] Spiegelberg, Herbert. The Phenomenological Movement,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Vol.2. Part 5. Hague: Martinus Nijhoff, 1960, pp. 653-659.
[5] Lang, Jon. Creating Architectural Theory. New York: Van Nostrand Reinhold, 1987, pp. 8-9.
[6] Fletcher, Sir Banister.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19th ed. London: Butterworths, 1987, p. 1349.
[7]
[8] Lang, pp.179-206.
[9] Lang, p.4.
[10]
[11] Husserl, Edmund. Ideas Pertaining to A Pure Phenomenology and to A Phenomenological Philosophy. First Book. Hague: Martinus Nijhoof, 1983, p. 142.
[12] 包括《纯现象学与现象学哲学的观念》(1913)、《笛卡尔式的沉思》(1931)、以及《巴黎演讲》(1929,是前者的提纲)。详 Husserl, 1983; Husserl, Edmund. Cartesian Meditations, An Introduction to Phenomenology. Trans. Dorion Cairns. Hague: Martinus Nijhoff, 1960; Husserl, Edmund. The Paris Lectures. Trans. Peter Koestenbaum. 2nd ed. Hague: Martinus Nijhoff, 1975.
[13] Husserl, 1960, p. 12.
[14] Husserl, 1983, p. 36.
[15] Husserl, 1983, p. 44.
[16] Husserl, 1983, pp. 5-12.
[17] Husserl, 1983, p. 136.
[18] Husserl, 1983, pp. 57-62, 131-146; Husserl, 1960, pp. 17-23; Spiegelberg, 1960, pp. 657-658.
[19] Husserl, 1983, p. 10.
[20] Husserl, 1983, pp. 8-11; Husserl, 1960, pp. 69-72.
[21] Husserl, 1975, p. 35.
[22] Husserl, 1975, pp. 34-39.
[23] Bochenski, J.M. The Methods of Contemporary Thought. New York: Harper Torchbooks, 1968.
[24] Heidegger, Martin. Being and Time. New York: Harper and Row, 1962, p. 98.
[25] Heidegger, 1962, p.105.
[26]
[27] Heidegger, 1962, p. 176.
[28] Heidegger, 1962, p. 189.
[29] Heidegger, 1962, pp. 99, 60.
[30] Heidegger, 1962, pp. 54-55, 59.
[31] Heidegger, 1962, p. 60, 举例见 p. 116.
[32] Spiegelberg, 1960, p. 697.
[33] Heidegger, 1962, pp. 136-137.
相关POST
缪朴——缪朴设计工作室创始人、美国夏威夷大学建筑学院 教授
缪朴是注册建筑师,从1990年代初开始设立缪朴设计工作...
2016.05.13
请帖个标签,写个点评吧!
标签(多个标签用逗号隔开) 登录可保存标签
绑定新浪微博可评论

小贴士


标签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内容分类管理
->进入收藏管理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